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穿越新世界】第一部 第二章

作品:《穿越新世界

    第二章这是我的?

    正文少年在了解了世界发展史以后明白了,自己即将去继承的会是什么。

    “既然这个世界一切以男性为主,男性岂不是想要什么都行?但先前老妈说他主人打下的江山,就说明男性并不是想要什么都可以。想不明白!”

    少年挠了挠头,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

    “不管了,走一步看一步吧!按照穿越的节奏,我应该会得到什么特殊的能力的。可怎么我他妈连关于这个世界的记忆都没有。太坑了吧!”

    少年闷闷的小声说道。

    殊不知,他是身体穿越而来,并不是像其他穿越文,是灵魂融合在别人身体上。

    或许少年以后会知道,但这都是后话了。

    少年到了一楼之后,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转。

    中间碰到了好几个女人,穿着也是十分暴露,甚至有的就什么都没穿。

    虽然不如他老妈那么美艳,但也属于二挡次的美女。

    为了防止露馅,少年在她们和他招呼的时候,都是嗯了一声不搭话。

    一楼要比三楼和二楼大多了,少年转了好长时间,才找到洗漱的地方。

    幸好这些还是没什么变化的,他还能自己来。

    少年洗漱好之后没多久,美妇人缓缓的走过来:“小主人,饭已经准备好了,现在去吃饭吧!之后我们还要去法庭签署文件的。”

    少年:“哦!那行,走吧!老妈!先去吃饭,遗嘱拿来我在看一遍。”

    美妇人:“小主人怎么还叫丝奴妈妈!等您签署完文件,遗产正式归属您的名下,丝奴就是您的私有物品了。”

    “我知道了,可你毕竟是我妈。走吧!去吃饭。”

    少年摇了摇头说道。

    这让美妇人很是感动,小主人还当她是妈妈,想必以后的日子应该会不错。

    用餐的地方在一楼大门正对着的一间屋子中,一张圆形的小桌,两把椅子。

    还有许多小盆,不知道干嘛用的。

    少年来到小桌的其中一把椅子前,心中想到:这个小桌,还有两把椅子,应该是我和我那便宜老爸坐的吧!地上这些小盆是干嘛的?少年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并说道:“饭呢?”

    只见美妇人左手端着一盘饺子,右手也端着个盘子,不过看不出来是什么。

    美妇人走到桌边,把饭菜放下说道:“以前一直主人们坐好之后才上菜的。

    请小主人享用吧!”-然后美妇人又出去了,少年看着面前的饺子和另一盘不知道是什么的菜,他以前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菜样。

    里面有一粒粒粉红的肉粒,还有一条条的肉丝。

    他不敢吃菜,瞅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吃饺子吧。

    用筷子夹着饺子吃了起来,饺子也是肉馅的,吃到嘴里,滑腻腻的,还能够闻到一股香气,肉很好吃,少年觉得这是吃过的最好吃的饺子了。

    吃了没一会儿,只见门口美妇人领着先前看到的那些女人走了进来,每个人手里也都端着一盘菜。

    她们都挨个的把菜倒进小盆里,然后趴在小盆旁边,抬起头看向少年,似乎在等着什么,美妇人也是如此,都望着他。

    少年吓了一跳:她们都望着我干什么的!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不够用,说道:“你……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趴在地上干什么的?”

    除了美妇人,其他女人的目光都变成了惊讶,但他们又不敢交头接耳。

    这时,美妇人适时的说道:“小主人忘了么?我们是没有资格坐着吃饭的。

    还请您允许我们吃饭。”

    少年点了点头,摆出一副刚才确实忘了的表情,道:“那!现在开饭吧!老……丝奴!把遗嘱拿来。”

    少年刚想喊老妈,但又赶紧咽了回去,生怕在露出破绽,真是寸步难行啊!

    美妇人听到后,拿了一封信件出来:“这就是遗嘱,里面还有主人留下的遗产。”

    说完以后,就趴到原来的小盆那里吃饭去了。

    少年拿起桌上的遗嘱,拆开外面的信封,拿出里面的东西,都是纸张,小小一摞。

    放在最上面的纸张上有两个字-遗嘱!少年拿起遗嘱,翻开。

    上面写道:心侽,当你看到遗嘱的时候,说明爸爸已经去世了。

    爸爸最担心的就是你,还有八天你就要过十八岁的生日了。

    爸爸祝你生日快乐,也不知道你看到的时候是早还是晚。

    爸爸没机会看你长大了,也没机会看你能不能生个儿子出来了。

    爸爸很舍不得你,也不想离开你,可是那群人说了,如果我不自杀的话。

    他们会杀了你的,那群人什么都不在乎。

    爸爸只好答应了他们,以后你就自己一个人了,一定要像个男人一样,爸爸虽然走了。

    但爸爸留下了很多东西给你,都在这个文件袋里,就算你以后什么都不做,也够你挥霍的了-千万别想着为爸爸报仇,那群人很可怕,你斗不过他们,别做没有价值的事情。

    好了,爸爸要走了。

    心侽,爸爸爱你!一篇不是很长的遗言,字里行间都透露着对心侽的爱还有一丝的无奈及不甘。7k7k001.com

    少年看着手中的遗嘱,眼睛有些湿润,酸酸的。

    心里悲伤的想到:“是谁逼死了他,这个世界不是以男人为尊吗?为什么有人会想他死。心侽!我也叫心侽,虽然我和他并不能算是真正的父子。但是我顶替了他儿子的位置,也算他半个儿子了。他的仇!我来报!”

    少……不!心侽紧紧的抓住遗嘱,心里的悲伤顿时被豪气和愤怒充斥了。

    从遗嘱上还可以看出,他在这个世界的老爸和地球的老爸是一个名字:朱大仁。

    由此也可以看出,少年的全名是:朱心侽。

    由于心里很不舒服,朱心侽并没有再去看那些遗产。

    心烦意乱的吃着饭,吃完之后就向美妇人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去法庭签署文件?我想快点继承我爸爸的遗志!”

    美妇人此时还趴在地上费力的吃着饭,大奶子摩擦在地板上,模样很是诱人,看的朱心侽都勃起了。

    要不是极力克制,怕就是直接上马了。

    美妇人听到朱心侽的话,连忙起身说道:“现在已经可以去法庭了,法庭八点钟就开始办公了。现在去的话,时间刚好。”

    朱心侽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现在去吧!走吧,丝奴!”

    “是”

    美妇人答道。

    出了大门,朱心侽身上穿着一套合身的正装,去法庭自然要穿的正式一些。

    手里握着一跟绳子,绳子的另一头拴在云迎丝脖子上的项圈上。

    云迎丝是美妇人的名字,之前朱心侽尝试着这样叫,发现果然和他妈妈的名字一样。

    云迎丝的衣着也变了,把奶子和小肉缝都遮住了,以前他主人拉她出来时,也会让她把衣服穿的严实些,似乎是不喜欢自己的女奴那样暴露在别人面前。

    当然,如果主人让她脱光暴露在别人面前,她也是无法反抗的,身为女奴必须无条件服从自己的主人。

    以前出行,云迎丝都是在地上爬着走的,但是朱心侽怕她爬的太慢,就让云迎丝站起来走,他想早点去继承遗产。

    来到马路边,可以看到穿梭的车流,速度都很快,起码要有地球动车那么快!虽然速度快,但是每辆车都是有条不絮的跑着,并没有出现事故。

    朱心侽一手牵着云迎丝,另一只手像打计程车一样的招手。

    不到三秒钟,就有一辆车停在他面前,朱心侽看了看。

    没有司机,只有四个座位,看样子是智能的无人驾驶。

    朱心侽牵着云迎丝坐到了车子上,张口道:“到法庭去!”

    “滴!滴!收到指令,现在去法庭。滴滴滴!滴滴滴!请注入能源!能注入能源!”

    “注入能源?什么能源?我那有什么能源啊!”

    朱心侽说道。

    这时,云迎丝从旁边的车窗靠下的部位拿出来了一个类似地球振动棒一样的东西,却又不完全一样。

    云迎丝说道:“这是能源获取器,请小主人把它插进丝奴的小穴里。”-说完,云迎丝拉开裤子上的拉链把小穴露了出来,天生的粉红色,看起来特别可爱,还在蠕动。

    朱心侽一阵迷惑:插进小穴里,那里能获取到能源?虽然疑惑,但朱心侽还是拿着它插进了云迎丝的小穴里。

    随着“嗯~~~~”

    的一声,能源获取器成功的插进了小穴里。

    只听“嗡~~~嗡~~~~嗡!”

    的声音响起,持续了大概四十秒左右。

    随着云迎丝身体的一阵痉挛和水流声,嗡嗡声也停止了。

    这时,电子音响起:滴滴滴!能源获取完毕!能源获取完毕!现在去法庭!

    朱心侽看了看云迎丝,又看了看能源获取器。

    脑子灵光一现:我靠!这能源该不会就是老妈的淫水吧?淫水能当能源?这……这……科学的力量果然强大。

    朱心侽满心震撼的想到,这在地球,打死也想不到,淫水可以当做能源用。

    在这个世界,却是真实的!朱心侽本想看看这个世界,但奈何车速实在太快了,什么都看不到,晃的眼睛里全都是影子。

    一直到下车,朱心侽的眼睛都没有舒服过,在地球坐车的时候,很喜欢看看窗外的风景,到了这里确实不行了。

    下了车,揉了揉眼睛,拉了拉手里的绳子,云迎丝也从车上走了下来。

    只是云迎丝的身子有些软,先前刚刚输出了“能源”,现在勉强能走路。

    朱心侽正面对着的就是法庭了,法庭占地面积极大,只有两层,第二层比第一层刚好缩了一圈。

    到了这里就可以看见法庭门口进进出出的人群,都是一个男人用绳子牵着一个女人或者好几个女人。

    这样看起来的话,男性也不算是太稀少,但是别忘了,这里是法庭!因为交通工具的迅捷,路途对于现在的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就算你从这个国家到另一个国家,坐计程车也就只需要半天时间,更何况火车飞机呢?所以政府大大的缩小了权力机关的数量,一个省就只有这一个法庭,一个省的人口有多少?这个比例换算过来,男性还是很稀少的。

    朱心侽看了看法庭,对云迎丝说道:“咱们现在进去?还是?”

    云迎丝听到,连忙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8/8447/" title="神品道圣帖吧">神品道圣帖吧</a>

    答道:“小主人不需要去正厅,遗产继承签署,在偏厅就可以了。丝奴带您去!”

    看这情况,云迎丝的主人-也就是朱大仁,应该是带她来过这里,只见她轻车熟路的带着朱心侽向偏厅走去。

    他们去的这个偏厅,是专门处理遗产这一类事情的地方,正厅向左数两个门,第三个就是遗产处理厅。

    他们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一个男人刚从里面出来,满心的欢喜,嘴里念叨着:“终于继承了,这下子我要玩死那娘们!嘿嘿!想想那小脚。哎呦!受不了了!得赶紧回去,别让小娘们等急了。”

    他转头对着后面吼道:“快点!别磨磨唧唧的,别给我借口送你去屠宰场。”

    男人手里绳子的另一头是个矮小的女人,用地球的话来说,是个萝莉,看样子十二岁左右,一身女仆装饰,不过奶子和小穴都是暴露了出来,十分可爱。

    萝莉似乎被吓到了,赶忙跟上前面的男人,不像云迎丝,她是爬着走的。

    男人在前面把绳子拉的直直的,小萝莉在后面爬着,一主一奴,慢慢的不见了踪影。

    看着这一幕,朱心侽心里有些异样,在地球的时候虽然也是时不时的看看片和小黄文,但却从来没想过怎么怎么虐待女人。

    但这一幕确是让他感受到了兴奋,没错!就是兴奋,看着那小萝莉在地上爬着的样子,他居然十分兴奋。

    这让朱心侽很是不解,殊不知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有着暴虐的因子。

    人由类人猿演变而来,而类人猿也是属于动物的!这一类别的动物被称之为-兽!每一只兽都是经历过丛林法则的,骨子里早就烙印下了的基因。

    人类只不过是带上了面具,穿上了衣服而已!当所有人都带着面具的时候,社会也就形成了。

    朱心侽感受着心里的兴奋,摇了摇头,继续牵着云迎丝向遗产处理厅里面走去。

    突然脑子里想到:好像家里还没有萝莉呢!随即推开门走了进去,云迎丝在后面跟着-遗产处理厅里的人很多,全都是过来继承遗产的,根本不存在争夺遗产之类的问题,因为一个家庭能生出一个男性已经是天大的幸事了,要知道有的家庭甚至生不出来下一辈的男性,所有一个家庭里出现两个男性的几率是极小极小的。

    有人会说,那这样的话男性有一天不是会灭绝?这种情况是不会出现的,总有一些幸运儿能够生出来两个甚至是三个男性。

    这两三个男性,又会开枝散叶,生生灭灭。

    染色体真是不能轻易触碰,就算你每天都播种,每天都换不同的女人,生出来的几乎全是女孩,就像魔咒一般。

    朱心侽不再去看那些人,而是牵着云迎丝走向一个类似柜台的桌子,走到桌子前拉开椅子坐下,说道:“我是来继承遗产的,这些是需要用到的材料。尽快让我签署继承文件!”

    朱心侽的对面也是一个女人,脖子上戴着项圈,有一个吊牌!隐约可以看到法庭所属的字样。

    因为男性的稀少,所以国家会培养一部分女性用来工作,就算这样她们也是没有任何特权,如果收到投诉的话,她们直接就会被送到屠宰场去。

    “是的!主人!我这就帮您准备签署文件。”

    女人说道。

    由于这类女人是国家所有,所以任何一位男性,她们都得叫主人。

    “首先,您已经年满十八岁。能够正式获得主人的权力,请问您有自己准备随身女奴吗?每一个新晋主人都需要登记一个随身女奴,以后也只有您的随身女奴能够获得您不在身边的情况下,在街道上站立行走的资格。该女奴也可以代您处理一些事情并得到法律认可,正常情况下,满一年才可以更换随身女奴。”

    女人说道。

    朱心侽听完这段话,思索了一会儿:随身女奴的话,除了老妈,我也不认识别的女奴。

    侧身看了看后面的云迎丝,精致的五官,半球型的胸,不大不小刚好一手能抓完。

    没有赘肉的小腰,圆挺挺的屁股,小巧的脚掌。

    真的是特别漂亮,几乎没啥可挑的。

    “我现在不登记随身女奴可以吗?”

    朱心侽问道“主人,不可以的。年满十八岁就必须要有自己的随身女奴,如果您没有准备的话,请您准备好之后再过来。”

    女人说道。

    “那就她吧!把她登记为我的随身女奴。”

    朱心侽用手指着云迎丝说道,还拉了拉绳子,让云迎丝往前站站。

    “是!主人,请稍等!”

    女人说道。

    只见她手指在光影似的界面上敲敲打打。

    随着光影一阵阵的晃动,女人停下敲打,对朱心侽说道:“主人,已经登记好了。现在要开始签署遗产么?”

    “签署!”

    朱心侽心里也是十分紧张的,他昨天由于愤怒没有具体看遗产都有哪些东西。

    女人的声音响起:“开始确认遗产。一、五星级酒店【多子多财】价值六百万二十岁处女。二、国际餐厅一家【一家一国】价值一千万二十岁处女三、上市游戏公司一家【伍名】价值三千万二十岁处女市值为八千万二十岁处女四、流动资产:二百万二十岁处女目前暂存银行为【肉林】五、房屋一栋及二十个女奴。

    以上为您父亲所留遗产,如果确认,请在这里签上您的名字及随身女奴唇印。”

    朱心侽心里有些不敢置信,这是多么巨大的一笔财富啊?那一款款,一项项,无不是证明这件事是真的,朱心侽看过世界发展史,知道这里所谓的价值二十岁处女是什么意思。

    女性二十岁的时候无疑是最好的年龄段,在这个世界二十岁的处女是可以直接和黄金等价的,一个二十岁处女就等于一两黄金,比二十岁小或比二十岁大都会贬值。

    女性大于三十岁就不能作为货币了,会被国家勒令改变身份,如果给她注册货币身份的主人愿意更改她的身份的话,她就能以这种身份留存在主人身边-如果他的主人不愿意改变她的身份,那就会被国家收回,用作其他用途,一直用到四十岁就会送进屠宰场,然后制成各种美味。

    四十岁再往后,肉质就不会鲜美了,所有这类女人最多只能活到四十岁。

    朱心侽明白,只有那二百万流动资产才是真正能用的。

    而且并不是真的有二百万个二十岁处女等在那里,只是价值那么多而已,那群货币估计是从十岁到三十岁不等的女人。

    但就算是这样,也让朱心侽的心怦怦直跳,努力压下心中的激动,他用一种疑问的口气问道:“这是我的?”

    女人肯定的答道:“是的!主人,您签署完,将正式产生法律效应。这些就全部是您的了。”

    朱心侽没有说话,重重的点了点头,他想到了他在这个世界上的老爸:便宜老爸都已经这么富有了!逼死他的人,目的是什么?还有,便宜老爸这么富有手段一定不少。

    还是把他逼死了。

    那群人是有多厉害,会不会也来找我?朱心侽的激动被冲散了不少,但心里还是激动的。

    至少他拥有了,一些资本。

    不再是一无所有了,身为一个穿越过来的外来人,他每一步都不能走错。

    错一步可能就是永远,朱心侽签了自己的名字,云迎丝也过来印上自己的唇印,不过却是下面阴唇的唇印。

    就印在朱心侽三个字上面,看着十分协调。

    “呼~~~~~~~~”

    朱心侽长出了一口气,继承了遗产之后,他感觉轻松了不少。

    别看他才刚满十八岁,但是作为地球二十一世纪的新一代,他的思想是十分早熟的,思虑很多。

    “主人,这些财产现在已经在您名下。请问还有什么问题吗?”

    女人说道“好!没什么别的问题了。”

    朱心侽本想说谢谢,但转念一想!这已经不是地球了,他对着女人说谢谢的话,会让别的男性看不起的。

    所以硬生生的被堵了回去。

    朱心侽拉着云迎丝往外走去,云迎丝怯生生的跟在后面。

    出了处理厅的门,朱心侽突然就对云迎丝说道:“你也爬着走吧!把屁股抬高一些。”

    云迎丝听着,立马照着朱心侽的命令做了,把屁股抬的老高。

    她心里明白,这个小主人-不!是主人应该是要上她了,在朱心侽小的时候,就不止一次的说过要上她。

    朱心侽也跟老主人说过,但是老主人没有同意。

    在这个世界,男性满十八岁之前,是不能行使主人的权力的,当然也就不能碰女人了。

    政府曾做过解释:男性满十八岁之前,精子和生殖器不够成熟,为了防止人类的繁衍出问题,所有未满十八岁的男性,不行使主人权力,不得做性事。

    现在朱心侽已经满十八岁了,可以开始行驶主人权力,当然也就可以做性事了。

    所以云迎丝听见朱心侽让他爬着走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朱心侽的想法了。

    果然!朱心侽的手放在了云迎丝的翘臀上,轻轻抚摸着,感受着那股丝滑和柔软,就这样朱心侽没有在进一步,两个人缓缓向路边走去。

    在注入了“能源”

    之后,车子载着二人往回跑去。

    本来朱心侽是想自己把淫水弄出来的,弄了半天云迎丝只是面目微红,距离高潮明显还差一段距离。

    抱着不浪费时间的借口,朱心侽还是用了能源获取器。

    比他自己弄快多了,没一会儿就出来了。

    看着旁边软软的云迎丝,面目苏红,裤子的拉链还没拉上,里面隐隐的透露着水色,粉红的大阴唇随着呼吸微微张合,可以看见里面嫩嫩的穴肉,诱人极了。

    朱心侽现在迫切的想要玩弄云迎丝。

    云迎丝和他地球上的老妈长得一模一样!包括声音,身体等。

    朱心侽以前不止一次的想象过和他老妈做爱,但他不敢,在地球那叫乱伦!

    被发现的话,他老妈就完了。

    他那时只奢侈的想着能见一见老妈的裸体也无憾了。

    但一直没有机会,任谁有这么漂亮的一个老妈也不会什么都不想,但也就想想。

    可是!朱心侽穿越了!在这样的一片世界,根本不存在着乱伦这一说法。

    所以,朱心侽要在这个世界完成心中的夙愿,想象着云迎丝在自己手下发情,在自己胯下发浪的模样。

    朱心侽心里更加急切了,就像百爪闹心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