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将女友交给恶霸邻居(01)

作品:《将女友交给恶霸邻居

    一、高二的自习上到很晚,下了公车走到家门口时,已经夜里十一点了。m4xs.com我借着手机的灯光慢慢行进着,突然被一个迎面而来的“硬物”撞了一下,啊了一声,往后倒退两步才勉强稳住脚,没有摔得屁股着地。还没来得及定神去看,那个“硬物”突然开口说话了。“妈的,会不会走路看着点!”

    说完那人又朝我走了两步,单手在我肩头一推,力气大得又让我转了半个圈。

    “闪开着点,挡着老子倒垃圾。”

    他是我家的邻居,叫任昊轩,在本城上一所一流大学的外地大学生,一个人租住在这里。他长得很高,热衷锻炼,浑身肌肉。但不要以为他只是个“野蛮人”。

    如果真的有天才的话,那他一定就是了。高二参加高考,就以省状元的身份考入这所大学着名的金融系,两三年来拿遍学校内的各种奖学金。在受我父母之托给我补过两次数学课之后,父母最爱同我讲的一句话就变成了“多向隔壁昊轩哥哥学学。”

    可我讨厌这个人。原因并不是被父母唠叨,而是因为他虽然样样都好,却是个恶霸,以欺负我为乐。

    是,我只有一米七的身高,戴着眼镜、不爱运动、肤白瘦弱,甚至长得有点女气。再加上成绩也只是中等,好像对比起来,我就天生是被他欺压的命似的。

    我想反抗,却总是无能为力,也许性格这种事情就是无法改变,一物降一物。

    就像我现在对他怒目而视着,而他却只是一句“少他妈这样瞪着老子,小心我废了你。”,就让我无言以对了。我重新举起手机的灯光,准备向家门走去,不再理睬这个恶霸。没想到他却又开口打击我说:“就你这个娘娘腔的孬样,居然还能找到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切。”说完他重重关上门,消失不见。

    他说的人,是我的同学,也是青梅竹马,在高一时终於开始恋爱的女友,林筱。

    林筱并不是校花,在北方的城市里,有很多高挑腿长前凸后翘的姑娘,只有一米六二的林筱和她们比起来并不出类拔萃。她的脸也并非最美——不算大的眼睛眉目含情,眼神里却始终带着一丝忧郁。洁白的脸上,有些偏红的小嘴薄唇,还有微微凸出立体的下巴。当选班花没有问题,但全校四十多个班级,再找出四十个比林筱脸蛋更美艳的,也不是不能。

    但林筱依然是全校最具话题力的女生,因为她有一种别样的魅力。在一群热情、大方、花枝招展、对帅哥不拒的美女中,林筱恬静、优雅、清纯、灵动,还有一丝淡漠和高冷。用同学们话说,林筱更像一个江南水乡出来的姑娘。

    林筱是校话剧社的常客,每当有一个平静忧郁、不很炽热的女角色时,话剧社的老师总是第一个想到她。而就在上个月的一部戏中,永远都是长裙或长裤的林筱第一次穿上短跑热裤出现在舞台上,更是惊艳了全校的男生,让她全校大红了一回,甚至连我这个平凡的男友也沾了光。所有人都没想到,比大多数女生都要矮一截的林筱,也有一双洁白、匀称、线条优美的美腿-而在男生们不断谈论着林筱时,我自然是人群中最骄傲的一个,因为林筱是我的。www.83kxs.com虽然我对他们的口无遮拦有些生气和吃醋,但我知道,他们也只能过过嘴瘾而已,并不能对我造成任何威胁。学校里很多男生追求她,却从来没有换来过和她多说一句话的机会。对於回应这些追求者们,林筱似乎比我更积极地要宣示“主权”。

    她每天放学走到我的教室门口,在让我承受全班男生利剑般的怨毒眼光时,拉起我的手,向校外走去。但其实这并不是我们恋爱后才会有的行为,在人生的前十几年中,幼稚园、小学、初中,我们一直是这样度过。只不过现在,这种行为又新增了一层更亲密的象徵意义……回想起第一次和林筱亲吻,就是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半路时她让我闭上眼睛,然后慢慢贴了上来。在她温软的鼻息呼在我面前时,我第一次明白了为什么“情欲”这个词中的情和欲各代表了什么。我们都没有张开嘴唇,只是紧闭着将微微湿润的嘴唇贴合在一起。十秒钟之后她向后退去,我睁开眼睛,看见她羞红着脸,却一丝也没有移开眼神,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眼波流连……从那时起,我觉得我见识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事,和最美的人。

    而刚刚任昊轩突然提起林筱,让我又吃了一惊。我根本没有意识到,他也知道林筱的存在。或许是林筱先送我回家时,他刚好见到?我并不担心他把这个早恋的消息告诉我父母,因为我父母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会高兴到蹦起来——林筱和我的两对父母从十几年前就开玩笑一般定下娃娃亲,而我父母也十分喜欢林筱,总是让我长大一定要把她娶回家……只要不影响成绩,我们的关系并不会成为什么问题……只是任昊轩突如其来的这么一句话,还是让我觉得精神一阵紧张,却不知为何……算了,不要胡思乱想……我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包,推开家门走了进去。刚回房间之后,就接到林筱的电话。

    “喂,江凡,到家了吗?”

    她喜欢唤我的全命,却有一种声音的魔力,能把这么平凡和生硬的两个字念得无比亲昵,以至於我每晚都要在脑中反复着她轻松叫我名字的声音,才能安然入睡。

    “刚进房间,你呢?”

    “我已经在做题了,今天被严老师教育了。”严老师是她的班主任,英语老师。

    “林筱你的成绩这么好,老严也就是鸡蛋里挑骨头罢了。”

    我安慰她到,实际上我明白她并不需要安慰,她的心里强大,并不会过分在意这一点批评。我只是在尽一个男朋友应尽的责任而已。

    “人外有人噻,我可不想让我的江凡失望呢。”

    她带着笑意说道。

    “哈,那我也要一起加油。不过要早点休息,知道吗。”

    “恩,我明白。你也是。”

    “Goodnight亲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756/" title="黑衣熟女峰会全文阅读">黑衣熟女峰会全文阅读</a>

    爱的。”

    “Goodnight,江凡。Missyou。”-挂了电话之后,我发了一会楞,并没有翻开桌上的书本,而是打开了平板电脑,熟练地输入一个网址,打开了已经登录的帐号里收藏的一个帖子:那是一个不太光彩的页面。帖子的标题上写着“分享我的清纯女友,第三弹”,帖子里有六七张女孩的照片,脸部从嘴巴以上被打上了马赛克。

    前三张里,女孩装扮朴素,穿着白色的无袖上衣,衣摆有缕缕蕾丝,下身是一条深色的长裙,露出穿着帆布鞋的脚。

    后面的几张,女孩则穿着运动外套,下面则是一条运动短裤,两条光洁而又比例完美的腿,大腿和小腿上都有着健康但不过分健美肌肉线条,显得年轻、青春而又有一些小性感。

    没错,照片上的人就是我的女友——林筱。而发帖的人,就是我。现在,我正面色潮红,褪下校服裤子,从内裤里掏出肉棒,看着帖子下面的回复开始撸动。

    1楼:“楼主终於又更新了,第一次看见弟妹的腿,果真是腿玩年。”

    3楼:“仔细看会发现臀也很翘哦!后入肯定很爽。”

    楼:“一定还是学生吧,年轻真好。我老婆已经开始松弛了。”

    16楼:“打了码仍然能看出是女神,可惜只有生活照,如果有床照就完美了。”

    25楼:“小鸡吧楼主,我已经对着你老婆撸了好几管了,什么时候让我来一发真的,射她嘴里?”

    这些回复的文字不断刺激着我的神经,折磨着我的下体,同时也挑动我的幻想。

    在第一次亲吻过后,我和林筱的关系也越来越亲密。接吻、舌吻、亲吻脖子,都成为了我们情侣修习行为的重要一部分。我们并没有打算在上大学之前结束各自的处子身,但对於性的向往不可避免的发生了。林筱在这方面的大胆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就像她第一次吻我时并不避开我炙热的目光,现在的她也从不避开我想要吃掉她的眼神。在我和她舌吻后气喘连连时,她会主动对着我的耳朵吹气,然后隔着裤子挑逗我的下身,让我感觉在云端一般。

    然而我从没有告诉过她,我还有着更阴暗的一面。所有和她的这些擦边球性事,都不及我的另一种变态幻想来的激烈,都不如别的男人对她照片的下流评价让我性奋-在每次自渎时,我的脑中幻想的都是我美丽的林筱和另一个男人缠绵在一起的画面。那个男人没有脸,但高大壮硕,皮肤古铜色,在昏黄的灯光下野性十足,而他的胯下,是一根比我粗大两倍的阴茎。林筱像在我耳边吹气一样,对他呼吸着温热的青春气息,纤纤细手抚摸着他的巨物,将优雅和肉欲同时玩弄在手指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样。我只知道,我渴望看到我自己的女友和一个比我更完美的男人,完成更和谐、画面更有美感和冲击力的性事。

    一边幻想着,一边我又射了。欲望突然消减了下去,我又开始揪心与矛盾起来。我不想真的将女友献给别人。我的林筱,我的恋人,是多么难得又完美的女孩。想到她和别人一起的样子,想到她纯洁的吻不再只属於我,又让我心痛无比。

    我清理了一下,简单回复了几个楼层,然后赶紧去洗澡了。花洒的洒水声中,我仿佛听到母亲在客厅里大声说话:“小凡,我让进来了哦!”

    还沉溺在矛盾情绪中的我,没有听到那个具体的名字,以为是哪个同学来找我了。我草草洗完,穿上短裤走回房间,却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我的电脑桌前,手握滑鼠,兴致勃勃地看着我忘了关闭掉的页面……那是任昊轩。我目瞪口呆站在门口,看着他流览着我的分享女友贴子,无法动弹。

    任昊轩转过头来看着我,冷笑了一声,说道:“把门锁上,过来。”

    我只好背身关上再锁上房门,慢慢走到桌子一侧,死死盯着我的电脑萤幕。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癖好啊?不仅是个娘娘腔,还是个死变态?”

    我不知道如何反驳,反抗的情绪远不如屈辱多。

    “我是一个变态,我想做女友的绿奴,和她一起服务主人。?”他回头看着电脑,读起我发出来的帖子内容。一股酸痛的感觉一下涌到我的脑顶,我差点站不住瘫软下去。

    “那我来做你的主人吧?小凡?”他极尽嘲讽地叫着我的名字,轻蔑地对我说着。

    “去你的!”我终於正视着他,拿出我所有的气势低吼了一句。

    “吼,还敢顶嘴了是吧?少跟我来这种态度。你就不怕我告诉你爸妈,或者告诉你最亲爱的林筱?”

    “不准说的她的名字!”我鼓起勇气朝他挥了一拳,却被他坐着轻松挡住,反而反手扭住了我的手腕,使劲一拧。我痛地啊了一声,顺着力气跪在地上。

    “别急着反抗啊,再这样我真的告诉林筱了哦?”他冷笑着流里流气地说。

    “我……”我不能让林筱知道,这样我一定会永远失去她的。发泄了唯一的勇气之后,跪在任昊轩面前的我再一次失去了抵抗的脾气,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知道不知道,这可是我赏赐你的,送上门的大礼你都不要?我是肯定会让你满意,会让你还有可爱的小林筱,都感受到无尽的快乐的。”

    “你凭什么?”我嘴硬着。

    “凭什么?”

    他松开我的手,在我面前站了起来,脱下了夏天宽松的短裤。“抬头看,就凭这个。”

    我艰难地抬起头。他露出背心里的六块古铜色腹肌,大腿上的肌肉如岩石般堆砌。在两者中间,他的阴茎就挺立在我面前,不到十釐米的距离。那根坚硬的男性象徵,像是泥塑的一般,黝黑,粗长,爬着粗大青筋血管。他的龟头像一只成熟的黑李,仿佛在等待着众生膜拜……那一刻,我幻想中和林筱做爱的那个男人,有了脸……【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