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4修)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4,徐老师篇12,敬酒不吃吃罚酒(修改版)“她就是跳跳小鹿啊!”肥仔拦住了徐老师以后指着被绑在十字架上优美的女人体不无得意的说。

    “真的是她?赶快把她放下来!”徐老师气急败坏的说。他的心里一阵空虚,只觉得眼前一黑,脑子里一阵“嗡嗡嗡”的。不过理智告诉他:他不能做懦夫,不能自己这么逃跑,他必须先救下小陆老师。

    自己的妻子马上就要变成熊孩子的小妾了!徐老师有些不能接受,他恼羞成怒,说,“把他放下来!”的时候他一改往日不急不躁的风格和做派。

    老师莫名其妙的发火,让学生也感到十分奇怪。“老师你怎么啦?”肥仔感觉非常奇怪。

    “放下来,赶快放下来!”徐老师不加解释的说。

    两个熊孩子互相看了看。心说这人好怪。当然,想归想,他们迫于徐老师的压力,开始用剪刀剪开了缚住女人的胶带,准备从下面托住她的乳房,把她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

    徐老师想自己也去参加抢救,从下面托住她的乳房,但是他没敢,改说了一句“别剪到肉!”证明他始终关心着小陆老师。

    可是在徐老师的心里,他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徐老师这么多年的夫妻生活,接触妻子都不如这两个熊孩子这么会子功夫接触他未来的小妾那么自然;那时候自己与妻子两个人肌肤接触的时间恐怕比这两个熊孩子把持他们的未来小妾也多不到哪去。他甚至羡慕起这两个熊孩子来了。

    “嗵”的一声,松了绑的跳跳小鹿掉到了地上。她踉踉跄跄的走了两步,来到了徐老师的跟前。

    徐老师想说句诸如,“对不起,我来晚了。”或是“别怕!有我呢。”之类的豪言壮语,没想到女人“啪”的一声,挥手给了徐老师一个大耳光。

    这下学生们更糊涂了。跳跳小鹿平时老实的跟只猫似的,现在怎么一下吃了豹子胆啦?

    徐老师捂着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刚刚救了她,她却恩将仇报。这记耳光分明浸透着女人毕生的洪荒之力。

    “卑鄙,无耻。你竟然让学生干这种事情。”小陆老师愤怒的咆哮着。

    这一巴掌可是运足了蛮劲,加上是抡圆了打出来的,徐老师的脸上很长时间都是火辣辣的,半边脸红通通的。

    “不要脸!”女人嘴里还不依不饶的。

    两个学生相互看了一眼,两个人都是满脸迷茫。

    徐老师也看出了学生们的疑惑,但是现在还不是相他们解释的时候。他也没法解释。“不是我让他们干的!”徐老师忘了他的那些豪言壮语了,赶紧向小陆老师说到。

    “呸。”跳跳小鹿用力啐了一口,“你骗三岁的小孩子去吧。姓徐的!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她面对徐老师的时候竟然用手护住了乳房。而她刚被放下来,和那个熊孩子面对面的时候却没有这般的护羞。好像真的是那两个熊孩子的老婆一样。徐老师反倒是个陌生的外人。

    “你们认识?”两个熊孩子互相看了一眼,表示他们很惊讶。

    “真的不是我干的。我怎么说你才相信?”徐老师还想解释。

    他这辈子,倒霉就倒霉在老想清白做人上了。

    混沌世界,哪来的清白?

    “那好啊。我可以走了吗?”小陆老师昂着头问徐老师,一侧的肩头指向徐老师,头却向另一侧躲闪。她把自己的乳房和阴埠捂得更严了-“赶快穿衣服走。赶快走!”徐老师捂着被打肿的脸,忙不迭的说“慢!说主人!老公!”看到跳跳小鹿真的要走,肥仔不满意了。“这可是你自己愿意来的。我可没逼你。”

    当时跳跳小鹿为了让肥仔替她在老板面前说好话,死乞白赖的缠着肥仔不放。

    但是现在局势变了,出现了一个可以欺负的人,而她又不想在这个人面前丢分,“你们唱的好戏!”她不敢对肥仔发火,只能对徐老师说。m4xs.com

    “,,”徐老师什么也说不出来。

    “你说是不是?”肥仔不管那一套,他对跳跳小鹿有宗主权。

    “,,”小陆老师没有说话。她确实是自己愿意来的。但是她不能在徐老师面前丢这个脸。她必须证明没有了徐老师,她生活的更好了,更加美满了才行!

    “你绑人不对!”小陆老师不说,脸上五指扇红的痕迹还没有消退的徐老师反倒帮她说。当然,他也是越帮越乱。

    “绑上也是她自己同意的。”肥仔更不愿意了,开始揭发。

    “我是因为你向你爸爸要歌的。”小陆老师向肥仔辩解说,目的却是给徐老师听。“你们想玩便把我绑在十字架上吧。”她当时确实是这么说的。

    “肯定把歌给你。我大老爷们说话算数。”肥仔大言不惭的说。他知道跳跳小鹿想要他做什么。

    “那,,那,,”小陆老师没话可说了“那你们也不能绑人啊!”徐老师继续帮腔说。

    这不是没事添乱吗?

    “绑人的时候是她自己站过去的!那把椅子还是她自己搬过去的呢!”肥仔更冤枉了。指着倒在地上的一把椅子说。

    看样子是跳跳小鹿先站在椅子上。绑好之后再由熊孩子把椅子搬走的。

    “别胡说。人家凭什么主动让你们绑?”徐老师还没有开窍。

    “你少在这里挑拨是非好不好?!”小陆老师对徐老师喊道。徐老师的话戳到她的痛处了。这个人简直太不明事理了。

    肥仔也不愿意在老师面前丢人,从后面抬腿用鞋底在跳跳小鹿肥肥白白的屁股上狠狠的踹了一脚,“你自己说你是不是自愿的?”

    肥仔的飞脚一点不留情面,把小陆老师踹得头、手、脚都在后面,尖尖的小腹却在最前面,一下子飞了起来,肉弹一样撞进了徐老师的怀里。

    “嗷……”的一声,女人小腹正顶在了徐老师的胸膛上。她明显感到自己的阴埠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了一下。她是成熟的女性,有过性经验。心里立刻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脸上变得通红。

    “你怎么踢……,,”徐老师完全站在了小陆老师的立场上了,可是他一句话没有说完,小陆老师已经撞进他的怀里了。贴的比从前哪一次都紧。

    不过说归说,当女人撞进徐老师的怀里的时候,他竟然不敢抱住女人,保护她。可能是受到了十字架的影响,他把两只胳膊向两旁平伸,用来表明自己的清白。任由女人撞在怀里又慢慢的滑落下去,几乎摔倒在地上。

    如果因此把女人摔了,还算什么男人。

    幸好,当女人向下滑的时候,两条腿之间的地方突然挂在了那个硬硬的突出物上,这才没有继续摔倒。

    两个人几乎面对着面,小陆老师略低一些。随后小陆老师突然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滑落下去了。挂住她阴部的东西竟然是根勃起的男人的那个物件。

    徐老师穿的还是出席晚会穿的那件长袍,他的那个东东本来就大,都可以去长鸡国了。而且还是勃起的状态,所以把长袍的前摆挑起来了。马上被人发现了。

    “臭流氓!你!”尚在徐老师怀中的小陆老师终于醒悟过来,骂声破口而出。

    她想从树枝上面下来,但是两边脚尖都够不到地面……她只得歪着屁股,先抬起一侧的腿,让另一侧的脚尖着了地,然后推了徐老师肩头一下才让自己的身体离开他而去。

    两个熊孩子也注意到了徐老师的大鸡鸡。

    “老师你那里是什么?”两个熊孩子也看到了。他们奇怪的问道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389/" title="都市情色无弹窗">都市情色无弹窗</a>

    。

    “,,”这怎么回答?

    “鸡鸡棍子?”一个熊孩子猜疑的说。

    “棒棒?哪能那么大?”另一个熊孩子说。

    “他是大人。”这个说。

    “你爸爸也是大人怎么没有这么大?”

    “那是没见过好女人!”

    “狗屁!我爸爸见过的好女人都能装一卡车了。也没见他这么大过。跳跳小鹿他见过很多次的!”

    两个熊孩子你一眼,我一语的讨论开了。

    “你们两个不许胡说!”跳跳小鹿刚从树杈上下来,站稳,听到说到了自己,说的还那么不堪入耳,急忙打断说。

    “不许胡说!”徐老师时也不想听两个熊孩子在那里胡嘞嘞。他急忙推开仍然挂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不再捂自己肿胀的脸,而是羞臊的捂住自己裤裆上的大帐蓬说。他认为自己的勃起说明自己对赤身裸体的小陆老师产生了不良念头,真的属于流氓行为。急忙掩饰着。

    “老师,老师,我看看。真的好大呦!”一个孩子几道徐老师跟前,一只手扶着徐老师的肩膀,弯下腰,把脸贴近徐老师的裤裆说。

    “世界级的!”

    “超级大佬!”

    “联合国巨炮!”

    两个熊孩子围在了徐老师的前面惊讶的继续吹捧着。反正什么好说什么吧。

    透过徐老师的指缝,他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包包。不由得佩服的五体投地。作为这样老师的学生,他们感到无上荣光。这在原始社会的图腾年代属于司空见惯的事情-“实验园游乐园的斯文哥俱乐部(Swingerclub)有长鸡大赛,老师你要是去了肯定得冠军,那时候全实验园都知道你了!”另一个男孩说。

    “那种比赛老师能去吗!”徐老师的脑子里还都是些封建的残渣余孽,人体器官也有三六九等,如果脸、鼻子、耳朵、嘴什么的长得漂亮,你可以毫无顾忌的夸奖;但是乳房、屁股什么的第二性特征就不能随便说了,仅限于同性或非常亲近的人之间,否则是猥亵;但是如果是外生殖器,只有医生能说,其他人说了都有流氓的嫌疑。知道我什么?大街上见到了都用手指戳着说,这家伙参加了长鸡大赛了?徐老师心中暗想。

    “怎么不能啊!斯文哥俱乐部什么都选。女的选大屁股,小细腰,锥子脸,长头发,窝坑背,大长腿,小嫩脚,大奶子;男的选腹肌,选长腿,选长鸡。老师你可以选长鸡。去年的比赛我看了。带着布做的套套比赛,女的观众不但可以看,还可以用手摸。冠军连您的三分之一都不到!”肥仔着急的说。“我要是有你这么长的大鸡,只要一次,跳跳小鹿非得喜欢死我不可!是不是?跳跳小鹿!

    跟你说话呢!咳!”

    “,,”跳跳小鹿黑着脸什么都不说。心里却在回忆着他有那么大吗?我怎么从来没有感觉到过?再一想,确实是。起码别人的都没有这么大!只不过当时自己不屑徐老师,所以没有注意到。觉得他一样不行,样样不行。“老师让我再看看。”那边的事情还没完。

    紧接着,小陆老师又想到了别的东西,我的那里会不会已经被他撑大了?可是又一想,既然被撑大了,为什么后来又被其他人搞的时候没人说出来?一个人不说倒也罢了,噬人鲨,校长,老板,静斋,,女人掰着手指头算着。

    有人说,“女人的阴道一旦被大的阴茎性交过以后,它的尺寸也会变大,小的阴茎再进去便像是绣花针进了水桶,四面都挨不着边。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这种话是特别说给那些与黑人有过性关系的中国妇女的。暗指黑人的家伙事大,中国人自己的小。说这种话的人显然不愿意发生中女配黑男这种事。

    但是这段话是没有任何事实根据和科学依据的。举例来说,妇女的阴道连孩子都可以生出来。一个新出生的婴儿的尺寸一般都远远远远远大于男人的外生殖器,可是怎么样?生完孩子的妇女大多数都更加敏感,更加能够接受、享受男人给予的性爱;特别是更紧了。

    “徐老师你看,”肥仔说着向跳跳小鹿那里瞥了一眼。

    “那……”徐老师也没话说了。他有些心虚的也向小陆老师的方向偷偷的瞟了一眼,当看到小陆老师还一丝不挂的站在那里的时候,赶快又把目光游离开了。

    “不说了。接着吃饭。”肥仔说,“跳跳小鹿赶快过来陪徐老师喝酒。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先给我们盛饭,我们也吃。”肥仔说着拉着徐老师重新回到了会客厅的位子上。把那个机器服务员晾在一旁。

    “你让人家把衣服穿上啊!”徐老师悄悄对肥仔说。

    “她?”肥仔说,“她光着惯了,不用穿。”

    “人家会害臊的,,”徐老师体小陆老师说。

    “她害臊?”肥仔笑了一声,“嘿,你知道害臊吗?”他对跳跳小鹿说的时候还特地伸出手去捏了捏跳跳小鹿的红乳头,“不是让你用丰乳霜了吗、怎么又没用?告诉你我摸得出来的!”

    “对不起,出来的晚,忘了涂了。”跳跳小鹿不由自主的道歉道。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肥仔像个大人似的训斥着,“涂丰乳霜不仅仅是为了个大,也是为了手感好。你就是不听!”

    “我注意了。下次肯定涂!”跳跳小鹿为了不让徐老师看笑话,想让这一幕赶快过去。

    徐老师听到这里心里像刀绞的一样。自己的女人在这里成了人家通房的使唤丫头(通房的丫鬟通常指能和主人一起上床,接受主人性交配的使女)。自己就在旁边看着,却不能办任何事。他的面色潮红,裤裆里发紧,出气也不均匀了。

    “老师你怎么了?”两个孩子喜欢瞎问个不停。

    “今天挺冷的。让她穿上衣服吧。”徐老师又说。

    “我说,你想穿上衣服吗?我的老师替你说好话呢。”肥仔拉了一下女人的乳头说。说的时候眼神相当的凶狠。

    “不穿也可以吧……,,”跳跳小鹿不得不这样说。因为这才是熊孩子想听到的。不然那个熊孩子依仗着他爸爸,什么缺德事都干得出来。这在音乐会里是出了名的。但是她心里仍希望徐老师能再替她说两句好话,让她把衣服穿上。

    “哦,,”徐老师没想到小陆老师竟变得如此的堕落,什么也不愿意说了。

    徐老师从来都没有真正明白过小陆老师的心里在想什么。

    “既然大家都这么想,哪就吃饭吧!我们请徐老师来也不容易。”一个熊孩子建议说。

    于是大家又回到了权当餐桌的茶几旁。徐老师挺喜欢这种格局,觉得又回到了汉唐那令人仰慕的时代,再不敌也有种坐在可汗大帐里抓起一条整羊腿,猛咬一口,然后纵论天下,畅谈打下大半个欧洲的劲头。他坦然的掀起长袍的后摆坐了下去。然后向两条腿盘在前面;把已经软化,但是还没有完全缩回去的鸡鸡搭在了脚踝的上面。

    徐老师好不容易又见到了小陆老师,心里面七上八下的还是不想走。想再多看她两眼。所以没有选择离开。

    “你也坐。”肥仔看到跳跳小鹿不想坐,用一只手的虎口插在跳跳小鹿的后脖颈上,使劲的往下按。

    跳跳小鹿死硬着脖子不服输。和肥仔较劲。

    “呦呵,,”肥仔一看这是怎么了?“跟我较劲?”双手同时放到了跳跳小鹿的脖子后面,往起一跳!还是没用!

    这时另一个熊孩子用脚趾在跳跳小鹿膝盖后窝里面轻轻一点。

    跳跳小鹿“咕嗵”一声跪倒在了蒲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