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03章

作品:《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第三章:刃上行唐飞和李云裳是第二天黄昏才到家的,这两天宋璇也没上学,大多时间是在床上躺着,要么就坐在窗口发呆,第一因为讨厌丁剑的纠缠,第二也确实累了,也有点困惑如何重新面对他俩,自己是否还会如之前那么随意自然,毫无间隙么?当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俩下车那一瞬,她知道,不管什么变,自己对他俩那份感情,感觉不会变,不知不觉间,眼已朦胧。www.luanhen.com

    唐飞早就奔了过来,用力的抱在怀裡,如小鸡钳米般的吻着,而则捉住他的唇,拉了个幽怨的长吻。

    李云裳慢慢的走过来,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薛清清过来跟她热情的打着招呼,其实内心对这个高高的女人甚是忌惮,不知是何原因,这女人总给人一种威慑感,好像随时都在观察着你,能看穿你的一切。

    「好了……还有云裳姐呢……」「不用惦记我,这么多天没见,他整天心神不宁的,怕是早就想你想的不行,今天终于囫囵个的交个你了,今天全给你。」「说什么呢,姐,咱三是一家人,怎么分彼此呢?」说完靠进她怀裡,自从一见到他俩,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和归属感油然而生,特别是靠在她怀裡那一刻,感受更是明显,而同时那种威胁这感觉的焦虑也同时幽然而生。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病了?」「没有,就是你俩不在身边,很无聊啊。」不能说这话说的不违心,但思念和担心绝对不参假。

    晚饭宋璇特意嘱咐的准备的丰盛些,薛清清也下了不少功夫,当然药也没耽误下,她现在对这个药已经很信赖,无色无味,药力似乎很强大,她到底要看看,对他三造成什么影响和后果,最好这俩女人越乱套越好。

    李云裳虽然谨慎精明,不过和宋璇刚见面,哪有心思注意这些细节,三人从见面开始,就没停了说话,互相介绍分开以后互相的情形。

    直到洗漱完毕,李云裳本想今晚给他俩人留出单独单独相处的空间,可别说唐飞的态度,宋璇首先就不同意,拽着她的手,那眼神让你不忍拒绝,这倒不是宋璇故作姿态,而是她发至内心,不知从何时起,她对她的思念和依恋一点不比对唐飞的少。

    李云裳对这个美得她都有点妒忌的小妹妹的感觉何尝又不是呢,二人越靠越近,双唇轻轻的接触了俩下,接着就深深的交融在一起,唐飞洗浴完进屋的时候正看见这一幕,多日期盼的情形再次回归,怎能不让他心潮澎湃。

    毫不犹豫的扔掉身上的浴巾,上前搂住俩位女神,唇也凑过去一唇二得,二人果然鬆动,允许他参与进来,顿时三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时而三人互相交融,时而变成二人湿吻。

    「还不抱小璇上床……」李云裳觉得,虽然不让自己离开,但今晚的主角应该是小璇,毕竟二人分开多日,小别胜新婚么。

    唐飞抱起,一下扔到徐梦思床上,一声尖叫,唐飞便扑了上去。

    李云裳摇了摇头,也跟着上了床,三人依然相拥相吻,唐飞的想法和李云裳差不多,想补偿多日的亏欠,多为自己的爱人服务一下,也果然是享受,二人上下其手,你和他热吻时,我就抚摸亲吻她的身体,你吻下面了我就吻上面。

    可他俩忘了,她本身就不是个被动接受的主,在两个爱人面前还有什么可矜持的呢。

    当二人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她却一把抓住唐飞的肉棒,唐飞当然求之不得,忙按着她的牵引,送到了她嘴边,她轻轻舔舐了两下,先把那状如鸡蛋的头含在嘴裡,舒爽的唐飞「嘶」的吸了一口气,吸允了几口后,紧跟着来了一个深喉,唐飞被这一下刺激的又「啊」了一声,不得不停下了爱抚,挺在那裡享受那美妙时刻。

    李云裳看到这一幕,转身来到她双腿间,轻轻分开双腿,本是紧闭的大花瓣,因为兴奋激动而彭起并开裂,裡面的小花瓣嫩嫩的露出,被爱液侵满,水灵灵,亮晶晶,说不出的诱人。

    用唇轻轻啄了几下大花瓣,宋璇嘴裡塞着大肉棒,也禁不住哼了几声,舌尖在大花瓣内来回划动,时而允一下小花瓣,嫩嫩的让你不忍多用一点力。

    舌尖在向下一探,进入那逍遥洞,裡面全是爱液,无色,不知是李云裳的自我感觉还是真的,隐约间带着点香味,引的她更想深入,挖出更多的爱液,刺激的王璇「嗯,嗯,」声连连,而且更有力的吸允着大肉棒,肉棒在小嘴内进进出出,可谓大开大合,如果有旁观者都会有些不忍,这小嘴如何承受得了这粗棒的肆虐。

    唐飞看见宋璇为自己激情吞吐着分身,而李云裳则兴奋的为宋璇舔舐,不免兴起,拽了拽李云裳,示意她把翘臀梛向自己这边,她下意识的挪了过去,但并不知道他要干嘛,忽感觉双臀被轻轻掰开,一股热气袭来,这很明显,他要为自己口交,心裡跟着一动,果然一条嫩舌,探入她大花瓣间,并向上舔动,到菊花而起,让她不禁浑身一颤,脑子一麻「啊……」的叫出了声。

    三人的姿势很古怪,形成了一个连环,都在为彼此口交爱抚,同时也在享受这舒爽,而那无色无味的药也开始发挥出药力,让三人格外的激情热烈。

    宋璇可以让那肉棒末根而入,且没有不适感,唐飞也不自觉的挺动臀部,每一下深喉,都让他头皮一麻,插的太深,太舒服了,只是隐约有点担心,会不会让宋璇不舒服。

    其实宋璇之所以这么激烈,也是下面被李云裳刺激的,女人更懂女人如何才更舒服,那舔舐,吸允的力度和节奏,让她快感越来越强烈,一波一波的袭来。

    李云裳也被唐飞舔舐的开始迷离,那灵活的舌头和双唇在花瓣和花心间吸,嘓,挑,插,而那舌头探入逍遥洞时,上唇时不时的触到嫩菊,每一下都让她为之一震,那是禁忌之地,触碰了禁忌,反而让你有种突破的快感。

    最爽的莫过于唐飞,下面有王璇为他深喉,上面品嚐着,丰满翘臀和肉鲍,自从他三人走到一起后,他一想起就性福的不行不行的,两个绝色女神都委身于自己,而且还各领风骚,相比之下,宋璇无论是年纪和身材都要弱一些,小一些,但性格泼辣,主动,胸臀虽不如李云裳壮丽,可贵在肉多弹力足,特别是那肉穴,如牡丹般热烈鲜艳,插入后更是曲折迂迴。

    而李云裳,身材高大,本就有白人血统,相比东方女性,胸和臀更显伟丽。

    更显不同的就是那肉穴,本就稀疏的毛毛被她修理的乾乾淨淨,也没什么色素沉淀,白皙的有如少女,如果宋璇的有如牡丹,她的更像一朵百合。

    这让唐飞更为之痴迷,每次都品嚐不够。

    三人都如痴如醉的为对方舔舐着……而感受到的越是刺激,给对方的也越热烈,宋璇体质本就敏感,药物也是她摄入的时间最长,所以爱液分泌的格外充沛,臀下早已湿了一片,李云裳明显感觉到她身体扭动的越来越激烈,爱液也越来越多,根据以往的经验,她要吹潮了。

    李云裳乾脆直接用舌尖快速挑动她阴蒂,让她高潮来得更快一点,更勐烈一点。

    果不其然,在她舌尖勐烈刺激下,王璇明显身体越来越紧,勐嘓了两下肉棒,最后不得不吐出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而臀部抬起,一股爱液喷薄而出,直喷到李云裳的脸上,伴随着吹潮,她的身体也因为兴奋,激动而痉挛着,唐飞忙把她搂在怀裡。

    过了好一阵,才慢慢消退。

    唐飞低头想吻一下,可宋璇头一偏,躲了过去:「刚给你嘓完那,你就亲……也不嫌髒。」「你都不嫌,我还嫌?你哪都美,哪都香。」说完,一口吻了下去,宋璇心裡一动,也激烈的回吻着。

    二人正沉浸在悠长的深吻中,唐飞突然感到分身一热,被又湿又热的腔室包裹住,舒爽异常,低眼一看,分身已被李云裳含在嘴裡。

    不得不感歎上帝造物的神奇,连口交的感觉都是不同的,宋璇的特点是大开大合……嘓,吸,舔都很给力,而李云裳大有那种浅尝辄止的意味,有如吃冰棒,有的人喜欢上来就咬一口下来,吃,有的人喜欢舔舐。

    刺激的唐飞只能用力搂着宋璇,并深吻着,用来释放着激动与兴奋。

    李云裳在他兴起时,适可而止,引着他的肉棒转向宋璇的蜜穴。

    蜜穴内还满是爱液,肉棒的进入毫不费力,只是汁液被挤压的从相接处溢出,汇聚到菊花处在慢慢滴落。

    唐飞的肉棒在李云裳柔荑拂动牵引下,慢慢插入,多日来的思念,让那肉棒也跟着蹦跳,颤抖。

    宋璇虽然在分开的日子裡没閒着,可只有和唐飞相交的时候才感觉可以尽情,才踏实,才真正有种,这才是我的东西的感受,肉穴内一鬆缩,把整个巨棒吞入体内,肉棒顶住花心,二人都停了那么十几秒,感受那思念与美妙。

    二人用的是传统传教士姿势,可以全方位,正面负距离接触,宋璇自然的双腿大开,向上略抬,以便肉棒插入的更深,李云裳则柔荑向后探去,在两人肉棒与蜜穴相接处抚摸着。

    唐飞勐地感到相接处被云裳姐抚摸,这快感无以复加,不自觉的开始挺动起来,由慢而快,抽插的幅度也开始加大,几乎要全部拔出后,在大力插入,挤压的蜜汁「叽叽」声不断,李云裳还在抚摸着那进进出出的肉棒和肉穴,手上满是汁液。

    勐烈的抽插几十下后,宋璇越做越兴奋,勐地翻身把唐飞压到身下,来了个女上男下,这个姿势的特点,女人掌握主动,可以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和节奏运动。

    只见她时而大起大落,时而短起研磨,接着又屁股在他胯间画圈式摇动,赶忙又换成前后摇动,刺激的唐飞不得不转移点注意力,以免把持不住。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李云裳,转到宋璇身前,俩人自然的拥吻在一起,边吻,宋璇示意她跨坐上来,那秘处正好对着唐飞的头,这也正合了他的意,虽然下面的兄弟兴奋舒服的一塌煳涂,可上面的嘴和手无着无落,李云裳填补了这个空白。

    唐飞手和嘴都处于飢渴,双手抓着那弹力十足的丰臀,嘴已大口大口的吸允着肉穴,刺激的李云裳一下紧抓了宋璇,嘴裡呻吟着,更有力的吻着她。

    喘息间,宋璇感到云裳姐的激动:「姐,换你来,我快扛不住了,啊……又要洩了……」李云裳喘息着:「不……用……你多来几次,今晚就让你爽个够啊……这么多天他都归我一个人了,今晚他是你的……」说完又深情的吻了下去。

    由于有了第一次高潮的铺垫,再有这任性的女上姿势,二次高潮很快也袭来,这姿势,女的可以怎么舒服怎么动,那真是越动越舒服,李云裳明显感觉她呼吸越来越粗重,扭动的也越来越快,唐飞有李云裳的肉穴分神,反而没那么迫切。

    又抽插了几十下,只见宋璇浑身挛动:「啊……啊……云裳姐……啊……我不行了……」身体僵挺了几十秒,才慢慢瘫软下来,李云裳轻轻把她抱放到在一边,在她潮红的脸上深情的吻了一下。

    可就在这时突感蜜穴一胀,那如鸡蛋般的龟头已经进来了,她的情绪早已被吊得高起,如不是心疼宋璇,早就恨不得唐飞的肉棒插将进来。

    唐飞本也要进入状态,可没想到宋璇先行一步,这一停下来,反而让他的情绪缓解了许多,李云裳要抱着宋璇,并放倒到一边,唐飞坐起后正看见她的丰臀对着自己,不禁又兴起,握着那肉棒便插了过去。

    正好不用换姿势,就是个后入式。

    李云裳对性事本很害羞,但在这两位的调教下,适应度不断加大,现在用后入式已经驾轻就熟,开始的时候,别看李云裳人高马大,可肉穴却不如普通女子深邃,对唐飞这个型号的肉棒很是吃力。

    可经过这么久的磨合,已经完全开始适应,并从中获得超乎寻常的快感。

    因为肉穴不那么深邃,唐飞不用狠插就能触到花心,每一下都让李云裳感到要插入子宫一般,而唐飞的每一下都能感到马眼被花心吸允的强烈快感。

    此时的宋璇已从令人眩晕的快感中恢复过来,看着他二人沉醉在交合中,不禁坐起,也伸手摸向他俩的交合处,那狰狞的肉棒在泥泞的穴裡进进出出,阴囊因为耸动而来回摇摆,不禁轻轻握在手裡把玩。

    肉棒插在李云裳的穴裡,蛋蛋却握在宋璇的手裡,这让唐飞舒爽的有些迷离,宋璇的唇又凑过来,吻住了他的嘴。

    兴起的唐飞更有力的抽插,而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宋璇抚摸了一会肉棒和蜜穴相交后,竟然仰身鑽到李云裳的身底,并开始用舌尖舔舐两人的相交处。

    舌尖与肉穴,肉棒一接触,唐飞和李云裳都不禁为之一颤,简直太刺激了,从阴蒂舔到肉棒,再从肉棒舔回阴蒂。

    李云裳快感一阵阵袭来,嘴裡下意识的呻吟着「啊…………啊……」爱液越流越多,肉棒抽出就带出许多,都被宋璇接到嘴裡,当舌尖再次接触 到肉棒时,唐飞再也控制不住,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勐地顶到最深,怕是已插入宫颈内,一股股热精喷涌而出,冲击的李云裳颤抖不止,呻吟声又高了一度。

    唐飞正处于高潮喷射的迷离状态,可恍惚听见宋璇在叫:「给我留一点,给我留一点啊。」忙不迭的拔出肉棒,宋璇则及时的含在嘴裡,还好没有射尽,有点福根,李云裳被热精和袭来的高潮冲击的有点晕,肉棒突然抽出,不免一空,回头正看见最后一滴精被宋璇吸走。

    也忙转过身,宋璇看她过来,吐出肉棒,示意让给她,她含到嘴裡,又是嘓,又是吸,可哪裡还有半滴,转头看看旁边的宋璇,又吻住了宋璇的嘴,似乎要把最后那滴阳精抢回来。

    唐飞最后一滴射尽,高潮到了巅峰,之后整个身体位置一鬆,躺在了一边,看着姐妹俩在那缠绵。

    这一夜是小别之后的第一夜,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结束,就算唐飞力竭,俩姐妹也要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这是个激情燃烧的夜晚第二天早上,唐飞和宋璇黑着眼圈,一脸疲相的出现在学校,毕竟唐飞耽误了太久,宋璇也偶尔旷课,咋也得来点个卯不是。

    宋璇还用妆盖了盖疲相,李云裳还好,可以在家睡个懒觉。

    让宋璇有点提心吊胆的是三个男人的见面,是否会有啥事发生,结果汤米森竟然跟没事人一样,照样和唐飞打招呼,谈笑风生。

    让宋璇大跌眼镜,这么多深的城府啊,也太虚伪了,太尼玛可怕了,这脸上跟带了个面具似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不过也心安了不少,看来和汤米森的事怕是能混过去。

    让她心惊胆跳的果然是那闹心货,似笑非笑的看着你,时而冲你办个鬼脸,眨个眼睛,尼玛的这种颜值还卖萌,很噁心的好么?不过给宋璇的感觉就是这个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你,随时有可能爆炸。

    让她闹心的不止丁剑,还有那不识好赖的詹天翔,这货从来都是搞不清状况,属于块大无脑型,以为见识过一个女人的另一面,这女人就应该是这样子,看过那一夜之后,不但念念不忘,而且认定宋璇表面都是装出来的,其实是人可淫之的淫荡女人,所以再看宋璇的眼神就多了些放肆和轻佻。www.luanhen.com

    下午参加活动的时候就更过分,不但眼神轻佻,动作也更大胆,简直就是性骚扰,宋璇本就闹心,这货还不识像,正撞在枪口上,但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不好直接翻脸,弄得自己也成了焦点,乾脆你玩骚扰,我就给你来个偷袭暗算。

    他伸手来摸屁股,我就踩你脚,你贴近我胸,我背后就掐你肉,旋转时候我肘击你肚子,踹你小腿,此时的宋璇彷彿浑身长了刺一般,没一会詹天翔就头冒虚汗,脸色发白了,疼而无法言说啊。

    丁剑当然一直注视着宋璇,詹天翔被暗算他没看清,不过宋璇被骚扰那可是历历在目,内心醋劲大发,尼玛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唐飞也就算了,你算那根葱?活动结束后,丁剑赶忙上前给宋璇递毛巾:「旋儿,昨天一天不见你,干嘛了,让人担心啊,今晚我要见你。」宋璇在他一靠近那一刻,这心啊,就要翻个了,在听他这么一说,眼睛冒火一般的看着他,可又没招,他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你,宋璇一拧身走了,背后还是传来一句:「晚上我找你去哦。」丁剑是一向的自我感觉良好,吃定谁了,从来不会考虑被吃人的感受,不过一转身看见一脸懵逼的詹天翔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而詹天翔正在感歎女性的善变,特么属猴脸的说变就变,要说本少爷这一表人才怎么也比丁剑看着顺眼吧?妈的,可以让丁剑随便干,我摸两下怎么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正在这悲天悯人的时候,忽发现丁剑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妈的今天都犯什么抽风病了,都看我不顺眼么?「老詹,你没看见啊,现在宋璇儿是我的女人了,你特么连哥们的女人都惦记,还算是人么?」这话让詹天翔更是一头雾水,上次床就成你女人了?而且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判断出,他和宋璇那……是……不可能的,脑子裡虽然很贫乏,但也冒出两句话;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剑哥……嘶,你慎重啊……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么得,滚,你才想多了呢,她都让我睡了啊,你就别瞎鸡巴操心了,总之呢,以后别惦记璇儿了啊,死了这条心吧,记住,朋友妻不可欺,么得,现在一点江湖道义都没有了。」说完转身而去。

    詹天翔这个气啊,自己虽然块头比他大,不过论霸气,自己绝对矮三分,正气不过,丁敏不知啥时候出现在眼前:「你哥俩干啥呢?啥事值得这么吵。」詹天翔终于找到可以诉苦的对象了:「哎呀姐,你说剑哥,啊,和我说,什么宋璇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让我别惦记,这特么哪跟哪啊?妈的,唐飞干过,汤米森干过,他剑哥也干过,凭什么就不让我碰啊,凭什么啊……你说大姐……啊」回答他的是心窝的一拳:「我?……又是因为这狐狸精,麻痺的,你们男人就是特么贱啊。」接着拳脚相加,一顿揍,打的詹天翔是欲哭无泪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都冲着我来啊。

    唐飞之所以昨晚那么疲劳,今天还是到学校来,就是耽误的时间太久了,虽然美帝的教育不是填鸭灌输式教育,但也不能太无组织无纪律啊。

    到学校点个卯,跟老师校长都照个面,老师留下的一些命题,他都完成的不错,美帝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的是独立思考能力,自我学习能力,而不是死知识的积累,所以并不见得他不上课就落下了,而且和李云裳在一起,恐怕比学校学到的东西更多。

    放学回来后,李云裳和唐飞又坐在一起说着什么,宋璇正闹心,晚上如何应付丁剑,也没有心思听他俩说些啥。

    揪心的是,一会丁剑肯定来找自己,拒绝肯定不行,那怎么找借口出去呢?

    正踌蹴间,手机突然一响,来了个短消息,吓得宋璇手机差点脱手。

    唐飞也注意到宋璇的异样:「怎么了璇儿?」「哦……哦,没什么,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同学来个消息,吓我一跳,没事,没事,只不过一会我要出去一趟……额……有个女同学有点小秘密要跟我说……用不了一会我就回来,你们不用等我啊。」「啊……天都黑了啊,我陪你一起去呗?我不打扰你们。」「哎呀,人家女生之间,你陪着算啥啊,让人家笑话。」「那让云裳姐陪着你,都是女生。」「嘶……哎呀,你怎么这么囉嗦啊……我就出去一会,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和云裳姐不是还有事商量吗,不用管我了,一会我就回来了啊。」说完收拾收拾东西,逃也似的跑了。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唐飞不无担心的:「小璇怎么了这是?我看有点不对劲啊。」李云裳也面露忧色,这时候薛清清路过客厅:「你俩瞎担心什么,我们的小公主其实是个女王,只有她欺负别人,难道还有人敢欺负她?你们就放心吧。」俩人互相看了一眼,心想也是,以宋璇泼辣的性格,还有云裳姐教的本事,应该没问题,不禁相视一笑,而且云裳姐和唐飞说的事情也很重要,俩人正琢磨如何应对。

    宋璇心慌意料的出得门来,那短消息确实是哪货发来的,果然色胆包天,竟敢找上门来。

    出了门,门前没多远的路旁有棵大树,这货突然从树后窜出来,一下把宋璇抱在怀裡:「唉呀妈呀,想死我了,嘿嘿。」宋璇又惊又气,一拳搥在他肚子上,接着一手掐住他脖子把他怼靠在树上:「你特么作死啊?敢找上门来?不知道唐飞回来啊?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咳咳咳……嘿嘿嘿,怎么的?害怕……了?璇儿,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嘿嘿,有种就掐死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你……」气的宋璇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

    「要不要……我喊两嗓子,把唐飞叫出来啊?我可不光有你和汤米森的视频了,还有那晚上咱俩的,嘿嘿嘿,可比你和汤米森的精彩多了。」宋璇动了真气,手上加了劲道,丁剑的脸由红开始变紫,可最后理性还是战胜了冲动,你掐死他,一点也无助于事情的解决。

    反而会更糟:「你到底想怎样……?」手劲也鬆了下来。

    丁剑知道自己又得逞了:「想不出意外,就得听我的……嘿嘿嘿,放心吧,你就是心肝宝贝,心疼还来不及呢,不会害你的。」说完,搂住宋璇,按理说,这时候应该是男生把女生揽在怀裡,来个趁虚而入,可这俩人的身材相差太悬殊。

    这一搂,脸直接埋在人家胸口,手直接揽在屁股上,到也舒爽的紧。

    宋璇很无力,僵直的让他那么搂着,转念一想,这傢伙不就是想上自己么?

    如果在在这纠缠久了,反而不妙,不如赶紧和他速战速决来的乾淨利落:「想要上我么?那就换个安全点的地方,走。」说着就要拽着他走。

    「哎……我到觉得这裡不错,守着你家,反而更刺激,再说还是野战……嘿嘿,我还记得你和唐飞那时候在野外野战,哎呦,我就在不远地方看着,把我羡慕的,今天我也要尝尝那滋味。」「你别太过分了啊……」「嘿嘿嘿,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不过分……」宋璇是让他磨的没点办法:「那你要快点,赶紧的。」说着就去解他的裤子,那肉棒早已面露狰狞,雄赳赳的弹了出来,到也威风。

    赶忙又解自己的裤子,打算立马开战,她紧张,担忧啊,就在家门口啊,以云裳姐的敏感,随时出现在身边不是不可能。

    可丁剑可没那么急:「慢着……我记得那天你俩可不是直接就干上了,应该是你给他嘓鸡巴了吧?」宋璇最近一再被要挟,处处受制,从来就没有活的这么憋屈过,本小姐不发威,你当我是好欺负的哈,就算不能打你,我搾乾你总行吧。

    心裡想着,面上露出笑容:「难道你也喜欢?那我就让你尝尝,感受一下……」丁剑一见宋璇面带微笑,和颜悦色的和他说话,心立马就迷醉了:「嘿嘿嘿……璇儿……那感情是了……我做梦都想了。「宋璇杏眼含波的看着他,纤纤细嫩之手已握住了那肉棒,来回轻柔的撸动,舒服的丁剑「哦……嘶……」接着下蹲,粗大的黑棒似乎炫耀的杵在眼前,要说丁剑浑身上下就没啥招人稀罕的地方,唯独这肉棒,宋璇真反感不起来,这东西完全靠实力,不靠颜值,用过之后才知好。

    舌尖轻舔了几下,还特意鑽了几下马眼,那肉棒到知道好歹,马上跟着蹦了几蹦。

    张开小口,轻允了几下那龟头,他的龟头顶部尖,伞部大,在一张口,整个龟头被含在嘴裡。

    而手并没有停下撸动,另一隻手也没閒着,在轻揉着他的蛋蛋。

    虽然丁剑没少被女人口过,但给他这么强感受还是第一次,不但龟头被含住,舌头还在裡面打着转的扫动,兴奋的他不得不手拄着树干才站得稳,而且不自觉的想往深处插。

    他的肉棒确实可观,一般人勐地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傢伙在深点就插喉咙上了,但宋璇不成问题,早就和唐飞玩过不知多少次深喉了。

    而且那只来回撸动的手也算一种保护,防止过深。

    肉棒在嘴裡开始来回抽动,舌头还不断的扰动,那来回撸动的手,速度不断加快,就这几下使将出来,男人是很难扛得住的,况且还是这般美若天仙的美人在给你口,宋璇对丁剑的意义更是非同寻常,昏暗的灯光下,看着自己肉棒在女神嘴裡进进出出,这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刺激,都让他难以承受,没用上两分钟,丁剑就感觉腰眼发麻,脑后发酥,一股强大的快感如潮水般袭来。

    宋璇感到他肉棒更粗更硬了,知道要射,忙想脱离,可丁剑哪裡捨得,一隻手摀住她后脑,肉棒一挺,又深了一节,一股股热精喷薄而出,直接射入她喉咙深处。

    宋璇强忍着呕吐感,一不做二不休,手继续用力撸动,挤出他最后一滴精。

    舒爽的丁剑好似脱力般,靠在了树上:「我去……太尼玛爽了,就算死了都值了……」宋璇故作微笑的站起,嘴边还有些许那浓白之物,用手轻摸去,深喉爆射出的那些不得不被迫嚥了下去:「满意了吧?要不要再来一回合?呵呵呵」丁剑本还迷离着靠在树上,听宋璇这么一说,在抬眼一看,立马眼露精光:「那当然好啊,嘿嘿嘿,好容易约你出来,不尽兴那行呢,嘿嘿嘿?」宋璇心裡咯?一下,这货还不是普通的强悍,不是那么轻易能打发的了的,手又摸向那肉棒,果然还颇具规模,想俯下身,给他来个吸乾撸尽。

    没想到这货似乎看透了宋璇,扶住她的脸,不让她下蹲:「旋儿,咱上面的口都品嚐完了,该尝尝下面的口了……嘿嘿嘿。」说着话,手已伸向她裤子内,裡面却是早已湿哒哒一片,不喜欢归不喜欢,生理反应还是有,特别还有药物作用:「看看,璇儿也早就想了,让哥哥好好侍候侍候你……」别忘了俩人是在社区的路边,虽然是晚上,可也太明目张胆,好在他们住的是高档社区,美帝人的生活习惯也并不如我朝人民那么喜欢夜生活,早早的就消停回家陪家人了,社区内不见个人影。

    可毕竟路灯和各个家都有灯光,背后又是自家,让宋璇极木有安全感。

    不禁担心有路人突然出现,更紧张唐飞和云裳姐的到来,那是不敢面对的场面。

    可她又不想受制于丁剑。

    这种突破禁忌的感觉从来没如此强烈过。

    有点焦虑的回头看了下自家,似乎没什么动静,心裡略安,也别拖延,尽快结束才最安全,心裡想着,便主动褪下裤子靠在树上,并牵引着那肉棒插向肉穴,可他俩身高相差悬殊,不得不腿叉开些,找回落差。

    好在丁剑虽然矮胖,力气并不小,宋璇靠在树上,下身却被他托起,肉茎早已对准蜜穴,一杆而入,他虽然刚射完,但还是被宋璇的一线穴的紧实与迂迴刺激的「嘶……」的吸了口气。

    接着开始大力向上杵着,每一下都要搥到最深。

    宋璇到很受用,不过眼瞧着这么干很耗费体力,反倒延长了时间,可嘴上却说:「啊……呼……这姿势太累……不如我转过来……」「不用……嘿嘿嘿……我就喜欢看着你干,你太美了,看不够啊,啥时候你能让我随时随地的这么看着……嘿嘿嘿」说着话,嘴也凑了上来,宋璇强忍着,但又怕拒绝后影响情绪,反而延误时间,不得不回吻。

    兴奋的丁剑如饥似渴的吻着,舌头伸进宋璇嘴裡似乎要扫遍没个角落,不断吸允,彷彿要吸乾她嘴裡的唾液。

    连续抽送了上百下,铁人也受不了啊,气也开始喘了,速度和力道也减弱了,宋璇的手一直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他:「放……我下来……」手扶树干,翘臀噘起,这姿势足以让人流鼻血了,丁剑贪婪的抚摸着弹力十足的肉臀,那手感,无与伦比,情不自禁的低头亲吻着,而那蜜穴和嫩菊就在眼前,上面已满是蜜汁,舌头舔了几下,刚才被肉棒插的蜜穴还没有闭合,他直接把舌头探进去搅动。

    虽然宋璇想着是快点插进来,尽快结束战斗,但也不得不说,这时候被那一舔一鑽,麻酥了半个身子。

    但那紧迫感还是告诉她,尽快:「丁剑,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啊……」怕他够不到,双腿多叉开些,丁剑本想躲舔舐一会,美人的身体总是品嚐不够,但难得她主动要求,哪裡有不满足的道理。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来了……嘿嘿嘿,这么快就受不了了啊,还有的你受的。」提枪直入,「叽」的一声,肉棒末根而入,而丁剑看着翘臀蜂腰眼发直,只能说上天的杰作,太完美,而自己的肉棒却正深插其中。

    这个姿势俩人都能使得上力,宋璇用力往后坐着,肉穴内也加了力,如一张小嘴不断吸嘓着那肉棒,这快感比刚才口交时候还强烈,宋璇的目的是想尽快让他高潮完事,可这么干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强烈的快感。

    他那肉棒本就粗大,再被紧裹,那摩擦力又增加了N倍,那大大的伞部,来回刮擦着穴壁,硬硬的阴毛搓着嫩菊,摆动的阴囊撞击着阴蒂,强烈的快感让二人都忍不住呻吟着,而宋璇尽力控制着,咬着嘴唇,但还是发出了「嗯……嗯……的声音。丁剑虽然嘴上一个劲的叫嚷着要让唐飞知道,那不都是为了要挟宋璇么,其实他不比宋璇担心的少,真捅破了,以后还有的美人干么,再说了,真被唐飞知道,自己这顿揍,估计都是轻的,所以也尽量控制着音量:「璇儿,你太美了,你做我女人吧……啊……嘶……我是真心喜欢你啊……你知道么……哦……我为你干啥都行,上刀山……下火海……啊……璇儿……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啊……」宋璇被抽插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往后坐的也越用力,「啪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转眼间上百下已过,丁剑本以为已射过,再次上阵一定会从容不迫,哪裡曾想,不是哥没实力,是美人太有魅力啊。

    快感阵阵袭来,眼看要失守,只能眼望四周,咬牙忍住,可就在此时,宋璇却高潮先至,不但穴内阵阵紧缩,还有大量的爱液涌出,这是吹潮了,如果没有肉棒插着,早已喷了出来,丁剑被这一刺激,那裡还控制得住,去他娘的,「啊……啊……」勐勐的插了几下,浓精也跟着喷出,阴精和阳精在穴内相撞相容。

    宋璇收拾着衣装:「满意了吧?别得意哦,小心我搾乾你……赶紧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璇儿,你是我的,为了你,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别急,我还会来找你的……」宋璇停了一下脚步,紧闭眼睛,歎了口气,接着往家裡走去。

    回到家裡,忙鑽进浴室,还是用力的搓洗着自己,总像洗不乾淨,脑子裡还在想着一会如何面对和解释。

    第三章刃上行唐飞和李云裳是第二天黄昏才到家的,这两天宋璇也没上学,大多时间是在床上躺着,要么就坐在窗口发呆,第一因为讨厌丁剑的纠缠,第二也确实累了,也有点困惑如何重新面对他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848/" title="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5200">花与剑与法兰西小说5200</a>

    俩,自己是否还会如之前那么随意自然,毫无间隙么?当她站在门口,看着他俩下车那一瞬,她知道,不管什么变,自己对他俩那份感情,感觉不会变,不知不觉间,眼已朦胧。

    唐飞早就奔了过来,用力的抱在怀裡,如小鸡钳米般的吻着,而则捉住他的唇,拉了个幽怨的长吻。

    李云裳慢慢的走过来,看着这温馨的一幕,薛清清过来跟她热情的打着招呼,其实内心对这个高高的女人甚是忌惮,不知是何原因,这女人总给人一种威慑感,好像随时都在观察着你,能看穿你的一切。

    「好了……还有云裳姐呢……」「不用惦记我,这么多天没见,他整天心神不宁的,怕是早就想你想的不行,今天终于囫囵个的交个你了,今天全给你。」「说什么呢,姐,咱三是一家人,怎么分彼此呢?」说完靠进她怀裡,自从一见到他俩,一种强烈的安全感和归属感油然而生,特别是靠在她怀裡那一刻,感受更是明显,而同时那种威胁这感觉的焦虑也同时幽然而生。

    「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是不是病了?」「没有,就是你俩不在身边,很无聊啊。」不能说这话说的不违心,但思念和担心绝对不参假。

    晚饭宋璇特意嘱咐的准备的丰盛些,薛清清也下了不少功夫,当然药也没耽误下,她现在对这个药已经很信赖,无色无味,药力似乎很强大,她到底要看看,对他三造成什么影响和后果,最好这俩女人越乱套越好。

    李云裳虽然谨慎精明,不过和宋璇刚见面,哪有心思注意这些细节,三人从见面开始,就没停了说话,互相介绍分开以后互相的情形。

    直到洗漱完毕,李云裳本想今晚给他俩人留出单独单独相处的空间,可别说唐飞的态度,宋璇首先就不同意,拽着她的手,那眼神让你不忍拒绝,这倒不是宋璇故作姿态,而是她发至内心,不知从何时起,她对她的思念和依恋一点不比对唐飞的少。

    李云裳对这个美得她都有点妒忌的小妹妹的感觉何尝又不是呢,二人越靠越近,双唇轻轻的接触了俩下,接着就深深的交融在一起,唐飞洗浴完进屋的时候正看见这一幕,多日期盼的情形再次回归,怎能不让他心潮澎湃。

    毫不犹豫的扔掉身上的浴巾,上前搂住俩位女神,唇也凑过去一唇二得,二人果然鬆动,允许他参与进来,顿时三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时而三人互相交融,时而变成二人湿吻。

    「还不抱小璇上床……」李云裳觉得,虽然不让自己离开,但今晚的主角应该是小璇,毕竟二人分开多日,小别胜新婚么。

    唐飞抱起,一下扔到徐梦思床上,一声尖叫,唐飞便扑了上去。

    李云裳摇了摇头,也跟着上了床,三人依然相拥相吻,唐飞的想法和李云裳差不多,想补偿多日的亏欠,多为自己的爱人服务一下,也果然是享受,二人上下其手,你和他热吻时,我就抚摸亲吻她的身体,你吻下面了我就吻上面。

    可他俩忘了,她本身就不是个被动接受的主,在两个爱人面前还有什么可矜持的呢。

    当二人忙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她却一把抓住唐飞的肉棒,唐飞当然求之不得,忙按着她的牵引,送到了她嘴边,她轻轻舔舐了两下,先把那状如鸡蛋的头含在嘴裡,舒爽的唐飞「嘶」的吸了一口气,吸允了几口后,紧跟着来了一个深喉,唐飞被这一下刺激的又「啊」了一声,不得不停下了爱抚,挺在那裡享受那美妙时刻。

    李云裳看到这一幕,转身来到她双腿间,轻轻分开双腿,本是紧闭的大花瓣,因为兴奋激动而彭起并开裂,裡面的小花瓣嫩嫩的露出,被爱液侵满,水灵灵,亮晶晶,说不出的诱人。

    用唇轻轻啄了几下大花瓣,宋璇嘴裡塞着大肉棒,也禁不住哼了几声,舌尖在大花瓣内来回划动,时而允一下小花瓣,嫩嫩的让你不忍多用一点力。

    舌尖在向下一探,进入那逍遥洞,裡面全是爱液,无色,不知是李云裳的自我感觉还是真的,隐约间带着点香味,引的她更想深入,挖出更多的爱液,刺激的王璇「嗯,嗯,」声连连,而且更有力的吸允着大肉棒,肉棒在小嘴内进进出出,可谓大开大合,如果有旁观者都会有些不忍,这小嘴如何承受得了这粗棒的肆虐。

    唐飞看见宋璇为自己激情吞吐着分身,而李云裳则兴奋的为宋璇舔舐,不免兴起,拽了拽李云裳,示意她把翘臀梛向自己这边,她下意识的挪了过去,但并不知道他要干嘛,忽感觉双臀被轻轻掰开,一股热气袭来,这很明显,他要为自己口交,心裡跟着一动,果然一条嫩舌,探入她大花瓣间,并向上舔动,到菊花而起,让她不禁浑身一颤,脑子一麻「啊……」的叫出了声。

    三人的姿势很古怪,形成了一个连环,都在为彼此口交爱抚,同时也在享受这舒爽,而那无色无味的药也开始发挥出药力,让三人格外的激情热烈。

    宋璇可以让那肉棒末根而入,且没有不适感,唐飞也不自觉的挺动臀部,每一下深喉,都让他头皮一麻,插的太深,太舒服了,只是隐约有点担心,会不会让宋璇不舒服。

    其实宋璇之所以这么激烈,也是下面被李云裳刺激的,女人更懂女人如何才更舒服,那舔舐,吸允的力度和节奏,让她快感越来越强烈,一波一波的袭来。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李云裳也被唐飞舔舐的开始迷离,那灵活的舌头和双唇在花瓣和花心间吸,嘓,挑,插,而那舌头探入逍遥洞时,上唇时不时的触到嫩菊,每一下都让她为之一震,那是禁忌之地,触碰了禁忌,反而让你有种突破的快感。

    最爽的莫过于唐飞,下面有王璇为他深喉,上面品嚐着,丰满翘臀和肉鲍,自从他三人走到一起后,他一想起就性福的不行不行的,两个绝色女神都委身于自己,而且还各领风骚,相比之下,宋璇无论是年纪和身材都要弱一些,小一些,但性格泼辣,主动,胸臀虽不如李云裳壮丽,可贵在肉多弹力足,特别是那肉穴,如牡丹般热烈鲜艳,插入后更是曲折迂迴。

    而李云裳,身材高大,本就有白人血统,相比东方女性,胸和臀更显伟丽。

    更显不同的就是那肉穴,本就稀疏的毛毛被她修理的乾乾淨淨,也没什么色素沉淀,白皙的有如少女,如果宋璇的有如牡丹,她的更像一朵百合。

    这让唐飞更为之痴迷,每次都品嚐不够。

    三人都如痴如醉的为对方舔舐着……而感受到的越是刺激,给对方的也越热烈,宋璇体质本就敏感,药物也是她摄入的时间最长,所以爱液分泌的格外充沛,臀下早已湿了一片,李云裳明显感觉到她身体扭动的越来越激烈,爱液也越来越多,根据以往的经验,她要吹潮了。

    李云裳乾脆直接用舌尖快速挑动她阴蒂,让她高潮来得更快一点,更勐烈一点。

    果不其然,在她舌尖勐烈刺激下,王璇明显身体越来越紧,勐嘓了两下肉棒,最后不得不吐出大声的呻吟起来「啊…………啊……」而臀部抬起,一股爱液喷薄而出,直喷到李云裳的脸上,伴随着吹潮,她的身体也因为兴奋,激动而痉挛着,唐飞忙把她搂在怀裡。

    过了好一阵,才慢慢消退。

    唐飞低头想吻一下,可宋璇头一偏,躲了过去:「刚给你嘓完那,你就亲……也不嫌髒。」「你都不嫌,我还嫌?你哪都美,哪都香。」说完,一口吻了下去,宋璇心裡一动,也激烈的回吻着。

    二人正沉浸在悠长的深吻中,唐飞突然感到分身一热,被又湿又热的腔室包裹住,舒爽异常,低眼一看,分身已被李云【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03章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 作者:独孤一叶 | 更新时间:【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 七彩玫瑰、 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 天鹅泪、 我在AV的日子、裳含在嘴裡。

    不得不感歎上帝造物的神奇,连口交的感觉都是不同的,宋璇的特点是大开大合……嘓,吸,舔都很给力,而李云裳大有那种浅尝辄止的意味,有如吃冰棒,有的人喜欢上来就咬一口下来,吃,有的人喜欢舔舐。

    刺激的唐飞只能用力搂着宋璇,并深吻着,用来释放着激动与兴奋。

    李云裳在他兴起时,适可而止,引着他的肉棒转向宋璇的蜜穴。

    蜜穴内还满是爱液,肉棒的进入毫不费力,只是汁液被挤压的从相接处溢出,汇聚到菊花处在慢慢滴落。

    唐飞的肉棒在李云裳柔荑拂动牵引下,慢慢插入,多日来的思念,让那肉棒也跟着蹦跳,颤抖。

    宋璇虽然在分开的日子裡没閒着,可只有和唐飞相交的时候才感觉可以尽情,才踏实,才真正有种,这才是我的东西的感受,肉穴内一鬆缩,把整个巨棒吞入体内,肉棒顶住花心,二人都停了那么十几秒,感受那思念与美妙。

    二人用的是传统传教士姿势,可以全方位,正面负距离接触,宋璇自然的双腿大开,向上略抬,以便肉棒插入的更深,李云裳则柔荑向后探去,在两人肉棒与蜜穴相接处抚摸着。

    唐飞勐地感到相接处被云裳姐抚摸,这快感无以复加,不自觉的开始挺动起来,由慢而快,抽插的幅度也开始加大,几乎要全部拔出后,在大力插入,挤压的蜜汁「叽叽」声不断,李云裳还在抚摸着那进进出出的肉棒和肉穴,手上满是汁液。

    勐烈的抽插几十下后,宋璇越做越兴奋,勐地翻身把唐飞压到身下,来了个女上男下,这个姿势的特点,女人掌握主动,可以按照自己舒服的方式和节奏运动。

    只见她时而大起大落,时而短起研磨,接着又屁股在他胯间画圈式摇动,赶忙又换成前后摇动,刺激的唐飞不得不转移点注意力,以免把持不住。

    李云裳,转到宋璇身前,俩人自然的拥吻在一起,边吻,宋璇示意她跨坐上来,那秘处正好对着唐飞的头,这也正合了他的意,虽然下面的兄弟兴奋舒服的一塌煳涂,可上面的嘴和手无着无落,李云裳填补了这个空白。

    唐飞手和嘴都处于飢渴,双手抓着那弹力十足的丰臀,嘴已大口大口的吸允着肉穴,刺激的李云裳一下紧抓了宋璇,嘴裡呻吟着,更有力的吻着她。

    喘息间,宋璇感到云裳姐的激动:「姐,换你来,我快扛不住了,啊……又要洩了……」李云裳喘息着:「不……用……你多来几次,今晚就让你爽个够啊……这么多天他都归我一个人了,今晚他是你的……」说完又深情的吻了下去。

    由于有了第一次高潮的铺垫,再有这任性的女上姿势,二次高潮很快也袭来,这姿势,女的可以怎么舒服怎么动,那真是越动越舒服,李云裳明显感觉她呼吸越来越粗重,扭动的也越来越快,唐飞有李云裳的肉穴分神,反而没那么迫切。

    又抽插了几十下,只见宋璇浑身挛动:「啊……啊……云裳姐……啊……我不行了……」身体僵挺了几十秒,才慢慢瘫软下来,李云裳轻轻把她抱放到在一边,在她潮红的脸上深情的吻了一下。

    可就在这时突感蜜穴一胀,那如鸡蛋般的龟头已经进来了,她的情绪早已被吊得高起,如不是心疼宋璇,早就恨不得唐飞的肉棒插将进来。

    唐飞本也要进入状态,可没想到宋璇先行一步,这一停下来,反而让他的情绪缓解了许多,李云裳要抱着宋璇,并放倒到一边,唐飞坐起后正看见她的丰臀对着自己,不禁又兴起,握着那肉棒便插了过去。

    正好不用换姿势,就是个后入式。

    李云裳对性事本很害羞,但在这两位的调教下,适应度不断加大,现在用后入式已经驾轻就熟,开始的时候,别看李云裳人高马大,可肉穴却不如普通女子深邃,对唐飞这个型号的肉棒很是吃力。

    可经过这么久的磨合,已经完全开始适应,并从中获得超乎寻常的快感。

    因为肉穴不那么深邃,唐飞不用狠插就能触到花心,每一下都让李云裳感到要插入子宫一般,而唐飞的每一下都能感到马眼被花心吸允的强烈快感。

    此时的宋璇已从令人眩晕的快感中恢复过来,看着他二人沉醉在交合中,不禁坐起,也伸手摸向他俩的交合处,那狰狞的肉棒在泥泞的穴裡进进出出,阴囊因为耸动而来回摇摆,不禁轻轻握在手裡把玩。

    肉棒插在李云裳的穴裡,蛋蛋却握在宋璇的手裡,这让唐飞舒爽的有些迷离,宋璇的唇又凑过来,吻住了他的嘴。

    兴起的唐飞更有力的抽插,而让他出乎意料的是,宋璇抚摸了一会肉棒和蜜穴相交后,竟然仰身鑽到李云裳的身底,并开始用舌尖舔舐两人的相交处。

    舌尖与肉穴,肉棒一接触,唐飞和李云裳都不禁为之一颤,简直太刺激了,从阴蒂舔到肉棒,再从肉棒舔回阴蒂。

    李云裳快感一阵阵袭来,嘴裡下意识的呻吟着「啊…………啊……」爱液越流越多,肉棒抽出就带出许多,都被宋璇接到嘴裡,当舌尖再次接触到肉棒时,唐飞再也控制不住,狠狠的抽插了几下后,勐地顶到最深,怕是已插入宫颈内,一股股热精喷涌而出,冲击的李云裳颤抖不止,呻吟声又高了一度。

    唐飞正处于高潮喷射的迷离状态,可恍惚听见宋璇在叫:「给我留一点,给我留一点啊。」忙不迭的拔出肉棒,宋璇则及时的含在嘴裡,还好没有射尽,有点福根,李云裳被热精和袭来的高潮冲击的有点晕,肉棒突然抽出,不免一空,回头正看见最后一滴精被宋璇吸走。

    也忙转过身,宋璇看她过来,吐出肉棒,示意让给她,她含到嘴裡,又是嘓,又是吸,可哪裡还有半滴,转头看看旁边的宋璇,又吻住了宋璇的嘴,似乎要把最后那滴阳精抢回来。

    唐飞最后一滴射尽,高潮到了巅峰,之后整个身体位置一鬆,躺在了一边,看着姐妹俩在那缠绵。

    这一夜是小别之后的第一夜,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结束,就算唐飞力竭,俩姐妹也要精疲力尽才肯罢休。

    这是个激情燃烧的夜晚第二天早上,唐飞和宋璇黑着眼圈,一脸疲相的出现在学校,毕竟唐飞耽误了太久,宋璇也偶尔旷课,咋也得来点个卯不是。

    宋璇还用妆盖了盖疲相,李云裳还好,可以在家睡个懒觉。

    让宋璇有点提心吊胆的是三个男人的见面,是否会有啥事发生,结果汤米森竟然跟没事人一样,照样和唐飞打招呼,谈笑风生。

    让宋璇大跌眼镜,这么多深的城府啊,也太虚伪了,太尼玛可怕了,这脸上跟带了个面具似的,什么也看不出来啊。

    不过也心安了不少,看来和汤米森的事怕是能混过去。

    让她心惊胆跳的果然是那闹心货,似笑非笑的看着你,时而冲你办个鬼脸,眨个眼睛,尼玛的这种颜值还卖萌,很噁心的好么?不过给宋璇的感觉就是这个定时炸弹随时威胁着你,随时有可能爆炸。

    让她闹心的不止丁剑,还有那不识好赖的詹天翔,这货从来都是搞不清状况,属于块大无脑型,以为见识过一个女人的另一面,这女人就应该是这样子,看过那一夜之后,不但念念不忘,而且认定宋璇表面都是装出来的,其实是人可淫之的淫荡女人,所以再看宋璇的眼神就多了些放肆和轻佻。

    下午参加活动的时候就更过分,不但眼神轻佻,动作也更大胆,简直就是性骚扰,宋璇本就闹心,这货还不识像,正撞在枪口上,但毕竟大庭广众之下,不好直接翻脸,弄得自己也成了焦点,乾脆你玩骚扰,我就给你来个偷袭暗算。

    他伸手来摸屁股,我就踩你脚,你贴近我胸,我背后就掐你肉,旋转时候我肘击你肚子,踹你小腿,此时的宋璇彷彿浑身长了刺一般,没一会詹天翔就头冒虚汗,脸色发白了,疼而无法言说啊。

    丁剑当然一直注视着宋璇,詹天翔被暗算他没看清,不过宋璇被骚扰那可是历历在目,内心醋劲大发,尼玛的,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唐飞也就算了,你算那根葱?活动结束后,丁剑赶忙上前给宋璇递毛巾:「旋儿,昨天一天不见你,干嘛了,让人担心啊,今晚我要见你。」宋璇在他一靠近那一刻,这心啊,就要翻个了,在听他这么一说,眼睛冒火一般的看着他,可又没招,他一脸欠揍的表情看着你,宋璇一拧身走了,背后还是传来一句:「晚上我找你去哦。」丁剑是一向的自我感觉良好,吃定谁了,从来不会考虑被吃人的感受,不过一转身看见一脸懵逼的詹天翔就气不打一处来了。

    而詹天翔正在感歎女性的善变,特么属猴脸的说变就变,要说本少爷这一表人才怎么也比丁剑看着顺眼吧?妈的,可以让丁剑随便干,我摸两下怎么了?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正在这悲天悯人的时候,忽发现丁剑正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妈的今天都犯什么抽风病了,都看我不顺眼么?「老詹,你没看见啊,现在宋璇儿是我的女人了,你特么连哥们的女人都惦记,还算是人么?」这话让詹天翔更是一头雾水,上次床就成你女人了?而且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判断出,他和宋璇那……是……不可能的,脑子裡虽然很贫乏,但也冒出两句话;鲜花插在了牛粪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剑哥……嘶,你慎重啊……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么得,滚,你才想多了呢,她都让我睡了啊,你就别瞎鸡巴操心了,总之呢,以后别惦记璇儿了啊,死了这条心吧,记住,朋友妻不可欺,么得,现在一点江湖道义都没有了。」说完转身而去。

    詹天翔这个气啊,自己虽然块头比他大,不过论霸气,自己绝对矮三分,正气不过,丁敏不知啥时候出现在眼前:「你哥俩干啥呢?啥事值得这么吵。」詹天翔终于找到可以诉苦的对象了:「哎呀姐,你说剑哥,啊,和我说,什么宋璇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让我别惦记,这特么哪跟哪啊?妈的,唐飞干过,汤米森干过,他剑哥也干过,凭什么就不让我碰啊,凭什么啊……你说大姐……啊」回答他的是心窝的一拳:「我肏……又是因为这狐狸精,麻痺的,你们男人就是特么贱啊。」接着拳脚相加,一顿揍,打的詹天翔是欲哭无泪啊,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都冲着我来啊。

    唐飞之所以昨晚那么疲劳,今天还是到学校来,就是耽误的时间太久了,虽然美帝的教育不是填鸭灌输式教育,但也不能太无组织无纪律啊。

    到学校点个卯,跟老师校长都照个面,老师留下的一些命题,他都完成的不错,美帝的教育方式更注重的是独立思考能力,自我学习能力,而不是死知识的积累,所以并不见得他不上课就落下了,而且和李云裳在一起,恐怕比学校学到的东西更多。

    放学回来后,李云裳和唐飞又坐在一起说着什么,宋璇正闹心,晚上如何应付丁剑,也没有心思听他俩说些啥。

    揪心的是,一会丁剑肯定来找自己,拒绝肯定不行,那怎么找借口出去呢?

    正踌蹴间,手机突然一响,来了个短消息,吓得宋璇手机差点脱手。

    唐飞也注意到宋璇的异样:「怎么了璇儿?」「哦……哦,没什么,没什么,昨晚没睡好,同学来个消息,吓我一跳,没事,没事,只不过一会我要出去一趟……额……有个女同学有点小秘密要跟我说……用不了一会我就回来,你们不用等我啊。」「啊……天都黑了啊,我陪你一起去呗?我不打扰你们。」「哎呀,人家女生之间,你陪着算啥啊,让人家笑话。」「那让云裳姐陪着你,都是女生。」「嘶……哎呀,你怎么这么囉嗦啊……我就出去一会,有什么可担心的,你和云裳姐不是还有事商量吗,不用管我了,一会我就回来了啊。」说完收拾收拾东西,逃也似的跑了。

    唐飞不无担心的:「小璇怎么了这是?我看有点不对劲啊。」李云裳也面露忧色,这时候薛清清路过客厅:「你俩瞎担心什么,我们的小公主其实是个女王,只有她欺负别人,难道还有人敢欺负她?你们就放心吧。」俩人互相看了一眼,心想也是,以宋璇泼辣的性格,还有云裳姐教的本事,应该没问题,不禁相视一笑,而且云裳姐和唐飞说的事情也很重要,俩人正琢磨如何应对。

    宋璇心慌意料的出得门来,那短消息确实是哪货发来的,果然色胆包天,竟敢找上门来。

    地祉发布页 4V4V4V点COM出了门,门前没多远的路旁有棵大树,这货突然从树后窜出来,一下把宋璇抱在怀裡:「唉呀妈呀,想死我了,嘿嘿。」宋璇又惊又气,一拳搥在他肚子上,接着一手掐住他脖子把他怼靠在树上:「你特么作死啊?敢找上门来?不知道唐飞回来啊?你是不是故意的你?」「咳咳咳……嘿嘿嘿,怎么的?害怕……了?璇儿,你也有害怕的时候啊……嘿嘿,有种就掐死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你……」气的宋璇咬牙切齿,却毫无办法。

    「要不要……我喊两嗓子,把唐飞叫出来啊?我可不光有你和汤米森的视频了,还有那晚上咱俩的,嘿嘿嘿,可比你和汤米森的精彩多了。」宋璇动了真气,手上加了劲道,丁剑的脸由红开始变紫,可最后理性还是战胜了冲动,你掐死他,一点也无助于事情的解决。

    反而会更糟:「你到底想怎样……?」手劲也鬆了下来。

    丁剑知道自己又得逞了:「想不出意外,就得听我的……嘿嘿嘿,放心吧,你就是心肝宝贝,心疼还来不及呢,不会害你的。」说完,搂住宋璇,按理说,这时候应该是男生把女生揽在怀裡,来个趁虚而入,可这俩人的身材相差太悬殊。

    这一搂,脸直接埋在人家胸口,手直接揽在屁股上,到也舒爽的紧。

    宋璇很无力,僵直的让他那么搂着,转念一想,这傢伙不就是想上自己么?

    如果在在这纠缠久了,反而不妙,不如赶紧和他速战速决来的乾淨利落:「想要上我么?那就换个安全点的地方,走。」说着就要拽着他走。

    「哎……我到觉得这裡不错,守着你家,反而更刺激,再说还是野战……嘿嘿,我还记得你和唐飞那时候在野外野战,哎呦,我就在不远地方看着,把我羡慕的,今天我也要尝尝那滋味。」「你别太过分了啊……」「嘿嘿嘿,只要你听我的,我保证不过分……」宋璇是让他磨的没点办法:「那你要快点,赶紧的。」说着就去解他的裤子,那肉棒早已面露狰狞,雄赳赳的弹了出来,到也威风。

    赶忙又解自己的裤子,打算立马开战,她紧张,担忧啊,就在家门口啊,以云裳姐的敏感,随时出现在身边不是不可能。

    可丁剑可没那么急:「慢着……我记得那天你俩可不是直接就干上了,应该是你给他嘓鸡巴了吧?」宋璇最近一再被要挟,处处受制,从来就没有活的这么憋屈过,本小姐不发威,你当我是好欺负的哈,就算不能打你,我搾乾你总行吧。

    心裡想着,面上露出笑容:「难道你也喜欢?那我就让你尝尝,感受一下……」丁剑一见宋璇面带微笑,和颜悦色的和他说话,心立马就迷醉了:「嘿嘿嘿……璇儿……那感情是了……我做梦都想了。「宋璇杏眼含波的看着他,纤纤细嫩之手已握住了那肉棒,来回轻柔的撸动,舒服的丁剑「哦……嘶……」接着下蹲,粗大的黑棒似乎炫耀的杵在眼前,要说丁剑浑身上下就没啥招人稀罕的地方,唯独这肉棒,宋璇真反感不起来,这东西完全靠实力,不靠颜值,用过之后才知好。

    舌尖轻舔了几下,还特意鑽了几下马眼,那肉棒到知道好歹,马上跟着蹦了几蹦。

    张开小口,轻允了几下那龟头,他的龟头顶部尖,伞部大,在一张口,整个龟头被含在嘴裡。

    而手并没有停下撸动,另一隻手也没閒着,在轻揉着他的蛋蛋。

    虽然丁剑没少被女人口过,但给他这么强感受还是第一次,不但龟头被含住,舌头还在裡面打着转的扫动,兴奋的他不得不手拄着树干才站得稳,而且不自觉的想往深处插。

    他的肉棒确实可观,一般人勐地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傢伙在深点就插喉咙上了,但宋璇不成问题,早就和唐飞玩过不知多少次深喉了。

    而且那只来回撸动的手也算一种保护,防止过深。

    肉棒在嘴裡开始来回抽动,舌头还不断的扰动,那来回撸动的手,速度不断加快,就这几下使将出来,男人是很难扛得住的,况且还是这般美若天仙的美人在给你口,宋璇对丁剑的意义更是非同寻常,昏暗的灯光下,看着自己肉棒在女神嘴裡进进出出,这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的刺激,都让他难以承受,没用上两分钟,丁剑就感觉腰眼发麻,脑后发酥,一股强大的快感如潮水般袭来。

    宋璇感到他肉棒更粗更硬了,知道要射,忙想脱离,可丁剑哪裡捨得,一隻手摀住她后脑,肉棒一挺,又深了一节,一股股热精喷薄而出,直接射入她喉咙深处。

    宋璇强忍着呕吐感,一不做二不休,手继续用力撸动,挤出他最后一滴精。

    舒爽的丁剑好似脱力般,靠在了树上:「我去……太尼玛爽了,就算死了都值了……」宋璇故作微笑的站起,嘴边还有些许那浓白之物,用手轻摸去,深喉爆射出的那些不得不被迫嚥了下去:「满意了吧?要不要再来一回合?呵呵呵」丁剑本还迷离着靠在树上,听宋璇这么一说,在抬眼一看,立马眼露精光:「那当然好啊,嘿嘿嘿,好容易约你出来,不尽兴那行呢,嘿嘿嘿?」宋璇心裡咯?一下,这货还不是普通的强悍,不是那么轻易能打发的了的,手又摸向那肉棒,果然还颇具规模,想俯下身,给他来个吸乾撸尽。

    没想到这货似乎看透了宋璇,扶住她的脸,不让她下蹲:「旋儿,咱上面的口都品嚐完了,该尝尝下面的口了……嘿嘿嘿。」说着话,手已伸向她裤子内,裡面却是早已湿哒哒一片,不喜欢归不喜欢,生理反应还是有,特别还有药物作用:「看看,璇儿也早就想了,让哥哥好好侍候侍候你……」别忘了俩人是在社区的路边,虽然是晚上,可也太明目张胆,好在他们住的是高档社区,美帝人的生活习惯也并不如我朝人民那么喜欢夜生活,早早的就消停回家陪家人了,社区内不见个人影。

    可毕竟路灯和各个家都有灯光,背后又是自家,让宋璇极木有安全感。

    不禁担心有路人突然出现,更紧张唐飞和云裳姐的到来,那是不敢面对的场面。

    可她又不想受制于丁剑。

    这种突破禁忌的感觉从来没如此强烈过。

    有点焦虑的回头看了下自家,似乎没什么动静,心裡略安,也别拖延,尽快结束才最安全,心裡想着,便主动褪下裤子靠在树上,并牵引着那肉棒插向肉穴,可他俩身高相差悬殊,不得不腿叉开些,找回落差。

    好在丁剑虽然矮胖,力气并不小,宋璇靠在树上,下身却被他托起,肉茎早已对准蜜穴,一杆而入,他虽然刚射完,但还是被宋璇的一线穴的紧实与迂迴刺激的「嘶……」的吸了口气。

    接着开始大力向上杵着,每一下都要搥到最深。

    宋璇到很受用,不过眼瞧着这么干很耗费体力,反倒延长了时间,可嘴上却说:「啊……呼……这姿势太累……不如我转过来……」「不用……嘿嘿嘿……我就喜欢看着你干,你太美了,看不够啊,啥时候你能让我随时随地的这么看着……嘿嘿嘿」说着话,嘴也凑了上来,宋璇强忍着,但又怕拒绝后影响情绪,反而延误时间,不得不回吻。

    兴奋的丁剑如饥似渴的吻着,舌头伸进宋璇嘴裡似乎要扫遍没个角落,不断吸允,彷彿要吸乾她嘴裡的唾液。

    连续抽送了上百下,铁人也受不了啊,气也开始喘了,速度和力道也减弱了,宋璇的手一直搭在他的肩膀上,拍了拍他:「放……我下来……」手扶树干,翘臀噘起,这姿势足以让人流鼻血了,丁剑贪婪的抚摸着弹力十足的肉臀,那手感,无与伦比,情不自禁的低头亲吻着,而那蜜穴和嫩菊就在眼前,上面已满是蜜汁,舌头舔了几下,刚才被肉棒插的蜜穴还没有闭合,他直接把舌头探进去搅动。

    虽然宋璇想着是快点插进来,尽快结束战斗,但也不得不说,这时候被那一舔一鑽,麻酥了半个身子。

    但那紧迫感还是告诉她,尽快:「丁剑,快把你的肉棒插进来……啊……」怕他够不到,双腿多叉开些,丁剑本想躲舔舐一会,美人的身体总是品嚐不够,但难得她主动要求,哪裡有不满足的道理。

    「来了……嘿嘿嘿,这么快就受不了了啊,还有的你受的。」提枪直入,「叽」的一声,肉棒末根而入,而丁剑看着翘臀蜂腰眼发直,只能说上天的杰作,太完美,而自己的肉棒却正深插其中。

    这个姿势俩人都能使得上力,宋璇用力往后坐着,肉穴内也加了力,如一张小嘴不断吸嘓着那肉棒,这快感比刚才口交时候还强烈,宋璇的目的是想尽快让他高潮完事,可这么干的同时,也给自己带来强烈的快感。

    他那肉棒本就粗大,再被紧裹,那摩擦力又增加了N倍,那大大的伞部,来回刮擦着穴壁,硬硬的阴毛搓着嫩菊,摆动的阴囊撞击着阴蒂,强烈的快感让二人都忍不住呻吟着,而宋璇尽力控制着,咬着嘴唇,但还是发出了「嗯……嗯……」的声音。

    丁剑虽然嘴上一个劲的叫嚷着要让唐飞知道,那不都是为了要挟宋璇么,其实他不比宋璇担心的少,真捅破了,以后还有的美人干么,再说了,真被唐飞知道,自己这顿揍,估计都是轻的,所以也尽量控制着音量:「璇儿,你太美了,你做我女人吧……啊……嘶……我是真心喜欢你啊……你知道么……哦……我为你干啥都行,上刀山……下火海……啊……璇儿……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啊……」宋璇被抽插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往后坐的也越用力,「啪啪啪」的撞击声不绝于耳,转眼间上百下已过,丁剑本以为已射过,再次上阵一定会从容不迫,哪裡曾想,不是哥没实力,是美人太有魅力啊。

    快感阵阵袭来,眼看要失守,只能眼望四周,咬牙忍住,可就在此时,宋璇却高潮先至,不但穴内阵阵紧缩,还有大量的爱液涌出,这是吹潮了,如果没有肉棒插着,早已喷了出来,丁剑被这一刺激,那裡还控制得住,去他娘的,「啊……啊……」勐勐的插了几下,浓精也跟着喷出,阴精和阳精在穴内相撞相容。

    宋璇收拾着衣装:「满意了吧?别得意哦,小心我搾乾你……赶紧走吧。」说完转身就走。

    「璇儿,你是我的,为了你,什么代价我都愿意付……别急,我还会来找你的……」宋璇停了一下脚步,紧闭眼睛,歎了口气,接着往家裡走去。

    回到家裡,忙鑽进浴室,还是用力的搓洗着自己,总像洗不乾淨,脑子裡还在想着一会如何面对和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