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辐射、重生(10)

作品:《辐射、重生

    第十章另一个未知的开端接近晚上九点的时候李岳坐在一家高级宾馆客房的床边,他还有点懵,不太确定之前究竟怎么回事。总之就是刚做完不久叶紫就被李丽华叫了回去,接下来姐姐和忆柔也一起出去看漫展了,家里瞬间只剩下了自己和伊吹玛丽。

    为了避免尴尬李岳邀请伊吹玛丽出去共进晚餐,之后两人又看了场电影,期间伊吹玛丽一直害羞地让他牵着手。出了电影院时间还有些早,他们到街边的茶座找了个桌子,那之后事情就开始失控了,或者也可以说其实是想着预想的方向发展,只不过过程是在过于唐突。

    伊吹玛丽爆炸性地在人流量超大的这个地方当众告白了,尽管从那满脸的红晕和剧烈颤抖的身体来看不只是李岳和一种围观群众,其实连她自己都被吓到了,但终归是说出了口。

    且不说本来就放弃了不现实的抵触准备对这件事顺其自然了,但是当时现场的气氛,在那么多围观者的起哄造势之下,李岳也没有可能拒绝了。

    之后两人一路走向情侣酒店聚集的区域,沿途到处是旁人羡慕的眼光和起哄的口哨声。李岳一路上对她说了很多,包括自己的身世、特殊性质、身边的女人们、以及对方的这个决定将意味着什么。伊吹玛丽始终静静地听着,脸上保持着幸福的微笑,毫无情绪波动,似乎早已知道了一切,又或者早已有了面对一切的决心。

    淋浴的声音终于停了,浴室的门开了,头发还有些湿漉漉的伊吹玛丽腼腆地走了出来,全身上下只裹了一条长浴巾。这位大小姐是标准的模特身材,身高甚至还要超过忆柔一些,因此,即使浴巾已经是从胸部近半的位置开始围上,下摆依旧只勉强能遮住屁股。

    "电吹风不太好使……"微低着头,双手似有些不安地玩弄着浴巾的边缘,她蓝色的大眼睛里闪烁着羞涩而又期待的目光。李岳起身拿起床边的毛巾去帮她将头发弄干。

    李岳觉得一阵躁动,这个姿势和视角之下,伊吹玛丽被裹着身体的浴巾挤出的美丽性感的乳沟清晰可见;伊吹玛丽的脸也跟着更红了,因为她清晰地感觉到了李岳身体最诚实的部分所做出的反应,甚至,因为羞涩而不知所措地乱动的小手居然在不经意地触碰到裤子上膨胀起来的部分。

    那隐约的接触感对李岳而言更加致命,他有些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抚摩着对方金色的长发。

    伊吹玛丽一阵颤抖,反射性地抬起头来,羞涩中混杂着期待的双眼坚定地对上了对方混合着欲望与茫然的眼睛。

    李岳迟疑了一下,手终于开始进一步向下移动,捧起伊吹玛丽的脸将她拉得更近,两人继续彼此凝视着。

    此刻已经不需要什么语言了,伊吹玛丽闭上眼睛,勇敢地将双唇迎了上来,李岳也彻底放开了对这个女孩的一切顾忌,毫不犹豫的吻下去,两人的嘴唇终于触碰到了一起。

    第一次只是蜻蜓点水般的接触,这显然无法让双方满意,于是很快的又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李岳不断地吻向伊吹玛丽……伊吹玛丽也似乎不知满足似的,一次比一次激烈地迎接。很快地,她一直羞涩地紧闭着的牙关开始放松了,李岳立刻抓住机会开始更加深入。

    当李岳试探性地将舌头伸入时,伊吹玛丽似乎有一瞬间的迟疑和抗拒,但很快的,她的小舌头也开始羞涩地回应起来,从喉咙里发出"恩……呜……"的可爱声音,整个人都沉醉于舌尖交缠的新奇感觉之中。许久之后热吻的两人才恋恋不舍分开了,闪闪发亮的银色丝线一直在两张喘息的嘴间连接了很久,而伊吹玛丽的眼神也已经变得如同喝醉了般的迷离模糊。

    "我想看看伊吹小姐美丽的身体。"李岳试探性地在她耳边说道,得到的回应是羞涩中微微的点头。于是他伸手抓住了她浴巾在掖下交叉连接的地方。这一瞬间,伊吹玛丽猛地一惊,反射性地伸手想阻止他,但很快就放弃了。

    李岳慢慢地将她身上的浴巾剥离开来,伊吹玛丽则微微颤抖着身体顺从地地举起双手让他可以顺利地将浴巾解开。随着浴巾滑落到地面,伊吹玛丽充满活力的美丽乳房以不可阻挡之势跳了出来,在李岳惊艳的目光下兴奋地颤抖着。

    "好美……"李岳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慢慢地接近那完美倒钟形的肉山,小心地握进手中。一瞬间,从被包住的部分传来的是温暖的触感和有节律的脉动,以及无法形容的柔合与不可思议的弹力……那与外形一样完美的质感让他忍不住尽情地抚摩着。

    "恩……呜……啊……哈……"敏感的部分第一次被异性温柔地爱抚着,美妙又怪异的感觉让伊吹玛丽大声地喘息着,身体一点点软下去,李岳忙用力抱住她。

    "去床上吧。"他小声道,回答依旧是羞涩中微微的点头。得到许可的他将怀里美妙的肉体拦腰抱起,而一动不动地赖在李岳怀里的金发少女的脸上浮现出了单纯的幸福。

    小心地将她的放到床上,李岳开始麻利地脱着自己的衣服,将最后的内裤扔到一边的时候,床上传来的"哇!"一声大叫惊地他转头看过去,对上的是伊吹玛丽有些惊恐的眼神。在她的眼前李岳的肉棒已经处于坚硬火热的最佳状态,面对着这个将要进入自己身体的可怕的巨物,伊吹玛丽投来了怯怯的目光,双手不断地在床单上挠来挠去,想要掩饰心中的不安。

    "放心,我会很温柔的。"李岳安慰道,一边鼓励似的再次吻上了她的嘴唇,一边将手伸向了她双腿之间。

    "啊!"察觉到对方的企图,伊吹玛丽突然慌乱起来,双腿用力夹紧,两手也拼命遮挡住通往蜜穴的方向。

    "别紧张……放松……不然会疼的……"李岳温柔地将她腿拉开摆成M状,伊吹玛丽颤抖一阵,终于还是没有再做什么抗拒的动作,只是一个劲地用手遮挡着自己的蜜穴。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那羞涩不安的样子更加勾起了李岳的欲望,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掰开,美丽的蜜穴终于暴露在了眼前:妖娆而艳丽,充满诱惑,散发着处女芳香的气息……"别……别盯着看……好难为情啊!"羞愧难奈的伊吹玛丽双手悟住了自己的脸。

    李岳却没有打算放过她,伸出手指慢慢张开了蜜穴外紧闭的肉缝,一边欣赏处女蜜穴上鲜亮美丽的色泽,一边用手指抚上了缝隙顶端兴奋地跳动的肉蚜。

    "呀!"接触的一瞬间伊吹玛丽的身体如触电一般猛地弹了起来。

    李岳并未因此停止,随着他手指温柔挑逗,蜜穴中开始溢出了温热的液体,一直紧闭着的肉缝也渐渐有了开启的迹象,里面的褶皱和肉蚜随着身体的颤抖而蠕动着,不多时,在他老练的挑逗之下伊吹玛丽的蜜穴已经足够湿润了。

    看着时机差不多了,李岳贴着身下光滑细腻的肌肤,如同滑行一般攀上了伊吹玛丽的身体,同时调整位置将肉棒贴上了蜜穴外沿的阴唇,小心地用力向里面推进,灼热坚硬的顶端将作为处女标志的薄膜慢慢地撑开,棒身随之一点点艰难地前进。swisen.com

    "啊!呜……轻点……疼!"伊吹玛丽痛苦地呻吟着,肉棒刚刚进去了没多少她的眼泪就流了下来。

    李岳停止了动作,这样的行为让他自己都很意外,以往这样的时候为了对方能少一点痛楚他会选择强力快速突破,可面对眼前的这个为了自己自愿从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落地成为没有名分的女人的女孩,他觉得自己就是做不到不去顾及她的眼泪。

    "已经……全部都进去了吗?"突然停止的动作明显让伊吹玛丽误会了当前的情况,她忍着眼泪断断续续地喘息着问道。

    "实在受不了的话就算了,下次再找机会吧……"李岳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很体贴地建议道。

    "绝对不行!"伊吹玛丽竟似乎生气了,"书上说了,无论什么时候女孩子的第一次都会很疼的,可是如果熬不过去就做不了自己爱的人的女人!"不能让心爱的人满足的居丧和天生不服输的性格让此刻的她格外的坚持。

    "那我尽量快一点进去,你要忍住哦。"李岳一边说着一边调整自己的姿势,腰部突然发力将停在一小半处的肉棒"噌!地一声完全插入,直到顶端终于到达了伊吹玛丽的子宫口时,肉棒也最终完全进入了少女的身体,途中彻底地粉碎了那道处女的标志。

    "啊!"伊吹玛丽发出了近乎悲鸣的叫喊,身体向后仰起弯成了弓形,如癫痫病发一般剧烈地踌躇着。

    "这……这次,全部……进来了吧?"过了好一会伊吹玛丽才回过神来,一边慌乱地喘息着,一边有些担心地问。

    "你觉得呢?"李岳怜爱地抚摸着她的长发,一边小心地微微转动几乎被紧凑的蜜穴锁死的肉棒。

    "啊……这是……"伊吹玛丽疼地直眨眼,却似乎很开心,"我……呜……感觉到了,李岳先生的那个东西……在里面动了……"安详地微笑着闭上眼睛,"变成你的女人了呀……"她低声地说道,声音听起来有些疼痛的颤抖,却满是幸福的感觉。

    疼惜着身下少女的痛楚,李岳没有再做任何下体的动作,仅仅是一直温柔地抱着她,一遍有一遍亲吻着她的嘴唇和脸辖,向她的耳根吹出顽皮的热气。

    "恩……那个……你动一下看看吧……"过了一会,伊吹玛丽出呼意料地主动要求道,"这种事……应该让男人把那个东西……插进来再抽出去的然后再插进来,这样一直重复才能满足……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好象这么不动是不对的……"看着李岳差异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在说很奇怪的话的她羞地满脸通红。

    李岳点了点头,开始缓缓地将肉棒抽出一段距离,再慢慢地插入,"呜……恩……"对他温柔的动作,伊吹玛丽也用疼痛中带着些须快乐的可爱声音回应着。

    "恩……啊……这是……"缓慢温柔的动作很快得到了回报,伊吹玛丽的蜜穴对入侵的肉棒渐渐熟悉起来也热情起来,少女初夜那美妙的蜜穴让李岳留恋忘反:插入时似乎有无数道半开的双扇门阻挠着,抽出时又仿佛是被千百只小手挽留着。

    与此同时,随着疼痛逐渐减轻,伊吹玛丽潜意识中被长期压制着的渴望爱情、渴望被心爱的异性占有的女性的那一种天性完全爆发了出来。虽然有些生硬笨拙,但她的腰部开始动起来了,一点点漫漫适应李岳动作的频率,很快就能近乎同步地配合起来了。

    不知不觉中,肉棒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了,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有节奏地喘息着,快感无法抑制地一浪高过一浪。李岳兴奋地开始了大开大合似的的冲锋,而伊吹玛丽已经泥泞一片的蜜穴也越发烈地收缩着。

    兴奋中爆发着的欢娱使李岳忘情地将伊吹玛丽紧紧地搂住,感受着身下躯体那超呼寻常的柔软和弹性。那在重压下不断揉动变形的乳房更是让他欲罢不能。

    伊吹玛丽也紧拥着压迫着自己的男性身体,下半身追随对方的动作扭动着,早已被淫荡的液体弄得泥泞一片的美妙蜜穴忘乎所以地吞吐着巨大的肉棒。

    "啊……等等……好奇怪啊!这……这是……下面变得好热……从里边,有什么东西出来了?"陌生的高潮感觉让伊吹玛丽充满羞涩和不按,但即使这样她腰部的摆动依旧没有停止,不仅如此,甚至还进一步用那双优美修长的双腿缠绕住李岳的腰部,配合着他的动作一同向下发力。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李岳很清楚这是女性在高潮袭来之时,由于无法控制快感中的身体所作出的的无意识的行为,于是进一步加快了冲刺的速度。

    "不行,不要啊!这是什么?……来了……奇怪的感觉……奇怪的……啊啊啊……呀!"又是一阵无意识地呼号,伊吹玛丽终于迎来了作为女人的第一次高潮,身体一下子瘫软下来不停歇地全身痉挛着。

    高潮中的伊吹玛丽本能地收缩着身体,不断收紧的阴道夹得李岳爽上了天,加上神经刺激药剂的作用,他很快也有了射精的冲动。

    考虑到初经人事的伊吹玛丽的承受能力,李岳不再忍耐或者控制节奏,借着这股射精冲动继续快速冲刺了二三十下,随着身体得一阵痉挛将大量的精液送进了身下少女的子宫中……深夜,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伊吹家府邸的豪宅大门前。尽管李岳很担心刚刚破身的伊吹玛丽的身体情况而希望她可以留下过夜,但这位家规严格的大小姐还是坚持要回家,而家里的车之前给李丽华用了,无奈之下李岳只能亲自打的送她回来了。

    车门打开,完全就是情侣模样的李岳伊吹玛丽牵着手走了下来,两人贴得很近,李岳温柔地为女伴支撑着因为下体阵痛而有些腿软的身体,伊吹玛丽则脸颊微红地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表情看上去很幸福。

    接到消息的下人已经迎了出来,如胶似漆的两人又拥吻了一下之后才恋恋不舍地分开。目送伊吹玛丽走远后,李岳转身准备回家,却突然间从身后传来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李岳猛地转身回去,眼前巨大的豪宅竟然化作了一整团燃烧着的冲天火球,排山倒海般的冲击波裹挟着烈焰逼到眼前。他刚下意识地抬手护住身前就整个人都被轰飞出去,重重地撞击在几十米外的楼体上,瞬间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基地中的医疗舱里了,眼前是李丽华和叶紫担忧的目光,细问之下才知道伊吹家遭遇了爆炸袭击,而被卷入其中的自己已经整整昏迷了十二个小时了。

    "伊吹玛丽怎么样了?"这是弄清楚了情况的李岳问的第一个问题。面对这样的问题李丽华一副早就料到的样子,直接把她带去了低温医疗室的观察室。

    一个低温休眠仓里躺着个深度昏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013/" title="小家碧玉H限最新章节">小家碧玉H限最新章节</a>

    迷的少女,尽管没有了那头漂亮的金色长发,尽管全身皮肤都呈现出诡异的幽蓝色,但李岳还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是伊吹玛丽,还活着。他终于松了口气。

    &amp;quot;她体内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骨头粉碎性骨折了,几乎所有脏器都受到重创,内出血的量超过总血液量的一半,全身100%的面积重度烧伤。&amp;quot;李丽华所介绍的伤势的每一种都足以致命,&amp;quot;万幸的是她注射的是理论上只需要一次有效性行为就能完成整个融合阶段的速效型的新型号药剂,所以尽管时间短但也已经有了相当的融合效果,不然神仙都救不回来了。不过说实话我真不知道这对他究竟算不算是一种幸运。&amp;quot;说到最后李丽华深深地叹了口气,语气与表情都相当的矛盾和自责。

    李岳心里同样充满自责,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强制把她留下来,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amp;quot;她的皮肤……&amp;quot;或许是想逃避这种自责感,他将注意力转移回伊吹玛丽的现状上来。

    &amp;quot;纳米级的可控人造皮肤,你的改造手术里也用到了相关的技术,不过只限于强化防御力和有限的容貌伪装。她用的这种更特殊一些,可以进行完美的整体外表改变。&amp;quot;李丽华解释道:&amp;quot;她的烧伤面积达到了100%,没办法进行皮肤培养和移植,所以用了这个,是伊吹夫人的研究成果,能用来拯救自己的女儿相信她也可以瞑目了。&amp;quot;伊吹夫人曾经是纳米微材料领域的科学权威,与李丽华也算是旧识,几年前因为意外事故而去世了。

    &amp;quot;还有其他幸存者吗?&amp;quot;&amp;quot;没有,连完整的尸体都没找到几具。&amp;quot;&amp;quot;是吗……&amp;quot;李岳沉默了,他明白了李丽华说活下来不知道对这个女孩究竟算不算幸运是什么意思了。

    &amp;quot;必须有人为此付出代价!&amp;quot;李岳的拳头捏得咯咯直响,伊吹玛丽已经是自己的女人了,他无法容忍任何伤害自己家人的行为。

    &amp;quot;会有的……&amp;quot;李丽华欲言又止,似乎话里有话。

    &amp;quot;我指的可不是替死鬼!&amp;quot;李岳一拳砸在观察室的强化玻璃上决绝地说道。

    那样子吓了李丽华一跳,满脸都是担忧的神色却最终没有说什么。她太了解自己的儿子和男人了:只要是决定了事情,谁也改变不了,哪怕前路是刀山火海!

    几天之后伊吹玛丽终于醒了,李岳的探视申请却一再被驳回。李丽华对此的解释是她还没有能有效控制自己的新皮肤,女人总归不愿意爱人看见自己丑陋的一面。

    李岳表示理解,但也明白这绝不是主要的原因。不愿意他们接触的恐怕还有操控黑龙计划的高层势力,对他们而言伊吹玛丽是验证新一代基因融合药剂效果的重要素体,必须排除任何可能的干扰因素。

    终于再次见面的时候已经是三个月之后了。那天是忆柔和所有现有的一型黑龙素体进行改造手术的日子,而伊吹玛丽则是作为第一个和目前唯一的二期素体同步进行手术。同时被送来的还有三个被称为三期实验素体的人,他们是另一个备份实验组的成果,那个组的任务是利用李岳兄妹两的血液制造所谓的黑龙血清,并寄希望于可以用来替代需要更高成本和更多时间的基因融合技术。而这三个人就分别注射了三种被认为有效果的血清样本。

    手术大致还算顺利,至少在李岳李丽华看来如此,所有完成了的人都按惯例送进了低温休眠仓。而相比李岳进行术后恢复的那段时间,这次低温医疗室的观察室里热闹了许多,并不是因为人多了,而是因为:&amp;quot;啊哈……唔呀……&amp;quot;观察室的门锁死了,监控设备的电源也全部被切断,不大的空间里回响着急促的喘息和骚吟浪叫以及充满了强烈的混合在一起的男女两性荷尔蒙的发情气息。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可以完整看到下面医疗室全景的大观察窗前,全身瘫软的李丽华被从身后强力地顶在玻璃上,脸因为接近玻璃而在上面喷吐出大片的雾气,胸前的一对大乳球则因为挤压和撞击紧贴在玻璃上变了形,随着身体的颤抖耸动而在上面摩擦游走着。

    观察窗下有一个半高控制台,为了防止误操作已经关闭了总开关,李丽华双手扶着面前的玻璃,跪坐在控制台上支撑住身体。双腿尽量分开,中间被操得完全合不上的骚穴中不断流淌出混在一起的精液和淫液;肥厚的大屁股翘的老高,完全被撑开了的屁眼里一根粗大的肉棒正不断地进进出出着。

    &amp;quot;啊!爽……好厉害……好儿子……亲老公……主人大人!用力……再插!

    &amp;quot;尽管后来注射了融合药剂,但似乎已经晚了,李丽华对于被和李岳做爱,特别是被他粗暴侵犯居然有了一种精神上的依赖,每每心绪不佳的时候就会要求各种粗暴的玩法,肛交什么的早已是家常便饭,她也乐在其中。因而此刻即便屁眼被李岳的大棒子已经操得明显红肿了,她还是忍不住在大声喊爽,不断要求继续。

    李岳对此也觉得多少有些无奈,一开始甚至相当抵触,但时间长了意识到自己无论多粗暴李丽华似乎都能有极致的快感体验后也就放弃了。特别是当发现自己越粗暴李丽华就会越兴奋越放荡之后,超级喜欢她那股骚浪劲儿的李岳也就把这当成一种享受了。因而此刻看着背对自己骚到极点浪到离谱的李丽华,他的欲火与动作都兴奋到极点,加上之前菊爆射入的精液起到了良好的润滑作用,那根灼热的棒子如同电锤打桩一般将李丽华的屁眼操得几乎要翻出来了。

    与之前那次李丽华和叶紫一样,这几天里这母子二人也是吃喝都在这个小小的观察室中。孤男寡女、狭小密室、干柴烈火,两个人所有的空闲时间几乎都在做爱,以各种理由做爱:心绪不稳的时候做爱来稳定一下,情绪低落的时候做爱来鼓舞一下,感到自责的时候做爱来释放一下,无聊的时候做爱来打发一下时间……总之好像除了做爱本身之外,任何问题都可以依靠做爱来解决。并且当一天前叶紫率先脱离休眠状态加入进来之后,一切都变得更疯狂了。

    &amp;quot;啊呀!来了!又来了!不行了……再插几下……再来几下……我到了!我完了!&amp;quot;李丽华突然大声浪叫着,身体因为高潮而一阵阵痉挛抽搐。上半身整个无力地贴在玻璃上缓缓滑下,下半身则剧烈收缩蠕动着,骚穴如喷泉一般射出浑浊的水柱,屁眼则拼尽最后的力气试图将体内的肉棒压榨射精。

    &amp;quot;老骚货!你的屁眼真厉害啊……又要把我夹出来了,说!这次要我射哪里?

    &amp;quot;长时间持续的性爱让李岳的身体消耗相当厉害,这一番紧夹硬磨之下也很快感觉要招架不住,俯身将手臂绕到李丽华身前,抓住两团在高潮中颤抖跳动的大肉球,用力把她的上半身拉向自己,同时大声地问着。

    &amp;quot;里面!里面!就射里面!对了!来了!啊!好烫!好爽啊!&amp;quot;大股灼热的精液冲进肠道,高潮中的李丽华被烫得几乎失了神,身体更是夸张地从操作台上蹦了起来,整个向后倒进了李岳的怀里。

    这边两人刚刚完事还没分开,那边洗手间的门开了,一脸红晕的叶紫有些摇晃地走了出来,看看一点点从李丽华屁眼里退出来的半软的肉棒和被带出来的白灼液体她忍不住笑了:&amp;quot;还是博士您厉害,三个洞都用上了,还次次都能撑到最后,真心比不了啊……&amp;quot;一边打趣地说着。

    叶紫是一天前脱离休眠状态的,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她的手术很大程度上来说是失败的。最初的脑部和神经系统改造还算顺利,但进入到肌肉和骨骼等方面强化程序的时候因为体质不达标而出现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尽管在李丽华的全力抢救之下最后有惊无险,但身体能力的强化程度只停留在了普通成年人极限稍高一些的标准,以原本的目标指数而言毫无疑问是失败了,很不幸。

    但其实叶紫又是很幸运的,相比术前测试同样被认定为体质不达标的三个三型素体至少她完整的下了手术台。那三个人中的两个死在手术中途,另一个骨骼和肌肉组织严重变形,下半辈子恐怕都只能活在医疗舱里了。这个结果也直接证明了备份实验组的黑龙血清计划至少目前而言是完全失败了。

    &amp;quot;没错,某个刚刚被干得腿都软城面条了扶着墙去洗手间清洗的小丫头片子当然比不了我这种成熟女人的厉害啦。&amp;quot;李丽华笑着站起身来,其实她的状态一点不比嘴里说的之前叶紫的状态好,双腿已经在潺潺发抖了,但为了不在晚辈面前丢脸还是很倔强地勉强站直了,而后挪着小碎步小心翼翼地向洗手间移动。

    面对如母亲般的恩师的任性与调皮,叶紫选择一笑了之,转头看见李岳还没软下去的肉棒,走上前去半跪下来,张开小嘴细心地为他清理起来。

    第(4)一(ν)版(4)主(ν)小(4)说(ν)站(.)祝(c)大(о)家(м)新年快乐&amp;quot;嗯……&amp;quot;灵活的小香舌在射精后敏感的肉棒上游走着,让李岳发出了低低的呻吟声,抬头看看休眠设备设定的倒计时,已经快到了,他按动桌面上的控制面板打开排风设备净化室内淫靡的空气。

    几分钟后空气净化完成,另一边叶紫最后又细致地舔刷了一遍肉棒的所有角落,而后小心地将它放回进李岳的裤子里,再为他拉好裤腰理好腰带,与此同时洗手间里淋浴的水声也停止了。

    &amp;quot;好了叶紫姐,准备和博士一起迎接我们的家人醒来吧。&amp;quot;李岳说着解除了观察室入口的锁定,同时伸手将叶紫娇小的身体搂进怀里,后者点点头也顺势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一脸幸福的表情。就在此时似乎是故意要煞风景,观察室的门开了,一个技术军官模样的人走了进来。

    &amp;quot;叶中尉,请跟我走,基地对你有新的工作安排。&amp;quot;他走上前来说道。

    叶紫依依不舍得从李岳怀里抬起头来,相当不悦地看向来者。李岳则更是直接,起身一步挡在了双方之间:&amp;quot;你想把我的人带去哪里?&amp;quot;紧盯着对方的眼睛,他厉声问道。

    &amp;quot;我……长官……我只是奉命行事……&amp;quot;那个技术军官瞬间被吓得一颤,惶恐地睁大眼睛,咽了一下口水。

    又一个人走了进来,是龙将军,他似乎对室内的情况早有预料,无奈地叹了口气:&amp;quot;让她去吧,她不符合黑龙计划的标准,换个部门对她更好一些。虽然无法成为最强壮、最敏捷的战士,但她还有最犀利的头脑,能够在其他领域继续为国效力……&amp;quot;尽管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但他还是尽力试图打着圆场。

    李岳将视线转向龙家军,依旧冷冷的,虽然没有说话,但明显也没有一点认同他说法的意思,反倒全身都散发着那种近乎杀气的压迫感,见惯了战场的龙将军还好,那个技术军官哪里受得了,双腿直打晃,眼看就要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amp;quot;我可没听说过这种事情!&amp;quot;打破这种致命气氛的是李丽华,从洗手间出来的她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用很严肃的声音说着:&amp;quot;叶紫是军委直接派给我的助手,如果谁想调走她,请拿军委签署的调令来!&amp;quot;说着将毛巾丢到一边的椅子上打开门一副送客的架势。

    &amp;quot;明白了,是我疏忽了,我们会去向上级请示这个问题的。&amp;quot;似乎终于找到了台阶下,龙将军也算松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至于那个跟在后面的技术军官,则基本是扶着墙出去的。

    &amp;quot;博士,小岳……&amp;quot;叶紫低下了头,那模样神似是个做错事的小女孩:&amp;quot;你们……不用为了我得罪上头的……&amp;quot;她小声说道。

    &amp;quot;傻丫头,一家人说这种话干什么?&amp;quot;李丽华笑了,将她拉过来搂进怀里,李岳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到一边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齐齐站在观察窗前的三人给人一种温暖的三口之家的感觉,她们用家人间特有的那种温柔的目光看着下面逐一从休眠仓中出来的女人们。

    最先出来的是韩雪,长期的严格训练和较长时间的基因融合让她手术后的身体情况极好,甚至比忆柔这个原型体恢复得还要快一些。

    接下来走出休眠仓的就是忆柔了,其实系统参数显示她比韩雪醒的要早,只不过小姑娘似乎把在家里赖床的坏习惯也一起带来了这里。

    比忆柔稍晚一些的是林静和刘倩,她们两虽然是平民出身,但因为融合程序做的比较好,所以整个手术过程四平八稳有惊无险。

    而普劳的情况就很不理想了,不但出来的比较晚,走起来还有些摇摇晃晃的,一如她的手术过程:最绝望的时候甚至连李丽华自己都打算放弃了,最后时刻李岳强行打开医疗舱的门闯进去握住了姐姐几乎没有温度的手,那一瞬间奇迹发生了,原本已经虚弱得快要看不到的生命体征再次顽强了起来,最终勉强支撑过了整个手术。

    与她类似的还有伊吹玛丽。不过,如果说支撑普劳挺过来的力量是对弟弟的爱的话,那么支撑这位命运悲惨的原外交官家大小姐的力量无疑就是仇恨了。最危险的时候,她几乎濒临消失地脑波中却有三个词一直在强烈地闪烁着:父亲!

    家人!复仇!

    无论如何大家都从这个难关中挺了过来,但李岳也知道,对于自己这群人而言这绝对不是苦难的尽头:伊吹玛丽家遭受的爆炸袭击疑点重重,他根本无法认同官方给出的单纯是日本右翼极端组织所为的结论。那么有多少其他势力涉及其中?他们各自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复仇计划又该从何处入手?

    国内外形势扑朔迷离,以总参为代表的激进派与主战的俄罗斯方面眉来眼去蠢蠢欲动,对此一直态度暧昧的政府和军方高层究竟在作何打算?对面的美国方面又会有何反应?看似不可避免的战争的爆发究竟还能拖多久?

    随着一期黑龙部队的成型和自己从美军巡航舰上回收的数据的解析,中俄两国各自的改造人计划的细节一点点浮出水面,这是否会印发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美国等国会有何反制措施?还是说他们其实本身也就有类似的秘密计划存在吗?

    核战阴云的笼罩之下有太多未知,一切的一切,恐怕才只是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