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04章

作品:《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第四章:不同的世界出了浴室,唐飞和云裳当然没有睡,宋璇是不敢直视二人的,怕闪烁的眼神暴露自己的心虚,忙装着很疲倦的样子走向卧室:「我好累啊,不管你俩了,我要先睡了啊。」要说装也未必,也确实心身疲惫。

    唐李二人虽有点奇怪,互相对视了一眼,也没往深了想。

    接下来几天,宋璇还是被丁剑纠缠的身心俱疲,身旁随时伴着炸弹的感觉,那叫个提心吊胆,就算宋璇在女王范,可毕竟每个人都有在乎的东西,而宋璇最在乎的就是和唐飞乃至李云裳之间的感情和关係,越是在乎,越怕受到威胁和破坏,丁剑之所以能要挟的住,也正是抓住了这点。

    就如同他要挟杨老师时候是胁迫她儿子,要挟欧阳的时候是抓住她怕损坏自己的名声。

    宋璇努力跟他周旋,到没心情关注唐飞和云裳在忙着什么,不过有一点还是不得不引起她的关注,那就是唐飞竟然和汤米森走的很近,这个不禁又让她紧张起来。

    这天晚上她不得不探探口风:「小飞,这几天咋看你和汤米森总在一起?那人城府那么深,你还是保持点距离的好。」「城府深么?他们日本人就那样吧,总是给人中规中矩的感觉,不过关係不大,这两天我就想跟你说,可总看你魂不守舍的,我说啥你好像都没在听啊,咋的了?有啥事么?璇儿?」「啊……额……没有啊……能有啥事,我就是担心你么,我对那小日本的感觉不好,你还是注意点。」「他是啥样人另说,不过他和几个同学研究的一个项目相当不错,我觉着很有前途。」「项目?你要做生意啊?我妈和你妈把咱送美国来,是为了咱多学点东西,你忙着做什么生意啊,等毕业了,学有所成,咱妈的那么大生意还不够你折腾的?」「璇儿,我不这么认为,我感觉,有了想法就该去实施和尝试,我看咱国人有个误区,似乎把学习看成武侠小说中的练功,只有一重一重的练,直到练成第九重,功德圆满了才有资格闯荡江湖,可学习不是练功,学习是一辈子的事,不是你毕业了就可以凭借学校学的那点玩应就可以包打天下了。」李云裳很讚赏的看着叶南飞:「嗯……小飞这话我赞成,边实践,边学习,才能学到真东西。」宋璇并不以为然:「那你看汤米森整啥了,让你这么动心?」唐飞马上眼睛一亮到:「他们几个人弄出一机器人,可以诊断癌症病人,准确率比专家都要高,虽然现在只能诊断癌症,不过我看前景相当乐观。」「小飞,咱妈他们做的都是几个亿,甚至几十亿的生意,现在又进入房地产,你说你倒腾这玩应,简直是守着金山却惦记着吃窝头么。」「璇儿,我恰恰不太看好妍姨进入房地产,最近老师给我的一个命题就是研究几大国的支柱产业,我查阅完资料以后感觉,人家那些个发达国家几乎没有全部依仗房地产的,甚至要抑制它的发展,你看德国有奔驰,宝马,西门子,法国有香水和时装,英国有金融,日本更是知名品牌林立,美国有波音,微软,苹果,好莱坞,你看这些国家哪有靠房地产支撑的?我觉得咱国家这方面相当不正常,这裡面泡沫有多大,谁也说不准,所以我更看好汤米森他们这个项目,于国于民,于自己都是好事,而且发展空间相当的大。」地阯发佈頁宋璇还是不理解:「你说那些也太大了,反正国内现在最赚钱的就是房地产,你看咱身边这些年起来多少富豪了,不都是,有的就是家庭妇女,炒了几轮房子,那赚的钱,比开个厂子赚的都多,你说你开个厂子,做个企业,得雇多少人,得操多少心。再说了,你那机器人不就得卖给医院啊?那医院有医生呢,谁花那么些钱买你这个玩应呢?」璇儿是不相信连大学都没念的人能干成啥事。

    李云裳眼瞧着这小俩口分歧越来越大,忙把宋璇拽到一边:「璇儿,你说你是想看着自己老公成长为真正的男子汉,还是永远生活在父母的荫蔽下做个二世主?」这话不免一下子点醒了梦中人的感觉:「额…………当然是想他成为男子汉了……呵呵,要不能保护得了咱俩么……嘿嘿。」「所以啊,你就别担心他去尝试,去锻炼,不磨练怎么才能成长,反正咱手头还有些钱,让他折腾去,就当教学费了。咱赔得起。」唐飞有些鬱闷,怎么俩老婆似乎料定自己一定成不了事是咋的:「璇儿说的那机器卖给医院,确实是很关键的一点,他们这技术虽然还是只针对癌症,但就这一点来说,技术已经很成熟,只是在日本和美国这种发达国家,医疗资源很充沛的情况下,确实推广不开,不过在咱中国就不一样了,三四线以下的城市,还有那些一二级医院将是巨大的客户群。所以我今天正好跟你商量商量,我想回国考察一下,再说出国这么久,我也挺惦记老妈老爸,还有妍姨。」唐飞一说要回国的消息要比那什么机器人的事震动大多了:「啊……你要回国?又要走啊?」虽然很让宋璇震惊,不过不得不说同时也让她鬆了一口气,多日来的压力实在太大,整天战战兢兢,很怕暴露。

    李云裳怕她一时接受不了:「璇儿,我也跟着他回去,在美国这面虽然那些追踪者都被我处理了,但幕后指使者不揪出来,还会继续有人追踪过来,所以我也想回去把事处理乾淨,你在这放心吧,处理完俺俩就回来,有我保着他呢,就是又扔你一人了,能行不?」说完把她搂在怀裡安慰着。

    其实唐飞和李云裳不知道,这是这些天来,让宋璇最振奋的消息,让她兴奋的是,唐飞二人一走,自己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把丁剑这个麻烦处理掉。

    让她很惭愧的是,唐飞在琢磨入手尝试做生意,而李云裳在忙着对付那些暗中的势力,而自己却在为这点破事耗费心神。

    由于宋璇的心情大好,这一夜注定激情无限,她的情绪也同时感染了唐飞和云裳,李云裳甚至感觉今夜宋璇给与自己的激情快感要超过唐飞,毕竟女人最懂女人。

    那抚摸,那舔舐,那深吻,都让她迷醉,但二人的迷醉都不敌唐飞最爽,当她二人一上一下相拥在一起爱抚深吻时,正好给唐飞机会,跪于二人双腿之间,先插上面璇儿几十下,在拔出来插下面云裳几十下,真是不一样的感觉,不一样的体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璇儿的曲折迂迴紧实,而云裳的浅显,有浅显的好处,每一下都似乎要插入宫颈内的感觉,让人有巨大的快感和满足感。

    三人行时常上演,肯定激情而又刺激,咱们也没必要累述,相比和谐激情的三人行,丁剑三人则相反,因为宋璇的原因,三人的关係不说分崩离析也是产生了巨大的间隙。

    丁剑的注意力全部聚焦在宋璇身上,也懒得理会詹天翔和丁敏,而丁敏就他俩都着迷宋璇这事,是很难释怀的,相当受伤害和挫败感,于是乎更加放纵自己,喊出的口号是,要尝遍天下男人。

    而且这丫头早就对白种人和黑人的那巨大肉棒垂涎已久,都是色情电影惹的祸。

    果然应了那句话,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不管啥色的,哪国的男人,都一个德行,美女勾一勾手指头,就都屁颠屁颠的跑跟前献慇勤去了,您真别看韩剧看多了,以为很多酷男对美女绝缘玩炫酷。

    中国美女不得不承认,在世界各地都非常受欢迎,不知为何符合了所有人种的审美观,相比中国女性的优越,男的就非常悲催了点,和女性整整两个极端,那是非常的不受欢迎,魅力指数低到令人髮指的地步。

    不幸的魔咒百分百在丁敏和詹天翔身上複製了。

    人家丁敏是三天五天换男伴,夜夜做新娘,詹天翔是在学校没人理,出了学校不是有没有人理是根本见不到人,华人圈子本来就小,他们又是新来户,又都是一股子社会人的做派气质,也让人敬而远之。

    这货回家后,只能看躲在所谓的书房裡,打打游戏,看看姐弟二人在屏幕上的轮番上演春宫戏。

    在羡慕嫉妒恨的同时,也不断有新发现和颠覆,也让他大呼过瘾。

    地阯发佈頁比如宋璇还是经常被丁剑带回家,为了获得更多要挟宋璇的证据,录像还是必须的,而且也不在避着丁敏和詹天翔,反而更像一种炫耀,对于詹天翔更像一种报复。

    所不同的是,宋璇的变化,一改之前的被动与勉强,反而反客为主,让詹天翔大跌眼镜的是,不但主动了,反而三番五次的主动,资深男人都懂得,男人最愿意听的是女人说;我要,最怕听到的是,我还要,一字之差,状态云泥之别。

    同时让詹天翔认识到,女人疯起来也可以颠覆你的认知。

    她不但放得开,而且各种要求都不拒绝,甚至还主动玩新的花样,大有你抵抗不了强姦,就去享受他的意思。

    让詹天翔喷鼻血的是,宋璇不但让丁剑菊花和蜜穴交替插,竟然还口爆,在丁剑那一股股浓精爆射到宋璇那小嘴裡那一刻,詹天翔再也控制不住,也同时射了满屏都是。

    他刚坐回椅子上想缓解一下情绪,发现宋璇并没有想结束的意思,丁剑刚想躺下来个战间休整,宋璇却轻拭了一下因为兴奋而更显红润的嘴唇,之后又伸向了那还没完全疲软的肉棒。

    那肉棒虽然挺不情愿,但也放弃了继续疲软下去的态势,宋璇再把小嘴凑上去,它就彻底无条件的重新振作了。swisen.com

    宋璇不失时机的跨坐了上去,小翘臀开始由慢到快的摇动起来,正如胯下骑了一匹骏马·········哦,骏马不太准确,应该是一头小毛驴,在颠簸中勉强支撑着。

    在颠簸了半个小时后,宋璇已经高潮了两次,第二次高潮喷了,热流烫的丁剑也再次缴了枪,宋璇终于躺倒了一边,似乎消停了下来。

    丁剑则有点蹒跚的出了他的卧室,到冰箱裡拿了瓶饮料一饮而尽,上了趟厕所,不知是清理还是撒尿,之后坐在沙发上吸了根事后烟,可能感觉这会宋璇该进入深度睡眠了,想着回去搂着美人睡觉,可刚躺下,却发现一双罪恶的手又伸向了自己的小弟弟。

    虽然丁剑已略有些透支,但在美女面前绝对不能示弱啊,行,要上,不行,创造困难也要上么,于是乎又强作精神,配合宋璇。

    在宋璇引诱和强制下,那肉棒又勉为其难的起来了,虽然硬度和之前的比略差,但可用。

    于是宋璇又翻身上驴,小毛驴又在宋璇的身下颠簸起来,这次明显时间更长,宋璇则完全沉浸在自己控制的节奏和情绪内,接连又来了两次高潮。

    当丁剑的小弟弟称不上射,而是流出来最后一滴的时候,以为这次终于可以交代过去了吧,难道还满足不了你这小娘们,可是让他崩溃的是,躺下没一会,小弟弟再次被握住,那一刻他真的有点慌了,这尼玛不是在做爱,是特么在战斗啊。

    而在屏幕另一面的詹天翔看到了很诡异的一幕,丁剑似乎想逃出卧室,而宋璇却拽住不让,一个带着恐惧与无奈往出爬,一个带着贪婪和得意往回拽,隐隐的似乎听见了丁剑再喊救命么。

    宋璇的目的很明显,既然挣脱不了,那咱就玩,看谁能玩过谁,以毒攻毒,以暴制暴,果然有了一定效果,丁剑确实不敢在那么死缠着,最起码要隔一段才敢招惹她,虽然没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起码也算缓解吧再说这丁敏,满以为到了白人的世界,如同老鼠掉进了米缸,个顶个的都是器大活好,可接触后才知道,传说和现实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按总的平均数据来说,白种人确实要大于亚洲人,可就个人来讲,千差万别,小鸡鸡,细牙籤也比比皆是。

    往往让丁敏大失所望,经历了若干次失败,她不得不越来越务实,别看广告,看疗效,别被外表迷惑,关注点还是要放在那肉棒上,光有鲜亮的外表,但小弟弟不尽如人意的,赶紧淘汰掉,免得费神费力,最后隔靴搔痒,弄得反而难受。

    接连带回几个后,开始还让詹天翔很失落,丁剑整天琢磨着如何侍候宋璇,没空搭理他,而丁敏又频频带回又帅又威勐的白人帅哥,说句不好听的,这白人本就给有色人种很大压力,不免让詹天翔油然而生出些自卑感。

    不过挨着看完他们的现场秀以后,反让他拾回了些自信,他的结论是,不过如此,各项指标远没有预期的那么邪乎。

    虽然丁敏明知道他在屏幕另一面看着,而尽情的表演,也确实让他没少浪费子弹,都射在了荧屏上。

    可终于有一天让詹天翔的眼睛下巴同时掉在地上,原因是,这次丁敏终于带回来一特大只的,那到底有多大呢,竟让詹天翔下巴眼睛同时落地。

    这么说吧,不夸张的说,见过驴的那话儿没?不说同款,最起码型似,对了,忘【欲望的囚牢】第二部 同人续篇 第04章欲望的囚牢 第二部 同人续 | 作者:独孤一叶 | 更新时间:【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 第一版主网最新域名 www.diyibanzhu.xyz 】推荐阅读: 网游之天下后宫、 七彩玫瑰、 人妻赵天云修车群辱记、 天鹅泪、 我在AV的日子、了说,不带种族歧视的说,这哥们是一黑人兄弟,长滴到没见多稀奇,詹天翔本就脸盲,外国人在他眼裡基本都差不多,特别是这黑人,在他看来都一个模样,高高大大,很壮实,但也没到了肌肉爆裂,大金刚的地步。

    终于换了色了,也吊起了詹天翔的胃口,在屏幕前吸熘着泡麵,边欣赏二人的表演,可人家一脱裤子那一瞬,不但下巴和眼睛掉地上,一口麵条差点没喷出,嘴是管住了,不过还是从鼻子窜出来几根。

    妈的见过大的,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啊,这还是人么,只见那龟头如鹅蛋般大小,茎部黑漆漆,青筋暴露,直通通的一大条,有如一根粗大的?面杖横在腰间,甚是霸气。

    见多识广的丁敏也被震了,之前也是在同学的爬儿梯上见到这位,本来她对黑人兄弟是无感的,颜值上咋看咋有问题,鼻孔大,嘴唇厚,咋看咋不和谐,不过经过前些天的经验,她不在以貌取人后,并没有忽略一切可能性,于是乎顺便看了几眼这黑哥们。

    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惊为天人,别看都穿着衣服,不过那王霸之气绝对不是衣服能掩盖得了的,赶讲话了,霸气侧露啊。

    上去几个眼神,那黑兄弟就腿软脚软的被带回来了。

    可面对如此雄壮之物,丁敏一时也不知如何下手,倒是这黑兄比较有经验,看来没少遇到困惑的异性。

    他到也没啥新鲜招法,只是着重于,实际行动,比如不管我这玩应大小,怎么地也得进行下去吧,那我的大小是改变不了了,总不能用刀削一削,在剁一段下去,能改变的只能是女性。

    咋改变呢?无他,只能尽量让女的进入状态,用那又黑又厚实的大黑手,在她胯间摸了几把,低头就亲了下去,别以为是和她接吻,他是直接奔向了肉穴,这黑兄看来不光长了个令人瞠目结舌的凶器,还有一双大厚嘴唇子和大舌头,一上来就连吸带嘓的,吸吸熘熘之声不断,弄得丁敏麻酥不已。

    他目的很明确,尽量让那逍遥洞快些放鬆,快些出水,以容纳他那巨棒,所以没几下,就把那大舌头伸进穴内一阵的搅动。

    丁敏当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一面享受着那舒爽的舔舐,一面翻身骑在了他身上,来了个六九式。

    那巨棒不用俯下身就已触到嘴边。

    地阯发佈頁用手来回撸动了几下后,更显坚挺。

    丁敏用小嘴造量了一下,嘴张最大,也难把那头全部含在嘴裡,只能用舌头舔来舔去,时而舔那沟沟,时而舔舔那马眼,对这凶器怎是充满了新奇感,想着一会这大傢伙就会插入自己身体,不免一阵阵激动,好想尝尝是咋个滋味。

    新奇与激动的心情让肉穴早已氾滥,黑兄也不囉嗦,感觉到淫水越来越多,知道时机已差不多,把她翻过身,提枪来战。

    丁敏早已熟练的叉开并抬起双腿,浓密的毛毛覆盖下的黑黑的肉穴全部展现在黑兄眼前。

    那哥们那还按捺得住,握着大棒对准了蓬门,可毕竟太大,怼了几下也没进去,只好在肉穴周围研磨,研磨几圈后,在试图怼一下,如此几下以后,那肉穴可以吞下那头了,这黑兄到满有耐心,并不急躁,继续来回研磨,短距离抽插。

    让肉穴慢慢适应这巨棒,果然可以慢慢深入,女人的肉穴有难以想像的伸缩力,丁敏从来没有过这么撑胀的感觉,还好这黑兄满体贴,并不强行插入,一点点被插入,慢慢适应,并没有疼痛和不适。

    可那肉棒只插入了一半多些,便已到了尽头,如果纤细些,还可以探入宫颈些,可这尺寸,绝对不可能,那黑兄到没啥不满,知道已到底,便开始来回抽插,肉穴已经完全适应了这尺寸,而且大量淫液留出,更让抽插的顺滑。

    一旦进入正常的活塞式运动,丁敏才尝到了大屌的好处,那无与伦比的充实感,强烈的摩擦和碰撞,都是前所未有的,可唯一不足的就是肉棒毕竟太长,太粗大,抽插的速度,频率快了,难免有那么几下插的太深,会让她有些扛不住,不得不用手推着点他,以免插入过深。

    在屏幕另一侧的詹天翔早就忘了吃麵条,就剩看着屏幕发呆,看着那夸张的肉棒在丁敏胯间进进出出,令人髮指的是,人家一隻手握着肉棒的根部,前面进进出出的还富馀,他都有些担心,那肉穴是否会被撕裂,或者被怼穿。

    丁敏一改以前那种从容澹定,嚣张跋扈,只剩小心应对,那一脸的紧张,看不出是舒服还是难受,随着状态越来越好,淫水也越来越多,抽插的也越发自如,速度也越来越快,黑兄不满足一个姿势干到底,扶着她侧起身,把她一条腿抬起,另一隻手握着那巨棒,再次插入。

    丁敏虽然不敢配合迎合他的抽插,但可以看出,快感越发强烈了,呼吸越来越紧促,面色潮红,眼神迷离,呻吟的声音越来越大。

    这么插了几十下后,有转换成后入式。

    这时候虽然还要避免他用力过勐,不过不适感已没那么强烈。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720/" title="洪荒少年猎艳录sodu">洪荒少年猎艳录sodu</a>

    很明显,大个的优势,好处,抵消了那副作用,不知是不是亚洲女性确实要比白色或者黑色人种更紧实窄小的缘故,又抽插了几十下后,黑兄勐地插入更深了一截,就连詹天翔都看出,那巨棒明显又大了一圈,只听见丁敏有些夸张的:「啊……啊……的叫了起来。」詹天翔感觉这怕是终于乾裂了。

    可这傢伙连续做着那顶的动作,难道一直在射?难道射的多少和鸡巴大小成正比?而且丁敏叫的也越发销魂,好容易等到那黑兄拔出那肉棒,那肉穴已被撑成圆圆的黑洞,根本恢复不了,而那浓白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拔出而流了出来,那量之多,足以让人瞠舌,不得不再次感歎,这他妈是人么,明明是牲口射出的量。

    三人中,人家姐弟俩都有的玩,唯独詹天翔孤苦伶仃没人搭理,好一个孤单寂寞冷,坚持了若干天,终于熬不出,要主动联络下感情。

    犹豫再三,还是先找了丁敏,丁敏的不屑与嘲讽意料之中:「怎么没去找你的宋璇大美女么?没事跑姑奶奶我这干嘛来了?你当我这是收破烂的啊?赶紧给我滚,有鸡巴多远,滚鸡巴多远。」「哎呦……姐啊……你是我亲姐,那狐狸精咋能跟您比啊,咱们是自家人,那能一样么,现在我主要是为剑哥捉急啊,姐,你不知道,现在剑哥被那贱女人玩弄的魔魔怔怔的,您在不管管,这还了得么?」丁敏更是气急败坏的:「那是他、他特么活该,自找的,懒着理你们这些烂事,没见本姑娘现在很忙么,昨天跟我来的那个黑金刚没看见啊?嘿嘿嘿,你看看人家,再看看你自己,你那能叫牙籤不?哈哈哈哈。」詹天翔到没有伤自尊,反而警告道:「姐,你光图一时乐呵了,就没想过他那玩应有副作用的啊?」「肏……你那玩应才有副作用呢,用了不如不用……嘶……你特么啥意思?

    嫉妒是不是?」「不是啊……姐,你看哈,你说你能跟那黑炭一样的傢伙结婚不?」「你特么才和他结婚呢,你全家都和他结婚……傻呀……想啥呢?」「说的不就是么,你不想和他结婚,可总和他啪啪啪,他那玩应那么老大,你说你用习惯了,再换个小的你还用的惯么,再说,总被那么大玩应捅来捅去的,那下面还不都给撑老大了啊,以后找老公……是个事啊……你说呢姐?」「滚……你特么找削是不……」虽然不中听,不过细一想,也确实哈,不过好容易捡到个宝贝,你说不要了还真有些捨不得:「不是……你啥意思啊,不让我跟那黑人来往?还是你嫉妒啊?」「姐……天地良心啊,我这可全是为了咱三考虑的,你说你爸安排咱来这干啥来了,主要是监视宋璇和唐飞,可现在呢?剑哥被那贱货玩弄在股掌之间,你这又不管不问,这任务咋完成?你爸问起,咱咋说?」丁敏对这货开始有点刮目相看了,一直以为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看来也不那么简单么,其实不知,这都是被她姐俩逼的,环境磨练人成长啊:「那你说该咋整?」詹天翔一看有效果,顿时信心大增:「姐……这主要还的看你,要想拉回剑哥的心,还的您亲自出马。」「我咋出马?」面对宋璇,她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就对男人的吸引力来说,自己只有羡慕嫉妒的份。

    詹天翔开始眼露淫光:「姐你忘了上次咱俩说的了?嘿嘿嘿……」丁敏心咯?一下子:「我操,你不会又特么让我睡我弟吧?你特么个牲口玩应,你特么回家睡你姐,睡你妈去吧。」说完抓过枕头拚命的砸着他。

    地阯发佈頁詹天翔忙搂住她,俩人撕扯着滚到了床上:「姐,难道你就不想俩男人一块侍候你?」边说边在她身上摸来摸去。

    摸的她娇喘连连,要说三P那事吧,当时啪啪在兴头上,说出来也挺刺激的,可兴头一过,在回想起来心裡挺膈应,毕竟是自己弟弟,心裡要没障碍才怪呢,不过一想到那大肉棒和冲破禁忌,更重要的是俩男人一起侍候自己,心裡也兴奋不已。

    这会让詹天翔撩拨的又兴起,但嘴上当然不能服软:「么就你俩能一起侍候我,本小姐手指头勾一勾就能来一帮,你信不信?」「信,我信,绝对的信,可能像俺俩这么瞭解你,这么安全,不用费心的有么?俺俩这可是真心侍候你,那叫来的不是白人佬就是黑鬼,你都知道他们啥人么?有病没有啊,是不是玩你啊,能不能伤着你啊,干完了还不宣扬的满学校都知道啊?」别说,这愣头青分析的还很全面到位,这姐俩硬是把一个爱动手的人逼成了爱动脑的。

    丁敏已被他撩拨的气喘连连:「那……那也不能睡我弟……啊……哦……」詹天翔的手指已经伸进那肉穴,上面吻住了她的嘴。

    手在肉穴上来回揉搓,手指开始在穴内来回抽插,几下子就弄得穴内淫水淋淋。

    「姐……自己弟怕啥地,不是说了么,又不是亲弟,再说了,自家人用着才安全不是,可别和那黑猩猩来往了,给撑成面口袋,后悔就来不及了啊。偶尔尝尝鲜得了。」「哎呀……?嫌我是面口袋啊,那我先把你塞裡去。」「哎呀…………呀,姐,不是那意思啊,我是说别再撑了……啊不是现在还没成……啊。」和丁敏的关係就这么缓和了,詹天翔都感歎自己,真尼玛是个天……、才啊。

    不过和丁敏商量的事虽然没明确答应,但也没拒绝,这事,真么有戏,在如此这般複製到丁剑身上试试。

    这天,看丁剑没心思去找宋璇,便拎着点熟食和啤酒来到他房间:「剑哥啊,陪兄弟整点啊,这大晚上的,没意思啊,嘿嘿嘿。」伸手不打笑面人么:「哎呀,麻痺的别提了,这两天让宋璇儿快给我吸乾了,没想到啊,外表看起来是个公主,疯起来就是么主攻了。」他也不无显摆的道。

    「哎……剑哥,我还真就是为了这事来的。」「啥意思?」心裡话,这小子还不死心?还想插一手?「啊……不是,剑哥你别误会,我是想说,你别眼裡都是宋璇,把家裡人忘了,把你叔交给咱的事给忘了。」「嘶……我忘了谁了……你这么大人了,还需要我照顾么?」「你看看,你看看,还说没忘,你说咱姐现在啥状况你知道么?」一说到丁敏,他不得不紧张起来,从小他就在家时候少,在他叔家时间多,这个小姐姐,就是他第一任老大,他对她那真是又敬又怕,崇敬之情如那滔滔……江……水,很多坏水和习惯都是跟着她学的:「嘶……我姐咋的了?出啥事了?」「要说这事吧,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哎……我特么的……你别特么卖关子了,赶紧说啊。」「啊……哦……我说,我说,就是吧,最近你没看见她左一个又一个的往家领人啊?什么白人,黑人的都有。」「啊……我肏……就特么这事啊?那我姐就好这一口,你管的也太宽了吧?

    她玩几个男人,这算个事么?再说能轮得着我管么?她管我还差不多。」「哎呀……不是普通玩两个洋人那么简单,来……你跟我看看就知道了。」俩人来到书房,詹天翔找出那段视频,点开播放,丁剑一看惊的也半天合不上嘴:「我肏……这特么还是人么,这也太大了吧?我姐她也受得了,哎呀……哎呀」看完之后,丁剑半天没说出来话:「你……让我看这个啥意思?就因为这黑傢伙的鸡巴太大?」「啊你没感觉这问题挺严重么?咱姐就因为你才开始乱找这些男人的,而且最近开始专找这些大鸟,你说这么下去,她还能找正常男人了么?你得为咱姐后半生想想啊。」「不是……你等等……你等等……这怎么就因为我了?」「哎……哥,你还别不信,自从你和宋璇打的火热以后,那姐就是气不打一处来啊,但又不能跟你说,只能找这帮外国人发洩一下子,其实心裡老憋屈了。」「不是,你特他么这都是哪跟哪啊?我和宋璇好,那我姐咋就不愿意了?」地阯发佈頁「嗯,还真是,你别不信,这话还是姐跟我亲口说过,有次吧,她在一爬儿梯上喝多了,我接她回来,她就一个劲的骂宋璇贱货,狐狸精,专门勾引她弟弟,其实她是喜欢你的,你俩从小青梅竹马……」「停……停……赶紧停,你特么在胡咧咧我削你啊。」这信息量有点太大,一时让丁剑有点蒙圈,他努力回忆着和丁敏的一切过往,怎么就没发现老姐对自己有男女之情的蛛丝马迹呢?倒是自己,从小跟在她屁股后面,可以说是他距离最近,最熟悉的女性,自从有了点性意识开始,没少瞄这位姐姐,偷看换衣服,偷看洗澡,近距离接触时候佔便宜,可以说是他第一个性幻想对象,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暗恋的对象,只不过不知何时起,这位姐姐越来越乖张跋扈,让他的敬与怕佔了上风,而且越大了越知道,姐弟之间是不能乱来的,所以那点情愫和慾望被深深的埋在了心底深处,已经被岁月的灰尘掩盖的没了痕迹,要不是今天詹天翔勐地提起,他也不记得自己还有这么段回忆。

    「翔子……你说的是真的?」詹天翔感觉是编不下去了,不过不但没暴露,似乎这傢伙真信了:「真得,必须真的,只不过是酒后吐真言,酒醒以后我也不能问不是,不过你看她最近,这么放纵自己,这么糟践自己,我看绝对是。」接着詹天翔一想,别是我给他俩穿针引线完了,在没我啥事,赶忙补充到:「对了还有一次啊,剑哥……你知道我和咱姐早就那啥了哈……有次俺俩正干到兴头上,我想起她酒后跟我说的,我就想确认一下,我就趁她正高兴,问她,要是让剑哥一起来咋样,一起干你。」「啊?…………」这一个接一个的炸弹似信息不断轰炸,让丁剑一直处于有点懵逼的状态,不过那年少的情愫被唤起,那是很诱人,很有感觉的,相当于初恋,那感觉后来是无法替代的,姐姐那充满活力青春气息的肉体,让年少的他多少个夜晚为之辗转反侧,现在的鸡鸡之所以这么大,丁剑都怀疑是年少时候总被那肉体唤起,锻炼出来的。

    「那我姐她咋说?」「她嘴上当然不承认了,什么不能睡我弟了,那是我弟,嘴上那么说啊,可身体可不是那么回事,我就感到啊,那下面一下紧似一下啊,那水啊,哗哗的,我就说,俺俩换班侍候你,要不俺俩一块,一个插前面,一个插屁眼,咱姐一听就打我,说想的美啊,还要俩一起上,不过后来又说,说小剑的鸡鸡太大,插不了屁眼,我说,那我插……嘿嘿嘿。」丁剑何等精明啊,这时候听出点意思:「我肏,翔子,你这不会是想三P我姐吧?这事你都敢惦记,我姐要发起飙来,那是很吓人的。」「哎呦……哥哎,你说这要是真的,我敢么?就咱姐,那急眼了,还不弄死我啊?」丁剑一想也是,要说丁敏想三匹,这到符合她一贯淫荡的作风,童年那美好记忆又被唤起,让他又联想到老姐那迷人肉体,虽然不可能和宋璇的媲美,但感觉不一样,那包含了多少的回忆与梦想。

    而且这三匹的诱惑力也不是一般的大,男人么,对性方面的一切新鲜事物都能引发兴奋,不管价值观上能不能接受得了。

    「真的……那应该咋整呢……」虽然突破伦理,也让他怦然心动啊。

    「剑哥,咱们就如此,这般,这般………………」其实三人都心裡明镜似的了,但需要个简单铺垫,那就到一起喝点酒吃点饭,虽然同住一屋簷下,但已很久没在一起吃了。

    丁敏也多少明白,今晚怕是要发生那事,心裡也不免有些紧张期待,玩过的男人不少,但三P还是头一次,而且还是和自己老弟,让她没太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是他的偶像,这是詹天翔告诉她的,回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这个小跟屁虫,虽然自己一直尽心照顾,但重来没有认真注意过。

    来到丁剑的房间,俩小子已经准备好了,在床上铺了张垫子,上面摆满了各种吃食,啤酒,这些垃圾食品正对她的胃口,别看她淫荡不羁,但这俩小弟从来对她都是恭敬有加,那是因为她做事敢想敢干,心狠手辣,在国内学校裡以及周边称王称霸也不光是靠老子的名头,自己敢打敢拚也很关键。

    俩人赶忙把她让到上座:「咋的?小剑,今晚怎么这么有空陪我,不用陪那狐狸精么?」「她哪能跟你比啊,你可是我姐啊,漂亮女人有都是,姐可就你一个,嘿嘿嘿。」「哼,算你还有点良心。」自从被詹天翔捅破了窗户纸,俩人再互相看的时候,感觉确实不同了,丁剑眼裡,丁敏又恢复了年少时候那丰满性感。

    而在丁敏眼裡,自从见识过器大活好以后,特别是最近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情后,变得开始不一样,越看越发顺眼起来,都说事物丑到极致反而是美,比如那沙皮狗你看丑不丑?但谁会讨厌沙皮狗呢?一切皆有可能。

    三人边喝边聊,喝的差不多了,丁剑的胆子也壮了试探的:「姐,你知道不,你可是我小时候的偶像啊,嘿嘿嘿。」丁敏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真的假的?那你说实话,偷看过我洗澡没?」「嘿嘿嘿……这个真的有,那时候小,不懂事么,就是看姐你好看,就想多看看。」「想看,咋不跟老姐说呢?」「啊?那我哪敢啊?你还不揍我啊?」「就这点胆子还敢偷看?要是当年你跟我说了,可能直接就给你看了,呵呵呵。」「啊……哎呦……你看这……」「那你现在的胆子咋样啊?」说完充满诱惑的看着他。

    丁剑一听顿时来了精神,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等个毛啊:「啊……姐」地阯发佈頁说着扑向了丁敏,二人激烈的吻在了一起。

    这俩从来不缺性伴的人吻的是如饥似渴:「姐……从小你就俺梦中女神。」「啊……那你不早说、不说谁会知道、」俩人边说,边亲,边互相脱着衣服,床上摆的吃食一时弄得那都是,詹天翔忙收拾着东西。

    丁敏已握住那粗大的肉棒,而丁敏的那对大馒头也展现在丁剑面前,儿时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终于摆在了眼前,难以想像这是真实的,贪婪的抚摸吸允起来。

    转眼之间二人已脱的一丝不挂,丁剑并不急于开战,而是要仔细看一看这偷看多年的肉体,边看边亲吻着每一寸肌肤,而丁敏却想那大肉棒,但丁剑在下面忙着,弄得她一时无着无捞,正好詹天翔收拾完,脱光了也跑上了床。

    看丁剑在下面忙活着,知趣的跑到了上面,丁敏正好没抓手,拽过他那肉茎便塞到嘴裡。

    舒服的詹天翔一聚灵。

    丁剑已经肆虐到那三角地,那裡毛重逼黑,美感确实不能和宋璇比,但贵在对丁剑意义非凡。

    想当年,这裡一直是他最想要探求的最神秘地带,虽然偷看过洗澡和换衣服,但也难窥其全貌,后来连上厕所都偷看了,那时候的梦想就是啥时候能把这地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最后都有了心结,今天终于摆在眼前,能不好好探究一番。

    丁敏被很多男人口交过,但丁剑的确实不同,那份细緻,用心,让她舒服无比,穴内也奇痒难忍:「小剑,快上来,干我,我受不了了。」丁剑马上听从召唤,提棒,对准那淫水淋淋的洞口插去,这肉穴连黑人那家伙都容纳过,丁剑这个当然不费劲,一杆到底,末根而入,插进那一萨那,二人都长长的呻吟了一声。

    丁敏感到还是这根比较配套,大小合适,丁剑则因为终于插进多年幻想的身体,而且是自己老姐的,那份刺激和满足感前所未有。

    丁剑使出浑身解数,三浅一深,九浅一深,时快时慢,而丁敏的功夫更不简单,以前说过,那小穴就差会起瓶盖,抽烟喝酒了。

    一个在下面捅着肉穴,一个在上面捅着那小嘴,这三匹果然没让丁敏失望,刺激舒服无比。

    詹天翔看丁剑捅的来劲,不禁心痒:「姐,你不是想俺俩前后一起插么?」丁敏对着他屁股抽了一巴掌:「妈的上下一起干还不行?还要前后一起干。」「姐,肯定让你舒服,嘿嘿嘿。」说完跟丁剑互看了一眼,对于他们这种老狼,一个眼神就心领神会,丁剑马上抱着丁敏翻了个身,换成了女上男下,但肉棒还在穴裡插着,丁敏虽然嘴上反对,实际上任由二人摆佈。

    她更想尝鲜,不断上下摇动着,詹天翔转到后面,伸手摸向她的菊花,被摸的丁敏不禁一颤,詹天翔在她穴口周围抹了些淫水,抹在菊花上,并用手指试探着往裡插,有淫液的润滑,一根手指进入的并不困难。

    接着有抹了些淫液,尝试着进入两根手指,此时姐弟二人并没有停下,只是动作幅度小了点。

    两根手指可以自如进出的时候,握着肉棒对准那菊花,慢慢插入。

    但还是有些困难,忙把那肉棒在俩人交合处蹭了几蹭,粘了些淫液后,在往裡插,顺滑了很多。

    肉棒插入菊花那一刻,丁敏「哦……哦……」的叫出了声菊花和肉穴同时被插,果然不同凡响,刺激无比,三人都很激动,只是动作难协调,有点错乱,但绝对不影响快感,詹天翔头次品嚐肛交,菊花比肉穴更紧实,更紧握,让他难以自制,特别是头次三匹,更是让人激动,所以抽查了几十下,没按捺得住,在菊花深处爆射了。

    那滚烫的精液射进直肠深处,和射在穴内的感觉不同,烫的丁敏「啊……啊……」的叫出了声,半天挺在那裡不动,回味着那感觉。

    丁剑不太满意的道:「肏,翔子你真特么没用,这么几下就交代了,都没把我姐侍候舒服。」「剑哥,这不能够怪我啊,姐那屁眼裡太得劲了,扛不住啊,不信,你试试。」丁敏不满的骂道:「滚……么小剑的那玩应那么大,能整进去么,你以为像你那牙籤呢?」说完又开始大力的套弄起来,这女上的姿势更让丁敏的功力发挥到极致,每一下都让他感觉自己是被吸嘓撸,每一下都干到底,龟头撞在那宫颈上,无比的舒服。

    丁剑玩的美女不少,可活这么好的,让他这么舒服的,丁敏头一个,本来女上的姿势男人就没法控制节奏,丁敏的功力又这么深厚,没一会丁剑也感觉腰眼一麻,肉棒又大了一圈,突突突的精液射在了宫颈之上。

    丁敏再次被热精一烫,浑身一紧,高潮也随之而来,一个突突的往出射,一个飢渴般的吸允着,姐俩紧紧的搂在一起。

    「姐……真爽啊,从来没这么爽过。」「有你那狐狸精爽啊?」「额……有……额……比她爽,真滴。」「撒谎吧你,你喜欢姐不?」「喜欢,从小你就是我的女神。」「那,你要是真喜欢我,那你就答应咱三个一起把那狐狸精玩了,咋样?」丁剑大吃一惊:「啊……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