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7)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作者:万岁万岁万万岁字数:5586

    47,徐老师篇15,机器小陆

    徐老师无可奈何的走了。7k7k001.com

    但是徐老师眼前一幕悲惨的图像却怎么也抹不去。白花花的人体,以前虽然没有那么真灼的见过,今天算是看足了。徐老师实在走不动路了,他没了骨头一样坐在了街头花园的一个石头板凳上。眼前出现了让人无法直视的画面。她是我原来的老婆,小陆老师吗?下一个个问题更加残酷,她这个样子究竟是好还是不好?

    “啊……目睹的木,,”小陆老师气喘吁吁的唱着。镜头继续伸展着,中间的露出了小陆老师的全身。她赤条条的站在地上,弯着腰,双手支撑在一个玻璃茶几上,两只乳房无力的向下垂着,,女人前面按在茶几上算是一个固定点;后面被男人插住也不得动弹,中间的身体就像是挂在篝火上的烤鸡,结拜二细嫩;还在兀自不停的动弹。

    “肏的舒服吗?”

    “舒……服”

    “我哥们肏你让不让?”

    “不让!”

    “啪”的一声巨响,吓了徐老师一跳,震得他鼓膜生疼。情景变成了一只小胖手拍在了小陆老师雪白的屁股上。以至于女人整个屁股上的肉都跟着颤动起来。

    “啪!”没想到肥仔的第二下真的打在了徐老师的身上了,

    “矮油,这不是徐老师吗?你去哪里了?怎么想没了魂一样?昨天晚上没睡好吧?离了就离了吧,那种女人以后别见她便可以了。你不用为她伤心。你这样的最适合找个机器女人,什么都听你的。就算你穷的只剩一条裤衩了,她也绝不说半个不字。”好像有什么人不喘气向他说了一大堆的话。

    那不跟狗一样了吗?富贵不能欺,贫贱不相弃。徐老师想。

    富贵不能欺,贫贱不相弃。

    “啪!”的一声后,徐老师感觉到又有人打了自己一巴掌。“矮油,这不是徐老师吗?”失魂落魄的徐老师忽然觉得真的有人在叫他。他从恍惚中惊醒。赶快把头脑里的淫秽场面拼命的向外面赶。清理干净了才敢重新抬头。一看,原来是认识的张穗媛。这一看还是那双小短腿,上身长于下身的样子。

    “徐厨师,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张穗媛说

    “没事随便遛遛。你呢?”

    “我来看肥仔。你不知道吧?肥仔在这里有套房子呢。要不你跟我去看看吧?你要是个真的老师就好了,肥仔可佩服一个徐老师了。和你一个姓。”张穗媛见到认识的徐厨师很高兴,不喘气的一下说出来一大堆。

    “不行不行!!”徐老师连忙推辞。打死他他都不会去的。他连忙转移话题,“廖医生还好吧?”

    “他好着呢。你们家跳跳小鹿也好着呢。她也改了。不去找老板了。都是自己独住。”

    “你钱攒够了没有?”这个话题也不行

    “已经够了。对了你现在干什么呢?我下个星期就要动手术了。你看我去吧。”

    “好好,,我一定去。”徐老师知道张穗媛要动腿骨接长的手术,正想问问情况。但是一听到她去看肥仔,便什么都不想说了。他赶快慌慌张张的离开了。

    “好不容易见个面。”张穗媛在背后说,“跳跳小鹿的仿真机器人出来了你知道吗……?”

    徐老师没有听见。风把声音吹跑了。

    不过事有凑巧,有了工作,有了钱,徐老师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买了一个跳跳小鹿的仿真人。他选择了一家《新星仿真机器人公司》的产品。据说这家公司的产品口碑最好。

    打开包装箱,产品很真。正是小陆老师的样子。因为太像了,吓了徐老师一跳。

    机器人生产出来是本人素颜的样子,还是本人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样子?各个公司的做法是不同的,一般偏向于出现在公众面前的,化过妆的样子。这样比较容易被买者接受。但是有一些公司很执着,追求所谓的真。所以素颜的产品也有。

    这就出现了另外一个问题,因为素颜也是证据,证明他们剽窃了跳跳小鹿的容貌和她的一些生物学指标,他们一定会受到政府的惩处。

    所以法庭上常常有着这样一种程序,法官要求,“请起诉方洗去化妆的遮盖,向法庭出示你真正的容貌。也就是你起诉他们侵权的样子。本庭不接收照片。”

    “我抗议!”起诉方的律师连忙抗议。

    有时候到了这一步,原告竟然撤诉了!她宁肯撤诉也不愿意出示自己的素颜。

    如果起诉方不撤诉,公司一方一般都会败诉。

    尽管会受到惩罚,但是没有关系。这时的中国还没有《机器人法》。《刑法》《婚姻法》《出版法》林林总总一大堆,没有一条是管机器人的。而这时机器人的数量却在剧增,很快就要超过人类的数目了。

    即使有惩罚性条款也没有关系,在中国,犯罪的成本一般都很低,惩罚不足以抵制犯罪。今天做做一个假的跳跳小鹿的类人机器人挣了几十块钱,明天被举报了,政府只罚最多几十块钱,可是在生产过程中,工人、材料供应商、设计人员、管理人员、流通渠道都挣了钱,政府是不会罚他们的。所以这个产业链还是有利可图的。

    被分手的徐老师在黑市上偷偷的买了一个最新出品的,和跳跳小鹿一模一样的类人机器人。还为她买了很多衣服。其中有一件完全没有用,那是一件红呢子大衣。虽然北方的冬季比较冷,但是机器人又不在乎冷热,只是为了照顾人类的感受,才为他们安排了略低于人类的体温。按照实验园的风俗,机器人一般不出门的,虽然他们也会自己走路。大衣完全穿不到。

    这个机器人的价格非常贵,绝对不是一般人买得起的。商家保证,这个机器人,就连指纹、瞳孔的血管、头发的根数、甚至阴唇上的皮肤纹路,色度都和真人的一模一样。“你就和买了它本人一样!”商家在网上介绍说。

    骗人都不会骗。徐老师暗想,就算你有制造的能力,你又怎么知道人家那些细节的?人家能让你给那个地方照相,脱模?他暗自发笑的想着。只不过利用顾客无法核实的弱点罢了。

    徐老师刚买到跳跳小鹿仿真人的时候竟然觉得和自己刚结婚那天几乎一摸一样。

    这段不用看,与书的内容毫不相干。

    机器人,类人机器人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也是有一定危险的。

    机器人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在于他们之间的信息的交换不像人类必须通过公开的语言,表情,书本,字迹,动作等等行为来传递。他们通过电波来传递。这样,在人还不知道什么的情况下,他们可能已经在瞬间完成了充分的联络和信息交换。他和你在一起貌似轻松交谈的时候,却能毫不暴露的同时与千里之外的另一个人交换信息。这样是非常危险的,可能他们一秒钟以前和人类还是朋友,一秒钟以后就应经被洗脑成为人类的敌人了。

    那些试图用规定来限制机器人的行为的念头是不切实际的。一旦机器人的智力超过了人类(这是必然,而且很快便要实现的),这些规定随时都可以被修改或废除;而机器人超过人类的智力只是时间的问题。机器人的大脑容量是无限的,人类的则是有限的。

    打开了包装,徐老师的第一件事是想看看跳跳小鹿的私处,结婚这么多年,他对那里竟然仍然生疏。看也没有看过,摸没有摸到过。偶尔瞟到过两眼也是她与别的男人乱搞的时候。根本不敢使劲看。所以那里是小阴唇超出了大阴唇?还是大阴唇包住了小阴唇?甚至到底有哪些部件他都说不全。

    这还不算,徐老师自己这么珍惜的位置竟然很多其他人,例如噬人鲨,天南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648/" title="风流变身记帖吧">风流变身记帖吧</a>

    的校长,实验园的老板,肥仔都玩弄过!而且玩的时候比他自在多了。他们甚至仔细的,贴近的观看过那些部位!观看的时候有可能还用用手去触摸,甚至揉捏,舔舐。这也让人无法接受。

    徐老师的眼前出现了不久前的场景,当着徐老师的面,肥仔随手摸了一把一丝不挂的跳跳小鹿的外阴,还在上面像抓一只长毛的皮球一样的捏了捏。把女人肥白的外阴捏来捏去,不肯松手。一会捏个金字塔,一会又把它像长舌一样拖拉的很长,有时候还用食指在歪嘴桃子一样的阴缝里抠上一抠,好像在玩一块橡皮泥。

    徐老师的心中在颤抖。

    那些男人想干什么小陆老师都不会反对,但是对她的亲老公(那时候徐老师还保有这一头衔)却百般挑剔,对外人有求必应,对自己的男人的要求却爱答不理,不做回应,甚至连碰都不让碰!

    一般来说,婚姻到了这个地步,已经没有继续维持的必要了。维持下去只能使双方都在痛苦中生活。如果这时有一方还要强行维持,很可能带来极端行为。鱼死网破。所以走到了今天的地步也是正常。可是徐老师就是不甘心。所以才花重金订购了这个跳跳小鹿类人机器人。

    徐老师打开安全包装,取出里面真人大小的跳跳小鹿。原包装的跳跳小鹿还没有穿衣服,买来的衣服还在另外一个袋子里。

    徐老师再一次的接触到了小陆老师的肌肤。和真人完全一样!他的心里开始“通通通”的跳了起来。

    按照说明书,徐老师开始为机器人充电。借这个机会他想偷偷看一下那个神圣的地方。但是刚动心思便自己给了自己一个耳光。你怎么这么下贱?他闭上眼睛拿出跳跳小鹿。为她充好电,穿上新买的,或是以前她剩下来的衣服。这时他再次警告自己,非礼莫想,非礼莫动,非礼莫看。

    为小陆老师穿内裤的时候,徐老师是闭着眼睛给她穿的。那里的毛毛扎了徐老师的手,让他暗自欣喜了一下。这是小陆老师长毛时候的样子。毛发的分布情况和她本人的一模一样。后来小陆老师有一段时间刮掉了阴毛,但他知道,那不是为了他。

    买的时候销售人员特地嘱咐说,“目前机器人的头发,阴毛虽然看起来和真人的一样,但是它们没有再生能力,刮掉了便长不出来了。只能重新植毛。而她的肌肤损坏了也不能再生,必须回厂修理。修理费是相当高的。”

    腋毛?徐老师急忙打开了小陆老师的胳膊,腋毛也有。长在那里呢。

    徐老师终于启动了开关,她活了。

    ——

    从此以后,每当徐老师喝酒,或者专心写诗的时候,他的小陆老师总是静静的坐在徐老师的身旁。欣赏着。“小喝怡情,大喝伤身呦!”(真的小陆老师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矮油!你写的好棒呦!”小陆老师总是用这种大惊小怪的语言和十分夸张的表情包来表达她对徐老师的无限热爱。

    “那一夜,大风起;”不管怎么说,有了小陆老师,徐老师又可以重新创作了,“你又来到我梦里。盖着天,铺着地,你说永远不分离。”徐老师的眼睛湿润了。

    徐老师还写了一个。写一个游轮上父女的故事,女儿不听话,也不愿意叫爸爸,女儿自己来到了一个没有防护网的地方,学着泰坦尼克号里肉丝的样子,伸开双臂。

    “回来”很多人围了过来

    “不回”

    “穿上救生衣吧”

    “不穿”

    然后,“啊……”的一声,女孩真的掉进海里了。

    “有人掉到海里了!快救人!”男人拼命的叫着,当他确信有人听到并且跑来之后,毫不犹豫的跳进了海里。幸亏没有掉得很远。

    女孩还在海面上挣扎。

    “坚持住”男人奋力游了过去,把救生衣扔给了女儿。

    “跟我学。要这样游泳。”救人的小艇越来越近,赫然一个大浪打来,父亲沉入海里不见了。

    “爸爸”女儿在消停上拼命的喊着,可是没有回音。海水蓝的发黑,深不见底。令人胆颤。过了几个小时,附近的一条渔船打捞到一具尸体

    每当徐老师陷入写作的时候,小陆老师便坐在旁边。她时时的瞪大眼睛看着,思考着。(如果她有思想的话)

    那一天,狂风疾。我们来到实验园。人情冷暖皆尝过,心里常泣泣。徐老师有时会写诗。风摇芦苇千层浪,雨打芭蕉声淅淅。天南海角各一方,从此阿哥无联系。他是用小陆老师的口吻写的。他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失败。

    从此徐老师进入到了一个特殊人的团体,机器人配偶的人群。不为别的,他(她)们的脾气好到真人没法比!

    这时的机器人还是有其局限性的。例如,收拾房子什么的徐老师能干,小陆老师干不了,这时的机器人还没有达到和人一样的行动的能力。机器人也不会自己化妆,出去的时候要么素颜,要么街上有的是专门为机器人开的美容院。这些美容院还可以为机器人清洁身体,植毛,刺青什么的。

    植毛、修补是制造商的一个很大的进项。他们为此开了4S店。

    天下的4S店都是一个德行,非法的牟取暴利。一块钱的东西它如果收两块倒也罢了,他们却要收百块甚至更多。这些街边店虽然也能提供同样的服务,而且价格公道,却遭到了4S店的无情打击和诽谤。

    这几段不用看

    4S店,奢侈品,都是市场上的毒瘤。发达国家剥削不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的利器。一个国家是不是发达国家只要看它是不是出口奢侈品,4S店就够了。发展中国家是无法出口这类东西的。

    所谓发达国家,其生存之道就是利用别人不掌握的技术,高价出口其他国家不掌握,但是还想要的产品,从而过上富足的日子。4S店,奢侈品都是高技术的,货位其服务的产品。

    假如技术、设备各国都有,你还想出口,就必须降低价格。这样同样是出口,是有着剥削与被剥削,发达与发展中天壤之分的。

    当然,随着一些发展中国家逐渐掌握了高科技,已经落后的发达国家又抬出了另外,也许是最后一张王牌,品牌战略。我承认我已经落后了,我的产品也不如你的了,但是我有品牌啊!你没有。

    最奇葩的是所谓名牌车出了事故,对方都要多赔钱。这是非常不讲理的,路权都是一样的,你炫耀是你的事,怎么能让对方多付钱呢!!人家又没有用你的车炫耀!所以所谓名牌车出事故以后,对方应该只按普通车赔偿。

    每天早上都有男人带着他们的配偶机器人来到美容院为自己的机器配偶清洁身体,化妆。而那些养机器男人的妇女多是自己收拾自己的男人。

    美容院的中年女性服务员会把机器人带到一间密室,旁边只有女服务员和她的男人。

    这时,女服务员会脱下机器人的衣服问“洗不洗?”

    “洗了吧。”男人说

    “站好了。”女服务员说着会把一根水管插进机器人的阴户里。

    “小心别碰破了。”男人看到这么粗鲁的动作被吓了一跳。急忙劝阻。

    “放心吧。这玩意我们每天清洗几十个。比你知道怎么弄。”服务员自然不会理顾客的这些无理要求。那么慢他们怎么挣钱?

    随着女人身体里的浑浊的东西被冲了出来,女服务员有时还皱着眉头和男人打趣到,“呦呦呦,这么多!几天没洗了?”

    “就昨晚上一夜。”

    “一夜就这么多!有了这东西还这么激动?”女人故作惊讶的说。

    “嘿嘿,小意思了。要不你也试试?”男人不好意思的搭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