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早夭之人

作品:《欺君为凰(H,重生囚禁)

    【头部广告】    江南城镇众多,其中江城最是富庶。【随机广告1】大江与长明河缓缓淌过,年年稻谷丰升、两岸杨柳垂在水面,小舟驶过时泛起水波印着白墙灰瓦,还有络绎不绝的叫嚷声在春雨后的街巷里此起彼伏。

    石砖间长出嫩绿新草,偶尔一朵小花都能勾走桃华的视线。

    秦尧玄终于没有再蒙住桃华的眼睛,一行人穿着普通富贵人家的衣衫,同游人一样走走停停。

    此时正是两国交战,虽然大衍早已国力衰微难以抵抗,随行大臣们的心却是绷得一紧再紧。秦尧玄并非嫡长子,生母更是身份低微毫无势力,却能以一己之力坐上皇位,能力自是不用多说。

    想起那些被贬去边关,打落为民,甚至斩首的手足兄弟,他的手段自是沾着血。

    这般多疑暴戾的帝王,如此紧要时刻,竟陪着一个大衍的人质公主来江南。众人明白,这只是考察近日急奏长明河一事的由头。众臣们人心惶惶,生怕有任何让他挑拣的地方。下了船便忙碌各自公务,丝毫不敢陪伴游玩。

    “这个,这个!”

    桃华看见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走过,蹦蹦跳跳地往前跑,奈何秦尧玄拽着她的左手不放,险些摔倒。

    “想要?”

    提着大包小包的秦尧玄赶紧将手中东西交给跟随在后的媛妃,将崴着脚的桃华整个儿抱进怀里,仔细搂着才走到小贩面前,摘下一根糖葫芦给她。

    一旁随从赶紧摸出碎银,那小贩眼冒金光,直喊找不开,索性将插着几十串糖葫芦的草把整个塞给随从。【随机广告5】脚底抹油一溜烟地跑了。

    “主子,这可如何是好?”

    “丢了。”

    “我要!”

    桃华口中含着糖葫芦,口齿不清地嘟起嘴说:“华儿喜欢吃嘛,为什么要丢?”

    正巧咬着一颗酸山楂,整张小脸儿都皱在一起,秦尧玄不禁笑出声来:“那便不丢。”

    见桃华将蜜糖吃得满嘴都是,春日里的她神采飞扬,还偷偷摸摸将唇瓣的蜜渍蹭在他的衣襟上,秦尧玄冷着脸将桃华放下,趁着小巷转弯时捞起笑靥如花的桃华,俯下身按住她的脑袋,将她一开一合的小嘴整个含住吮吸。

    粘稠的糖蜜在接吻时被口涎带着落下,又被他舔入口中。最后桃华脸上没了蜜,只剩下他动情时留下的津液。

    “很甜。”秦尧玄摩挲她的唇瓣,嫌弃地说:“脏兮兮的,吃个糖葫芦都不省心。”

    “那你也不能吃我呀!”

    桃华将手里的竹签丢掉,踮着脚去随从那又取下一串,塞进秦尧玄的嘴里,“想吃就吃嘛。”

    她又不会嫌弃他二十好几都当皇帝的大男人了还想吃糖葫芦。

    秦尧玄挑眉,眼中似是愠怒。随从和跟在后头的媛妃、侍女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吃嘛,甜的。”

    桃华见秦尧玄这副样子,发觉自己这几日得了些许自由,甚是跳脱。【随机广告3】竟还真的融入了十五岁时自己的小孩子心性。

    她心虚地舔了一口,小声道:“真的很甜。”

    秦尧玄抓起桃华的小手,咬下最顶端被她舔了一口的山楂:“华儿所言不虚。下一颗也替孤尝尝。”

    什么嘛,原来他怕酸!

    被迫以身试毒的桃华只得每颗山楂都舔一口,咬一下,确定味道后才送到秦尧玄嘴里。一串吃下来可是把她累的要命。

    最后一颗,桃华终于放松地喘口气,秦尧玄却忽然拽起她的脑袋,将沾满他口津的山楂整个儿渡进她的口中。松开时还不忘揪着她的舌头翻卷吮吸,咕啾的接吻声在小巷里清晰极了。

    桃华脸红心跳地囵吞咽下,喃喃道:“不酸啊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420/" title="娶我妈妈吧小说5200">娶我妈妈吧小说5200</a>

    ……”

    “特别甜。”秦尧玄的唇边扬起一个浅笑,抚摸她发顶时往后一瞥,跟在身后的随从早已非礼勿视地挪开眼睛,媛妃已然带着侍女去人多的另一侧了。

    “上上签!这位夫人可是了不得,近日鸿运当头定有喜事,更是有旺夫之运啊!”

    一声高亢的祝贺声传来,桃华扭头看去,没想到竟是个年迈枯槁的瞎眼道士,坐在地上支着个小摊。媛妃和侍女愁容不展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谢过道士送的桃核小物后才起身。

    “算命摊子。”

    重生这世的桃华对于命数好奇至极,愣拉着秦尧玄来到摊前,询问道:“可以给我算吗?”

    “老朽只给有缘之人算命,天机不可泄露,命数无常,成事在人。”

    他捋着短短的胡子,伸手道:“姑娘心中杂念苦情颇多,可是想知道些什么?”

    秦尧玄拿出一块白锦丝帕覆在桃华手心,这才递由老道勘手掐算。

    这道士的的确确是瞎子。桃华只觉神奇,却不敢问困扰自己最深的疑问,只得小声道:“区区凡俗之人,当然想知道能不能长命百岁,无病无忧。”

    “华儿自然会长命百岁。”

    秦尧玄眼眸一黯,声音深沉得像是威胁。

    收人钱财,替人消灾。老道也明白自己不该说不吉利的话,可却是眉头紧蹙,反复摸索后,低声道:“长命百岁,姑娘这话当真有趣。你这脉象虚弱已久,手相更是紊乱无章。敢问生辰八字?”

    桃华并不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却是秦尧玄脱口而出,“你可要好好看看。”

    “奇哉怪也。”

    瞎眼老道不仅看不见秦尧玄阴厉的眼神,连他身上的阵阵冷意也察觉不道,掐指算了半天,甚至摸出罗盘八卦。桃华都着急了,他才神神叨叨地念:“姑娘你这命数怪异的很,本该是早夭之命,决不可能活过满月,怎得长得这般大了?这根本就是逆天而为……若非你身边有福运加深的天子厚泽……但这也……”

    老道越算越慌,竟喷出一口血来,匆忙收拾小摊道:“不算了不算了!你这是妖物缠身,厉鬼索命!黄天在上,弟子并非有意冒犯!”

    “等等,老道士!”

    钱还没给呢!桃华见他这副惊吓的玄乎模样,只觉得心里难受极了。

    为什么给媛妃算就是鸿运当头,她却是个……早夭之人?那自己不该早就死掉吗?为什么自己还好好活着!还活了两世!

    “莫听他胡言乱语。不过是想惊吓华儿,骗你买他的宝贝罢了。”

    秦尧玄将桃华揽入怀里,也不顾众目睽睽之下,紧紧拥着安抚:“江湖骗子罢了,如此不识眼色,连个好彩头都不会说,孤这就派人将他抓回压入囚牢。”

    桃华还是沉浸在老道士说的逆天道改命的可怕话语里,不禁肩头瑟缩。自己这莫名其妙的重生,实在是太过古怪了。

    “我……我害怕……”桃华抓紧秦尧玄的手,确定是真实的,有血有肉的,而不是什么幻想,更不是鬼怪。

    “就是个江湖行骗罢了。桃华妹妹这般天真模样,才让他敢吓你。”

    见秦尧玄面色有变,陆宁雅赶紧上前宽慰,指着刚才给的三文钱桃核说:“这么个小桃核要了三两银子呢!可不是骗子?”

    竟然要三两银子!桃华这才点点头,只觉这骗子手段着实吓人,亏她还以为是什么得道高人。

    “主子,都这个点儿了,去进午膳吧。”

    一旁随从赶紧上前支招:“江城的锦仙楼素以美味闻名,定然与宫中御膳不同,自有一番滋味。已经布宴等您与娘娘们入座了。”

    桃华才觉肚中空空,垂着脑袋,由秦尧玄牵她往锦仙楼去。【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