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02章

作品:《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那么丁剑的家就这么不安全么?莫名其妙的多俩偷窥者,莫非闹鬼了?幽灵?非也,别忘了,丁剑并不是一个人来美国的,他是带着任务,组团来的。

    没道理一人租一个小公寓,以美帝的奢侈生活方式,必定有别墅的么,我们叫别墅,人家很普通了,就叫独立屋,普通百姓就住那玩应。

    这么一说就明白了,无非是丁敏和詹天翔这俩货,不是丁敏被打发走了么?

    话说就这俩没事找事的货,你不强调还行,这一强调,心裡不免好奇心起,哎……我肏。

    肯定有事啊,明显是要背着我们要干点啥见不得人的,那会是啥呢?于是无限的诱惑力,驱使二人偷摸回来偷窥。

    偷窥这事呢,其实每个人都有这心裡,只不过有的行动起来,有的有条件可以行动,丁剑本人就是个偷窥狂,不但喜欢偷窥别人,还喜欢偷窥自己,每次和女人做爱能留记录的都要留,过后拿出来自己欣赏。

    其他二位自然也好上这口,二人悄悄潜回书房,说是书房,其实更像监控室,丁剑和宋璇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二人眼帘,看的是血脉喷张,詹天翔恨不得从屏幕鑽过去,亲自上阵。

    丁敏以前并没有注意过丁剑的家什,毕竟堂姐弟,而且丁剑的颜值也成问题,可今天一见,让丁敏大跌眼镜,自己弟弟竟然有这么霸气的小……弟弟,对于她这种久经沙场的人,不能不识货啊。

    不但器大竟然还活好,只可惜是自己弟弟,不然,非拿来尝尝鲜不可,越想心越痒。

    一抬眼,发现边上这位,嘴张挺大,眼发直,呈痴呆状,唇间有闪亮亮的液体流下,呈线状。

    这些对于丁敏不是重点,她看到的是,眼前就有一男人,何不拿来止痒。

    「妈的,过来给姐嘓两口,痒痒的要命。」说着话,已经坐在电脑桌上,挡住了屏幕,而且双腿打开,拽着詹天翔的脑袋就往胯间按。

    「大姐,哎呀……别急啊……在看一会,让我再看一会啊。」「麻痺的,有真的不看,你看假的,你特么虎啊。」詹天翔哪裡扛得住她的淫威,而且早就被监控裡的二人刺激的难以自持,有个女人主动让你干,没道理拒绝啊。

    丁敏的特点是毛重逼黑,不知是干多了,成了黑木耳,还是天生如此,詹天翔本已性起,又有她的淫威,只能任劳任怨,在她胯间奋力舔舐。

    「啊……对,就这么舔,啊……把舌头伸进来,对……妈的你深点插啊,舌头这么短呢,对……深点……啊……舔舔上面……那个肉揪……啊……大点劲……快一点……啊……」詹天翔好容易把脑袋伸出来喘口气,急忙又被丁敏按了回去,接着又嫌不过瘾,让詹天翔蹲在地上,自己站起来,又把他按到自己胯间,这个姿势,她可以更主动,捧着他的脑袋,胯跟着上下前后蹭动,不知道的根本看不出,这是他在为她口交,而是她在肏他的脸。

    那肉穴早已淫水横流,蹭的詹天翔满脸都是,他有种呼吸困难的感觉,丁敏还在命令着:「喝姐的逼水,都喝了,舔乾淨……啊……嘶……真特么爽……啊,咋样姐的逼水好喝不?哈哈哈哈。」丁敏从不知矜持为何物,男人在她眼中更像玩物和工具,今天兴致被撩拨的格外高,詹天翔舔是也卖力,丁敏的第一波高潮来势汹汹,她抓着他的头髮,很怕他躲掉,肉穴在他口舌间磨蹭的速度越来越快:「啊……舔……快点,使点劲……啊……」地阯發鈽頁一股股强烈的快感从胯间向全身扩展开来。

    詹天翔感觉丁敏的身体开始僵硬,颤抖,知道高潮要来了,经验老道的用舌尖快速挑动阴蒂,丁敏兴奋的高叫,叫的也极不矜持:「啊…………哦哦…………。」丁敏僵硬了几十时秒才慢慢放鬆,有点酸软的靠在在电脑桌上,詹天翔终于可以鬆口气,和这大姐大做爱就是霸劲,挺舒服的事,弄得很累。

    起身坐回到椅子上,歇歇,喘口气,随便看下丁剑二人进行到哪裡了。

    这时二人已经换了个姿势,詹天翔很难想像这个高傲的小公主是如何允许丁剑这么干的。

    其实如果不是宋璇拚命压抑着自己,此时恐怕早就不知狂野成什么样子,她到不是怕,而是想在丁剑面前保持自己的尊严和形象。

    最近因为被薛清清连续下了慢性的淫药,本就敏感火辣的肉体早已变得不堪挑逗,别说直接的肉体交欢,就是抚摸吸吮等手段都可以让她肉体发软、下体淫水潺潺,要说这后入式,她并没有想太多,平时惯用的姿势么,按色狼界的话说,少女和熟妇的区别,就在于,熟妇你一拍她屁股,她就知道该换姿势了。

    宋璇虽然岁数小,才十六七岁,真是花信年华,从外表上看还是一个稚嫩少女,肉穴也是鲜嫩多汁,可就性体验来讲绝对不比一个少妇经历感受的少,基本没什么姿势没和唐飞练过,何况还经常三人行。

    从开始她失去斗志,也就是今晚认了,到前戏预热,药力发作,宋璇的慾望已经被调动的很高涨,在丁剑坚硬粗壮的大屌连续的勐烈抽插之下,肉穴早就酥软发烫,肉穴周围也是泥泞一篇,淫水随着抽插不断流出,到得后来,两人肉体相撞的啪啪声混着越来越响的肉棒在蜜穴裡活塞运动时发出的叽咕声,宋璇只觉得全身发热,肉穴酥麻发痒,全身软绵绵,这时,对丁剑的厌恶已经是次要的,只愿男人的肉棒坚硬粗壮,狠狠的抽插自己的嫩穴,摩擦内裡的淫肉,给自己的骚穴止痒。

    丁剑想换个后入式,男人么,总喜欢变化和新鲜刺激,两手本就放在腰臀部,手上略一用力,是翻转的方向。

    宋璇马上感知到,在肉体慾望的引导下,没用多想就翻转过身,因为她也很喜欢后入式,首先插入的比较深,而且俩人都用得上力。

    还有一点很重要,可以不用一睁眼睛就看见丁剑那张丑脸,毕竟影响情绪,如同一盘菜,虽然味道还可以,但品相太差,也难勾起你慾望,除非你太饿了。

    后入式的特点就是可以大干特干,丁剑看着眼前又圆又翘粉嫩多肉的屁股,看上去像极了两瓣鲜嫩可口的馒头,不但外表诱人,摸上去手感更是酥嫩,和蜂腰形成梨形,极具美感,屁股上的嫩肉因为他的撞击而如波浪般颤抖,看着自己的肉棒在这完美的肉体裡带着女神的淫液进出,小菊花也随着进出时隐时现。

    此情此景让他更难自持,进出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有力,内心感受极其複杂,很爽,很解恨,很享受,一种惩罚,一种报复。

    各种感官的最强刺激,让丁剑精关在也难控,勐地抽插了几十下,双手握着她臀部,往后拉,自己胯部大力前送,让自己的肉棒插到最深处:「啊……啊……」忍不住叫出了声,前所未有的快感让他有点眩晕。

    一股股热流撞击到宋璇的花心上,让她也进入到了第二波高潮,虽然这次没有吹潮,反应依然很强烈。

    俩人都很爽,做的人爽,看得人一点也不差,经过多次调对,各个摄像的摆位都很准确到位,拍的画面比亲临现场还要清楚,因为角度太全了,根本无死角。

    如果你在现场,恐怕只能看到一个角度,丁剑现在根本不差钱,设备选择的都是高配置,大屏幕上各个角度都有分屏幕,发现那个分屏幕精彩,可以点开,成满屏,清晰的令人髮指,恨不得宋璇阴唇褶皱上的色斑都能看清,坚硬丑陋的肉棒插在美艳的嫩肉中间淫水淋淋的样子,尤其诱人,在丁剑抽插的时候混合着两人精液淫水顺着肉棒和肉穴结合处断断续续往下掉,动作激烈的时候甚至有牵丝,两人性器交合处周围的床面上已经湿了一大片,场面淫秽至极,也充分证明了宋璇的性慾已经充分起来了,虽然嘴上不说,但内裡早已爱液氾滥,被自己厌恶的人搞得淫水流个不停,尤其是在高潮的时候,在丁剑冲刺般的勐烈深度抽插下,大量淫水在啪啪的激烈肉体撞击声中随着被肉棒捲出的内壁嫩肉成片的飞溅而出,一直忍着不发出快感声音的樱唇小口也忍不住发出几声不由自主快感的闷哼声,如果被外人在场看到平高高傲冷艳的小女王被死敌姦淫时这种敏感淫荡的肉体表现,恐怕谁都忍不住要脱衣上阵了,一把推开丁剑这个死胖子,掏出自己的鸡巴,塞入宋璇淫水氾滥的蜜穴,自己来体验女神这性感的嫩穴美肉,各种特写,看得詹天翔鼻血欲流。7k7k001.com

    正看得兴起,突然感觉下面肉棒被温湿的腔体包住,舒服异常,低头一看,不知丁敏何时掏出自己鸡鸡,已经开吹。

    荧屏裡,二人已各躺一边,享受着高潮后的馀韵,詹天翔往后一靠,也该自己享受一番了。

    要说丁敏的口活也不错,吸,允,嘓,嗦,吹,舔,可问题是态度有问题,大多数人为对方口交,都是让对方多享受一下,但丁敏这种人呢,为别人口交也是出于自己好玩,喜欢。地阯發鈽頁要说,女人到底喜不喜欢为男人口交呢?应该说没做过的肯定有心理障碍,特别是那种受过传统教育之类的,可一旦突破心理障碍,多做过几次后,只要你别不注意卫生,女人无一不会喜欢上,那肉棒含在嘴裡,口感还是不错的,最主要的是,看见因为自己,男人会随之变化,这很神奇,有种掌控感和成就感。

    而丁敏的问题在于,多是想着索取,很少考虑给与,所以口了一会,就玩腻了,拽着他来到沙发上。

    三下五除二扒下他的裤子,把他按在沙发上以后,跨坐上去,手扶着他的肉棒,对准那蓬门,一屁股坐了下去。

    试探着上下套弄几下后,开始大力上下套弄,时而前后磨擦一下,时而屁股在他胯间摇上两圈,丁敏别的不敢说,性交的功力绝对不浅,而且和混娱乐城的姐妹们学过几招,虽不能逼开瓶盖,喝酒抽烟之类,但方法是学了一些,做不到只是功力未到而已,毕竟人家娱乐城的太专业。

    詹天翔着实不太适应,这特么到底谁肏谁啊,怎么自己有种被强姦的感觉,被人家勐力的干着,一点不知怜香惜玉。

    但那穴内的感觉绝对到位,那穴似乎会蠕动,插到深处的时候,龟头似乎被一张小嘴嘓住,而穴口也张弛有度,让他大呼过瘾,不过副作用也很大,你越感觉舒爽强烈,证明你快要缴枪了。

    这问题在平时不是个事,因为你可以调整节奏么,慢一点,控制一下那快感,可问题是,今天的节奏不是他能控制的:「啊……大姐……慢点……慢点,再坐就坐出来了……啊。」「肏,在坚持一下,我快来了……啊……嘶……,呼。」「啊……大姐……停一下……停一下,不行了……啊」他也不想这么快来啊,谁想当快枪侠。

    但实在控制不了,此时的他就想插到最深,最好把精液都射进她子宫裡,可丁敏的高潮马上就要来,希望抽插的再快一点,加强点刺激,就在这一刻,二人的节拍错开了,不在一个节奏上。

    随着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出,那话儿的硬度一下不如一下,本来按詹天翔这个年纪,疲软也没多软,但丁敏太过生勐,有一半原因是被她吓软的:「怎么这么完蛋,这么几下就交代了,没用。」最让女人上火和气恼的无外乎就是差那么临门一脚。

    詹天翔有点委屈的:「我说让你停一下么你不听。」丁敏这个恼火,也不不顾刚干完,他肉棒上满是二人混合的淫液,一口含住,连吸带嘓,希望它马上重振雄风,按道理来说,就詹天翔这个年纪,就算疲软下来也软不到那裡去,再鼓作气也不是啥困难的事,关键是丁敏太强势,弄得他心裡有阴影了。

    丁敏嗦咯了半天,不但没啥起色,反更见疲软,内心恼怒更甚,更有挫败感油然而生,麻痺的本姑娘的魅力不够么?气的一把推开他:「他么的,没用的玩应。」说完起身去浴室洗澡去了。

    詹天翔这个憋屈,妈的,有你这样女人么,到底谁操谁啊,没见过这么能磋磨人的娘们,太尼玛淫荡了,谁么娶了回家,要血命了,被吸乾了也满足不了啊。

    可不管咋说,被女人这么嫌弃,是对一个男人自尊的最大打击,别的事可以无能,可被一个女人评判为性无能,男人的尊严何在?不过也鬆了口气,真怕刚才被嘓硬了,再被按在地上硬整,自己都怕说不定哪一下被坐折了。

    她走了,终于可以消停的欣赏屏幕裡的二人激情。

    只见丁剑稍作休整,果然又有所行动。

    詹天翔不得不佩服,真是人小志坚啊,以前在他面前,就颜值和男人魅力来说,还颇有优越感,今天见识后,这点优越感荡然无存,人家那真叫器大活好,自己是不是有点绣花枕头啊。

    其实丁剑虽然勇勐,但也未必就是钢铁战士,都怪女神太迷人,如同期盼多年的美食终于摆在面前,你瞅着就总想多吃两口,按老百姓的说法,好女费汉。

    他半坐在宋璇身边,感觉看不够,摸不够的,一会亲亲这一会摸摸那,宋璇此时还在恢复中,满脸潮红,更显妩媚,女人这个时候不反感男人的爱抚,而且更喜欢,只不过她还在

    一味的矜持,内心对丁剑的成见当然没有消减,只是暂时被情慾掩盖了,一旦清醒过来,反感和抗拒是必然的。

    丁剑虽然自己很爽,可对于宋璇的状态不满意,别看他是矮丑挫,但对于征服女人,一直雄心勃勃,而且干过的无一不是女神级别,杨老师,欧阳检察官,哪一个不是千里挑一的美人,而且哪一个不被他干的嗷嗷告饶,可宋璇的反应就如此平澹,除了面红气喘,低声呻吟了几下,再无其他,这简直是对自己的实力的侮辱么。

    于是乎,稍作休整,他又开始了第二波进攻,这次更从容,而且目标和第一次也有改变,上次是自己爽爆了,这次主要让她爽爆,让她嗨到本性毕露,女人一旦在你面前露出本性,那距离彻底臣服你就不远了。

    攻击的具体技法无他,亲吻加抚摸,只是做的更细緻,力道把握的更好。

    舌尖轻轻佻动乳头,手指则轻轻滑过那小片草丛,在大花瓣上来回划动,时而试图把花瓣扒开的更大一点,但又马上收回。

    乳头又被嘓住,轻轻的吸允,手指还在大花瓣之间划动,小花瓣被轻轻触动,再在阴蒂挑动两下,宋璇刚刚有点平息的浴火再次被点燃,呼吸开始越来越重,全身肌肉开始收紧,丁剑鬆开乳头,向上亲吻她的脖颈。

    手指则分开小花瓣,慢慢探入那小泉眼,一点点深入,裡面又热,又湿滑,一插入那一萨那,宋璇下意识的呻吟了一声,虽然被压抑的很小,但丁剑亲吻脖颈的目的就是想观察她的反应。

    在轻轻把耳垂含在嘴裡吸允,手指在小穴内开始来回抽插,裡面蜜汁盈满,随着手指的抽插,发出叽叽的声音。

    宋璇此时需要被插入,浴火中烧,而丁剑就是不急,又开始向下亲吻,手指还是在不停的抽插,而且不断变换着手势,控制着力度。

    宋璇呼吸越来越重,身体不断扭动,可就是憋着不出声,丁剑知道,还差着火候,接着往下亲,到了肚脐,轻轻的亲了几下,舌尖在肚脐上画了几个圈,宋璇又轻声的「啊……」了一声。地阯發鈽頁再往下就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749/" title="我的风情后妈全文阅读">我的风情后妈全文阅读</a>

    是芳草从下的神秘泉,他用嘴轻轻嘬着毛毛,插入小穴的变换成食指,在食指不断抽插时,中指则滑过菊花,菊花周围都被穴内留出的蜜汁侵湿,中指滑过,让宋璇更兴奋刺激,而他的唇也越亲越往下,舌尖轻点那早已勃起的小肉揪。

    情慾本已高涨的宋璇,能不为之颤慄么,这还不算,他中指沾着蜜汁,在菊花周围绕了几圈,更试探着向内探去,宋璇的菊花本就弹性极大,又有爱液润滑,一点也不比小穴难入,这真是双管齐下,宋璇难以自持的又「啊」了一声。

    丁剑继续加码,舌头快速的挑动阴蒂,下面两根手指也加快了速度与力度,宋璇的反应越来越强烈,身体跟着手指的抽插挺动,而呻吟声也压抑不住,可以想见,新一波高潮就要来袭。

    而就在这让关键时刻,丁剑竟然戛然而止。

    正如丁敏差着临门一脚的恼火,宋璇当然也被这突兀的行为弄得百爪挠心,但又矜持着不想表达,可身体空牢牢的,有种想揍人的感觉,如果唐飞在,她就主动出击,谁会忍着这难受,强压恼怒睁眼一看,丁剑正坏坏的笑着看着她,这让她又羞又恼,很是尴尬,总不能对丁剑说,赶紧来肏我吧,我是在受不了了,其实真的受不了了。

    就在宋璇进退两难时,丁剑适时的做出了反应,这个时间点把握的非常好,握着他那凶悍的肉棒,分开她双腿,对着肉穴送了过来,宋璇鬆了口气,以为这事前戏结束,该进入正剧了,于是又闭上眼睛等着享受。

    可等来的是什么?这货握着肉棒,在她肉穴周围,磨来磨去,蹭来蹭去,绕来绕去,就是不进去,弄得她反更奇痒难忍。

    此时她最大的希望就是那肉棒马上深深的插入,但这可恨的傢伙,就是在那磨蹭绕圈,不进来。

    丁剑身下握着肉棒还在磨蹭,头却贴到她耳边:「璇儿,咋样?舒服不?嘿嘿嘿。」好像故意来示威,又气又羞的宋璇不知如何是好,丁剑:「是不是想我插进去?可这话让宋璇如何回答得出口啊,他又不是唐飞,你不回答,我就在外面蹭,就不进去。「你说,只要你说我就插进去,要是不好意思,就小声贴我耳边说,说插进来啊。」简直是赤裸裸的讹诈,威胁,可没办法,慾火焚身,下面奇痒难止,让他这么一威胁有羞有恼,竟然还有点小兴奋,那肉棒轻轻的在花瓣间滑来滑去,让人欲罢不能,跟着耳朵又贴过来,她一兴奋:「插我。」说的声音很小,可对于丁剑来讲足以震撼,肉棒硬是壮了一圈,并噘了两噘。

    宋璇也感觉到他的反应,也同时感染了她,丁剑进一步说:「说肏我……」「……肏……我……」「肏你哪裡?」「………………」「你说,肏我逼裡……」「肏……我……逼……裡。」声音虽小,丁剑听的却真真切切,本就又被挑起的浴火,顿时蒸腾起来,哪裡还按捺得住,头尖伞大的对准了那蓬门,腰臀一挺,叽的一声,连根而入。

    用的是改良后的传教士姿势,这个姿势的特点是边干边互动交流,改良后,女人双腿高抬,反而更有力肉棒插入的更深,彻底做到了负距离全方位的接触,每抽插一下,睾丸的摆动正好撞在菊花上,更增添刺激。

    丁剑欲浴火正盛,但比第一次还是说要从容许多,而且目的是要征服宋璇,而不是如何爽,可以说使出了全身解数,什么九浅一深,旋转式插入,插入后的研磨,节奏的控制,弄得情慾氾滥的宋璇娇喘连连,而且因为有刚才语言上的放开,让她心裡少了很多顾虑,正如女人破处,破处这一关总是要很多磨难和考验的,可一旦破了处,后面就一片坦途。

    宋璇动作上也大胆配合,呻吟也不在压抑,双手按着他的腰臀,配合着用力,希望插入的更深一些。

    二人正如火如荼,另一个房间的屏幕前,同时也爽了另一个人,看的那叫一个如痴如醉,最让他激动兴奋的是,看到了女神淫荡的一面,让人产生无限联想,在不自觉的产生点代入感,慾望马上被刺激的飙升,刚才丁敏连吹带撸的也不见有个反应,而此时却又一柱擎天了。

    可恰恰这一幕被冲澡回来的丁敏看见,那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女人的妒忌心,你可以想见,这面用身体和嘴刺激,不如看看屏幕画面,这会让此女产生多深的怨恨。

    她扔下手裡的毛巾,走向了詹天翔。

    而这货还陶醉在人家的激情裡,丁敏拽着他的耳朵,把他拎到沙发上,这时他才感觉到不妙:「大姐,别……别的啊,这是干啥?」「你们这些贱男人,就是特么贱。」说着话,跨坐到他身上,肉穴对准那肉棒,慢慢的坐了下去,毕竟刚洗完澡,穴内淫液不多,插入的有点费力:「大姐,慢点,太紧,太紧啊。」可这位本就狠辣的大姐大,此时又满肚子幽怨,眼裡满是戾气,哪裡还会怜惜,慢慢坐到根后,上下套弄了几下,然后就开始大力套送,每坐一下,詹天翔都被震得一颤,心裡有种错觉,盆骨随时有可能被坐碎,要么命根子会折。

    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这娘们非把自己疯残了不可,自己还是个男人么,不拿出点威风来,总当我是菜鸟啊,想到这裡,一起身,抱住丁敏,勐的把她放倒到沙发上,面露凶悍之色,先来了一段勐烈抽插,压一压她的气势。

    以毒攻毒,以暴制暴,此招一出,丁敏果然收敛了许多,似乎挺受用,看来再强悍的女人也摆脱不了作为受的本性。

    「大姐,是不是被干也很爽???」丁敏怒气稍平:「不管干还是被干,乾爽了就行。」「今天我就让大姐好好爽爽,嘿嘿。」说着故意狠顶了几下。

    「就你????忘了刚才那怂样了?咋的?看见那骚货立马就好使了?」詹天翔略有点尴尬,说实话,要单看丁敏吧,也不失有几分姿色,最起码不丑,也挺性感,可和宋璇比起来,未免差距太大,宋璇的光华太耀眼,丁敏只能黯然无光。

    詹天翔就是在蠢,也知道这话不能说:「嘿嘿,大姐,不是光看宋璇……啊不是……就是那骚货,剑哥那也够勐啊,这俩人干的太来劲了,嘿嘿。」说到这裡,心裡一动:「大姐,剑哥的傢伙那么像样,你就没用用?」「滚你麻痺,那是我弟,你特么没事肏你姐玩啊?」「那怕啥地?又不是亲姐俩,再说了,别说我姐,就我妈长成宋璇那样,我也惦记肏……嘿嘿嘿。」「你特么还是人么?牲口啊?连自己妈都肏。」「嘿嘿嘿,我干起来就不是人了,现在我不是在干我姐呢么,是不,姐?再说,左右我一人也满足不了你,我和剑哥俺俩换班草你,保证你爽个够。」「滚,越说越下道。」地阯發鈽頁嘴上虽然骂着,可却说道她心坎裡,那会确实看着丁剑的傢伙浮想联翩了,这傢伙还提议三匹,这建议相当诱人,男的总幻想左拥右抱,女人又何尝不想呢。

    想着丁剑的大鸡巴和詹天翔的肉棒交替插入自己穴内,浴火立马燃烧起来。

    詹天翔边干边说着,主动权重新夺回,而且是今晚的第二春,澹定从容多了,每一下都干到底,撞击的啪啪声不断,别忘了,他可是体育生,人高马大,体质极好,就算那话儿比不了丁剑和唐飞,但也不是黄瓜纽。

    丁敏本就慾望极强,又被刺激,再被强干,下面早就淫液横流,每插入,都会挤的淫液四溅,拔出来时更是淋溅四处,沙发垫子早就湿成一片。

    「姐,我和剑哥一起干你好不?」「不得……我不能干我弟,我就干你……啊……使劲……使劲肏……啊。」「没事,天知地知,就咱三知道,俺俩让你天天爽翻天,他操你的时候,你就给我嘓鸡巴,然后俺俩换班操你,要不,就屁眼和逼一起肏,行不?」草泥马的,你还想干死谁啊……啊,还屁眼和逼一起干,那特么不给我干两半了啊……啊……小剑那鸡巴太粗了,插不进屁眼……啊使劲……」「那就我肏后面,他肏前面。」「滚……让干就不错了,还特么前后一起插,美得你俩。」「嗯,那就我搂着你,让剑哥先干,然后我在干,啊……嘶……全射你逼裡,把你逼都灌满。」「别和小剑说啊,要不他咋看我,我特么还是他姐呢……啊……啊。」「拉倒吧姐,他早就跟我夸过你,说从小你就是他的保护神,是他的偶像,老崇拜你了,就是有点怕你,再说还有你爸,就是他叔,他不更怕啊,所以,一点不敢表露,」「真滴假地啊?他还有这想法?反正俺俩从小感情就好,他就听我的。」「所以吧,这事就交给我,哪天咱三喝点酒,然后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到时候你就擎等着得劲吧……啊……姐你这逼老厉害了,比嘴嘓的都舒服……哎呀……嘶……剑哥要是知道,肯定忍不住……到时候俺俩一块操你啊……姐……?「啊……肏我……啊……肏,让你俩操个够……」俩人已经处于迷离状态,沉浸在无限的快感和性幻想中。

    屏幕裡的这对也不差,已经由改良传教士姿势,换成后入,只不过宋璇不在需要跪趴式,而是直接趴在床上,丁剑直接从后面插入,这其实是丁剑怜香惜玉的结果,怕宋璇太累,而这个姿势的优点是很紧实,而且翘翘的屁股很有弹力,撞起来感觉很好。

    可干着干着,有一下用力过勐,一下子全拔了出来,不得不握着那肉棒在往裡插,而菊花和和小穴又紧邻,而且同样泥泞,丁剑只是感觉怎么突然紧实了这许多?其实龟头已经进了菊花少许,宋璇以为他就要这个,稍抬丰臀,菊花一鬆,肉棒叽的一声,进了一半。

    俩人对于这突兀的转变都惊喜的「啊」了一声,宋璇是因为嫩菊头次体验另一个不同肉棒的进入,感觉确实是不同,而丁剑的感觉更特别,嫩菊内曲折而紧实,和肉穴比,更有一番滋味。

    他虽然已经射过一次,可以从容些,但也架不住嫩菊给与的身体和心理的双重刺激,很难想像,如此娇嫩的身体,如何容纳得下这么粗壮肉棒的抽插,而裡面的迂迴路,更让他每插入一下,头皮都跟着苏的一下,太爽,太刺激。

    而宋璇正在品味与唐飞相当但又截然不同的肉棒所给与的感觉,那上翘的弯度,给腔道内不同的刺激点,大的出奇的伞部,给腔道内更强有力的剐蹭,还有那大阴囊的摆动,每一下都撞击着肉穴,让宋璇对性爱有了新的感觉和认识。

    抽插了几十下,丁剑实在抵控不住,用手扒开双臀,让肉棒插到最深,肉棒因为高潮的来临而又胀大了一圈,跳了几跳,一股股滚烫的浓精射进了肠道深处,烫的宋璇高潮也跟着袭来,穴内喷出一股股爱液,都喷在摆动中的阴囊上,俩人都舒爽的毫无顾忌的叫了出来「啊……啊……」那快感持续了二十多秒,才慢慢消退,宋璇就是趴在那不动了。

    丁剑躺倒了一边,看着这完美的身体,回味着那感觉,更让他下定了决心,忍不住说了出来:「璇儿,你是我的,你永远都是我的,璇儿,以后你跟着我吧,我保证你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宋璇呻吟了一声,不知是回答了还是无意的,她可能还沉浸在快感的馀韵中,可哪裡知道,自己的妥协,会让自己陷的更深,难以自拔。

    而詹天翔自以为第二轮应该掰回一局,在丁敏面前捞回点面子,可毕竟不是丁敏这老狼的对手,她的吸精大法,不是每个人都扛得住,特别是他们这种年轻定力差的,就在丁剑射了没一会,詹天翔也缴枪了。

    而丁敏并不打算就此罢手,虽然高潮了一次,但远远不够,她不满的握着越来越疲软的肉棒,又低头含住了那头,下面手开始快速的套弄,这么强烈的刺激下,鸡鸡果然恢复了些硬度。

    可怜那詹天翔,突然产生一种强烈的无力感,体悟到……其实男人在女人面前永远都是弱者,别看表面多强悍威勐,两轮下来你还敢叫硬,在说话。

    之后你还敢三次,四次,甚至五次么?而且他也将要体会到啥叫精尽而亡的感觉,因为丁敏今夜不会放过他。

    同样丁剑也不会轻易放过宋璇,这一夜注定无眠,他也不知道第几次了,总之没閒着,不做的时候也看着她,抚摸着她的一双滑若凝脂的嫩乳,或者揉捏那最美曲线的臀部,甚至把手指抠弄那淫水湿透的蜜穴,从入口到深处,抚摸揉弄到双方开始有点反应了,就开始亲吻吸吮,从迷人的脸蛋,到挺翘粉嫩的双乳,一路亲弄下来,最后到诱人犯罪的蜜穴,小女王早已经因为发情而甘露溢出了,丁剑伸出他粗鄙的舌头,从外吸到内舔,把小女王弄得酥痒不已,臀部不安的蠕动,发情信号强烈时,再用自己已经坚挺的肉棒,在蜜穴入口处的嫩肉刮肏几下,让肉棒沾满小女王的蜜汁,再一捅而入,在女神满足的呻吟声中,使出自己十八般的插穴技巧,开始新一轮的肉体交合过程,直到把小女王操的再度高潮,蜜穴淫液氾滥。

    丁剑再期盼多年,很难相信此时此刻梦中的女神,可以任意自己爱抚操弄,他怕是梦,一旦睡去醒来就都不见了。

    直到后半夜,疲倦的他才慢慢睡去,临睡前似乎隐约听见有哀嚎和呼救声,他肯定想不到,就在另一个房间,詹天翔正被吸尽搾乾,可这时候谁还会在意呢?美人在怀,哪管外面天塌地陷啊。

    宋璇早被一次次接连而至的高潮弄得精疲力竭,沉沉的睡去,脸上的红潮还没退去,而轻邹的眉头可以看出她内心的焦虑。

    第二天宋璇还是早早起来,看着一屋的狼藉,还有躺在床上,丑陋的,露着心满意足笑容的丁剑,很难想像,自己昨晚就是和他激情了一夜,不仅一阵恶寒,有种现在就手刃这傢伙的冲动,不过稍作冷静,知道这根本不值,还是从长计议,让此人得到应有的报应,想到这裡赶紧找出自己的衣物转身离去。

    回到家后直奔浴室,在裡面拚命的搓洗自己,想洗掉丁剑留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头一次感觉自己特别髒,怎么洗也洗不乾淨,淋浴喷头的水淋到头上,混合着泪水流了下来,痛恨自己的软弱和下贱,自己怎么变成这样,一到做爱时候像变了个人,那么淫荡,那么下贱。

    更痛恨丁剑的下流,阴险,龌蹉。

    这些都不重要了,更重要的是如何摆脱这些,一个汤米森已够她头疼,这又添了个丁剑,而相比之下,丁剑无疑是个炸弹,怎么办?怎么办???头都大了,无解,没有答桉。

    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似乎在沉思,其实脑子裡一片空白,薛清清乖巧的端着早餐敲门进来:「咋的了我的大小姐,怎么脸色这么差啊?是不是得病了?先吃点东西吧。」「没事的清清姐,早点放这吧,我一会吃,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哦,那我放这了啊,你赶紧吃,一会凉了,要是哪不舒服,或者有事赶紧叫我,我就在我那屋呆着。」她一脸的关心和爱护,可谁也看不见她转过脸是什么表情,那是阴谋得逞后的得意和阴笑,虽然她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以她的经验知道,昨晚肯定是激情一夜,而且不仅激情那么简单,恐怕背后是一大堆麻烦,否则她不会那个状态,不管是啥,只要使你过的不好,我就舒服多了。

    宋璇当然没啥胃口吃东西,躺在那又睡不着,只是一脑子的胡思乱想,就在这时,手机来了消息,唐飞和云裳将于明天归来,终于回来了,可是我拿什么来面对你,我的爱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