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6修)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6,徐老师篇14,你是我的男人(修改版)正当徐老师准备走的时候,“徐老师,,”刚才还凶神恶煞的,被人扒得白肉滚子似的跳跳小鹿突然可怜巴巴的在后面颤颤巍巍的叫了一声。swisen.com

    听到小陆老师的呼唤,徐老师慢慢的停住了脚步。

    他在等着跳跳小鹿后面的那句话,如果跳跳小鹿求他留下,或者请他写歌,或者请他帮助她穿上衣服。尽管不可能复婚,但是他仍然会按照她的要求去做,当她的保护神。这是他不可剥夺的义务。而且,有一点是最重要的,肥仔听他的。

    肥仔如果知道跳跳小鹿是自己的前妻,一定会有所收敛,一定会小可怜般的说:“老师,我确实不知道啊!不然怎么会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来呢?!”

    这时候徐老师自己完全可以用斜视的目光看一眼小陆老师,意思是说,“怎么样?我还可以吧!你再看看你那个熊德行。”

    “……”跳跳小鹿的内心还在挣扎着,她一定是想说什么,大家的在等待着。

    “,,”徐老师已经准备好自己的话了,没关系的,我让他们住手!然后自己立刻转向肥仔,义正词严的说:“这是我的妻子,你们马上住手!”(一定要说妻子。不能说前妻。他只要小心翼翼的赚这么一个小便宜便心满意足了。)肥仔呢?肥仔一定会大惊失色结结巴巴的说老师我真的不知道啊!要知道怎么也不能伤害您的妻子啊!你赶快穿上衣服(这是在对跳跳小鹿说,而且态度严厉,不服从都不行。),跟你老公走吧!这时他还要默契的看徐老师一眼,意思是说,怎么样?我这么做还可以吧?然后呢。

    然后他便领着小陆老师回家了。路上自己一定要对她更好,让她感到家庭的温暖。让人家赤条条的绑在十字架上难道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吗?但是自己决定不会再次提及,不会揭人疮疤。

    大家都在看着跳跳小鹿,听她到底要说什么。

    “,,”别扭了半天,胸前挂着两个肉球,阴埠毛发丛丛的跳跳小鹿终于说话了。

    “,,”周围的人都紧张的听着,,“请你滚开!”“滚!!”

    “滚得远远的!越远越好!”“臭流氓!”最后她终于说了出来一个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说出来的话。语速极快。其实她想说的不是这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么一大堆不沾边的话,而且止都止不住。

    “,,”徐老师顿时感到犹如一盆凉水从头顶浇下。肥仔对她干了那么坏的事,她都无条件的执行了!自己什么话都没说,却被她所唾弃!这叫什么世道。

    他迟疑了一下,一句话也没说。然后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房间。厚实的大门在他身后“咣当”一声关上了。

    “宝贝,想死你了!你怎么认识徐老师的?为什么你也管他叫老师?

    (这不废话吗!)”随着门锁的“咯嗒”一声卡住,肥仔一下子扑到了跳跳小鹿的身上。他已经看出来了,跳跳小鹿和徐老师以前一定认识,而且没准还有什么过节。

    徐老师听到了,但是没有回头,,只是停止了脚步。

    “我求你了。饶了我吧!别在这里做啊!他还会回来的!”跳跳小鹿哀求着。

    “他是我的老师你怕他什么?怕他鸡巴大啊?”

    “不是!是!是大!可是我说的不是这个!你们不能和我干这种事!你们还是学生。我以前也是老师!学生怎么能做老师呢!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真的?”肥仔顿时兴奋了“那你上次挨肏的时候怎么不说这种话?”

    “我那时候还不知道你们是学生!”

    “你妹妹的!”徐老师心里又冒出一句骂人的话。

    “哎呦呦!你不知道谁知道?别给我装逼了。”

    “我真不能和你们做那事!”

    徐老师腿软走了,寸步难行。他站在外面,不想听,那声音却一个劲往他耳朵里面灌。

    “那你想和谁做?和徐老师吗?他还没走远,我可以马上叫他回来,,”

    徐老师往回走了两步,心想如果肥仔请自己回去不如真的在这里住一夜。不知道这次和跳跳小鹿同房她会怎么做?那些橄榄没伤到你吧?这句话必须先说。想到这里又走回了两步。怕一会肥仔叫自己的时候看不见自己,把门又关上了。

    从前啊,有一只饥肠辘辘的狼,当它偷偷从村子里一家人的窗下经过的时候,听到里面一个女人在威胁孩子说,“不许哭了。再哭我把你从窗户扔出去喂狼!”

    可是孩子依旧啼哭不止。

    狼心想,“今天的晚饭总算有着落了。”便在窗外等了下来。希望那孩子继续哭下去。可是等了一夜,孩子始终在哭,女人使劲在哄,在吓唬,可就是不把孩子往外扔。直到天快亮了,那扇窗户连条缝也没有打开。狼不得不走了,临走前它由衷的叹息道,“女人的话不能信啊!”

    “不!不!不!别叫他。我给你们用嘴可以吗?”女人在房子里继续与肥仔交易着。

    “不行。”

    “那,你去戴套行吗?”

    “上次不就没带套吗?”

    “上次戴了!你胡说什么!”小陆老师仿佛认定了徐老师还在外面偷听。不然她没有必要撒这种谎-“戴了就戴了呗,激动什么?”肥仔几乎是在耍流氓。

    “你必须戴套!”

    “这不是戴上了吗!你怕什么?怕生出一个小肥仔?”

    “你……要不我们进房间吧?”女人的脸臊得通红。

    “去去去,,老子等不及了!撅高点!对,”

    “你饶了,,”

    “再高点!”

    “嗷……”

    徐老师不想再听下去了。可是他两腿发软,迈不开步子。

    “啊……”房间里再次传出女人淫荡的叫声,知道女的的这一声嚎叫意味着什么,徐老师的心都碎了。她从来没有为徐老师这样叫过。

    “她怎么仰走头喊?那个叫雅筝的喜欢低着头喊。”那个小跟班的说。他竟然没有走,还在旁边看着别人做爱。

    什么东西!别人做爱,你听个什么劲?徐老师皱着眉头想。

    “我要死了……?”女人再次叫喊到。这话她在家的时候从来没有说过。她在家的时候,尤其是做那事的时候很少出声。说也总是说些别的。例如徐老师正干的起劲,不能说话让那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578/" title="超级电信帝国txt下载">超级电信帝国txt下载</a>

    一股气中断的时候,在徐老师身下无所事事的她会冷不丁的问一句毫无干系的话,“诶,今天下午教音乐的丛老师为什么没来学校?”

    往往到了这时,徐老师会憋不住气,一泻千里了。

    “你他妈怎么尿尿了!”这时肥仔的声音。

    “不是尿。”

    “不是尿是什么?”肥仔的声音。

    “是,,,,是,,,”

    “啪”的一声,这是手掌类的东西打在女人肌肤上的声音。

    这回可不是小陆老师打徐老师了,而是男人打女人。

    “疼!”女人的声音。

    这么狠!打的哪?我可从来没打过她。要打便打屁股吧。打别的地方会让她受伤的。徐老师想。

    其实,那巴掌是肥仔趴在女人的身上时打的。打在一旁翘起来的女人大腿上。

    男人因为姿势的限制,只能反手从外面向里面打,打得并不是那么痛快,那么顺手。还把自己也打到了。

    徐老师并不知道房间里的这种情况,他几次想回身去救女人,可是又强迫自己回来了。他和她从此再没有什么关系,各走各的路了。

    “啊……”这完全是那个赤裸裸,肉呼呼,白惨惨的女人放纵情欲的声音了。

    完全不是刚才喊疼的那个人了。眼见得这么快女人便高潮了。而她以前很徐老师的时候从来没有过高潮。

    徐老师在风中停住了。房间里面的声音像锥子一样刺痛着他的心脏。

    “你开心不开心?”这是肥仔的声音。

    “开心。”这是小陆老师气喘吁吁的声音。

    “让不让我做了?”

    “让,,”

    “学生能不能肏你?”

    “能!不……能。”女人说。

    “我其实最想肏老师了。你要是真的当过老师就好了。”

    “我没当过。你也可以肏,,”

    “能肏你的人是你什么人?”肥仔又问。

    “学生,,”女人只得顺着她男人的意思说。

    “还有,,”

    “我的男人。”

    “这么说我是你男人了?”

    “是。”

    “那你叫我老公。快。”

    “老公……”

    淫荡的声音那叫一个酸,这哪是小陆老师应该发出来的声音?更可气的是跟徐老师那么多年,做爱也有很多次了,可是她从来没有对徐老师发出过哪怕一次这种声音!做那事的时候她总是憋着气,一声不吭。吭声也是说别的事,根本没感觉。现在可倒好,只一声,便刺激得徐老师好像浑身都有蚂蚁在爬。骨头都酥了。

    “你不是有老公吗!你现在叫的是谁?”

    “是你。”

    “那你老公呢?他高不高兴我玩你?”

    “我已经离婚了。”

    “谁问你结婚没结婚了,我说的就是你前老公。”

    你妹的!徐老师的心里骂开了。可是不知道应该骂谁。

    “啊……?好舒服啊!”

    “表打岔,他知不知道我在玩你?”

    “他知道,,”

    “嗯?”肥仔一愣,“他怎么知道的?”

    “天……天上打雷。啪啪啪啪啪~?五个滚雷……?劈到他了。老天爷说……,你什么都知道……哈?你牛是不是……?让你偷听!下次还劈你!他便知道了。嗷……”女人一边喘气一边说徐老师一听,这个女人真狠,竟然知道在家在偷听。这是天打五雷轰的节奏啊?不能再偷听了?再听要遭雷劈了!

    要不还是走吧?-刚要走,没想到正在这时里面又说话了。徐老师又走不动路了。“就算他知道了,他能怎么着我……我?”这是肥仔的声音,他没听出女人话里的意思,还在一下下的往女人的身上乱砸。

    “嗯……嗯……”女的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徐老师听到房间里面“啪啪啪”

    的一下接一下,“嗯嗯嗯嗯”的一声接一声。心里头想象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正骑在自己的前妻的身上一阵紧一阵的做她,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他什么都干不了!偷听自己女人被别的男人操,是个变态。”

    “叫老公!”肥仔不明白女人在说什么。

    “老公……哦……好舒服!”

    “不行我要射了,,你今天怎么真么浪啊!好像八百年没挨过男人操似的。

    把老子的那点货底子都弄松了!全都弄出来了!”肥仔忍不住了。

    “啊……你射了没有?啊……啊……”

    “射了。这么大一袋子。”

    “嗬……完事你赶快下来吧。赶快拿歌。我穿衣服走了。”里面传来的女人的沉重的喘息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好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哪有这么容易!今天晚上你不能走。”

    “诶?你这人怎么不讲理?说好完事你给我歌,我走的。”

    “是啊,可是咱们还说别的了!”

    “说什么了?”

    “咱们说好了,你还得让一个我指定的人上。这是我指定的,你老公的哥们,,”

    “他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

    “反正就是不行,,”

    “我可出去把徐老师叫回来了,,”肥仔已经发现了跳跳小鹿的命门,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不要!哦,,”

    “那怎么办?”

    “要不你再来一次吧??”

    “我再来一次??”

    “你倒是换个套套啊!里面那么多东西。脏不脏啊。嗷……”“嗷……”

    “起来,换成你脸朝下的,,”

    “又弄狗叫,,”

    “这回不是。这回要你唱歌,,”

    “这怎么唱?我不唱,,”

    “唱不唱?”

    “矮油,你表掐人啊!”

    “唱不唱?”

    “我真的唱不出来!求求你了!”

    “我出去叫徐老师回来了!”

    “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矮油,你戳着我了,,啊……目睹的木……”这首歌正红。“一个人!只许让一个人……你别捅我肛门啊……”

    声音越漂越小了。直到再也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