正文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一章

作品:《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第一章 七寸之痒】

    最近几天宋旋总有些患得患失,亦喜亦忧,喜的是唐飞和云裳姐要回来,终于可以家人重聚,一解相思之苦。www.6zzw.com忧的是,她和汤米森的事,心里满是愧疚,更担心一旦东窗事发,唐飞的反应,是否能容忍,原谅自己,三人好容易走到一起,组成了一个温馨而甜蜜的家,怎容忍这么就被毁掉,每一想到此,就不敢再往下想。

    这天下午,同样是舞蹈课,跳的交谊舞,心烦意料的宋旋感觉不对,浑身发热,心跳加快,本不放在眼里的舞伴詹天翔,看着也不那么碍眼了,对于以往那些试探性,小偷小摸的动作也不那么反感,反而有些渴望。

    自己到底这是怎么了,难道真如妈妈所说,母女俩都是天生淫荡的贱货?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才这样的。

    最惊喜,兴奋的当然是詹天翔,今天女神对自己似乎青睐有加,难道自己最近魅力值增长了?试探的举动越来越大胆,原本揽着腰的手不断下移,激动的有点颤抖,试图抚摸的那翘而弹力十足的小屁股。

    当然前面那肉棒早已怒发冲裆,宋旋本就身高腿长,正好顶在双腿之间,激动的他,不自觉的想往里顶,但又怕动作太大,引起宋旋的激烈反应,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宋旋当然感觉到了他这些不轨,心里本意是呵斥阻止,可身体出卖了自己。

    那种在双腿之间的磨蹭,屁股上时有时无的抚摸,这浅尝辄止,似有似无的感觉,让她也兴奋不已,欲罢而不能,想阻止而又不舍,只这么一下下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这种态度无疑是一种默许,在胆子不小的詹天翔看来简直就是鼓励,和女神这么近身接触就是上天给的礼物,没道理不要啊,唐飞和汤米森玩得,我就碰不得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多少次在幻想着宋璇中完成一次次打飞机,今天就在这,挨着蹭着,虽然身边还有其他人,激动的面红耳赤的他也在寻找一切机会,增加身体接触的力度和时间,特别是正面相对时,胯部已尽可能的往前顶着,而宋璇似乎并没有躲闪,面色也无温怒,这让他几次都差点把不住精关。

    他俩这种细微的暧昧虽然引不起别人的注意,但逃不过一个人的眼睛,那就是一直坐在场边搞后勤服务的丁剑,他一直视宋璇为自己的菜,结果先是被唐飞夺爱,接着汤米森又捷足先登,现在连詹天翔这家伙都占足了便宜,唯独自己不受待见,这让一直以自我为中心的他很难接受。

    一双因嫉妒,愤怒而发红的眼睛观察着这对舞场中旋转着,但时不时做着挑逗动作的这对男女,同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拿下宋璇,一个计划在脑子里慢慢成形。

    宋璇已经很克制,一方面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另一方面她清楚的知道,大多数男人你不能给他脸,给点脸他肯定赛脸,也就是得寸进尺,给点阳关就灿烂,詹天翔肯定属于这种男人。

    尽管如此,对于詹天翔已经是额外的恩赐,情绪已经被撩拨到极点。就在其中有个动作,本来应该揽着宋璇的腰,但手早已落在翘臀上,而恰巧前面又相对上,更巧的是,宋璇的腿是略张开。

    詹天翔本就习惯了那怒发冲裆的分身顶着宋璇,她的腿在略展开,而臀部又有自己的手揽着,这一揽一顶,无疑给他一个错觉,插进去了,本就如堰塞湖般憋住的情欲,终于按捺不住,决堤喷发而出。

    而此时他已有些失控,兴奋过度,做着男人都喜欢做,而又极其不雅的动作,胯部不断做着顶的动作,如果有人注意他俩,这动作无疑太过明显,宋璇马上意识到不妥,脸红的推开他,而他下意识的在搂紧,下面的动作还在持续,直至射出最后一滴,自己也马上意识到,太特么丢份了,扔下面红心跳而尴尬的宋璇跑掉了。地阯發鈽頁这些都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他暗自下着决心;宋璇啊宋璇,原来以为你是个高不可攀的玉女,现在看来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货,我一点要艹到你,艹的你哭爹喊娘,向我求饶,嘿嘿嘿。

    人慢慢散去,唯独宋璇还坐在更衣室里,暗暗的懊恼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和詹天翔这货弄出这事来,刚才看他明明是射了,也不知周围有人看见没,真是丢死人了。

    正琢磨着,感觉进来一人,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最反感讨厌的丁剑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心里不免心虚了一下,难道刚才那一幕被他看到了?心虚是心虚,在这家伙面前气势从来没倒过:「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知道这是女更衣室?是不是皮子又紧了,想让我给你熟一熟?」今天有点古怪,以往宋璇一发飙,这货早就溜溜的,今天竟无一点惧色,眼里竟然还流露出掌控一切的自信:「别人进的,我怎么就进不得?」从未见过这家伙这态度,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你,,,,,赶紧给我出去,要不,别怪我不客气。」「嘿嘿,不急,刚才和詹天翔玩的挺嗨皮么,怎么这么一会变的这么快?」一句话更激恼了宋璇,原来这家伙真的看到了,一旦挑明,宋璇反而松了口气,想靠这个要挟我,我说以往一个眼神都能让他点头哈腰,今天怎么这么放肆,宋璇也有种权威被挑战的恼怒:「你又想用这个威胁本姑奶奶,你是不长记性啊。」说着话,拳已经打出去了,这是几天来压抑的邪火,有对自己的恼怒,有对唐飞要回来的不安,情绪挤压到极点,正好这么个没眼色的家伙来招惹自己,是他自找的。

    一拳砸在了他鼻子上,没等他反应过来,拳脚已如雨点般向他撒来,打的他根本无还手之力,就打架这事来说,以前他不是她的对手,现在也不是,将来更不是,他只能卷曲到地上护住了头,任她在自己身上施虐。

    在他身上连踢带打的一阵后,身体已微出汗,略有气喘,果然舒服很多,真是缓解压力有效法门啊,是不是考虑可以经常用一用,形成个机制啥地:「赶紧起来滚,是不是还想在挨两下?贱皮子,不打不舒服。」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宋璇更感觉事情一反常态了,这家伙虽然被打的鼻口窜血,可一点不见恐惧害怕,表情里满不在乎,嚣张气焰一点没受挫的感觉,宋璇一时好奇,也盯着这家伙看。

    这家伙,抹着鼻血,坐了起来:「咋的?不打了?没事,要打你接着打,否则,以后怕是没啥机会了,到时候我特么让你跪地上求我,嘿嘿嘿,哈哈哈。」宋璇被这家伙弄得有点懵:「丁剑,你今晚上是吃错药了,还是疯了?你到底想干啥?」一直以来。他并没感觉丁剑对自己的威胁有多大。

    「我不想干嘛,只想你明个晚上到我家陪我,咋样?」宋璇被气的反而乐了:「你是被打傻了么?」丁剑根本不在乎她的态度:「你也可以不答应,不过我手里有样东西你肯定感兴趣。」「你想用今天的事要挟我?你觉得有用么?」「今天的事是吓不倒你,不过是搂搂抱抱,磨磨蹭蹭,你可以狡辩,可和汤米森可不是磨蹭那么简单了吧,是特么蹭进去了吧,哈哈哈哈,,,,嘿嘿嘿,哎妈呀,我每天晚上都拿出来欣赏一下,真是过瘾啊,不知道是汤米森会玩还是我们的宋大小姐喜欢玩,我早就想试试了,嘿嘿。」本来丁剑对宋璇都是敬畏有加的,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下,爱有多深,就会转变的恨有多深。

    最让宋璇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气急败坏的一脚踹倒了丁剑,骑在他身上又是一顿粉拳:「你以为我会怕么,瞎了你的狗眼,本小姐是吓大的,」边说一边还打着。

    现在的宋璇可不是以前,跟着李云裳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功夫,手上的力道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丁剑真的扛不住了:「你别打了啊,再打我真的给你传网上去。」「你传啊,传啊,你看我怕不怕,我宁可被传上网,你也别想得逞。」丁剑一时也有点懵逼,这丫头这尼玛虎,这都不怕,难道自己预想的错了?

    能拿住杨老师,欧阳检察官,就是拿不住她?不得不拿出最后一招威胁到:「你可能不怕,不过不知道唐飞怕不怕,你和汤姆森的视频到了他手里,不知道会是啥反应,嘿嘿嘿,,,?」宋璇的动作明显一滞,这正是她最担心,一直纠结的问题,如同悬在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这问题她确实不敢叫硬,宋璇的态度已明确的告诉丁剑,管用了。又一个美女控制在自己手里了,也是一直以来,最渴望的女人。

    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神在发呆,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呢,丁剑虽然个矮人丑,但敢想敢干,心里想着,手已伸向宋璇的大腿,这是忍着全身的疼痛做出的动作,情欲的力量相当强大,也是最有力的止痛药。

    他是敢干,只可惜时机不对,因为宋璇内心还在挣扎,不过也别小看丁剑的试探,对于女人,你就是要不停的试探,你想等人家准备好了,你在出手?最关键的是,你不知道她们啥时候准备好了。

    宋璇一下打开他的手,起身坐在了凳子上,丁剑知道此时不能逼得太急,否则会狗急跳墙,啊,不对,是美女跳墙。丁剑忍着浑身疼痛,鼻子还在流血起身往外走:「宋璇儿,明晚我在我家等你,别迟到哦,嘿嘿嘿,,。」:「给我滚,,,。」宋璇抓起一双鞋砸向了他。

    丁剑赶忙一瘸一拐的跑了。

    此时的宋璇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似乎想了很多东西,有时感觉脑子就是一片空白,怎么回到的家都搞不明白,薛清清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免有点幸灾乐祸,没想到那个公主也有今天,漂亮女人对另一一漂亮女人的仇视是骨子里的,看见你过的不好我就安心了。

    「怎么了,小璇,不舒服么?饭我已经做好了,要不要找点什么药吃一下?」「不用管我,歇一会就好了,我先睡一会,别打扰我。」宋璇不耐烦的道。

    每到这一刻,薛清清内心深处的罪恶感就减轻不少,就知道耍小姐脾气,就该给你下药。

    第二天宋璇也请假,没去上学,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人知道这一天一宿她经历了什么,薛清清也奇怪,这丫头是在怎么了,难得这么安静,是有什么事发生么?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宋璇想了很多,周围并没有刻意商量的对象,薛清清,明显还不到可以吐露这么私密的信任程度,而够这个程度的,又不能吐露。和云裳姐说么?她不敢冒这个险,怕破坏原来的美满,打破原有的平衡。

    傍晚她一改之前的消沉,起来吃了点薛清清准备的晚饭,简单的装扮了一下,驱车出发了。地阯發鈽頁丁剑当然早就做好了准备,给了丁敏五千美金,出去随便消费,只要明天天亮之前别回来就行。餐厅,客厅,卧室,很是收拾了一下,要让女神感到温馨浪漫,从早上就开始忙乎,一会感觉花瓶摆的位置不对,一会有发现是不是应该换一束花比较合适,桌布是否土鳖了点,床单的颜色哪一种更合适,想着今晚就要和梦中情人在这床上滚床单,内心压抑不住的激动。

    在床上滚了几滚,找了找感觉,忙又起来整理了一下,是不是的在看看门口,是不是该来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长这么大,重来没对哪件事这么紧张认真过。

    盼星星盼月亮的望眼欲穿,终于在傍晚把女神盼来了,一身简洁的运动装,扎着马尾辫,显着干净利落又有英气,更显修长的身材。

    让丁剑有两个意外,第一个,这丫头真沉得住气,真的憋到晚上来找自己,第二,面色并没有预想的难看,这不得不让他重新考虑如何应对。看样子她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抗拒,难道这么快就想通了?

    二人出人意料的互相很客气,如同相识多年的老友,丁剑特意花高价请来一法国大厨,先后十三道大菜,让宋璇也有点意外,今天的丁剑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矮丑挫,但收拾的整洁利落,屋里屋外布置的品味不敢恭维,不过可以看出花了很多心思。

    二人像模像样的喝着红酒,品尝着上来的一道道大餐,西餐,特备是法餐和中餐最大的区别在于,咱们是一下子摆满一桌子,菜不上齐都不动筷,吃的时候挨个品尝,夹完这个吃那个。

    法餐正好相反,菜是吃完一道上一道,他们认为混在一起吃,窜了味,甚至要喝口水,漱一漱口在吃下道,而且绝对个人吃个人的。孰优孰劣放在一边,不过就二人就餐,特别是类情侣的情形下,法餐确实显着逼格高一些。

    二人装模作样,左顾右而言它,就是都不往那事上提,都在躲避或者等待着什么,都想缓和一下之前的矛盾,接下来的事才好谈么。丁剑心里要淡定的多,今晚他要吃定了眼前这位惦记多年的女神,他要看看这丫头能挺到什么时候,而且自己费这么大心思安排的一切,应该都用上,否则白花心思了。

    宋璇表面淡定,可心里如何淡定得下来,她在做各种衡量和计算,但又不知对方是否能买账,这是一场必须做的交易,就看双方底价,其实她知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同人续篇 第一章 七寸之痒【第一章 七寸之痒】最近几天宋旋总有些患得患失,亦喜亦忧,喜的是唐飞和云裳姐要回来,终于可以家人重聚,一解相思之苦。忧的是,她和汤米森的事,心里满是愧疚,更担心一旦东窗事发,唐飞的反应,是否能容忍,原谅自己,三人好容易走到一起,组成了一个温馨而甜蜜的家,怎容忍这么就被毁掉,每一想到此,就不敢再往下想。

    这天下午,同样是舞蹈课,跳的交谊舞,心烦意料的宋旋感觉不对,浑身发热,心跳加快,本不放在眼里的舞伴詹天翔,看着也不那么碍眼了,对于以往那些试探性,小偷小摸的动作也不那么反感,反而有些渴望。

    自己到底这是怎么了,难道真如妈妈所说,母女俩都是天生淫荡的贱货?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是在药物的作用下才这样的。

    最惊喜,兴奋的当然是詹天翔,今天女神对自己似乎青睐有加,难道自己最近魅力值增长了?试探的举动越来越大胆,原本揽着腰的手不断下移,激动的有点颤抖,试图抚摸的那翘而弹力十足的小屁股。

    当然前面那肉棒早已怒发冲裆,宋旋本就身高腿长,正好顶在双腿之间,激动的他,不自觉的想往里顶,但又怕动作太大,引起宋旋的激烈反应,这种感觉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宋旋当然感觉到了他这些不轨,心里本意是呵斥阻止,可身体出卖了自己。

    那种在双腿之间的磨蹭,屁股上时有时无的抚摸,这浅尝辄止,似有似无的感觉,让她也兴奋不已,欲罢而不能,想阻止而又不舍,只这么一下下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这种态度无疑是一种默许,在胆子不小的詹天翔看来简直就是鼓励,和女神这么近身接触就是上天给的礼物,没道理不要啊,唐飞和汤米森玩得,我就碰不得么?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多少次在幻想着宋璇中完成一次次打飞机,今天就在这,挨着蹭着,虽然身边还有其他人,激动的面红耳赤的他也在寻找一切机会,增加身体接触的力度和时间,特别是正面相对时,胯部已尽可能的往前顶着,而宋璇似乎并没有躲闪,面色也无温怒,这让他几次都差点把不住精关。

    他俩这种细微的暧昧虽然引不起别人的注意,但逃不过一个人的眼睛,那就是一直坐在场边搞后勤服务的丁剑,他一直视宋璇为自己的菜,结果先是被唐飞夺爱,接着汤米森又捷足先登,现在连詹天翔这家伙都占足了便宜,唯独自己不受待见,这让一直以自我为中心的他很难接受。

    一双因嫉妒,愤怒而发红的眼睛观察着这对舞场中旋转着,但时不时做着挑逗动作的这对男女,同时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拿下宋璇,一个计划在脑子里慢慢成形。

    宋璇已经很克制,一方面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另一方面她清楚的知道,大多数男人你不能给他脸,给点脸他肯定赛脸,也就是得寸进尺,给点阳关就灿烂,詹天翔肯定属于这种男人。

    尽管如此,对于詹天翔已经是额外的恩赐,情绪已经被撩拨到极点。就在其中有个动作,本来应该揽着宋璇的腰,但手早已落在翘臀上,而恰巧前面又相对上,更巧的是,宋璇的腿是略张开。

    詹天翔本就习惯了那怒发冲裆的分身顶着宋璇,她的腿在略展开,而臀部又有自己的手揽着,这一揽一顶,无疑给他一个错觉,插进去了,本就如堰塞湖般憋住的情欲,终于按捺不住,决堤喷发而出。

    而此时他已有些失控,兴奋过度,做着男人都喜欢做,而又极其不雅的动作,胯部不断做着顶的动作,如果有人注意他俩,这动作无疑太过明显,宋璇马上意识到不妥,脸红的推开他,而他下意识的在搂紧,下面的动作还在持续,直至射出最后一滴,自己也马上意识到,太特么丢份了,扔下面红心跳而尴尬的宋璇跑掉了。地阯發鈽頁这些都没有逃过一个人的眼睛,他暗自下着决心;宋璇啊宋璇,原来以为你是个高不可攀的玉女,现在看来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货,我一点要艹到你,艹的你哭爹喊娘,向我求饶,嘿嘿嘿。

    人慢慢散去,唯独宋璇还坐在更衣室里,暗暗的懊恼不已,自己这是怎么了,大庭广众之下,竟然和詹天翔这货弄出这事来,刚才看他明明是射了,也不知周围有人看见没,真是丢死人了。

    正琢磨着,感觉进来一人,回头一看,正是自己最反感讨厌的丁剑正不怀好意的看着她,心里不免心虚了一下,难道刚才那一幕被他看到了?心虚是心虚,在这家伙面前气势从来没倒过:「赶紧给我滚出去,不知道这是女更衣室?是不是皮子又紧了,想让我给你熟一熟?」今天有点古怪,以往宋璇一发飙,这货早就溜溜的,今天竟无一点惧色,眼里竟然还流露出掌控一切的自信:「别人进的,我怎么就进不得?」从未见过这家伙这态度,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你,,,,,赶紧给我出去,要不,别怪我不客气。」「嘿嘿,不急,刚才和詹天翔玩的挺嗨皮么,怎么这么一会变的这么快?」一句话更激恼了宋璇,原来这家伙真的看到了,一旦挑明,宋璇反而松了口气,想靠这个要挟我,我说以往一个眼神都能让他点头哈腰,今天怎么这么放肆,宋璇也有种权威被挑战的恼怒:「你又想用这个威胁本姑奶奶,你是不长记性啊。」说着话,拳已经打出去了,这是几天来压抑的邪火,有对自己的恼怒,有对唐飞要回来的不安,情绪挤压到极点,正好这么个没眼色的家伙来招惹自己,是他自找的。

    一拳砸在了他鼻子上,没等他反应过来,拳脚已如雨点般向他撒来,打的他根本无还手之力,就打架这事来说,以前他不是她的对手,现在也不是,将来更不是,他只能卷曲到地上护住了头,任她在自己身上施虐。

    在他身上连踢带打的一阵后,身体已微出汗,略有气喘,果然舒服很多,真是缓解压力有效法门啊,是不是考虑可以经常用一用,形成个机制啥地:「赶紧起来滚,是不是还想在挨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141/" title="我的老师爱人最新章节">我的老师爱人最新章节</a>

    两下?贱皮子,不打不舒服。」不过接下来的一幕,让宋璇更感觉事情一反常态了,这家伙虽然被打的鼻口窜血,可一点不见恐惧害怕,表情里满不在乎,嚣张气焰一点没受挫的感觉,宋璇一时好奇,也盯着这家伙看。

    这家伙,抹着鼻血,坐了起来:「咋的?不打了?没事,要打你接着打,否则,以后怕是没啥机会了,到时候我特么让你跪地上求我,嘿嘿嘿,哈哈哈。」宋璇被这家伙弄得有点懵:「丁剑,你今晚上是吃错药了,还是疯了?你到底想干啥?」一直以来。他并没感觉丁剑对自己的威胁有多大。

    「我不想干嘛,只想你明个晚上到我家陪我,咋样?」宋璇被气的反而乐了:「你是被打傻了么?」丁剑根本不在乎她的态度:「你也可以不答应,不过我手里有样东西你肯定感兴趣。」「你想用今天的事要挟我?你觉得有用么?」「今天的事是吓不倒你,不过是搂搂抱抱,磨磨蹭蹭,你可以狡辩,可和汤米森可不是磨蹭那么简单了吧,是特么蹭进去了吧,哈哈哈哈,,,,嘿嘿嘿,哎妈呀,我每天晚上都拿出来欣赏一下,真是过瘾啊,不知道是汤米森会玩还是我们的宋大小姐喜欢玩,我早就想试试了,嘿嘿。」本来丁剑对宋璇都是敬畏有加的,可一而再,再而三的刺激下,爱有多深,就会转变的恨有多深。

    最让宋璇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气急败坏的一脚踹倒了丁剑,骑在他身上又是一顿粉拳:「你以为我会怕么,瞎了你的狗眼,本小姐是吓大的,」边说一边还打着。

    现在的宋璇可不是以前,跟着李云裳练了这么长时间的功夫,手上的力道不是普通人能比的。

    丁剑真的扛不住了:「你别打了啊,再打我真的给你传网上去。」「你传啊,传啊,你看我怕不怕,我宁可被传上网,你也别想得逞。」丁剑一时也有点懵逼,这丫头这尼玛虎,这都不怕,难道自己预想的错了?

    能拿住杨老师,欧阳检察官,就是拿不住她?不得不拿出最后一招威胁到:「你可能不怕,不过不知道唐飞怕不怕,你和汤姆森的视频到了他手里,不知道会是啥反应,嘿嘿嘿,,,?」宋璇的动作明显一滞,这正是她最担心,一直纠结的问题,如同悬在自己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了。这问题她确实不敢叫硬,宋璇的态度已明确的告诉丁剑,管用了。又一个美女控制在自己手里了,也是一直以来,最渴望的女人。

    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女神在发呆,是不是可以趁虚而入呢,丁剑虽然个矮人丑,但敢想敢干,心里想着,手已伸向宋璇的大腿,这是忍着全身的疼痛做出的动作,情欲的力量相当强大,也是最有力的止痛药。

    他是敢干,只可惜时机不对,因为宋璇内心还在挣扎,不过也别小看丁剑的试探,对于女人,你就是要不停的试探,你想等人家准备好了,你在出手?最关键的是,你不知道她们啥时候准备好了。

    宋璇一下打开他的手,起身坐在了凳子上,丁剑知道此时不能逼得太急,否则会狗急跳墙,啊,不对,是美女跳墙。丁剑忍着浑身疼痛,鼻子还在流血起身往外走:「宋璇儿,明晚我在我家等你,别迟到哦,嘿嘿嘿,,。」:「给我滚,,,。」宋璇抓起一双鞋砸向了他。

    丁剑赶忙一瘸一拐的跑了。

    此时的宋璇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又似乎想了很多东西,有时感觉脑子就是一片空白,怎么回到的家都搞不明白,薛清清看见她失魂落魄的样子,不免有点幸灾乐祸,没想到那个公主也有今天,漂亮女人对另一一漂亮女人的仇视是骨子里的,看见你过的不好我就安心了。

    「怎么了,小璇,不舒服么?饭我已经做好了,要不要找点什么药吃一下?」「不用管我,歇一会就好了,我先睡一会,别打扰我。」宋璇不耐烦的道。

    每到这一刻,薛清清内心深处的罪恶感就减轻不少,就知道耍小姐脾气,就该给你下药。

    第二天宋璇也请假,没去上学,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没人知道这一天一宿她经历了什么,薛清清也奇怪,这丫头是在怎么了,难得这么安静,是有什么事发生么?到底会是什么事呢?

    宋璇想了很多,周围并没有刻意商量的对象,薛清清,明显还不到可以吐露这么私密的信任程度,而够这个程度的,又不能吐露。和云裳姐说么?她不敢冒这个险,怕破坏原来的美满,打破原有的平衡。

    傍晚她一改之前的消沉,起来吃了点薛清清准备的晚饭,简单的装扮了一下,驱车出发了。地阯發鈽頁丁剑当然早就做好了准备,给了丁敏五千美金,出去随便消费,只要明天天亮之前别回来就行。餐厅,客厅,卧室,很是收拾了一下,要让女神感到温馨浪漫,从早上就开始忙乎,一会感觉花瓶摆的位置不对,一会有发现是不是应该换一束花比较合适,桌布是否土鳖了点,床单的颜色哪一种更合适,想着今晚就要和梦中情人在这床上滚床单,内心压抑不住的激动。

    在床上滚了几滚,找了找感觉,忙又起来整理了一下,是不是的在看看门口,是不是该来了。他可能自己都不知道,长这么大,重来没对哪件事这么紧张认真过。

    盼星星盼月亮的望眼欲穿,终于在傍晚把女神盼来了,一身简洁的运动装,扎着马尾辫,显着干净利落又有英气,更显修长的身材。

    让丁剑有两个意外,第一个,这丫头真沉得住气,真的憋到晚上来找自己,第二,面色并没有预想的难看,这不得不让他重新考虑如何应对。看样子她并没有预想的那么抗拒,难道这么快就想通了?

    二人出人意料的互相很客气,如同相识多年的老友,丁剑特意花高价请来一法国大厨,先后十三道大菜,让宋璇也有点意外,今天的丁剑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矮丑挫,但收拾的整洁利落,屋里屋外布置的品味不敢恭维,不过可以看出花了很多心思。

    二人像模像样的喝着红酒,品尝着上来的一道道大餐,西餐,特备是法餐和中餐最大的区别在于,咱们是一下子摆满一桌子,菜不上齐都不动筷,吃的时候挨个品尝,夹完这个吃那个。

    法餐正好相反,菜是吃完一道上一道,他们认为混在一起吃,窜了味,甚至要喝口水,漱一漱口在吃下道,而且绝对个人吃个人的。孰优孰劣放在一边,不过就二人就餐,特别是类情侣的情形下,法餐确实显着逼格高一些。

    二人装模作样,左顾右而言它,就是都不往那事上提,都在躲避或者等待着什么,都想缓和一下之前的矛盾,接下来的事才好谈么。丁剑心里要淡定的多,今晚他要吃定了眼前这位惦记多年的女神,他要看看这丫头能挺到什么时候,而且自己费这么大心思安排的一切,应该都用上,否则白花心思了。

    宋璇表面淡定,可心里如何淡定得下来,她在做各种衡量和计算,但又不知对方是否能买账,这是一场必须做的交易,就看双方底价,其实她知道他给的价位,但,她不想给。

    最后一道菜吃完,甜点也上来了,厨师等人被打发走,宋璇躲无可躲,还是要面对了:「丁剑哥,咱俩做个交易如何?」本就漂亮精致的脸,在面带讨好的笑容,勾人的眼神,让丁剑鼻血差点没喷出来。

    赶忙晃了晃头,,镇定了一下,千万别被这丫头迷惑了:「好啊,说说看。」「这样,你开个价,那些视频你要多少钱,只要你说,我决不还价,咋样?」「嘿嘿嘿,钱就免了吧,哥哥我不缺钱,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不行,除了这个我什么都可以答应。」「是么?我要的就是这个,别的免谈。买卖这玩应,就怕只有一个买家,那你就完蛋了,你卖的东西肯定挣不着钱,可我的东西,你不要,还有人出高价,你信不?」宋璇身体往后一靠,皱了下眉,闭上双眼,长出了一口气,丁剑凝气观察着,这是关键时刻,她会如何选择?时间仿佛停止了,时间凝固了,丁剑在揣测,也在欣赏,这丫头,无论什么角度,什么状态,都是这么养眼,真是天生尤物,遗憾的是,让那些家伙捷足先登了。

    突然宋璇杏眼一睁,精光一闪,到让发着呆的丁剑一颤,这丫头要干嘛?宋璇盯着他,并起身向他走来,丁剑莫名的有点胆寒,随后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又自信的迎着她的目光,直至咫尺:「你信不信我杀了你还有办法脱罪?见好就收吧,我可以给你足够的好处,别太过分。」说完,转身要走,再待下去也没啥意义,不会有自己想要的结果。

    而让她意外的是,丁剑竟敢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这样就想走了么?还没有结果。」宋璇被激怒了,转回身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拎着他,并怼在墙上,恶狠狠的:「你别以为我真的不敢么?」丁剑无赖道:「我知道你敢,那又怎样?我死在你手里心甘情愿,也知足了,呵呵呵,咳咳咳,,,你以为杀了我就结束了?没那么简单,我已经交代好,我要消失了,会有人自动把视频送到该去的地方,嘿嘿嘿,,,,咳咳咳,,,,今晚,你只有两种选择,要么弄死我,要么从了我,嘿嘿嘿,,」面对这么个无赖,滚刀肉,宋璇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无力感,挣扎了一天一宿,本想最后一搏,看来还是输了,这是被人抓住了七寸,无力反抗,反抗也无用。她松开了他,把自己一下子摔在了椅子上。

    丁剑明白,猎物已经丧失斗志,无力抵抗了,慢慢走近她,曾经多少个日夜幻想着这一刻,今天终于来了,手轻轻勾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宋璇一甩头,转向一边没理他,他不在乎,在他的观念里,女人只有上了她,才会消停,才能从不愿意,到主动的转变。不管咋说,行动起来。

    弯下腰要抱起宋璇,突然听到宋璇说:「完事后,你要把视频交给我,而且不能留一点尾巴。」丁剑马上信誓旦旦的道:「放心吧我的美人儿,只要你答应了,我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想要啥拿啥,嘿嘿嘿。」以丁剑的体力,抱起宋璇是没问题,只不过这画面比例极不协调,如同小矮人抱着白雪公主,进了早就布置好的卧室,这里不光是床上用品,摆设都重新换过,最关键的是,不同位置都摆好了摄像头,这是要全方位,无死角的拍摄。

    丁剑并没有如预想的把宋璇往床上一扔,而是轻轻的放在了床上,原因可能是高度和体力和预想的有差距,另外,也有可能是舍不得,企盼了这么久,得来的这么不容易,更让人珍惜。

    昏暗的灯光下,修长的身材,美得堪称精致的面孔,在如烛光的温暖光线下,更显娇美,看得丁剑心境摇动,欲火焚身,不过他知道,这是一道无以伦比的大餐,要一口一口,慢慢品尝,否则就糟蹋了。丁剑如拆珍贵礼物般,剥去宋璇的层层衣物,每剥去一层,一件,都让他惊喜不已,脱去袜子,露出来的是粉嫩的脚丫,恨不得上去咬一口,而实际上他是亲了一口,并试图把脚趾啯在嘴里,而因为宋璇的摆动未能得逞。

    脱下长裤,更让他热血上涌,修长的玉腿,白皙细嫩,丁剑贪婪的抚摸着,更让他喷血的是看见了小内内,挡在那神秘地带,若隐若现。他咽了口吐沫,告诉自己不能急,这里要留到最后奖赏自己,上身还没开始,而宋璇只能闭着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任人宰割。

    当上衣脱下,丁剑不得不感叹,上天造物的伟大,也感叹人与人的差距竟如此之大,虽然胸因为年纪的原因还没有那该有的规模,可比例已现,必然是蜂腰丰臀,而且少女特有的丰满,水嫩,吹弹可破,更让人血脉喷张。

    丁剑用那有点颤抖的手,试图要解她的胸罩,而宋璇也满配合的,略抬身体,本就想早点结束这一切么。

    胸罩被揭开的那一萨那,丁剑再也按捺不住,那少女特有的挺实,真如一对雪白的馒头,上面还有一对红枣,,美色可餐。丁剑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把那红枣含在嘴里,贪婪的吸允着。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在另一个乳房上,捏着,抓着,但别担心,这家伙虽然没啥修养,品味,可能粗俗,外加粗鲁,不过那都是没有碰见真正珍爱的东西,如果碰见了,自然会小心收敛,就如同一女人,在你面前表现的如同女汉子,那基本可以鉴定为,她根本不喜欢你,任何一个女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都会尽量表现出,小女人的一面。地阯發鈽頁丁剑的做的,要在平时看来,简直不忍直视,吸允一阵乳头后,开始沿着乳峰向上亲吻,说是亲吻,更准确一点是舔舐,如果有旁观者,或者宋璇看到这一幕的话,会感觉很恶,甚至不寒而栗,玩的也太恶心一点了。

    好在宋璇只是闭着眼在感受,而且薛清清所下的药,越是这种情况下,药效越是显著,就生理上来说,如同男人,就算你不喜欢眼前这个人,但是当她抚摸你小鸡鸡的时候,就生理反应而言,你还是很舒服,在这点上,男女差别应该不大。

    丁剑从乳峰亲到脖子,在到耳朵,当在想吻宋璇的嘴时,被拒绝了,好在他脸皮够厚,从不知伤自尊为何物,不让亲嘴,那就往下亲,当亲到肚脐的时候,宋璇的反应已经很强烈,强忍着没叫出声,可呼吸明显加重,丁剑以为自己功夫了得,更卖力的舔舐起来,手早已伸进小内内,稀疏的芳草地,下面那柔软地带,让他意外的是,竟然早就泥泞不堪,真是人不可貌相啊,外表如玉女,实际是欲女。

    他一面往下亲,一面褪她的内裤,那神秘之泉尽在眼前,稀疏黑亮的毛毛下,本是被粉嫩大阴唇紧密包着的小穴,因兴奋有点膨胀裂开,嫩嫩的小阴唇如小荷尖尖角,而且里面满是亮晶晶的蜜液。

    丁剑两眼发直,如获至宝,那里还忍得住,一口允住那花瓣,什么舔,吸,允,啯,全部施展出来,多少个夜晚,幻想着她的小穴是什么样,今天一见,比想象中更完美,而且还有爱液,涩涩的没有异味,不知是来时刚沐浴过还是本身就这体质,隐约的有些香气。

    小穴被啯住那一霎,宋璇舒爽的「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腰一弓,臀部略抬,不自觉的迎合他的亲允。如此一来,丁剑更使出浑身解数,舔舐的是啧啧有声。

    宋璇被撩拨的奇痒难耐,早在蜜穴被啯住之前,已是强忍,如果换做唐飞,她早就抓着他的头按下去了,或者干脆翻身骑上。可在这货面前还的注意形象,注意矜持不是。

    丁剑似乎舔上了瘾,大阴唇因兴奋之极而充血彭起,小阴唇和阴蒂也弹力十足,含在嘴里吸允起来口感极佳,况还有蜜液不断涌出,舔到情深处,将那舌尖向那逍遥洞探去,也不见他说话大舌头,但那舌头着实不短,探到蜜穴深处,不断搅动。

    宋璇哪里还压抑得住,双手紧抓床单,像要捏出水一般,臀部不断抬起,迎合着他的插弄,虽然不如肉棒来的实惠,彻底,但贵在可以全方位的感受,里里外外都在他唇舌的掌控之中,就连小菊花都被时而照顾一下,那里更是异常敏感,每触碰一下,宋璇都随之一颤。

    没几下,丁剑也体会到里面的妙处,原来这里是她的敏感点,舌尖试探了几下,竟然向内钻去,原来她只享受过女人给他毒龙钻,今天感受一下毒龙别人的感觉,还真是别有一番情趣,特别是宋璇的反应让他备受鼓励,很有成就感。

    宋璇的嫩菊早被唐飞开发殆尽,可以说收放自如,连唐飞的大肉棒都进出自由,何况这舌头,丁剑本想舔一舔,钻一钻,他又不是没被钻过,毒龙钻追求的不是钻多深,而是钻的那个过程,可他哪里知道,此菊花非彼菊花,被肉棒插过的和没插过的能一样么。

    于是乎,用力过猛,末根而入,这一下都超出二人的意料,虽然宋璇是女神,在丁剑眼里,她无处不美,无处不香,可这里毕竟是便便的地方,情到浓时,外边舔舔也就算了,把舌头插进去,,,,,,,,心里还是有障碍,想马上拔出来,可问题是,宋璇虽然和唐飞肛交过多次,但被舌头插进来还头次体验,那刺激,,,,特别是此时她如此敏感的体质。

    丁剑想往出拔,她哪里舍得,屁股马上迎上去,小菊花也收的紧紧的,本能的反应希望他在深点插。俩人这么蹭了几下,宋璇被刺激到顶点,一股股蜜液从小穴内喷涌而出,这是吹潮了。

    宋璇的身体也随之因为高潮的兴奋而有节律的痉挛,蜜液很多都喷溅在丁剑的脸上,他早忘了舌头插进菊花内的不快,欣喜的知发现,眼前这尤物竟然会吹潮,这以前都是江湖传说,只听过,没见过,他曾一度认为是别人吹牛,今天果然得见,真是大开眼界,罕见的尤物啊。

    宋璇喷射出最后一股,身体还在轻微颤抖,身上的红潮还没有完全褪去,虽然还是双眼紧闭,可满脸都是高潮后舒爽的余韵,更显娇媚。

    丁剑再也无法淡定,三下五除二的脱去了衣物,随手扔出去,谁还管扔到哪里,那分身早露出狰狞面目,别看他身材不高,分身的块头可不小,一点不逊色于唐飞,而且各有千秋,唐飞的分身,茎粗,头圆,线条更直,颜色也不深,头红茎白,而丁剑的头尖伞大,茎粗而向上弯曲,本就黑不溜秋,怒发状时,已成青紫色,爆出的血管如茎上刻的盘龙,这器物,对未经事的少女是噩梦,对熟妇就是个宝。

    丁剑分开她双腿,激动的有点哆嗦的手握着肉棒在蜜穴外蹭了几蹭,对着那满是蜜汁的穴口,一杆而入,宋璇当然不会反抗,此时的她,最渴望自己的身体被充满。一杆就末根而入,二人都舒爽的「啊」了一声。

    丁剑插到底以后停住了没动,而是在享受那刚插入时的余韵,而宋璇却有点迫不及待的希望动起来,臀部不安的扭动着。

    丁剑暗自警告自己,要控制节奏,甚至不敢直视宋璇的脸和身体,因为怕受不了刺激而喷薄而出。轻轻的拔出肉棒,在用力的插入最深,宋璇虽然极其讨厌丁剑这个人,可当那肉棒插入的那一刻,失意减少了很多,因为那粗壮,火热的感觉一点不比唐飞的差。

    丁剑的抽插由慢到快,过大的龟头伞翼在来回刮擦着蜜穴内壁,,让她感觉到另有一番滋味,爱液不断涌出,在肉棒的抽插下,不断发出叽叽之声。肉棒的粗大和蜜穴的紧实,没拔出的时候,穴内的嫩肉都被带翻出来。

    「宋璇儿,我终于艹到你了,,,啊,真尼玛爽啊,你不但人美,逼也美啊,艹的你舒服不?以后跟着我吧,我保证每天都艹的你这么爽。」宋璇喜欢做爱时候说些刺激的粗口,更能刺激情绪,可跟他,她还不想暴露出自己本性的一面,那一面只能给自己爱的人,但她的身体还是给了一些回应,应该是不自觉的,本能的,丁剑每插入时,她都跟着一挺,正好迎合上,随着抽插,配合的越来越默契,因为他分身够长,够大,插入最深时,那种龟头被花心包裹住的感觉,几次让他差点失守。

    就在二人尽情享受在欢爱之中的时候,他俩不知道,暗处早有两对眼睛窥视多时了。欲听后事,请听下回分解回目录下载本书文字大小配色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