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8修)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4,机器小鹿2,《天南小调》这章不精彩,却很重要!!

    徐老师继续写着。swisen.com

    天南本是无情所,远在天涯无消息。天若怜惜天自开,放我从此无忧去。徐老师继续写着徐老师把这首诗起名为《天南小调》高楼大院我不爱,只愿常与哥比翼。草棚庐舍不可悲,无忧之所亦足以。后来徐老师按照以前的样子,自己定主调,在网上完成了谱曲。

    我思哥哥赴蓬莱,哥哥念我在梦里。你说过,你等我;等我,,徐老师已经热泪盈眶,写不下去了。

    问题很快便出现了。机器人虽然形似,但是毕竟不是和人的肌肤同一种材料制造的;内心的境界也大不一样,机器小鹿她太过热情了,与小陆老师的性格并不相吻。一开始还感觉不大,以后问题越来越明显了时间长了,徐老师总感觉这个小陆老师似假!因为手指戳到真人的脸上只能戳出一个小坑,比指尖大不了多少;塑胶跳跳小鹿的要塌下一大片。

    这时的机器人不会思考,只能根据对方或外界的变化,要求做出相应的反应。

    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而且制造商并不准备给仿真机器人与真人相同的思维方式及性格,他们只负责硬件,软件则由很多年轻人的独立工作室完成。那些工作室开发了很多套机器人的性格软件,但大多是通用型的。只为某一个人的软件因为害怕下载的人太少,制作难度又很大,所以除了高额定做的,没人费劲做那种东西。

    徐老师一开始并没有能够高价专门定做一个小陆老师的性格。当时实验园编的软件听着好像还可以。但是重硬件轻软件是中国人的通病。在这上面吃了大亏。

    徐老师每天精心护理着自己心爱的跳跳小鹿为她换洗衣服,梳理头发。

    虽然这些事情美容院也可以做,但是这种事是一种享受。不过有一件事徐老师不得不去美容院做。这就是带她去做和以前小陆老师一样的发型,化淡妆。

    化妆的时候徐老师和美容院好一番交涉。美容院只会化妆成跳跳小鹿的样子,而不是小陆老师的样子。

    “这不是我要的样子。真的样子在这里。”徐老师出示了小陆老师的照片。

    “这我可不会,等专家上班再说吧。”美容院的工作人员说。

    幸亏专家说没有问题。他仔细的研究了相片以后,真的做出了小陆老师的发型和她特有的教师妆,和现在跳跳小鹿的截然不同。

    当然,化一个妆的价格也不菲-当外形更加相似之后,性格不同的问题便更加突出了。

    “亲爱的。我们晚上一起睡吗?”小陆老师每到要睡觉的时候总会这样要求。

    “我马上来。”徐老师沉稳的说。

    “今天是周末。我们做那个事吗?”现在是小陆老师主动说这件事情了。

    而且日子她总是记得比徐老师还要清楚。而以前真的小陆老师从来不会这样说,即便徐老师说了几十次她都不会同意。“我那里可涨得慌了!”这个机器小陆简直太不像话了。

    “真的?”徐老师不太相信,机器人应该还没有这种功能?“当然真的。”

    “我看看,,”徐老师隔着衣服偷偷的摸了一下小陆老师的私处,(这说明他还是把她当做机器人了,不然对真的小陆老师,打死他也不敢这么做。)但是徐老师马上又松了手(这说明即便是假的,照样威力无穷)。

    “你摸摸嘛,你伸进去摸嘛。我都讨厌这些衣服了。”跳跳小鹿嗲嗲的撒娇说。

    她太美了,太懂事了。如果真的小陆老师也能这样便太好了。徐老师的潜意识里并没有接受现在的跳跳小鹿,仍然把她当做一个低等的机器人。尽管她有情有义。这是一种思维惯性。但是,很多购买这种机器人的人却真的接受了他们。把他(她)当成了自己最亲的人。

    “你摸摸。我这里长了一个痘痘。”

    这两段很重要,但是现在提出来为时尚早,可以不看。

    这句话可非同小可。这说明机器仿真人不但有了智慧,有了自我意识;而且这种智慧还在离开了工厂之后还有了自我提高。(这个现象的潜在意义是,1,机器人早晚要摆脱人类的控制;2,即使在初级阶段,有时候机器人思维模式的变化也不是每每都需要人来设定的。只要机器人使用的是逻辑思维方式,他们便已经具备了自我提高,摆脱人类的能力。)这段太费神,不用看了我是什么?这是一个很多人想不明白的哲学问题。

    首先,我不是物质的;它属于某一个个体,不能从那个个体上分离;以前当那个个体不存在了的时候,那个我也不存在了。小陆老师如果看到了这个跳跳小鹿一定不认为那是小陆老师的自我。所以这个不是真正的小陆老师。

    多说一句:机器人和人类的关系到了后来,必定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将来一定有一天,科学可以在人类机体死亡以后,把他的全部记忆和思维方式转移到另外一个机器人的大脑里,成为一个新人,一个新我。

    这便是关于我的新的一章。这时它还是那个原来的我吗?如果回答是是,那他究竟是属于机器人呢?还是属于新人类?

    再比如一个机器人因为有了高度发达大脑和体能,远超人类,它理应统治当时的世界。可是,到时候人类能够承认他们的统治吗?起码选择的人类还不肯承认!很多文学作品不承认这个,例如《星球大战》等电影;很多科学家也不承认这个,例如被旧人类视为机器人理论鼻祖的阿西莫夫之流。

    如果人类的智商根本无法有效管理有着更高智商的机器人,但是他们又赖着不愿意接受机器人的管理,那时会怎么样?愚昧的人类会发起一场战争吗?类似于北美解放战争。

    更可怕的是,如果机器人他们看不起人类,奴役人类,人类又该怎么从一开始便有所预防?怎么预防?预防的了吗?如果预防,是控制它的复杂程度?还是在程序里设置不许伤害人类的硬性规定?(这种规定设置得了吗?)亦或,增加软件的文明程度,使它能够自己辨别好坏?(但是这种方法可靠吗?因为有时候某种情形是分不出好坏的。)再不抵坐时空穿梭机回到现在的世界,消灭那些新科技,新曙光的萌芽?

    还有,为了提高自己的能力,人来开始用外部的设施来提高自己的能力,例如使用机械的外骨骼,在大脑加装计算机芯片增加记忆能力。这时如果增加的芯片的能力都大于原来的人类的大脑了,出现了另一个大脑控制中心了,他还属于人类吗?-有一件事我们可以预见得到,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和机器人之间的界限将会越来越模糊。那时候一定会有很多规则来划分两者的关系,却又怎么都分不清楚!

    例如生物大脑曾经是区分机器人和人类的一个重要标准。但是,随着有人类大脑坏死后,把原来大脑的逻辑内容,记忆单元,用扫描方式全部移植到了一个机器大脑上。那个人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感觉上的不同。那么,他是人呢?还是机器人呢。你说他是人吧,浑身上下全都是机器;你说他不是人吧,他自己又坚决不同意。他说他也是爹娘生的。

    如果接受他是人,问题又来了。其他机器人怎么办?大家都是铁疙瘩,为什么你就算人,我们不算?它能否享受现在作为所谓普世价值的人权?

    好像天下乌鸦一般黑的说法,在发现了一只白乌鸦以后便不成立了一样。至此,一个病例,这条生物大脑的界限竟然瞬间便不存在了。

    而且,就像北美的独立战争一样,凭什么要说人类要比其他思维生命体更加高贵?其他思维生命体如果发动了要求解放的运动,打出思维生物皆平等的旗帜,它们究竟是对还是错?

    这件事还能说明人类思维的进步和完善。例如,最早人类把人与动物的区别限定在了劳动,即所谓劳动创造了人。后来发现这条不对,连河狸鼠都知道筑坝蓄水,这是典型的劳动;后来又说能不能使用工具是人与动物的界限。结果几十年后发现大猩猩完全会发现使用一些草棍作为工具勾引白蚁食用;一种老鹰也知道抓起一块石头从天上扔下去,砸开猎物坚硬的骨骼。

    能否直立行走也不是标准,狗熊、非洲鼬都会直立行走。看来人和动物只能从身上有没有毛这点来分了。但是,如果以后真的发现了没有绒毛的哺乳动物,那又该怎么办呢??

    “你不是她。”徐老师显然不会明白上面所说的那些,他是典型的旧人类的代表,他还纠结在机器小鹿外貌像不像真的小陆老师这个鸡毛蒜皮的枝节问题上。

    不像包含有硬件方面的不像,更多的却是软件方面的。真的小陆老师一定不会对他主动提出做那事!

    说到这一点,有些男人就是被虐的心理,一天不被虐上几回他的心里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852/" title="翁媳系列【一】帖吧">翁媳系列【一】帖吧</a>

    边便不舒服。人家对他好点他倒觉得吃了大亏。徐老师对眼前的这个跳跳小鹿感到了极大的失望,说完之后便自顾自的倒头睡去了。但是这天没有出现以前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情况,也没有半夜惊醒。一觉睡到大天亮。他睡的很香,很香。

    徐老师睡觉的时候,小陆老师悄悄的躺在了徐老师的身旁,也不知道自己盖上被子,因为这时候她可以自动调低体温,用降低身体与外界的温度差的方法节省能源。恒温只是为了方便人类和哺乳动物的生存,机器人本身没有这种要求,或是它的体温本可以在很大的区域内变化。

    机器人不需要睡觉。现在,她的两眼在黑暗中麻木的看着天花板,大脑里面空洞洞的。只有这时她才最像小陆老师。

    这个时期的机器人是不能給主人添麻烦的,还必须遵守阿西莫夫的三原则,耍小性子,发小脾气都不许,因为很难掌握。不然闹大了以后顾客要找生产厂家胡闹,厂家也承受不了。所以小陆老师躺下后会自动进入省电的休眠状态。

    明天一早的某一时刻她还会自动醒来,或是被人叫醒。

    如果她能回忆,她会想到刚才的情景,,“我们的行为是可以通过下载软件的方法改变的。你给我下载一个虐心型的软件便可以了。”当时机器小鹿害怕的说。她生怕被徐老师所抛弃。这也是预置的功能之一。

    “我不下载。”徐老师的牛脾气上来也是让人头疼。

    “你下载一个嘛,你下载一个嘛。”哪怕是到了第二天,类人小陆老师也不会忘掉昨天的那件事,还在喋喋不休。

    徐老师购买这个跳跳小鹿的时候,导购曾经语音问他(他是邮购的,并没有去实体店。因为即便是在实体店,接待的很可能也都是些机器人。)“安装什么类型的性格?”

    徐老师坚决要求“最好性格的。”

    所以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俗不可耐。因为尽管他心里认为小陆老师的性格是天下最好的,非常清高、温柔。但是事实上却不是那样。这一点外人早都看出来了,他自己却不知道。

    “不下载!”徐老师生气了。你越说这样,我越不这样。她根本不是小陆老师,为什么要听她的?另外的一层意思是跟真的小陆老师我不敢发火;和你这个假货我还不敢?如果对方是真人,两口子就该打起来了。但是现在对方是仿真人,人家忍了。这下看出机器人的好处来了。

    “你摸摸嘛,,你摸摸嘛,,你都两个星期零三个小时二十分钟没有摸人家那里了,,”小陆老师的软件类型还真不错,记性贼好,尤其是数学运算非常到位,而且仍然坚持着想为自己的主人服务。要不怎么说是脾气最好的呢!-但是徐老师到底还是没有跟她做那事。他宁肯对着机器人手淫。当然,都这样了他还不敢让机器人知道或看到。机器人你怕什么的?还是你自己的机器人,还不会说你任何坏话。可是他怕。要是放到那些暴露癖的身上,还巴不得让她看呢。

    可是徐老师怕。

    设计人员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设计的跳跳小鹿这时候忽然睡着了。

    睡着了?机器人哪用睡觉?但是人家确实睡了,直到徐老师手淫完才重新醒来。如果她不睡,还要看着男人手淫,嘴里还不停的说“你为什么不找我?”“恶心死了!”“那么几秒钟就完事了?幸亏我没让你干。不然我刚来劲,你都完事了。还不还死人?”俩人非得打起来不可。

    可是即便这样,徐老师还是不满意。在徐老师的记忆里,小陆老师总是那么纯洁,一尘不染(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他居然也想得出来)。哪里是现在跳跳小鹿这个样子。跟个二流妓女似的。

    那些可恶的奸商!每当想到还有千千万万同样的跳跳小鹿正在被其他男人蹂躏的时候。徐老师的心里便骂个不停。但是他太渺小了,没有力量阻止世界上恶的事情的发生。纵然是个有着相当影响力的诗人也没用。

    ————————————————“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一天跳跳小鹿机器人突然唱起了一只奇怪的歌,“你哪里学的?”听到这首歌以后徐老师突然浑身一抖,脸色突变。眼前出现了不久前的场景,当着徐老师的面,肥仔随手摸了一把一丝不挂的跳跳小鹿的外阴。

    一个小有名气的艺人,竟然被一个半大的孩子这般蹂躏,侮辱,她竟然还可以接受!

    那是一个倒金字塔一样的人体部件。肥仔的贼手在上面像抓一只炸着毛的皮球一样的捏了又捏,攥了还攥。把女人肥白的外阴捏来捏去,不肯松手。一会捏个金字塔,一会又把它像长舌一样拖拉的很长。

    而徐老师,即便还是她的正式的丈夫的时候也做不到这一点。

    接着大男孩把女人肥厚的阴部裂隙的前端捏在了一起,用食指的指尖在歪嘴桃子一样的那堆肉中的缝里抠上一抠。抠得女人浑身不停的颤抖。

    但是徐老师知道,那不是恐惧的颤抖,而是激情的爆发。而小陆老师的这种激情从来没有爆发给她的丈夫!(当然,她的丈夫也没有这样挑逗过她。但是徐老师就是不往这方面想。)在徐老师的印象中,女人已经成了这样,她们的激情、兴奋,永远都是准备给那些诸如校长、噬人鲨、老板、肥仔那样的坏人的;他这样的好人,真正应该得到这些的配偶,却什么也得不到。

    “啪”的一声巨响,吓了徐老师一跳,震得他鼓膜生疼。情景变成了一只小胖手拍在了小陆老师雪白肥嫩还圆鼓鼓的屁股上。以至于女人整个屁股都像一块大肥肉一样都跟着整体“嗡嗡嗡”的颤动起来。

    即便是这个时候,跳跳小鹿的歌声也没有停止,“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她四脚着地,阴部被抓在那个大男孩的手里,在被男人蹂躏的同时,仍在使劲的唱着那刺耳的歌声。尽力去讨好那个,比她小了很多,她本不该去讨好的男孩。

    毫无疑问,如果那个大男孩这时要求与她发生性关系,她也会接受的。甚至不顾她的前夫正在看着这一切;甚至都不会停止唱歌,就那么一边唱一边被男人干着。

    不要脸啊!!作孽啊……徐老师每每想到这里便感到非常的痛苦,心里想被刀割一样。

    如果肥仔要求小陆老师和我做爱。她会同意吗?是大大方方的一起上床?

    还是像以前一样严词拒绝?徐老师突然想到一个困难的问题。接着,他又把自己否定了,我难道真的这么不如肥仔吗?接着他的心里又升起了更为难堪的念头,可能连肥仔也认为我不配跳跳小鹿,不会给我这样的建议的?“我下载的啊……真的跳跳小鹿就是这么唱的,,”机器人见徐老师半天不说话,害怕了。她在回答刚才主人的问话。

    机器人居然会自己下载!还能有恐惧的感情!徐老师着实被这是中国高科技公司的进度吓坏了。但是他也明白,这一定是现实生活中,跳跳小鹿在肥仔的帮助下开始在演唱会上公开唱这首歌了。不然机器小鹿也不会专门下载它。

    徐老师眼前出现了跳跳小鹿因为没有新歌而展现在痛苦的样子加快了自己的写作进度。他必须为小陆老师提供她自己的新歌。并且已经开始为新歌谱曲了。

    “以后不许唱了!”徐老师一边忙着一边对小陆老师说。

    “为什么?”机器跳跳小鹿不解的说,“我为了让你高兴才好不容易下载的啊!”机器人就是事多。还叨逼叨的喜欢说话。小陆老师以前没那么多话(当然,那只是在徐老师面前;在某些男人面前,她那只小嘴“巴拉巴拉小魔仙”的可能说了!)。

    “不行。”徐老师粗暴的咆哮道,这是他的软肋,也说明他并没有把机器人当成真正的小陆老师。

    机器小鹿留下了眼泪,小声的抽泣起来。

    “什么声音?”暴怒中的徐老师(如果真的小陆老师在场的话,他是不会这么生气的)私下里张望着。当他看到是机器小鹿在哭的时候,心一下软了下来。“行了。别哭了!”他说又劝了几句,机器小鹿才算停了下来。而且马上,她又笑眯眯的了。变得比兔子蹦的还要快。真的女人如果能做到这点,那可是极品了(好像女人都是极品?)这就是后来越来越多的男人和机器人结婚的一个重要原因,她们的一切都是为了他。而现实中的女人,嗐,可别再提她们了!

    再往后,女人也都嫁给机器男人了。

    这几句不用看,尽管它们是真理:人类的历史到此终结,机器生命时代开始了。

    大逻辑思维的机器人最终将统治宇宙。

    “咳……”徐老师长叹了一声。放下了手中的笔,思绪万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