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27-28)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27,暗格换妻5,二拜律师

    “啊……”不知哪房的太太发出了兴奋的叫声。

    众人听到相视一笑。

    “差不多是时候了。其他几个也快了。”有人看了表以后,蛮有经验的说。

    “哦……”“咳……”另两个房间似乎受到了传染,也传出了女人的摄人心魄的叫喊声。

    “叫这么大声!真够呛。”有男人“吃吃吃”的偷笑着说。

    女人们都红着脸,低着头不说话。她们有的在想我进去后可不能声音太大,会被别人听到。有的像的正好相反,我即便大声叫床也没有关系了。大家不都这么叫嘛!不是头一个就行。

    “你不能让你的那个她叫出声才够呛。”另一个男人说、

    “屋里小声点。叫两声便可以了。不要再说别的东西了。”小廖说话了,他怕里面的人再说出什么鸡巴逼之类的脏话来,连忙加以控制。这个组的女人有时候很不注意语言文明,兴奋起来故意说脏话。今天有新人,还是文明点好。

    “行了,行了。大家看我吧。他们还要等一会。我们看看谁能接着给我们讲好听的故事?大律师怎么样?”为了里面的人出来不太尴尬,小廖再次转移了大家的注意力。

    “那我来讲一个真实的案子吧。”说话的是王大律师。

    王大律师的故事。

    “有一个小偷偷偷溜进了一户人家,正在偷东西,主人回来了。”

    “小偷被主人看到以后没有慌乱。他见回来的是主人家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又看到房间里有个钢琴,连忙说,我是调钢琴的,你爸爸让我来调钢琴。(说是爸爸请的是一种对策。女孩一般知道妈妈要干什么。却不知道爸爸的行动。)对于小偷的谎话,女孩竟然信了。”

    “但是女孩也不是全信。你调吧,我看着。女孩将信将疑,便让他当场检查。”

    “我的工具呢?”这个小偷只不过是这么一说,他其实一点都不会调钢琴。工具包里装的都是钳子、改锥、大锤什么的撬锁工具。这时小偷突然想起来了,他不会调,有工具也不行。“哦。我忘了。已经调完了。”小偷灵机一动,说。

    女孩打开钢琴试了一下。可是她试不出个好歹。只好说。“那你回去吧。我跟我爸爸那说。”

    “钱。”小偷胆子贼大。

    “多少?”

    “一千。”小偷哪知道应该多少钱。随口说了个数。

    “上次怎么是八百?”

    “知道你还问。想占便宜啊。”(他的意思是说,女孩故意不说出价钱。调琴的如果说的低,她便接受。)

    “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女孩说。“你晚上再来。”

    “你以为我是开出租车的呢?一天跑好几趟。我住城的那头好不好!现在给钱。”小偷自然不敢晚上再来。他又没吃豹子胆。

    “我们可以付你出租车钱。”女孩没有办法。

    “时间你赔得起吗?”

    “你说怎么办?”

    “你去银行去取。”

    “我没有卡。”

    “你打算赖账啊?”小偷倒有理了。

    “你说怎么办?”

    “我说你听吗?”

    “听。”

    “那,让哥乐一乐了。”小偷说着便把女孩强行拖进她的房间里。女孩怕人知道还不敢呼救。结果便被小偷强奸了。连衣服都没脱,把女孩的裙子往上一撩,逼着女孩抱着自己的腿躺下,男的跪在她的下面便把那事做了。他用手把女孩的屁股向上抬起一点,从下面轻轻的一顶,便插了过去。插了进去以后,他调整好位置后大干起来。

    “到底怎么干的呀?你能讲详细点吗?”有人问道

    “你还是自己想去吧。”大律师说。

    “就这样。”静斋太爱出风头了,他一把拉起他的临时妻子,“你躺到桌子上去。”他指挥小陆老师到。

    小陆老师第一次参加活动,不想坏了人家的规矩。便听从了静斋的指挥,一侧屁股坐到了那张桌子上,随后躺了上去。那天小陆老师穿短裙,为了防止走光,他不得不把一只手放到两条大腿的中间,按住裙子。

    尽管这样,跑光仍然不可避免。跳跳小鹿衣服上的扣子,一修什么的都被歌迷们扯光了。刚才还有人

    徐老师一看,幸亏胳膊长,不然还真按不住。

    “这样啊。”静斋抓住小陆老师选在桌子下面的两个脚踝,把它们举得高高的。然后他抱住女孩的两条大腿,用胯部撞击着女人的臀部。

    “桌子这么高当然好弄了。床上那么低能行吗?”还有人不服气。

    “所以要抬屁股嘛。”静斋说。

    “一会你进去,自己试试不就知道了?”小廖接了一句。

    “哈哈哈”大火一笑,这事便过去了

    “大家注意了。男人的这么一抬,为以后他的法庭辩论留下了隐患。我当时便问他,如果女孩是自愿的,她为什么不自己抬屁股?反而要你去抬?他答不出来。”大律师接着讲他的故事了

    “晚上女孩的妈妈回来,发现孩子的情绪很不正常。知道出事了。便问她是怎么回事。一开始女孩不说,后来见瞒不住了,只得道出了实情。”

    “不想女孩的妈妈怕事情传出去对孩子不利,也主张不报警。倒是父亲明白一些,说,个坏人再回来怎么办?你能天天在家看着吗?再说了,人家把你一起做了怎么办?”最终还是报了警。不然又让这个恶棍得逞了。

    只要报了案,问题便简单多了。现在小区都有监控,女孩又和小偷面对面的那么长时间,很快认出那个小偷。因为事后小偷逃出小区的时候是蒙着头的,看不出是谁;可是他进小区的时候不知道有后面一幕,没有做任何掩饰。衣服也都是一样的。马上便被辨认出来了。找到小偷以后,不看他的逃跑方向,往他来的时候追查,从哪里来的,怎么来的,全都查出来了。很快找到了他的老窝。案子马上被破了。

    没想到被捉到以后,小偷竟然说对方是自愿的。结果差点成了一夜情。

    女孩的妈妈是珍妮的朋友,让我去帮着听一听。当时我就火了,我说,“其实这和自愿不自愿,抬没抬屁股和这个案子完全没有关系。孩子不满1岁,按照实验园的治安条例,不满1岁时,受害者自愿不自愿都是强奸。要求从重处罚。”

    大律师这时解释说,“这和刚才那个谁,那个静斋讲的是一个意思。一定要找到罪犯和法律之间确实的冲突位置。不然便有可能放跑坏人。在静斋的故事里。有一个细节大概大家都没有注意。……”

    “这个故事很枯燥。没什么意思嘛。应该把强奸的过程讲一讲。”有人不满意,说。

    “可是这是个真实的故事。而且当时的女孩现在就在这里。她把这个包裹背了太长的时间。现在不想继续背下去了。委托我把它说出来。”大律师说

    “谁啊?”人们互相询问着。

    不巧,正在这时二号房间的新婚夫妇出来了。

    “5号是谁?该你们了。”小廖问道。

    没有人回答。

    “梧桐你查查5号女人是谁?又是谁的女人?丈夫们也都看看自己手里的纸条。”

    “是我的。”徐老师慌慌张张的说话了。他忘了自己抽到的号码了。

    “我是5号,”一个女人的声音。大家一看,是珍妮。

    “4号,5号,6号你们拜天地吧。”小廖说。

    其他两男两女也走了过来。

    “不拜行不行?”徐老师感到浑身的不自在。

    “新娘子同意吗?”小廖问。

    “按他的意思做吧。”珍妮说。

    “那就不用拜了。你们进2号新房去吧。”小廖大声说,“其他人,4号和6号跟着我的口令拜堂。一拜天地……”

    拜完堂,小廖发现5号新婚夫妻还没有走。“你们怎么不进去呀?”他问

    “和大家一起吧。”徐老师总想摆出一副自己并不愿意,是别人逼着自己这样做的样子。这让其他人很反感。

    小廖并没有急躁,反而耐心的问徐老师和珍妮,“你们知道进去怎么做吧?”

    两个人都没有回答。

    小廖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他以为既然同意同房了,这种事情应该是没人教都自来熟。没想到两个人都有问题。偏偏碰到一起了。早知道把他们各分一个有经验的人带着便可以了。“你们进去就按在家里那么办。在家里晚上上床干什么在这里也干什么。……用我跟你们进去说一下吗?”

    “要不你来一下吧。”没想到徐老师真的愿意。

    小廖这下犯难了。他不过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人家便接受了。自己进去了,外面这一摊子谁管?

    “算了。不用你了。”珍妮看到小廖十分为难便这么说了。

    两个人进去以后都没有经验,谁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做。徐老师不希望和自己老婆以外的任何女人做这事儿;珍妮可以,但是很勉强。她很高傲、冷艳,绝不会自己主动提出要求。两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坐在床沿都不动了。也不说话

    “我不知道干什么。你来吧。”徐老师打破了僵局。为了回家后有个交代,他必须和珍妮做点什么。这时候,如果对方请他动手他再动手。

    “我也不想干这种事。”珍妮说。

    徐老师的第一次来暗格算是打了个哑炮。

    “那我们聊聊天儿吧。不做了。”君子不夺他人之美,徐老师建议说。

    “可以,你是跳跳小鹿的爱人?”

    “……是。”

    “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三个月了。”

    “你做什么工作的?”

    “原来是老师,现在还没有工作,”

    “在这里还习惯吧?”

    完全是珍妮一个人在问。珍妮在这些人里面已经是最难说话的了,徐老师比她还肉。

    “还算好吧。”

    “为什么来这里?”

    “是你丈夫劝我们来的。”

    “我明白了。为了让你爱人唱歌?”

    “不是!我们来实验园是因为我老婆有外遇了,我不想责备她。但是,又不能让这个事情继续下去。所以王大律师让我们来躲一躲。”这事,说多了都是泪。

    “原来是这样,”珍妮说!“王大律师是个好人。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目的。你要相信他。你爱人她现在唱歌唱得很好。不是也不错嘛。这是个发展方向。很多人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其实徐老师也没有责备王大律师的意思。但是他对自己的目前的处境非常担心,他担心小陆老师被其他男人拐走。“现在她上台的机会很少。而且她还是像以前那样教书多好!”

    “你不如去问问静斋,”看出了问题后,珍妮帮徐老师出主意说“他以前当过导演助理,知道这方面的运作。还是有经验的。如果他帮助你的爱人在演唱方式取得了成就,你的爱人会感激你的。如果你不关心她。认为她的事业是对你的伤害,那你们两个人,会渐行渐远。最终不得不分手。”

    珍妮又说,“我想王大律师以前的意思也是这样,要让你们之间的关系在没有冲突的状况下慢慢恢复。如果老是这样对抗。你喜欢的她不喜欢,她喜欢的你不喜欢。那么你们将来你们的关系就会越来越糟糕。”

    “是啊。”徐老师表示同意

    “你认识静斋吗?我可以让王律师为你们引荐。”

    珍妮不是心灵导师,徐老师不能判断出她的话是对是错,但是起码人家是在为他着想。现在已经很少有人为徐老师着想了。反而人们都在帮着跳跳小鹿出主意,帮她算计她的丈夫,想办法踢开她的丈夫。

    “不用了吧,我们以前是邻居。”

    “这么巧?他今天好像还抽到了你的老婆。”

    “是啊……”徐老师意味深长的说。徐老师认为珍妮的话很对。“这次之后,我会去帮她找静斋谈一谈,看看他能为我们做点什么事儿?他这个人怎么样?”徐老师最不放心的是静斋的人品。

    实际上徐老师对静斋是存有戒心的,他认为这个人心眼儿并不是那么善良的。而且他对自己的老婆一直抱有不良企图。今天不知怎么阴差阳错的就把自己的老婆弄到他那里去了。徐老师一直心有不甘。

    “你也不要太小心眼了。为了保住人,有时候要做出点牺牲。既然已经决定了,你越是想它便越是心里不安。疑神疑鬼。不如不想。”珍妮劝解到。“过去封建的思想认为,如果自己的老婆让人家碰一下以后便怎么怎么了。应该把碰到的那部分砍掉什么的其实那都是封建思想在作怪。她有权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她不是任何人的奴隶。”

    “你不知道,”徐老师终于忍不住了,“静斋刚才说的空心穿大衣的事情,我老婆也干过。”

    “大衣里面没穿东西?”

    “她后来在外面买了一条裙子穿上了。但是我确信出去的时候什么都没穿!”

    “去会什么人你知道吗?”

    “也许是我们校长。更好像是个叫噬人鲨的。”

    “他啊!”

    “你认识?”徐老师不安的问。www.luanhen.com

    “你放心好了。”珍妮说,“这个人是这里最大的房地产商的儿子,花花公子。很有名气。他玩过的女人不计其数,可是没有一个超过半年的。你别害怕,他不会长期霸占你的女人的。”

    “可是,,”徐老师吞吞吐吐的欲说又止

    “你说吧。我是医生,我会帮你找到答案的。”

    “可是来到这里以后她又开始唱歌了。静斋刚才说了,不让老板睡根本得不到这个位置。”

    “还有别的情况吗?”珍妮问。

    徐老师又把那天晚上见到的说了。那天晚上他和小廖一起看到了老板在糟蹋自己的老婆,虽然他不能确定那是不是真的。

    “你说的很可能是幻觉。小廖现在在这里,我们把他叫来问问不就行了?消除你的疑心。”珍妮说着拉开房门对小廖招招手说,“小廖,你过来。”

    小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忙走进了2号客房。“怎么了?”看到这么半天了两个人还这么衣冠楚楚的,他更加不安起来。他惴惴不安的问。生怕出了什么大乱子。

    “你放心,我们没事。徐老师说,有天晚上,就是跳跳小鹿第一次登台的那天。你和他一起看到跳跳小鹿被她的老板糟蹋了?”

    “没有啊。”小廖摸着自己的头想了想说,“那天是周末最后一天,第二天有手术。所以我回家边睡觉了。而且那时候我也不认识徐老师,第一次见面,没跟他说过几句话。进场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今天是第二次。”

    “不是你说的,他马上便要叫唤了吗?你怎么不认账了?”

    “你说的都是什么?没头没脑的?”小廖还是不明白。

    “算了。没你的事了。”珍妮开始往外轰人。

    “我说你们真是够土豪的啊。着心房高家族来是为新娘子开苞用的。”

    “行了!行了!你赶快去处理你的事情去吧。外面的人都等着你呢。”珍妮听完之后赶快把小廖轰走了。

    “小廖那次也许是梦,但是后来有一天他自己亲口对我说过,她要和老板睡觉。晚上不回家了。而且她哪天确实没有回家。”小廖刚走,徐老师便急急忙忙的解释说。省得人家把自己当神经病看。

    “也许,,”珍妮沉吟了一下后说,“你对试验园的规章不太熟悉。我来给你讲一遍。在这里个人的意愿是第一位的。婚姻证书并不是性生活的驾照或是限行书。如果一个人希望与他人性交,关键的是对方的态度。婚姻证书不起作用,你的态度也没有法律的效力。”

    “这个我明白。”

    “你不明白!你认为嫁给你以后,你的妻子便不能与其他男人发生性关系了。是一种错误的认识。你如果根据传统社会给你的印象,太纠结这方面的感受。吃亏的只能是你自己。你把自己的心理过程完全拴在了封建道德体系的拴马桩上,一定会与现代社会格格不入。这才是你的悲剧。你应该找心理医生看一看。”

    “这个我知道。所以我也没有试图阻止她。”

    “但是你心有不甘,而且心理伤痕太重。”

    “,,”

    两个人一起衣冠楚楚的讨论了半个小时,然后又一起出去了。

    没人知道他们在里面做了什么。这是暗格换妻的魅力。

    2,暗格换妻6,夫妻对拜

    到了第五轮,也是最后一轮,这次活动的重头戏终于来到了。

    跳跳小鹿戴上了红盖头,和静斋一起拜了天地,手拉着手双双走进了一号房间。

    “呵呵,怎么样?”关上了门,静斋突然像换了一个人。从一个文质彬彬的文人变成了一头野兽。很多人无法实现这种反差巨大的转换,但是静斋可以。

    跳跳小鹿心里一紧,“什么怎么……?”跳跳小鹿还没说完这句话,已经被男人搂住,胡子巴查的臭嘴唇堵在了跳跳小鹿略厚的小小嘴唇上,让他话都说不出来了。

    “嗯~,嗯……”跳跳小鹿在男人的怀里极力扭动着,试图挣脱出来,但是没有用。

    男人的大手从身后鹰爪一样抓着跳跳小鹿的肉,一把便是半个屁股。四根铁钩一样的指头深深的陷进了女人的屁股缝里。

    如果不是有规矩,跳跳小鹿真想不干了。现在她只能继续应酬。

    “怎么没穿裤衩?”男人从身后拉开跳跳小鹿的裙子的拉锁,把手伸了进去,但是没摸到东西。“你这是给谁准备的?”

    “谁都没有。”跳跳小鹿气喘吁吁的说。一边试图把短裙穿回去。

    两个人在裙子上较起了力量。

    “不信。”静斋是个老江湖了,哪能信这个,“说说,今天来,你想你会嫁给谁?”

    “谁都不嫁。”跳跳小鹿来之前想的是王大律师,可惜没有成功。大律师虽然年龄大了一点,但是他为人稳重,办事有板有眼;长得高大伟岸,不怒自威。小陆老师喜欢这种成熟类型的男人;对那些同年龄的,办事冲动,顾前不顾后的年轻人反倒没有兴趣。这也是她当初和其貌不扬的徐老师走到一起的一个重要原因。

    现在跳跳小鹿明白了,暗格换妻玩的是中等强度的刺激。如果两个已婚又不是夫妻的男女之间已经有了意思,想要温馨如意、浪漫温柔的性爱,又不换错人,只能搞这两对夫妻之间的换婚。不过这种交换必须是在比较熟悉的夫妻之间。对跳跳小鹿是不可能的,她与大律师只有一面之交,还轮不到这个;自己的老公也不会同意。来这里还是小廖做了很长时间思想工作的结果。律师也是诱饵之一。

    这时实验园的各种换婚,换妻,换夫活动五花八门,层出不穷。其中换婚是指两对夫妻之间的互换。双方的女人或男人领着对方的男人或女人当做新的配偶领回家。通常会住一段时间后再换回来。

    如果这种方法徐老师不愿意,还有另外一种方式叫做四人家庭。这种方法不再组建新的,两人一组的小家庭,而是两家四口合住在一个屋檐下,从几个小时到几年的都有。那时候晚上回到家里,一起吃饭,一起收拾家,一起娱乐。因为大家有共同的语言,人多了家庭内部反倒更加团结,其乐融融。到了睡觉的时候,可以分组睡,也可以一起睡;可以玩一龙二凤或二龙一凤,也可以玩二龙二凤。怎么都都可以,选择很多。实验园很多成年人的家庭都是这样。反正徐老师没什么脾气。珍妮也许会同意。她刚才已经和徐老师在一起了。而且很成功。

    在跳跳小鹿的迷惘中,她被动的被静斋剥去了上衣。当静斋又去摘跳跳小鹿的胸罩的时候,女人被惊醒了,看到眼前的竟然是原来色眯眯的静斋,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女人惊呼道。

    “别和我假正经。你干什么来了?”静斋怕被外面的人听到,连忙捂住跳跳小鹿的嘴。

    跳跳小鹿这才完全明白过来。停止了抵抗。她放开双手,不太情愿的让男人摘掉了她的胸罩。

    “你下面洗没洗?”静斋一边揉弄着女人的奶子,一边十分下流的问道。看到旁边有把椅子明天瞬时做到了椅子上。这样他的目光正好和小陆老师的胸持平。

    “你别动那里,从昨天晚上我都没洗。”跳跳小鹿正好利用这个机会拒绝她所不愿意的。

    “没洗没关系。我喜欢骚的,原味的。”

    “恶心不恶心!”小陆老师心里想。没想到静斋的口味竟然这么重。

    “你是不是把拉锁又关上了?”静斋又问。他向往下来女人的裙子没有拉动。因为拉链在小陆老师的很提的后面,静斋正好看不见。

    “,,”跳跳小鹿把自己长长的双臂背向身后摸了一下,发现拉锁还是开着的。“没有啊?”她说

    静斋猴急的想一把拉下女人的裙子,还是没有拉动。这才明白,女人的胯很宽,裙子的腰又细,猛一拉根本拉不下来。好在静斋很聪明,“站好别动。”他让女人站住,自己坐在那里,把女人的裙子左边拉一点,右边再拉一点。就这么一点一点的往下蹭。等到细细的裙腰蹭过女人宽大的胯骨以后,便一脱到底了。

    “哦,真美。”静斋不由的惊叹道。

    跳跳小鹿的短裙里面是一条雪白雪白的T型内裤。内裤的后面只有一根绳。这时绳子已经深深的锯进了女人的臀沟。这便是为什么刚才静斋什么也没有摸到的原因。

    “你戴上套,然后直接做怎么样?”既然躲不过去了,跳跳小鹿希望简化程序,迅速过关。

    “直接做什么?”静斋正急匆匆的脱去自己的上衣

    “做那种事嘛。你身体好。几下便可以完了。”跳跳小鹿用手掌慢慢的平整着男人宽阔的前胸。试图激发起他的激情。

    “那不行。”静斋没有上当。“你以为这个机会是轻易得来的呢!”

    “你要干嘛?”跳跳小鹿紧张不安的问。

    “干啊。”静斋答道。

    “我知道你要干我。我的意思是,,你快点行不行?”

    “当然可以,只要你配合。”静斋不愧是个老手,他把跳跳小鹿反击的机会全都封死了。

    “那咱们快点。你躺下。”跳跳小鹿急匆匆的说。跳跳小鹿的心思是让静斋赶快完事赶快出去。这是女人不愿意,又不得不做的时刻的最大心愿了。

    人家别的妇女玩这个游戏最起码也要玩个新颖,小陆老师连这个尝新的心情都没有。

    “呵呵,”静斋看了一眼紧张得不得了的小陆老师,已经猜中了女人的心思。他将计就计,“好吧。”他大大方方的躺了下去,还把双手还把双手枕在了头下。

    跳跳小鹿一眼看了过去,只见男人张开的两侧腋下露出了两朵黑森森的腋毛,又长又密,分布的面积还小。那么好多毛挤在如此小的地方,好像两朵盛开的,邪恶的,黑色花朵。男人的腋毛全是直的,一个弯都没有,恶魔的头发一样;长出来以后再乱哄哄的蓬松开来。再往下看,他上身长,下身短,中间鼓着一丛更大黑色花朵,中间已经抽梃了,长出一个硕大的花萼一样的棒槌。如果真是个植物,里面应该全是雄蕊的花粉。

    小陆老师感觉到了一阵恶心,完全没有妇女在自愿做爱前的那种激动。

    但是自己洗的果子自己吃。你总不能刚开始便耍小脾气,甩手出门吧。再说了,衣服都脱了。马上走也不现实。小陆老师只好爬上床,侧坐了在了男人的身旁。

    “你摸摸那里。”新的丈夫指示到。

    小陆老师摸了一下男人的那个东西后便松手了。她在床上蹲了起来,位置正好在男人身体的正中间。面朝着男人头部的方向。然后她把一只脚跨到了男人身体的另一侧,双手按在男人的胸膛上,翘起臀部,低头从自己的身下看过去,寻找着最佳落点。这时她的臀部已经慢慢的移到男人身体中段的上方。

    男人也用自己的手抓住了女人的两只手腕。他本来想多玩一会女人的那个部位,不知怎么的,一来二去便失去了主动。现在他欠起头来努力观看着。可是也只可以通过一道缝隙看到女孩出色的双乳和挤成一道一道肉坎的肚皮。可是他不用着急,以后有的是机会。人生长着呢。

    女孩甩开一只手腕上的男人手指,用这只手在自己的屁股底下扶着男人的工具往下坐。很快,女人阴户附近,阴唇边缘的神经末梢便感觉到了男人上面顶着露珠的海绵体的存在。

    女孩的下体对外界感受到了一丝淡淡的凉意。同时她也接受到了自己身体另一种感觉,这回是对自己身体的体会,海蚌壳一样的肉边划过了男人的那层海绵,留下一线凉丝丝,软绵绵的感觉。

    当女人蹲好好以后,用小口叼住了男人的工具。越吞越深,一直到底。

    之后,她开始慢慢的上下的移动起自己的屁股来。下去坐不到底,上来不能抬得太高。坐到底,肌肉一旦放松,便不可能马上再起来了,还要重新攒劲;抬得太高,男人的那个东西太短,很可能掉出自己的身体,重新在往下做的时候,那个东西很可能要偏离原来的位置,不可能原封不动的插回到小洞里,从而戳伤自己哪个部位娇嫩的组织。

    因为上面所说的困难,女孩做起来非常费力。只动了两下儿,发现这个姿势很不得力。床很软,技术要求又高,自己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要花费比平时更大的力气。蹲得两腿发酸。

    而且面对着男人的忒忒贼眼,感觉怎么总是不那么舒服。毕竟他不是自己真正的丈夫,是个临时的替代品、调剂物。于是她测过身体,一只手在男人上半身,一只手在他的下半身,掉转过头来。

    这时小陆老师的头转向了男人脚的方向,身子也跟着转了过去。怕男人偷偷摘掉套子,她没有拔出男人的那个东西。而是坐在上面,继续套住,直接在上面转。男人的那个东西等于一根转轴。

    虽然没有棱,但是那个东西的横截面是椭圆的,所以在女人的身体里面转动的时候还是有感觉的。能觉出一个东西在刮着阴道壁在运动,使得原本紧紧合在一起的阴道壁被撑开了,只是有的地方撑开的大一些,有的方向有点小,这个被撑开的空间的横截面还在不停的变化着。最后她把双手从按住男人的胸膛,改成了按在男人的双膝上。

    静斋躺在那里,双手枕在头下,正在闲哉悠哉的欣赏他的战利品。不过他可没有闲着。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候,人家正准备着说什么段子好呢。正在这时,女人突然把头掉过去了。只给自己剩下一个直挺挺的,光滑的脊背,和一条脊椎骨。这时再说段子效果要差了很多。

    当然,这个女人的后背又平又直,皮肤又好,是个相当好的货色。十分养眼。

    好在这种姿势下,静斋随时可以找到其他乐子。他不说段子了,从头底下拿出一只手用它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相当的爽滑。

    当手无障碍的一直摸到女人身体的最下端的时候,那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不时的从下面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菊花,享受密纹。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完全不是那种轻浮的挑逗,女人可以感觉得出来,这是无法抗拒的。他是老手。

    女人撅着腚动了几下后又感到累了。换来换去的总也找不到正确的位置和姿势,她想放弃了。怕让男人笑话,她又勉强坚持两下,还是不行,两条大腿都快抽筋了。这时候,她又把脚尖向后挪,膝盖从原来抱在胸前往下放,改成了支撑在床面,把蹲姿改成了跪姿。

    男人像看耍猴一样看着自己身上的女人一会这样忙一会那样。忙来忙去,总是不自在。看得非常高兴,他的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女人一膝盖当轴跪起来又跪下去,又动了两下,还是不太舒服。而且尺度不好掌握,有一次那个东西都从自己的身体掉出来了,差点戳疼小陆老师的会阴。但是已经不好意思再改了。几分钟不到都试过三种姿势了,也没有新的方位可改了。女人最后只好一屁股坐在男人的身上不动了。

    这时男人的棍棍还在她的身体里一跳一跳的,但是硬度已经不如刚才了。

    小陆老师感觉到了男人的放肆和得意。他把双手十指交叉托在头下,正好看着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837/" title="超神猎人无弹窗">超神猎人无弹窗</a>

    女人的每一个动作。他不说不做,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半天不变,只是傻呵呵的在那里阴笑个不停。但是小陆老师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当初咱们住一个公寓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憋了半天,得意洋洋的看着女人改来改去,却始终找不到好方法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那时候你特别爱害臊。好像浑身上下都是机密,不让人看。徐老师就盯的旁边。多看你一眼都不行。现在怎么也好意思做这种游戏了。”

    静斋这一席话把小路老师说的面红耳赤,她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不讲。身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身体里十分麻木,没有任何的情趣。竟然,终于忍不住了,说,“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完呀?这样到时间结束了,咱们都完不了。”小陆老师说,“要不你做吧,我真的不会。”

    说句实在话,小陆老师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这些姿势。她正是为了要体验一下多种不同的性爱,才同意了小廖的劝说,加入到这个小组里来的。没想到这么不顺利。

    静斋好像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说,“明明是你自己要主动的。我又没说什么……真没办法,只好这样了。不过我说话在先,让你干什么你得干什么,你得配合。你要是不配合。那咱们怎么也完不了。”本来他没有资格提这种要求,只是因为小陆老师自己的失算,他额外占了便宜。

    小陆老师只好同意。

    “起来吧。别赖在那里了。”静斋拍了拍小陆老师的屁股说。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小陆老师色心太重的缘故。而当年在天南时她那么腼腆只是一种假象。

    小陆老师一下子动了起来,这次不用坐回去了所以没有任何顾忌,一下便把屁股抬起来了,然后两条腿从曲折的位置向伸直打开。男人的命根应声而落,横倒在他的肚皮上。看来男人也觉得刺激的不够。

    女人起来后,静斋迅速翻身爬到了地上,和当年的小陆老师赤条条的,脸对脸的互相看着。小陆老师跪在床上,静斋则站在那里。有几秒钟两个人一动都没有动。

    “当年要是能让你现在这样,我花多少钱都愿意。”静斋伸出手去托着女人的双乳。

    小陆老师是不情愿的,但是也没有反抗。只是脸上闪现出一丝绯红。

    男人又用一只手向下移动,一根手指勾进了女人毛毛查查的阴部。

    “你这里的毛怎么这么扎人?”静斋没话找话。

    “,,”这不是女人喜欢的话题。况且这时她也不想说话。

    因为心情不好,女人已经有两天没有刮毛了。阴埠上的毛茬长的很长,十分扎手。

    “你怎么想起来刮毛的?”男人用手掌轻抚着女孩的阴埠说。

    女人试图用手去阻挡。眼前出现了当年校长逼着她刮毛时的情景。她的脸红了。

    “别动!”男人喝令到,“你现在是我的老婆!而且我说话你必须回答。这时规矩。”

    女人一时没有琢磨过味来。她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规矩?别说她了,很多人玩了不少次了还是不怎么知道游戏规则。完全是听对方的。对方让办什么边干什么。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小陆老师觉得还是应该听老公的话吧?便把上去试图搬开男人手指的两只手重新又垂下去了。

    既然女人的抵抗失败了,男人得寸进尺,把一根粗壮,但是皮肤细腻的手指大虫子一样,从后面伸进了女孩的阴沟。硕大的阴茎的根部在女人扎手的毛茬上蹭着。这种感觉很好。姚风没有刮毛,他也没有多大的资格玩弄女演员,干才说的都是吹牛。所以男人以前也没有过这种体验。

    女孩没有做任何动作,接受了男人的探索。

    当女人蹲好好以后,用小口叼住了男人的工具。越吞越深,一直到底。

    之后,她开始慢慢的上下的移动起自己的屁股来。下去坐不到底,上来不能抬得太高。坐到底,肌肉一旦放松,便不可能马上再起来了,还要重新攒劲;抬得太高,男人的那个东西太短,很可能掉出自己的身体,重新在往下做的时候,那个东西很可能要偏离原来的位置,不可能原封不动的插回到小洞里,从而戳伤自己哪个部位娇嫩的组织。

    因为上面所说的困难,女孩做起来非常费力。只动了两下儿,发现这个姿势很不得力。床很软,技术要求又高,自己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要花费比平时更大的力气。蹲得两腿发酸。

    而且面对着男人的忒忒贼眼,感觉怎么总是不那么舒服。毕竟他不是自己真正的丈夫,是个临时的替代品、调剂物。于是她测过身体,一只手在男人上半身,一只手在他的下半身,掉转过头来。

    这时小陆老师的头转向了男人脚的方向,身子也跟着转了过去。怕男人偷偷摘掉套子,她没有拔出男人的那个东西。而是坐在上面,继续套住,直接在上面转。男人的那个东西等于一根转轴。

    虽然没有棱,但是那个东西的横截面是椭圆的,所以在女人的身体里面转动的时候还是有感觉的。能觉出一个东西在刮着阴道壁在运动,使得原本紧紧合在一起的阴道壁被撑开了,只是有的地方撑开的大一些,有的方向有点小,这个被撑开的空间的横截面还在不停的变化着。最后她把双手从按住男人的胸膛,改成了按在男人的双膝上。

    静斋躺在那里,双手枕在头下,正在闲哉悠哉的欣赏他的战利品。不过他可没有闲着。现在不是悠闲的时候,人家正准备着说什么段子好呢。正在这时,女人突然把头掉过去了。只给自己剩下一个直挺挺的,光滑的脊背,和一条脊椎骨。这时再说段子效果要差了很多。

    当然,这个女人的后背又平又直,皮肤又好,是个相当好的货色。十分养眼。

    好在这种姿势下,静斋随时可以找到其他乐子。他不说段子了,从头底下拿出一只手用它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后背,相当的爽滑。

    当手无障碍的一直摸到女人身体的最下端的时候,那只手开始不老实起来,不时的从下面轻轻的抚摸着女人的菊花,享受密纹。他的动作很轻,很温柔。完全不是那种轻浮的挑逗,女人可以感觉得出来,这是无法抗拒的。他是老手。

    女人撅着腚动了几下后又感到累了。换来换去的总也找不到正确的位置和姿势,她想放弃了。怕让男人笑话,她又勉强坚持两下,还是不行,两条大腿都快抽筋了。这时候,她又把脚尖向后挪,膝盖从原来抱在胸前往下放,改成了支撑在床面,把蹲姿改成了跪姿。

    男人像看耍猴一样看着自己身上的女人一会这样忙一会那样。忙来忙去,总是不自在。看得非常高兴,他的身体和心灵都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女人一膝盖当轴跪起来又跪下去,又动了两下,还是不太舒服。而且尺度不好掌握,有一次那个东西都从自己的身体掉出来了,差点戳疼小陆老师的会阴。但是已经不好意思再改了。几分钟不到都试过三种姿势了,也没有新的方位可改了。女人最后只好一屁股坐在男人的身上不动了。

    这时男人的棍棍还在她的身体里一跳一跳的,但是硬度已经不如刚才了。

    小陆老师感觉到了男人的放肆和得意。他把双手十指交叉托在头下,正好看着女人的每一个动作。他不说不做,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半天不变,只是傻呵呵的在那里阴笑个不停。但是小陆老师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当初咱们住一个公寓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憋了半天,得意洋洋的看着女人改来改去,却始终找不到好方法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那时候你特别爱害臊。好像浑身上下都是机密,不让人看。徐老师就盯的旁边。多看你一眼都不行。现在怎么也好意思做这种游戏了。”

    静斋这一席话把小路老师说的面红耳赤,她始终低着头,一句话不讲。身体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觉得身体里十分麻木,没有任何的情趣。竟然,终于忍不住了,说,“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能完呀?这样到时间结束了,咱们都完不了。”小陆老师说,“要不你做吧,我真的不会。”

    说句实在话,小陆老师以前从来没有试过这些姿势。她正是为了要体验一下多种不同的性爱,才同意了小廖的劝说,加入到这个小组里来的。没想到这么不顺利。

    静斋好像老大不愿意的样子,说,“明明是你自己要主动的。我又没说什么……真没办法,只好这样了。不过我说话在先,让你干什么你得干什么,你得配合。你要是不配合。那咱们怎么也完不了。”本来他没有资格提这种要求,只是因为小陆老师自己的失算,他额外占了便宜。

    小陆老师只好同意。

    “起来吧。别赖在那里了。”静斋拍了拍小陆老师的屁股说。好像这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因为小陆老师色心太重的缘故。而当年在天南时她那么腼腆只是一种假象。

    小陆老师一下子动了起来,这次不用坐回去了所以没有任何顾忌,一下便把屁股抬起来了,然后两条腿从曲折的位置向伸直打开。男人的命根应声而落,横倒在他的肚皮上。看来男人也觉得刺激的不够。

    女人起来后,静斋迅速翻身爬到了地上,和当年的小陆老师赤条条的,脸对脸的互相看着。小陆老师跪在床上,静斋则站在那里。有几秒钟两个人一动都没有动。

    “当年要是能让你现在这样,我花多少钱都愿意。”静斋伸出手去托着女人的双乳。

    小陆老师是不情愿的,但是也没有反抗。只是脸上闪现出一丝绯红。

    男人又用一只手向下移动,一根手指勾进了女人毛毛查查的阴部。

    “你这里的毛怎么这么扎人?”静斋没话找话。

    “,,”这不是女人喜欢的话题。况且这时她也不想说话。

    因为心情不好,女人已经有两天没有刮毛了。阴埠上的毛茬长的很长,十分扎手。

    “你怎么想起来刮毛的?”男人用手掌轻抚着女孩的阴埠说。

    女人试图用手去阻挡。眼前出现了当年校长逼着她刮毛时的情景。她的脸红了。

    “别动!”男人喝令到,“你现在是我的老婆!而且我说话你必须回答。这时规矩。”

    女人一时没有琢磨过味来。她并不知道这里到底有什么规矩?别说她了,很多人玩了不少次了还是不怎么知道游戏规则。完全是听对方的。对方让办什么边干什么。放弃了自己的权利。小陆老师觉得还是应该听老公的话吧?便把上去试图搬开男人手指的两只手重新又垂下去了。

    既然女人的抵抗失败了,男人得寸进尺,把一根粗壮,但是皮肤细腻的手指大虫子一样,从后面伸进了女孩的阴沟。硕大的阴茎的根部在女人扎手的毛茬上蹭着。这种感觉很好。姚风没有刮毛,他也没有多大的资格玩弄女演员,干才说的都是吹牛。所以男人以前也没有过这种体验。

    女孩没有做任何动作,接受了男人的探索。

    “干的。”男人没有用蛮力,只是说“我会让它湿的。”

    “想得美!”小陆老师说,她的心里在想,我就是不出水。

    “咱们走着瞧。”男人乐呵呵的说。他猜中了女人所有的心思。

    接着,临时丈夫用双手托着小陆老师腋下把她拉起。小陆老师虽然还跪在床上,但是上半身已经不像刚才那样弓着,尽量远避男人的身体哦,而是笔挺笔挺的立在那里,两人前胸对着前胸。

    这时,丈夫静斋一只手兜住女孩的屁股,另一只手一把把小陆老师拖到地上。他把女孩楼得紧紧的,低下头来,尽情的亲吻起来。

    男人的一只手从后面环住小陆老师的后背,另一只手继续放在她的臀部,“你这里比姚凤软多了。”男人一边亲吻,一边捏抓着女人的屁股肉。那里非常柔软。一边找个机会把自己当时的感觉说了出来。

    静斋的话一下把小陆老师的思路拉到了姚凤的身上。她回忆着姚凤的样子。她们曾经在一个公寓里共同生活过。彼此还算熟悉。姚风那也是一个江南美女,个子不大但是很有韵味!这让一般的男人都会对她十分感兴趣。大街上回头率很高,男人们多看两眼是少不了的。但是她的脾气十分火爆。小陆老师想到这里便没有十分抵抗,让男人们比去吧。

    “呜呜……”小陆老师不知道这是她的情绪已经被男人带着走了。

    静斋又说,“可是她的胸,没你这么大,也比你的硬,怎么搞的?”

    “我不知道。”小陆老师勉强应付着男人的挑逗。

    “她是个硬人,你是个软人。哈哈”男人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打哈哈。

    “,,”小陆老师被说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回答也不是不回答也不是。

    静斋又问,“你们徐老师也经常这样搂你吗?”

    “没有。”小陆老师正色说,“从来没有过。”

    然后静仔又吻了起来。舌头直接插到女人的嘴里了。吻过之后他又问,“他也这么吻你吗?”

    “不常吻。”小陆老师说。

    他又抠了抠女人的阴,“他怎么说你这里的?”

    “他没见过这里。”

    “什么?”男人有些不相信。

    “她的手也没有碰到过。”女人继续解释,目的是不想把两个男人做比较。

    “那他会不会觉得很憋屈?”男人十分不解。

    “我不知道。你问他去吧。”

    “那我这样儿要是问了。他知道了我超过他了,会不会生气?”

    “他生气又怎么样?”说到这儿,小陆老师反倒来气了。

    “就是嘛。那个老学究。听说他还写诗,可是写完有没有地方发表。只好让你唱了。现在全国真正的,新生代的大诗人只有一个,听说也在天南,他叫古禅写的诗很漂亮。不过现在不论是作家还是诗人,他们都没有稿费。创作不过是个业余爱好,不能以此为生。”

    “嗯……”说到这里小陆老师嗯了一声。男人什么事情刺激了她。

    静斋这时已经不再搂搂抱抱了,他突然把小陆老师一把推倒在床上。近距离的观察小陆老师。

    “我们忘记换床单了。”在男人的烁烁目光下小陆老师感到很不自在,这时她发现身下的床单儿皱皱巴巴的。便下意识的用它来打岔。这话乍一听是说没有换床单,其实是在分散她自己的注意力,减轻眼前这种自己不满意的状态造成的压力。

    每完成一组新婚生活,伙计没有时间换床单。因此房间里有一摞洗好的床单由新婚夫妻自己换。这次小陆老师他们进来后便急匆匆的,又是新手,没有想起来。

    小陆老师被推倒,躺下后还在谈论床单问题的时候,忽然觉得身体下面一凉,然后一蓬热气吹在那里。他知道那个姓翟的脸已经很接近自己的关键部分了。紧跟着一个冰凉的东西接触到了自己那个地方娇嫩的皮肤。

    小陆老师这时的感觉竟然和第一次被男人开苞一样!紧张又激动。在此之前不管是和自己的丈夫还是和别人乱搞,几乎都是偷偷摸摸在黑暗中进行的。像这次公开的和男人做爱,外面还有众多的人在聆听他们做爱,还是第一次。真的和新婚一样。

    这便是换婚的魅力。

    女人在那里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却在认真的工作着。他现在想看一眼女人身体最阴暗地方的真面目。

    女人屁股上的肉很多,很软。男人要把女人的腿分得很开才能做到。

    小陆老师的下体察觉出那股热流应该是男人鼻孔里呼出来的热气。然后小陆老师又觉出来湿乎乎,热乎乎的一个大东西接触到了那里。

    那个东西?不像啊!刚才那个冰凉的已经是男人的鼻子尖,现在这个热乎乎的不会是舌头吧?她暗想。那也太脏了,

    但是随后的感觉证实了这一想法。男人真的是在用舌头!脏死了!小陆老师想到这里,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没洗!”她说。

    然而,小陆老师的警告没有起到任何作用。那种感觉竟然再次卷地而来。而且一口接一口,挡都挡不住。

    “你知道你这里像什么吗?”身体下面,小陆老师看不到的地方隐隐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像什么?”小陆老师没好气的回答说。

    “这里,”静斋又用舌尖舔了小陆老师那里一下,完全是在沟底摸索着,“这里没毛,没有任何指纹那样的纹路,还有一层硬壳,光滑的像镜子一样。”

    “,,”小陆老师没有说话。心想这么难听的话他都敢说。徐老师从来都没说过。如果不是有个生理课老师曾经要求所有的学生都用镜子看看自己的哪个部分,并且告诉她们那里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那里长得是什么样子。现在她觉得眼前的男人确实有他过人之处。

    “这就是为男人肏你所准备的。”静斋这时的样子哪还有一点文人的味道!

    听着这么多脏话,小陆老师反倒适应了。这么直白的话,徐老师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的。这也算是一种不同的风格吧?

    可惜的是,对于这种肮脏的挑逗,女人的身体竟然也慢慢的有了反应。她不由的想到,这种事情真是太奇妙了。怎么这么脏了,不但不恶心,还有这种很好的感觉?

    突然,小陆老师瞪大了眼睛,待在那里,一动都不能动了,她完全僵住了!原来,那种热乎乎的感觉竟然到了自己的肛门!我的天!他怎么连这种地方都敢碰!那个地方我昨天上厕所以后喷水冲了没有?但是这时她的思想已经集中不起来了,想不起来是否喷水冲洗过。她浑身火烧火燎的,内心深处正孕育着一股激情。

    没有什么办法,女人只能憋着气,好像憋着一个屁尽量不把它放出来一样等待着。小小的菊花嘬得更小了。她的心里却已经蠢蠢欲动。

    如果他把同样的跟舌头再伸到我身体的那些地方,我绝不能答应。刚舔完肛门又舔那里,太脏了。幸好舌头没有继续在做这些工作。

    “你的下面已经出水了。”静斋得意的说,“你不是不出水吗?”

    “没有。”小陆老师还在嘴硬。

    “来,你自己摸摸。”静斋说着真的拉着小陆老师的手往她的阴部那里引。

    “我不摸。”小陆老师一强硬的把甩开了自己的手。

    “真无赖。”男人无奈的说。

    显见得是男人无赖。怎么反倒成了女人无赖了?明明是小陆老师消极对抗,不知怎么成了两个人的打情骂俏了!

    接下来的工作竟然是性交。它真的开始了。

    这回是男人等不及了。面对着这么块好肉,他没能忍住。

    男人把女人的两条大腿抱住,向上竖了起来,搂在怀里。下面一攮子插了进去。这种姿势女人夹得很紧,很涩,并不好插。但是他还是不顾一切的插进去了。跟着,他非常卖力的做着。一下跟着一下儿,机关枪一样沉重的撞击着跳跳小鹿柔软的屁股。男人突然爆发了。

    慢慢的跳跳鹿的额头、人中等地方泛起了一层毛茸茸的,细细的汗水。我在这里不动都直出汗,他还指不定怎么样呢。她闭着眼睛想。同时接受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这种感觉徐老师从来没有给过她。

    “啪”这不是做爱的声音,而是男人不知怎么变出了一块纸巾,“啪”的一下扔到了女人的脸上,“看你的那个骚样。都出汗了。自己擦一下。”

    女人一边挨肏,一边拿过纸巾擦拭着自己的脸庞。受了男人的训斥,心中反倒涌起了一股热流。

    男人的动作越来越大,甚至发出了啪啪啪的皮肤撞击声。

    “你小声点。”小陆老师有点着急,赶快去制止他,“小声点儿,外边都听见了,”她有些慌张的说。

    “叫老公。叫老公我就小声。”

    “,,,老……公,,”

    —

    没想到这些对话和“啪啪”的声音都被外面听到了。引起了外面人的一阵嬉笑。只有徐老师更加皱紧了眉头。

    能够听到自己另一半做爱时的声音;后来又发展到新房里加录像,看到自己的配偶和外人做爱时的样子,是这种活动的乐趣之一。徐老师却与其格格不入。他攥紧拳头,眉头紧锁,怒视前方,一言不发。

    “让……让他们听去。我们不是也听人家的了吗?这才是生活!”静斋气喘吁吁的说。

    外面的人果然听的清清楚楚。因为响声太大了。大家纷纷议论起来。“静斋这家伙真有劲儿啊!”有人开玩笑说。

    “静斋是把好手哈。”又有人说

    “伺候女人有两下子!”这是个女性说的。

    这简直是在替静斋做广告。他调理女人真是把好手!

    听的最难受的要数徐老师。他闭上眼睛。浑身僵硬,静静的坐在那儿一动不动。心如刀割。

    “很难受吗?”这是珍妮在旁边轻轻的问徐老师。

    徐老师摇了摇头,“没事儿,”他说。

    “跟你说,想开点儿。”珍妮说,“我再问你,很正经的问你一下。是不是平时小陆老师,跳跳小鹿。不让你碰她的那里?”她在努力分散徐老师的注意力,以此来减轻他的心理负担。

    徐老师点头承认,眼睛中闪是我的泪花。

    “你们经常有性活动吗?除了性交,其他的也可以。比如接吻,互相观看身体。甚至上厕所的时候叫对方去帮忙也可以。”

    “,,”徐老师没说话,摇了摇头。

    “太不像话了!完事以后我找她去,她不能这样!我刚才也不对,应该主动点,让你有一次这种体验。男人老憋着不好。”

    “,,”徐老师一把抓住了珍妮的手。可还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男人有的时候更软弱。

    新房里的声音越来越大,“啪啪啪”的,就好像两个人在使劲鼓掌。徐老师再也忍不住了站起身来想走。

    “你可不能进去。”珍妮紧张的说。

    徐老师无奈的又坐下来了。

    于是所有的人的目光全都转向了徐老师。大家不免有点不理解。甚至看不起他。却没有一个人表示同情,也没有一个人表示理解,除了珍妮。

    巧的是正在这个时候。一间新房里的女人忍不住了,叫了起来,“老公,你好棒啊!”

    于是第二个房间里的女人不甘示弱,也喊起来了,“老公……我舒服死了。”不知道她喊的是新老公还是旧老公。

    “太不含蓄了啊!”有人嘲讽道。

    周围的人忍不住,开始“吃吃吃”的笑了起来。笑的人越来越多,最后竟然笑成了一片。一个个东倒西歪的。

    最后,终于二号新房里也忍不住了,传出了“啊!”的一声。但是马上又憋住了。

    “这个是跳跳小鹿吧?”有人说

    “好像是。”其他人纷纷同意

    “叫的声音都这么好听!徐老师,以前经常听吧?”不知道谁这么不开眼,竟然问这种问题。

    “到底是唱歌的,叫床的声音也这么好听。”有人不明白竟然跟着打镲。

    徐老师真的忍不住了,一拍桌子,“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珍妮马上也跟着站了起来,按着他的肩膀,一把又把他给摁了回去了。

    屋子里马上安静下来了。大家都不说话。没想到,这下屋里的声音更加明显了。一声一声,一声接一声。又浪又嗲。每一声都像一一把尖刀插进了徐老师的胸中。

    “不会这么大的火吧?他刚才还玩儿人家的媳妇儿呢?现在怎么?”有人不明白的笑声嘟囔着。这是在说徐老师

    他们不知道,徐老师他刚才什么都没做。

    “刚来都这样,天下人哪能都像你这么不要脸!”有人暗底下开玩笑说。

    “去你的。你不也是?”

    “不过慢慢的他会习惯的。”

    “就是,就是。谁第一次不都是这样吗?很紧张,我第一次也是这样,像做像做贼一样。老觉得墙是透明的,外面的人能够看到自己。”

    “人家别的房间的都叫了。你怎么不叫?”静斋气喘吁吁,粗声粗气的说。

    小陆老师仍旧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肯出声,脸都憋红了。

    “啪”的一巴掌,男人的大手毫不留情的拍在了女人臀部雪白的肌肤上。

    女人北大的那里立即隆起一个红色的大手印,打得太狠了!

    “啊!”女人忍不住叫了一声。

    “接着叫。不叫还打。”男人恶狠狠的扬起了手。

    “啊!……”这是她一生中仅有的三次叫床中最放得开的一次。

    —

    在一片女人叫喊声中,徐老师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女人的叫床声。这声音是那么熟悉,又那么疏远。他只觉得眼前一黑。

    “徐老师你怎么了?”珍妮惊叫道。

    “放平,掐人中。”小廖算是半个医生,又有经验。所以没有慌乱。

    好在徐老师很快便恢复过来了,“我没事。”看到上面一圈脑袋,他连忙表示没事了。

    终于难熬的时间过去了。最后一拨儿结婚的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喝杯水。累坏了吧?我看你们嗓子都喊哑了,”小廖赶快招待出来的人说。

    “你过来,”珍妮一把把小陆老师拉到了一旁。“玩得好吗?”

    在剧烈的运动之后,小陆老师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汗湿的头发被粘成一绺一绺的,小腿在一个劲的哆嗦着,几乎抽筋,“啊?对吧?”跳跳小鹿说。

    “坐吧。喝口水,吃点东西。”大获全胜的静斋把小陆老师拉到沙发前让她休息一下。他现在还是他的老公。虽然时间已经不多了。

    “你不能光顾着自己高兴,回家以后一定要让你丈夫过夫妻生活。不能不理人家。”珍妮说。

    小陆老师气喘吁吁的正没个性子。点头同意了。

    出来的时候,众人都对静斋投射了赞许的目光。察觉到了这一点,静斋十分得意,胸脯都挺起来了、

    “下次跟我啊。哈哈哈……”一阵浪笑过后,已经有女人对静斋表示了爱慕。

    “嘿,你想不想单独换婚?”有女人直接问静斋。

    ——

    “刚才要陪梧桐是哪两个人来着?你们现在进去吧。”小廖垂头丧气的说。

    姚风和瑶瑶站了起来,拉着既兴奋,又害臊的大男孩进了新房。

    “别着急,没见过挨肏还这么争的。”这回说话的是静斋。

    “给她们带上盖头。”小廖无精打采的说,“一拜天地……”

    ——

    “别这么猴急的。那是喂小孩子的!又不是喂你的,,”很快,屋里传出了女人不满的声音,“姚风把他拉开啊!”

    ——

    底下的人开始笑了起来。

    “不听她们的,,”小廖赶快说道。他有点着慌。他听出这是瑶瑶的声音,说明大男孩要干的是小廖的老婆。现在已经扒掉瑶瑶的衣服,咬住她的乳房不松口了。

    小廖试图转移大家的目标,“大家各自表演个节目吧。”

    有个男人表演了一个小魔术。又有两个女人跳了段广场舞。然后没人吭声了。

    听到新房里面好像已经结束。梧桐没有经验,肯定一碰便射,没几下便出来了。处男处女都没什么好玩的。小廖决定收官,“今天最后一个节目是,跳跳小鹿为我们大家唱一支歌。”他宣布说。

    “不要老唱一首歌嘛。”有人说,“跳跳小鹿应该唱支新歌。”

    可是跳跳小鹿最近和徐老师关系一直很僵,很久没有看徐老师有没有写诗了。老板又不给新歌。

    “算了。这又不是演唱会,”小廖说,“今天让大家过过瘾。今天由跳跳小鹿为我们唱一支《夜上海》!”

    大家都鼓起掌来。

    这都是事先商量好了,没有什么好扭捏的。跳跳小鹿一手拿着一把绢面的折扇,穿着一条掐腰、大开岔、看得见里面内裤和大白腿的旗袍走了出来。

    “野上海,夜上海。泥~呀是……个不夜城。华灯起,车声响,歌舞……升平。只见她,笑脸迎,谁……呀知她内心苦闷。夜生活,都为了,以食……住行。酒不醉人人自醉,胡天胡地蹉跎了青春。晓色朦胧倦眼惺忪,大家归去心灵儿随着转动的车轮。”

    “换一换,信天地,别……有一个新环境,回味着,夜生活,如梦……处~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