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5修)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5,徐老师篇13,飨宴(修改版)跳跳小鹿无奈的在蒲团上坐下了。m4xs.com这回她老实多了。毕竟跪在那里前面没遮没盖的黑丛丛的不好看,盘过腿来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几个人坐定,肥仔作为主人开始派活。“给我们老师倒酒盛饭。”肥仔弯下腰,摸了摸跳跳小鹿的乳房,一边揉搓着,一边贴在女人的耳边,眼睛看着徐老师说,“快点。”

    小陆老师没有动,两只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徐老师,好像在说,别看我!我没穿衣服,除了我的老公外,别的男人不能看。你又不是我老公了,这是你能看的吗!你怎么还不走!徐老师马上发现,家访,到学生家看看学生可以,但是在学生家吃饭便有点不合适了。应该是一种腐败吧?怎么都别扭。但是马上走太不礼貌,不符合这个民族几千年的封建传统。现在走那是打人家脸。所以他坚持着没有动,但是低着头也没看对面的小陆老师。如果没离婚,他肯定不能允许小陆老师这样做,不能为了得到一首歌,连做人的原则都不要了,不能这么无耻-一张四方形的,大大的玻璃茶几旁,徐老师和小陆老师面对面的坐着,两边被两个学生隔开了。两个人多日不见,想不到竟然以这种方式再次相遇。

    徐老师举起了酒杯,“干杯干杯。”两个熊孩子连忙也举起了饮料说。

    可是徐老师并不想干杯,反倒站起来了,,两个孩子一看没了动静,又把杯子放下了,仰头看着老师要做什么。没想到他们刚一放下,徐老师又说话了。

    “长歌……九万里,飞舞……过……幽……州。”徐老师出口成章。

    “好诗。好诗!看看,,”肥仔向跳跳小鹿扫了一个斜眼,意思是说,看我们老师多有才!跳跳小鹿瞥了一下嘴,下巴歪向了和肥仔相反的方向,用鼻子出了一口长气,“哼”了一声。意思是说,我还不知道他!但是这一“哼”哼坏了。肥仔从中看出破绽来了。

    好在没等肥仔多想,徐老师这边又出状况了。只见他说完诗后,把杯中的酒一口饮尽。把酒杯往空中一抛。

    “那是成套的!”肥仔别看胖,还挺灵活。飞身起来,排球女将似的接住了酒杯。“同一块天然水晶上抠出来的。我爸知道了又该扣我的生活费了。”

    1,有其父必有其子;2,徐老师,小陆老师真是天生的一对,哪个都不是盏省油的灯。

    跳跳小鹿连忙换了个普通杯子递给了肥仔。

    “酒。”徐老师把右手一摊,说肥仔连忙递上了假水晶杯“不要这个杯子,还要原来的。”这他都摸得出来。

    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把水晶杯子交出来了。斟上酒递了上去。

    “普济天下苍生……,今世欲何求?”饮完酒。杯子又抛出去了。

    因为在跳跳小鹿的方向,这回改成了三个人在接,一个还特么的特别白。

    “嗨……,”看见这么群魔乱舞的。徐老师没了诗意,长叹一声后又坐回去了。

    几个人却不觉得扫兴,临坐下之前,肥仔特地还交给跳跳小鹿几个油橄榄。

    一看到橄榄,跳跳小鹿立刻变了颜色。她杏目圆睁,表现出非常生气的样子。

    “瞪什么瞪?不怕把你眼珠子瞪出来!”肥仔说。

    真是一物降一物,跳跳小鹿马上老实了,一手护着乳房,一手接过了橄榄,没人听徐老师的诗,他觉得十分扫兴。他又希望起码小陆老师能听懂自己的诗意,不免抬头看了小陆老师一眼。

    小陆老师感觉到了徐老师的灼灼目光,认为这是徐老师发现她的下流动作了,投胎的把油橄榄放到了一边。www.6zzw.com她坐在那里,面对着徐老师的灼灼目光,感到了一阵浑身的不自在。只得夹紧了腿,上半身则用头发遮住前胸。但是她的胸太高,头发又太顺滑,,所以总有两个鲜红的小乳头从黑亮的头发的缝隙中钻了出来。

    小陆老师只好把它们再按回去,可是几秒钟之后它们便又贼头贼脑的钻出来了。

    按了又钻,钻了又按,,“你今天什么毛病?给老师盛饭啊。一会还要给徐老师唱歌呢!”肥仔用厚厚的手掌拍着女人光溜溜的后背怪声怪气的说。

    徐老师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爱莫能助啊,,”

    小陆老师以为是个机会,连忙再次偷偷的拿起橄榄。她跪着从身旁的电饭煲中盛出几碗米饭,气哼哼的扔到了徐老师面前一碗。“我,,我早就应该猜到你们是沆瀣一气!”小陆老师的脸像早春的天气——说变就变。一会阴一会晴的。

    但是她的手里仍然津津的抓着那几粒橄榄。

    “我欲广寒畅饮,不晓娥姊着衣未?九州同游,不料半途尽废,,”这里徐老师把小陆老师比作月上嫦娥,却又不满这个嫦娥这般的下作。说话间两行热泪黯然而下。

    小陆老师红着脸把橄榄又放下了。

    听到跳跳小鹿的话,肥仔反倒不着急不着慌的,诗也不听了,“赶快把那个东西放进去!”他教训女人说。说着捡起跳跳小鹿刚刚放在一旁的橄榄重新递给跳跳小鹿。

    看到这么乌七八糟的,徐老师再次失望的坐了下去,闷头喝酒去了。

    小陆老师瞪了肥仔一眼,还是不愿意,又没有办法。看看好像徐老师正在低头喝酒,好像还没有发现,便赶快接了过去。小偷一样用中指和拇指一捻,便把一颗上好的西班牙油橄榄捻进了自己的阴里。动作相当熟练。

    “今天的水多不多?”肥仔还鬼鬼祟祟的低声问道“,,”不敢出声,大气都不敢出的跳跳小鹿向肥仔做了一个呲牙的动作后,终于把几颗橄榄一粒一粒的全都塞进了自己的阴里。最后还用一根小指进去,把橄榄捅到底,捅实。然后想若无其事的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想到放多了,坐不下去,坐不到底。只好半抬屁股,准备抠出来一个。

    跳跳小鹿向肥仔看了一眼,意思是说,“看见啦?我都放进去了。多的那个我实在没办法了。”-可正在跳跳小鹿正在抠橄榄的时候,徐老师突然抬了一下头。于是她像被那个孙猴子使了定身法一样,吓得半抬着屁股,一动都不敢动了,失去平衡的身体后仰,几乎摔倒;小陆老师本能的用一只手撑在地上。只见女人一只手护在阴前;双腿蹲在地上;屁股悬在半空中。然后再次一动不动了。

    徐老师什么也没说,把眼皮又垂下去了。

    利用这个机会,小陆老师顾不上羞耻,这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赶快从自己的阴里抠出多余的那粒橄榄,在蒲团上横着蹭来蹭去的着扭了几下屁股,这才算坐好了。

    然后大家为了不说出自己看见了女人往自己阴里填橄榄这么尴尬的事情,谁也不吭声,各自往嘴里拔了几口饭。

    几分钟过去了。这几分钟里大家都很别扭。肥仔还在想着自己与跳跳小鹿的关系。如果能在这会把她敲定,带出去还是很拉风的。

    帮凶的小崽子在小心的观察着周围,看看哪里能显出自己的作用。

    跳跳小鹿的心思简单,就是千万不能让前老公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457/" title="通天之路笔趣阁">通天之路笔趣阁</a>

    发现自己在用自己的阴给人家寤橄榄。

    徐老师心里跟明镜似的。他根本不想抬头看到小陆老师的丑态,却看清了每个人的种种丑态。

    于是,大家相对平静的又个自扒拉了了几口饭。

    “老师您尝尝这个,,”肥仔挺懂事,还知道给老师添酒上菜,“过一会还有一道好菜,,”

    肥仔不说话大家都相安无事。一开口,这句话又捅了篓子了。脆弱的平静再次被打破。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听到这里别人没什么感觉,只有跳跳小鹿的脸“唰”

    的一下变了颜色。她立即明白了肥仔的话的意思,哭出来的心思都有了。刚才她的思维没有追上肥仔的。要是早知道他想用橄榄招待徐老师,打死她也不会同意的。

    看看肥仔面对着徐老师正在说话,没有人注意自己,跳跳小鹿悄悄的把手伸到了自己两腿分叉的地方,想把那几粒橄榄再给抠出来。不然过一会肥仔让“出货”,宣布要吃“金边细肉银水的西班牙油橄榄”的时候。当着徐老师的面,跪在那里,半撅着鼙鼓,从自己的阴里给人家往外抠橄榄,那可太难看了。只是因为是坐在蒲团上,不起来,橄榄很难拿出来。要用她纤细的手指一个个的往外抠。

    因此她准备试试看能不能凭借腹肌把橄榄挤出来。

    正当跳跳小鹿双目直视,脸憋得通红,双手攥拳,缩紧小腹,暗中使劲的时候,徐老师又说话了。但是这回他没有念诗,而是说出一道禅语“远看是座庙,,”

    “好诗!”那个小喽喽喊道。

    “近看还是庙,,”

    这第二句有些俗气,所以没人喝彩,大家都等着关键的妙语出现。

    “庙里坐着龇牙鬼,脸红身白尾巴翘。”本来应该屁股翘,但是徐老师不能说出这么龌龊的词来,便用尾巴代替了。

    徐老师听明白了。但是她毫不顾忌,继续使劲。

    过了一秒钟,肥仔也听明白了。所以正当跳跳小鹿面红耳赤的时候,面前突然伸过来一只大手,把她的两扇小妹妹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原来已经被跳跳小鹿挤到门口的橄榄也被硬生生的捏回去了。

    跳跳小鹿浑身一激灵,吓得屎都快出来了。就算没屎,也免不了弄了肥仔一手尿臊。抬头一看,竟然是肥仔。他好像后脑勺上也长了眼睛,发现了跳跳小鹿的罪恶勾当。

    “啊……吓死我了!”跳跳小鹿抚着胸口说,打了肥仔的胳膊两下后说。

    这两下打的,好像一对小情侣在调情。

    跳跳小鹿这一叫不要紧,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了。

    “好了没有?”刚才他是背对着跳跳小鹿回手捏的,准确度嘎嘎的,直到这时肥仔这才回头问跳跳小鹿。

    “,,”跳跳小鹿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使劲的瞪着肥仔。

    “算了,不等了。不用那么长时间了,拿出来吧。”

    “,,”跳跳小鹿的眼睛喷着火,好像要吃人。她怎么可能当着徐老师的面从自己的阴里抠橄榄给他吃!死都不能同意。

    “快点啊。”但是肥仔一点也不怕她。反而催促道。

    “我去趟厕所。”跳跳小鹿说着转身奔向了厕所。

    肥仔没有防备女人这招,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跳跳小鹿已经跑远了。

    “啪”的一声,从厕所回来的跳跳小鹿把四粒油光发亮,略带骚气的橄榄拍在了茶几上。然后一言不发,气哼哼的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脾气还挺大!信不信我把你阴蒂揪下来!”肥仔自言自语的摆弄着橄榄说到,看都不看跳跳小鹿一眼-徐老师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了小陆老师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会子小陆老师无话可说,又不敢惹肥仔,只得冲着徐老师气哼哼的说道,“既然你想帮我,我,,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不可以。”两个男孩异口同声的说。

    “给我老师倒酒。”肥仔有些不高兴了。

    “我先走了。你们不能这样啊。赶快让人家穿上衣服!”徐老师觉得很不自在。他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虽然他明白学生并不知道他和小陆老师之间的关系,是为了他好。但是他还是无法接受这样的好。

    “老师你住下,今天晚上跳跳小鹿是你的了。水可多了!我玩过一次,可好使了。”肥仔说“老师您吃橄榄。非常美味的。”另一个学生说。

    “我不要。没有那种事!”跳跳小鹿气急败坏的否认着。

    “我不能这么干。”徐老师也解释着。

    “不要白不要。”肥仔的小跟班说“她是自愿的。”肥仔向徐老师解释说,“别看她说你这,说你那的。其实这都她是自己提出来这里的。你说是不是?”肥仔转向了跳跳小鹿“我来这里不是干这个的。我是来和你谈清楚。不是来卖身的!我要是知道他来我绝对不会来的!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小陆老师极力否认着。其中“不是来卖身的,”那句显然是谎话,否则根本没必要来这个鬼地方,还让人家扒光了绑在十字架上!在哪不能谈?而且谈就谈吧,脱什么衣服?根本就没法解释清楚。甚至有的女人还喜欢被强悍的男人这么玩弄。

    “怎么会是这样?”徐老师不明白了。

    “什么关系?”肥仔也不明白了。他们原以为老师无所不行,没想到现在他已经看出来,无所不能的徐老师偏偏怕跳跳小鹿!她是老师的克星。现在的中国社会阴盛阳衰,那是没有解药的。

    “流氓。”跳跳小鹿向徐老师恶狠狠的盯着。

    “只有我可以让我爸爸给她新歌。我们已经说好了,只要她和我同房,再加上我的一个客人,我就让我爸爸给她。不同房便没有。她已经同意了!”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没有一点不好意思。而人类史上中古时期一直延续到这时的语言中,都把这类词视为异端,轻易说不出口。

    “你胡说!”跳跳小鹿气急败坏的喊着,否认着。

    “你这样会犯法的……快让她走。”徐老师也不知道怎么办好了。“我也可以给你写歌!”他又转过身对小陆老师说。这是一个好机会,这样可以表明自己写歌的能力,和无偿送给小陆老师的决心与善意。但是同时徐老师还暗想道:“如果她为了报答我要求与我同房呢?不能答应!要求她必须复婚!“你滚啦!”小陆老师不但没有接受徐老师的好意,甚至还要赶徐老师走!

    “我不要!虚情假意。”跳跳小鹿咬牙切齿的说。而且她并没有打算离开,她不能走,歌还没有到手,一走便全都没有了。白吃这么多苦了。

    当肥仔再次准备发力控制住跳跳小鹿的时候,徐老师真的准备走了。“你们不许胡闹!你们不能这样。赶快让人家穿上衣服!”徐老师对肥仔说,然后转身准备离开。“知道什么是人权吗?”

    “徐老师,,”看到徐老师真的要走了,突然,刚才还凶巴巴的跳跳小鹿突然可怜惜惜的在后面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

    屋子里顿时安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