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0-51)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0,跳跳小鹿7,梳弄“你在外面等着吧。”到了女厕所之后跳跳小鹿对保镖说。

    “不行。我要进去。”保镖说着,拉着跳跳小鹿走进了女厕所。

    “a……!”的一声,一个正在往外走的女士被吓了一跳。

    “大家出去一下。那边还有一个厕所。”保镖对在厕所里排队的人说,“跳跳小鹿要上厕所。”

    “她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些女士们抱怨着,可是他们不愿意在男人的面前方便,所以还是选择了离开。

    跳跳小鹿本来都不准备跑了,看到保安这个傻德行再次产生了逃跑,逗逗他的念头。她看到保镖个子不算太高,打算进入到格子里面以后,翻墙从另一个格子逃跑。

    “不要关门。”保镖说。

    “不关门我怎么上厕所?”

    “不行。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

    “女人上厕所你也这么看着?你不怕臭?”

    “对不起,我不怕。就几分钟。你也忍着点吧。”

    “算了我不上了。”跳跳小鹿不愿意男人看她的身体。知道跑不了了,没有办法,尽管肚子里仍然不好受也赌气好回去了。

    保安既没有嘲笑,也没有得意。只是呆板着脸,机械的完成了他的任务,把跳跳小鹿押送回了大厅。

    “怎么这么热闹啊?”正说着又进来一个穿齐逼小短裙年轻女士。

    人们怠答不理的看了来人一眼,又开始继续他们的游戏了。

    “你们不理我?”来人是雅筝。

    “来了先报三围,,”看来这里的人都认识雅筝。

    “不知道。”雅筝没好气的说。

    “你不知道我们可以替你量啊,,”突然,有人从身后抄住了雅筝的两腋,又有人从前面抓住了她的两只脚踝,俩人一悠,把她悠到一张桌子上去了。而且把她按在桌子上不让她动-雅筝嘻嘻哈哈的扭动着,却没有挣扎下来的意思。显然她喜欢被这样。

    “尺子呐?”一个男人按着雅筝的屁股说有人递上专门量三围的激光尺。对着雅筝照了两下,雅筝的三围马上在屏幕上显示出来。“34,34,34,”

    有人看了一眼显示屏,马上又摇了摇头离开了。

    “多少?”雅筝还在问。

    “挺好的。不胖也不瘦。”老板回答说。“别闹了,吃夜宵去吧。”

    潜规则就是这样,有人想被潜,但是人家不潜她;有人不想被潜,但是总也逃脱不掉被潜的命运。

    跳跳小鹿被老板单独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你这个在古代叫做梳弄,,”老板怕跳跳小鹿不愿意,再弄出点什么意外来,专门为她洗脑,“就是人家花大笔的银子在你身上,将来还要为你办很多事情,随叫随到。你呢,只需要伺候人家一个晚上。”

    男人说话的时候故意摸着跳跳小鹿的肩头。捏捏抓抓,抓抓捏捏,好像在做按摩。手感很好。

    “我今天肚子不太舒服。换个别人好吗?”跳跳小鹿央求说。说话间好像是有意配合一样,她的肚子里还真的“咕噜噜”的响了起来。

    “那就是说你不想唱歌了?”

    “唱歌我还想,可是不想被梳弄。”

    “这两件事是连在一起的。不可能只要一个。你只能选择都要,或者都不要!

    便宜都让你占了,别人什么都得不到?你当人家都是傻子啊?能挣那么多钱的都是人精。没长毛而已,长了毛猴子都不是他们的对手。”

    算我没说。

    就好像闹雾霾,人人都反对,好像那是政府的责任;可是雾霾是工业发展带来的必然产物,人们享受着工业发展带来的大量的好处,却容忍不得那么小的一点副产品。让他把工业都停了他自己肯定也活不下去了。只要你还在开车,用手机,吃饭,呼吸;这几条你只要够上一条基本上就没有资格抱怨雾霾了。

    “,,”跳跳小鹿不再言语,她屈服了,默许了。

    “这就对了。让谁摸不是摸?让谁玩不是玩?你看你原来的那个傻老公,你天天让他肏,肏出什么结果来了?你得到什么了?现在在人家只要肏你一次便给你巨大的利益,你还挑肥拣瘦的?我这个地方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更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商场,要干就好好干。只有这样你才能有收获。不然谁给你新歌?凭什么让你参加比赛不让其他人参加?这种资源有钱也买不到!”老板拍了拍跳跳小鹿的屁股又开始忙活他的事了。

    “,,”跳跳小鹿说不出话来。她觉得老板说的有道理。

    “诸位,”老板转向大家说,“过一会还有一位贵客要来,来的是咱们尊敬的本次《火星奖》歌手大赛的组委会主席,中国火星一省,赤星省的总督,隋天水先生。过一会他来的时候大家鼓掌一定要热烈。他可是要决定本次大赛的比赛地点的。如果我们能够争取到一个分会场的位置,我们大家都可以大大的发一笔财。”

    “明白”“明白”大家纷纷跟着附和着。

    “现在我们开饭。今天请大家来首先要品尝两道非常经典的菜《清香鱼》和《水汆鲍鱼》。老规矩,先上酒。”

    “还是雅筝分酒啊。刚才那个跳跳小鹿哪去了?”有人不太满意。

    “她有任务不知道别瞎说。”旁边马上有人制止发牢骚看似小事,在中国的官场上可是有讲究的,比主办人地位高的人发牢骚那才叫发牢骚;如果地位低的人,很多看似发牢骚,实则是拍马屁。

    例如说什么“领导我对你可有意见啊!”

    猛一听,悠嗬,对领导有意见?胆子不小啊?听听吧!“您这工作也太认真了!周末也不回家,无偿加班!我们可不满意啊!把您累病了,公司还得掏钱买药。是不是?”

    “就是嘛!不能老这么无私的工作啊!累坏了身体是自己的,国家的损失谁来负?”其他下属赶快附和。

    好像是在发牢骚,实际上是在拍马屁。说的没有一句是真心话。说话的人心里没准恨不得他赶快死,早点腾出位置来。

    这话听起来好像有意见不满意,实则把上司想让人知道,又无法说出口的话帮着说出来了。是赤裸裸的拍马屁-“今天不是雅筝,,跳跳小鹿快来为大人们斟酒。”当有人表示不满意雅筝斟酒的时候,老板恰到好处的、及时的搬出了跳跳小鹿。

    干这事没问题。跳跳小鹿拿着一个分酒器,为所有的人斟酒。她的后面还跟着一个托酒瓶的服务员。

    分酒器是这样发明的,一个做教学用,或实验室用的玻璃器皿,烧杯量瓶的厂家因为质量不好,价格又高,订货不足几乎倒闭。m4xs.com

    这本是遵循一种优胜劣汰的自然规律。但是这个厂养着几百名工人呢,所以不能倒。于是有职工建议说,“不如我们把我们的产品改个名字,叫做分酒器”

    还是原来的样子,还是原来的东西。但是名字改了,人们按照名字想他的作用,用途也随之变了。变成在宴席上分酒。

    这时候正是中国大兴吃喝的时候,人们每天都要参加很多酒宴。经常为倒酒够不够,公平不公平发生争执。分酒器还真有用。而且干这事产品的规格可以降低,质量也不必那么好,那么美观,价格还可以高一些,保持在市场可以接受的水平。

    这个产品一出,立刻得到了市场的热捧。救活了一批企业“总督马上就要到了。”外面有人通知说,“无轮车队已经出发了。”

    “好。已经定好迎接的人都到15号入口去迎接,,其他人继续在这里喝酒,这是预喝,大家悠着点。等到总督大人到了以后,在原地欢迎。”公社主席说,接着他有皱了皱眉头,“人太少。”他说,“实验园的三教九流都应该有代表来参加。”

    马上有人张罗,“通知第二批参加人员,那些有地位的人也来参加。”

    ————————————————这时,外面的徐老师发现了这个地方,他想混进去,被红头保安拦住了,“你的邀请?”

    徐老师自然没有邀请函。还在想办法的时候忽然感到手机震动了一下,便躲到了一旁看了一下。原来是学校发出了通知,让他到实验园音乐厅餐厅出席一个重要的会议,用地图一扫,竟然正是这个地方。

    “独山先生到”,“婉卓女士到。”红头门卫还在唱名徐老师重新回到那个富丽堂皇的大门口,当着红头门卫的面用手机扫了一下大门的扫描机。果然通过了。红头门卫好生扫兴。这样一来好像他被人奚落惯了。

    好在他能人,没有说出什么不恭的话,这种人一旦得势将会非常疯狂“这位是咱们国家的政治新秀,前途无量。”

    “这位是科技精英,,”

    “这位是财界大腕,,”

    里面的人还在相互吹捧着。

    餐厅里面灯火辉煌,徐老师发现静斋也在,两个人都在寻找小陆老师。两个人一个又变出一束鲜花,一个带着歌谱,现在就看谁先发现了。雾里寻她千百遍-正在这时音乐厅老板忽然走了进来,“好,大家先喝着。跳跳小鹿还有点事,要暂时离开一下。”老板对大家拱了一下手后便带着跳跳小鹿离开了。

    还没说上一句话,人又走了。

    “这刚喝一轮怎么就走了?”有人不满意了。

    “就是嘛!”

    但是,老板没有听到。

    “干什么嘛!”跳跳小鹿好像大不不情愿的的样子叨叨着。虽然离开了泥潭,嘴上还是要赚一下便宜,不能让老板太得意。

    穿过了几条狭窄的楼道,一行人来到了一个小门诊部一样的地方。跳跳小鹿觉得有些熟悉,仔细一看竟然是小廖的《脱毛诊所》。

    “我不要脱毛。”跳跳小鹿的这话脱口而出“不是脱毛。”来到另一个房间后老板连忙找人“廖医生来了吗?”

    “我在。今天是多少号?”黑暗中有人回答。

    “E。”老板说。

    “E,,我记下来了。”那个人说着走了过来。

    “你们认识一下。这位是廖医生,,著名的皮肤病专家,,高级整容医师,,”

    老板向跳跳小鹿介绍了一个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说。

    跳跳小鹿立刻认出了带着口罩的小廖,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

    “小陆老师?”廖医生显得有些惊讶。

    “这是跳跳小鹿,,”老板对廖医生说。

    “知道。”廖医生拍了拍跳跳小鹿的肩膀说。

    “廖医生过一会帮你梳弄。”老板又对跳跳小鹿说,“你现在就去吧。”

    他给我梳弄?跳跳小鹿心中暗想。她原来的以为女人短暂委身于莫名男人谓之梳弄。没想到人家说的竟然是原意。如果真是这样,自己倒真是有点太那个了。

    小廖把跳跳小鹿领进一个大化妆间,一侧有一面巨大的金属墙壁。这个地方跳跳小鹿从来没来过。只见一间屋子足有二百多平米,这在实验园这个寸空间寸金的地方可以说是奢华到了极点。

    “你给我用脱蜡法拔毛?”跳跳小鹿战战兢兢的问。

    “今天不是。”

    大浴室的中间摆着一个浴缸。浴缸里覆盖着一层热气腾腾的泡沫。浴缸的周围空荡荡的。

    “你先把衣服脱了,自己进去泡个澡。我去准备一下一会要用的东西。”小廖指着那个大浴缸说。

    “你不走?”跳跳小鹿疑惑的问。

    “别那么封建。我是医生。”小廖毫不在意的说。

    跳跳小鹿这才发现旁边还有别人。不过那些人都在忙些别的。看到躲不过去了,本着恭敬不如从命的原则,她只得接受了人家的邀请。好在她原本来自天南水乡,喜欢水。跳跳小鹿半推半就的脱掉了紧绷绷的旗袍。

    “给我。”旁边立即过来一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男护士,伸手向跳跳小鹿要那间脱下来的旗袍。

    “啊……”跳跳小鹿被吓的大叫一声。

    “把所有的衣服都给他。时间已经很紧了。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这是医院。

    不分男女。”小廖远远的冷言到,态度和以前有了不同。他一开始还想保护跳跳小鹿,现在以工作为重。

    挣扎了一番之后,跳跳小鹿无奈的,当着男服务员的面脱拿掉了身上所有的遮羞的布片——《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1,欣赏灌肠表演“内衣还要吗?”当跳跳小鹿脱光了衣服以后,男人像什么都没有看见,对着空气说话一样干巴巴的说道。

    “要!花钱买的。干什么不要!你把它叠整齐。别碰坏了。”跳跳小鹿背对着男人生气的说。瘦俏的后背秀丽挺拔。

    “只能洗了烘干。”男人把跳跳小鹿的所有内衣乱七八糟的揉成一团,然后统统扔到一个洗衣机里,又仔细的把旗袍挂在一个衣架上。

    “你仔细点好不好?那都是高档货诶,,”跳跳小鹿在背后喊道。

    “过一会给你穿更好的,,看人家waso35就没有你那么多废话。”这是小廖在说话。

    “,,”跳跳小鹿什么都没事,借这个机会赶快进入浴盆。还有看客2和笑脸猫呢。她心里想“慢。”跳跳小鹿被拦住了,“检查一下号码。”接着小廖拉着跳跳小鹿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233/" title="校花奴隸sodu">校花奴隸sodu</a>

    的一只胳膊,把头转到了她的身后,弯下腰去用另一只手擦了擦跳跳小鹿屁股上的哈气,以便看得更清楚些。他还用手指尖的指甲刮了刮烫出来的凹痕,“E,不是m579467”医生说着松了手。

    跳跳小鹿知道检查已经结束,赶快跳进了浴盆里。里面很滑,跳跳小鹿一步没跨好,几乎跌进浴盆里。泡沫溅得漫天飞舞。

    正在慌乱中一只手抓住了跳跳小鹿小细胳膊,把她救了起来。再小心的放回到泡沫中去。抬头看时,竟然是瑶瑶,张穗媛。跳跳小鹿看到瑶瑶,有些放心了。

    另一个男护士回到了浴缸旁边,好在这时厚厚的泡沫已经遮盖住了跳跳小鹿的全身。他怎么这么讨厌,,松了一口气后的跳跳小鹿心想。

    水的温度不冷不热正合适。跳跳小鹿感到了一丝温暖。她恨不得把全身都埋藏在这些浓郁芬芳的泡沫里。

    瑶瑶和廖医生又各自忙活去了。跳跳小鹿享受了一段难得的自在。

    “怎么是小陆老师啊!”瑶瑶显然在对小廖说。现在她的身材非常好。

    “又不是咱们选的。”廖医生说。

    “上次那个姑娘叫婉卓是吧?好像玛丽也做过这个,,”

    “泡一泡就赶快出来。时间很紧。”过了一会,小廖从远处发出忙碌的声音,这次显然是说给跳跳小鹿的。

    “他还不走?”跳跳小鹿显然指的是那个男人。

    “你别管他。他是我的助手。”

    “可是他们在这里,我怎么出来?”

    “你怎么这么封建?把他们当成女人不就可以了。”小廖说。

    “他不走我不出来。”跳跳小鹿开始耍赖。

    “你抓住她几脚踝,,”瑶瑶索性不理跳跳小鹿了,她对那个男人说。

    男人果然弯腰冲泡沫里抄住了隐藏在水底下乱蹬的两只小脚丫。

    另一个男人的手则突然从背后插进了跳跳小鹿的两腋的下面,“一二三”两个人使劲一悠,便把跳跳小鹿悠到不知什么时候放到了浴盆旁边的一张铺着塑料薄膜的按摩床上了。

    为了保护住自己的隐私,跳跳小鹿连忙俯身转成脸朝下的方向。羞点都在前面,后面打着肉折的屁股和肛门已经顾不上了。

    “保持这个姿势表动。”头顶上传来小廖的声音,“你按住这里,,”他显然在对其中一个男人说话,,“你,把她的头发先洗干净,,”

    于是,跳跳小鹿感觉到腰被人按在了按摩床上。卡死了。接着一股热流浇到了她的头发上,两只大手在浇湿的头发上一抓,立即搅起了大量的泡沫,弄得她呼吸都困难了。只要一吸气,满脸的水和泡沫便不停的往鼻子里面灌。

    “要不要解小便?”头顶上传来了小廖的声音。

    “怎么解?”跳跳小鹿知道这是在问她,可是这样一来自己不是泡在了尿里了吗?

    “有尿便尿出来,不要憋着,,憋多了过一会你更难受。”

    跳跳小鹿是有点尿意,可是并不强烈。不过被小廖这么一说,反倒憋不住了。

    女人又没有男性的那个延长尿道的阴茎,可以压住憋尿。所以尽管一开始跳跳小鹿还咬紧牙关拼命憋着。可时间一长,还没等人家崔,自己已经憋不住尿出来了。

    只觉得下体一热,一股热流冲出了隐藏在阴道口里的尿道,一团骚呼呼的黄色蒸汽腾空而起。

    “这就对了。”小廖说着用一只温暖的手揉了揉跳跳小鹿的软软的小屁股,又把一根手指插到跳跳小鹿的阴缝里,“呱嗒,呱嗒”猪吃食一样的声音中抠动着,帮着跳跳小鹿充分排尿。

    男人的手指一直插到女孩两片小阴唇的中间,让指尖正好堵住女孩的尿道口。

    感觉着。同时他把手指不停的上下移动着,任凭臊呼呼的尿液的冲击,直到感觉到跳跳小鹿全部排泄完毕,这个过程中女人被挖动的那个部位发出了“呱嗒,呱嗒,,”动物园里鸭子喝水一样的声音,一般来说,只有那些西方大逼的妇女才会发出这种声音。这让跳跳小鹿感到有些尴尬。面对这种赤裸裸的挑逗,跳跳小鹿并没有感觉到舒适,而是相反。身体不由得扭动着躲闪起来。

    “这里用温水冲一下。”男人也觉察到了女人的躲闪,感觉到没有尿了以后,他用把那只手全部塞在跳跳小鹿的两腿中间,用指甲使劲抠了抠跳跳小鹿的阴蒂说。

    跳跳小鹿感觉到了一股强刺激,浑身一震。接着只觉得下身有了一种热乎乎的感觉,知道这是热水正在冲刷着自己的下体。

    “我来给你抹点油。”男人又对仿佛是块放在案板的肉的跳跳小鹿说。“来,把肚子抬起来,把这里冲干净,,”

    跳跳小鹿不想老是泡在尿里,埋着脸,顺从地抬起了小腹。

    一只大手立即插到女人腹部下的空隙中托住了她的小肚子,接着一股更大的暖暖的热水立即喷了过来,“哗啦啦”的把那些黄色的骚味冲洗得一干二净。

    “把她的身体也冲一冲。”小廖说,“刚才的泡沫是特效的。皮肤吸收后会很快起反应。”

    跳跳小鹿没有听清男人们在说什么,她只是觉得自己的小脸红噗噗,热乎乎的,浑身充满了活力。

    接着,跳跳小鹿感觉到有只手用拇指和食指分开了自己的屁股肉,接着一团冰凉的油脂一样的黏黏糊糊的东西被堆在肛门上,那个手指尖一用力,那团油脂便“滋滋滋”的被挤进小巧玲珑的肛门里面去了。

    接着又来了一个圆滑的东西顶在了肛门的门口。跳跳小鹿十分紧张,紧紧的嘬住了自己的肛门,和那个物体对抗着。

    “你们干什么呢?”跳跳小鹿紧张的问,她全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

    “别害怕。”小廖发现了女孩的紧张,安慰了她一句,还再次轻轻的拍拍的她的屁股。“放松,,再放松”

    跳跳小鹿迫使自己放松了全身的肌肉,当廖医生再次拍打她的屁股试探时,那两块大肉已经不再坚硬的绷紧在一起,而是软软的,弹性十足的颤动起来了。

    “开始吗?”一个拿着100CC没有针头注射器助手问到。说着他在针头的位置接上了一根短短的软管,并且针头向上推出了里面的空气。

    “把这个插进去,”还是小廖的声音。

    一个带着白橡胶手套的助手走到跳跳小鹿的身旁,用左手按住女人的屁股,再用这只手的食指和拇指分开被压在一起的两坨屁股肉。做完这些之后他把右手向外摊开。那只注射器的小龟头的软管“啪”的一声被放在了他的手心。

    这名助手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捏住小龟头,把它放到女人的两腿之间,对准那块浅粉色,嘬得紧紧的一堆密纹。软管顶端等等小龟头在密纹上滑动着,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发出“噗噗”的动静,直到“噗嗤”一下,小龟头自动落入了菊花的花心。

    跳跳小鹿觉察到肛门被顶了一下,紧接着,一个蛇一样的细细的东西从那里钻进了自己的肛门。女孩想用力嘬住自己的肛门,阻止这次入侵,但是没能成功。

    “别紧张,放松,,”一个男人轻轻拍着女孩赤裸的屁股说。

    “你们在干什么?”这时女人惊恐的声音。

    “别管他,接着往里面插。多插进去些,,”这是小廖的声音,“我不要!”跳跳小鹿终于第一次提出了抗议。

    “别害怕。”小廖来到了跳跳小鹿的身旁,一只手放在女人光滑的后背上抚摸着,好像在平复女人不安的心情,接着男人把头俯到女人的耳朵的旁边私语到,“这是灌肠,清洗你身体里的污垢和毒素。对你有好处。很久从前有个叫做戴安娜的王妃,每个星期都要做一次灌肠呢!做一次,挂在肠壁上的那些宿便变都被清洗干净了。别怕,,”他又用在女人后背上的手打了两串急促的钢琴指后离开了。

    女人没能继续反抗。无声之中跳跳小鹿感到了细蛇进入到了自己身体的深处。

    但是她动弹不得。

    “进多少?廖医生。”男助手的声音。

    “20公分。一般做这个处理直接从下面向里面推注便可以了。但是直肠吸收水分的部位在上面,为了让这里面的药物成分快速,充分吸收,所以我们要把它的推入点再靠里面一点。”瑶瑶显然在向那个男的作解释。

    “推多少?”

    “五十。”

    “她这里面有气,压力很大。”操作的助手说。

    “做你的,不管那些。”

    于是小蛇又向里面钻了进去。

    “现在用注射器抽一百西西甘油,最后把药也抽进去,,一起推,,”廖医生还在指挥着,跳跳小鹿什么也看不见,只听见身旁金属器具在搪瓷盘子里面的“叮叮当当”

    的撞击声。感觉是第一管东西给推进自己的身体后,龟头还留在自己的身体里,但是注射器被拔下了,又换了一只注射器。

    这次推进的东西更多,但是女人的身体完全承受住了。

    小廖、瑶瑶和助手们还在忙碌着。

    ————————————————这时,在大浴室的不远处的另一间房间里。几个男人正在交谈。

    “欢迎前来检查我们的工作。”房间里传来一阵稀稀落落的掌声。

    主宾位子上是一个留着络腮胡子,五短身材的人,他便是前来访问的火星中国赤星省总督隋天水。

    “这么说,您在那里管理的不止一个国家了?”这是老板的声音。他们在继续着刚才的谈话。

    “好几十个地球上的国家与地区都把他们的火星代表处设在了咱们中国的赤星省。其他中国省份,像什么火心省甜水省也有,但是咱们的最多。咱们不像其他先进国家看不起他们。咱们尊重他们。”

    “都在一起乱不乱?”有人插嘴说。

    “不能乱。全都要按照规矩办事。不然要出大乱子。”总督立即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原来,这时的火星上已经有了人类在生存。许多国家都在上面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划分了各国的势力范围。中国在那里建设的方案是打大口径地下竖井。每条竖井几千米深,然后从竖井周围各个方向辐射出数百条水平巷道。一个竖井是一个省,一条巷道是一个市。市里面还要分区。

    火星人便世代生活、工作在这些水平巷道里。不同的竖井间也用这些巷道链接。地表上的建筑只是一些星际公共快车的系留站和一些标志,再有就是堆积的,固化好的从地下挖出来的渣土。

    “火星上可不像这里。”总督还在说着,“你们这里起码空气供应没有问题。

    在火星上大家都生活在玻璃罩子里,空气的成分必须严格控制。氧气必须保持在20%,压力保持在0。7个地球大气压,相当于地球上的高原。我们省还好,有水。如果地下没有水便要从路过的彗星上去搜集水。”总督说道。

    “这么说火星上的生活还是蛮艰苦的!”

    “那还用说。”正在这时,隋总督的肚子里“咕噜噜”的叫了几声,“不是说有欢迎酒会吗?”总督有些不耐烦了,“我还真有点饿了。不过不许铺张。这个党员守则里都有规定的。”

    “那当然,四菜一汤,,”有人回答说总督大人这次回来因为旅费过于昂贵,只带了一个助手和一个不能自己移动的小型机器人。助手是个火星当地出生的人类,初到地球由于水土不服,得了富氧病,已经住院了。所以总督的很多事情不得不自己料理。“那我们还不快点过去。”总督说“听说您喜欢观看灌肠手术?这里正要有一台理疗处理。”

    “在哪里呢?要看便快看。”

    “打开,,”老板说一个职员按了下一个按钮,一块巨大的窗帘徐徐拉开,窗帘后面不是窗户,而是一块巨大的单面镜。总督这边是一块透明玻璃;镜子的另一面是跳跳小鹿所在的大浴室,从他们那里看只是一面金属墙。总督这边镜子的下面整齐的摆放着一排显示器,显示着数个摄像头从不同的方向观看跳跳小鹿手术的情节,有全景,更有特写。

    玻璃的那边,一个洁白无瑕,温暖丰腴,非常美丽的女人的身体摆在一个深绿色的案子上。

    “现在把药和甘油都推进去。”另一个房间里廖医生说。

    “你们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总督忽然惊奇的问道。

    “您还没说那个气压是怎么回事呢,,”

    “哦”总督接着讲,“现在火星的标准化工作已经起步了,各国的基地都必须执行统一标准,为各国基地大串联做准备。不然你故意把你的气压调低,等到一接通,人家宝贵的空气全跑你那里去了还行。将来要求火星无国界。届时将设立一个大的配气中心,专门控制活性气体成分和压力。根据使用量和泄露量,各国交钱便可以了。”

    “您那里生活还适应吧?”

    “不适应又能怎么办?党交给的任务。不好好完成行吗?不像有些极端民主的省,现在居然向地球要民主,要独立。准备搞分裂了。哪像咱们,连机器人都有入党的了。我们绝对不分裂。那些以前鼓动其他国家分裂的民主国家,现在都尝到苦头了。他们自己也面临着被分裂的威胁。而一旦真的分裂实现,对于那个国家,甚至对于整个地球都是威胁。”

    “他是说您的业余生活。”有人解释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