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3-54)

作品:《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

    《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3,跳跳小鹿成了艺术品“啪”的一声,一束五颜六色的涤纶丝啪在了廖医生的手心。

    “你的毛太稀。只能植入,粘贴的效果不太好,,”廖医生随后挑选了几根,剪成需要的长度。“植发针,,”他反手说。

    “吱”的一声,跳跳小鹿感到阴埠表面一疼,知道那是被植入了一根涤纶,“不要。”她抗议说。可惜没人理她。

    梁医生又连续的植入了好几根其他颜色涤纶。“好了。不能太多。太多便喧宾夺主了。怎么样?”廖医生这才直了直腰。

    “这回好看多了!这就是四两拨千斤。”一个助手说。

    “不怎么样。”跳跳小鹿明知道效果肯定不错,却看都不看便故意反着说。

    “这样还不够。”廖医生反手拿过发胶,对准跳跳小鹿的阴埠“嗤嗤”的喷了两下,用梳子头再次小心的梳顺那寥寥可数的几根阴毛,把它们全都梳得服服帖帖的。最后还用嘴吹了两下,让他们快速固定。

    喷了发胶的毛发黑亮黑亮的,格外好看。

    一丝不苟,认认真真。这就是职业道德。这就是敬业。

    跳跳小鹿全程享受着这种凉丝丝的服侍。

    廖医生终于直起腰来,用手指尖戳着女人松软的小腹说,“这里的毛应该好好处理一下了。顶端都有分叉了。”廖医生他的职业病又犯了,他的意思是女人该脱毛了。

    跳跳小鹿虽然没有说话,只是扭了扭屁股以表示她并不愿意这么做,但是因为害怕家强行“刺啦”医生拔掉所有的阴毛,就像那天在小廖医生真所看到的那样(详见第3节,脱毛医师)。身随心动,不由得浑身像筛糠一样颤抖起来-“呵呵”廖医生明白是怎么回事,西方女人的是东方女人有时很难接受。他自嘲似的干笑了两声后说,“别害怕,他们特意关照不许大动你这里的毛毛了。

    修修尖端便可以了。现在也挺好看的。”医生自嘲般的说完之后,又抓了两把跳跳小鹿那肥厚壮硕,油光闪闪的阴毛,然后背着手自行离去了。

    随着男人的对阴毛的抓弄,女人的两扇阴唇间又增加了一些粘液,随着阴唇呼吸一样的微动,粘液间开始拉丝。

    一个助手发现了这个情况。急忙拉出一张抽纸,小心的拉开暴露在强烈灯光下女人一侧的阴唇用抽纸轻轻的揩净了刚刚分泌出来的女人的体液。

    “啪啪啪”瑶瑶拍着手用以引起大家的注意,“来,来来,现在进行第二阶段的工作。现在开始穿衣服。”瑶瑶不在老板家里工作了。手术完成后,她换到这里来工作。这里是一个洗浴中心,财产是老板的。但是实验园规定一个人只许开办一项企业或事业,所以只能假别人的名下,由信得过的人来管理。现在她对跳跳小鹿说。

    “开工了。”瑶瑶组的一个成员立即领会了头儿的意思,该他们小组上了。

    “先把她下面涤纶丝的位置拍下来,一会头发上要做”

    医生的工作完了,现在是瑶瑶带着那几个助手在工作。瑶瑶对跳跳小鹿这么说话很随意,虽说仍然显得不很客气。不过这已经不错了,如果不是和跳跳小鹿是朋友,她说话更加不客气。这便是专家气质。

    “戴上这个。”瑶瑶递给跳跳小鹿一条水绿色的内裤和一块卫生护垫。

    跳跳小鹿准备首先接过护垫。她正需要它,下面正在滑腻腻的流东西。她先把护垫pia在内裤上,再把内裤提上,把护垫勒在了自己的外阴的外面。

    从外面看是两座肉丘中间一道浅沟。

    “不行!不行!你每天都这么随意的穿衣服吗?太不注意自己的形象了。”

    瑶瑶急忙制止到,“脱下来。我给你重新穿。”

    跳跳小鹿的内裤立即被一名助手重新拉到了大腿根。

    “你躺回去!”瑶瑶生硬的说。

    跳跳小鹿无奈的躺回了按摩床上。

    “换一个新的护垫!你们都要注意,用过的护垫不能重复使用。除非你们不想要这份工作了!”都这么努力了,瑶瑶还是不满意助手们的表现。“看着我怎么做,”她说。

    小组成员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看着瑶瑶这个长腿美女。她做过小腿嵌入人造骨的手术,显得,实际上也是,小腿特别长。

    “先把它向两边摊开,,”瑶瑶说着用又长又细又白的手指分开了跳跳小鹿两片暗色的小阴唇,只用两根冰龙的手指把它们的外侧压实在她的阴埠的两侧。

    这样,两片小阴唇像盛开的花瓣一样完全摊开了。这时候瑶瑶才把新拿来的的护垫平整的“PIA”在了上面。

    “哗哗哗”大家鼓起掌来。

    “你”瑶瑶用手背抹了一下额头的汗水。

    一个助手立即上前用纸巾按掉了她脑门上的汗水,又用那块湿巾擦了擦她刚才揩汗的手背。

    “你,,”瑶瑶瞪了一眼那个助手。

    助手知道犯忌讳了,急忙又抽了一张新的糊弄傻子一样重新擦了一遍瑶瑶的那个手背;然后又像被狗操了一样犯傻,又用那块纸巾擦了擦瑶瑶的脑门和嘴。

    “你脑子进水了?”瑶瑶生气了。秀眼一瞪,不怒自威。

    “哦!”助手发现自己又错了。连忙用镊子夹了两块酒精棉分别擦脑门和手背,这才完事。

    “你,原来你那样随随便便的PIA上去,里面的肉和皮子,毛发全都被挤压在一起,乱七八糟的一团,跟衣服打满了折子一样。你想想哪能好的了吗!”

    瑶瑶这才转而再次教训跳跳小鹿。

    大家纷纷点头。就连跳跳小鹿也不得不佩服的感觉到,自己的下面确实舒服多了。

    “她的胸型很好。牛粪型的。”瑶瑶用两根指头玩弄着跳跳小鹿有些塌下来的乳头说。

    助手们都伸长脖子看了一眼,然后纷纷表示同意。

    “你们几个新来的还没有摸过这种类型的胸呢吧?”

    “没有!”几个人拼命的晃着脑袋。

    “你们现在轮流上来摸一下。注意我以前跟你们说过的摸的要领。从什么位置下手,要注意什么,,”

    几个小年轻带着惊喜的表情轮流摸了一下。有的捏了捏乳房,有的揪了揪乳头。

    “别乱动!”瑶瑶厉声制止了跳跳小鹿试图躲闪身体的企图。“摸两下有什么好躲的。”

    “现在把她的内裤穿好。”瑶瑶说,“摸过以后觉得怎么样?”

    “手感挺好,和机器人的不……”

    “嗯?”瑶瑶有些不满意“没有组织增生,也不是假体。”第一个显然没说到点子上,被另一个助手打断了“皮肤光洁,结缔组织有弹性。”另一个也补充道。

    “皮肤组织细腻,含水量高,,”

    “整体色泽偏白,和身体其他部位,特别是阴部有明显的,哦,不,,有二点七五度的色差,,”

    “,,”

    “嗯呢。”瑶瑶满意的说,“这个工作还可以吧?”刚才是学生不正经,现在是老师不咋地。

    “有工作已经不错了,哪敢挑!机会都让机器人抢走了。我都吃了好几个月的低保了。三个人用一个机器老婆。自己老婆的身上全是别人的味!”

    “自己买一个不行吗?”

    “贵不说,现在机器人协会有规定,他们机器人也是人,凭什么娶不起人的媳妇就可以娶机器人媳妇了!必须平等,,”

    “三个男人一个机器人不是更不平等吗?”

    “那不是对他们有利嘛!你这么想,假如真人一个女人同时嫁给三个男人,是不是她们会觉得很成功?!”

    “假如三个男的同时想做她怎么办?”

    “排队呗,,”

    “不一起上?”

    “没试过。我们都是一三五,二四六排的。星期日休息。是你的日子才能去你房间,”

    “你问她,别的男人怎么搞她,她说不说?”

    “机器人跟人一样,都有自己的小脾气。喜欢你了什么都说,不喜欢你了屁都不放一个。”

    “你的是什么脾气的?”

    “,,”没有说话,但是助手背对着瑶瑶,向背后使了个眼色。

    “真的?!!”对方立马被触到了兴奋点;另一个则捂着嘴笑的要死。

    “下次试试一起搞她,”

    “你们两个别聊了,继续吧。”瑶瑶有些听不下去了,如果她知道这事与她有关,她非得发神经不可……这条内裤穿上以后,外人看来竟然几乎就是一个窄窄的长方形,而且非常紧;边线笔直,好像用笔画出来的一样。真不知人家是怎么设计出来的-穿好内裤之后从远处看就像在跳跳小鹿的臀部和臀部和腿之间画了一条笔直的绿色的,横向马赛克,凸显出臀部的宽大。沾上护垫以后正面看起来出现了起伏。

    这便是效果,这便是专家。

    “好了吗?”瑶瑶拉了拉内裤的横梁,偏着头再次看看穿的合适不合适。仿佛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瑶瑶检查的时候,跳跳小鹿也不放心的自己摸了两把,也拉了拉内裤的边缘。

    “可以了。”瑶瑶最终肯定了自己的工作成果。“试试这件,,”瑶瑶为跳跳小鹿选了同样水绿色的无梁胸罩。就好像是在跳跳小鹿的前胸又划了一道笔直的马赛克。

    “头儿,然后呢?”一个组员问道“一二三,大家注意了!这次穿古典地球风!给她穿鲜红色,大朵牡丹宽袖大襟的衣服;翠绿色的散口的七分裤,不用腰带,用松紧带。裤腿口外侧贴同样的大朵牡丹。要穿出我们地球人的气质来。时间不多了,大家加把劲。”瑶瑶拍着手数了“一二三,开始!”她继续指挥着后面的工作。

    萝卜长倒了?一个助手偷偷的想到。这便是的地球人的气质?“还不行。”瑶瑶左顾右看了一番,“把她的上衣脱下来。头发必须重新做。”

    脱下衣服,围了块大披肩,坐到一张美容椅上再做头发。

    “往上坐一下,”瑶瑶歪着身子从后面看了看,又用手在上面抓了抓跳跳小鹿的头发,“拉直吧。”

    “头发里加上彩色涤纶丝,要和下体一样的,,”廖医生从远处插嘴说。

    “告诉她,过一会出去不许吃东西,,”

    “过一会送你出去后你不许吃东西,,”瑶瑶对跳跳小鹿说。

    跳跳小鹿点了点头。

    “你们两个,,”瑶瑶看了一眼廖医生,确认他听不见,“下班以后到我办公室来。把你们的机器老婆也带来。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脾气。”她低声说。

    两个人被吓得互相看着,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无忧无婚姻公社实验园》54,啊目睹的木那天总督参观了实验园,但是合同始终没有签下来。火星人明确的拒绝了在试验园举行任何活动的要求。所有的人都失望了。试验园管理委员会会议大厅的一块大型显示牌原来准备报道试验园获得地球火星歌曲大奖赛分会场的特别新闻,现在也是我的关机了。

    但是跳跳小鹿已经杀完了细菌,所有还要最后用一次。不过因为完全没有什么希望了,接待也松懈了下来,没人管她了,反倒让她参加了招待晚宴。

    火星人招待会有歌舞助兴。第一个节目是雅筝的《啊目睹的木》。

    雅筝被一群只在腰间围了一圈树叶帅猴子一样的小伙举出到了舞台的中央,扔倒在地上。

    雅筝摸着自己的屁股坐在小舞台的地上,可能摔痛了,想起又起不来。这是当时的一种表演风格,一定要让主角表演真实。

    然后一帮男人围着起不来的雅筝喊起了号子,“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整首歌没有别的词,转来转去只有这一句话,还听不出什么意思。可是当时的人就喜欢这种简单明了的表演形式。觉得这样好。

    只穿了一身同肤色一样的紧身衣,外面同样只穿着一圈树叶,另外在乳头上打了一个洞,隔着紧身服穿进一根金属别针,别针上挂了两片晶莹的树叶。雅筝突然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跳了起来,不顾臀部的疼痛冲出男人群。所有的灯光都打在了她的身上。两片质感颇强的小树叶吸引了人们的目光。

    “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暂时走不动的雅筝像鬼魂附体一样,雅筝突然双腿好像屁股下面有个凳子一样假坐,双膝还一里一外的扇动着;双手举向天花板,疯狂的唱了起来。“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

    “让一下,”在雅筝表演的同时,一名侍者吆喝着开路过来,直接走到了贵宾的旁边,“放在这。他指着总督先生旁边的一把椅子说道。

    接着四个小伙子一人一根胳膊,一条腿的,和刚才抓雅筝一样的把跳跳小鹿抬到了大会主席和贵宾等等前面。

    大会主席只是在跳跳小鹿的额头轻轻的一吻,摸了摸她的乳房,便把跳跳小鹿让给了后面的公社社长。这是当时比较正式的礼节,表现出人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684/" title="快穿之花式体验男朋友txt下载">快穿之花式体验男朋友txt下载</a>

    类谦虚的本色。

    工社社长一百多岁了,仍然面若童男。每周都要亲驭一个处女。当然是机器处女,比天然的好,破处时不但流血,那个地方还会发出“啵”的一声,代表你已经吸到女精了。他面色凝重的看了一眼跳跳小鹿,在她的私处随意摸了一把,往旁边撇了撇嘴。于是跳跳小鹿被送到了火星总督的身旁。他这表现出了地球人对外星贵宾的尊重,没有数千年厚重的文化积淀是不知道这样做的。地球人自己认为:火星人不得不因此承认他们作为新兴星球的浅薄。

    “这是什么?”火星人指着跳跳小鹿问到。

    “她便是刚才灌肠的那个!”有人低声向火星人介绍说。“要不要看看她的私处?货色相当不错!”

    “不着急。再看看”总督都没正眼看,又吃了一口形态与女人外阴十分相像的水汆鲍鱼,然后慢条斯理的说。“这道菜不错。毕竟我们火星法律规定只允许吃植物和人造蛋白。这种杀生的饮食习惯太落后了。”

    “对,对,对,,地球现在也准备立法禁止宰杀哺乳类生物了。”大家一片统一的声音。

    “所以禁令下来之前还可以试试。”外星人果然十分粗鲁,重效率而不重礼节。

    “你好。”落地后的跳跳小鹿含蓄的和火星使者打了招呼。

    “这位是?”总督这才发现旁边多了一个人“我?”跳跳小鹿也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

    “她便是刚才灌肠的那个。是我们的一个唱歌的新秀。”公社主席赶快介绍说。台上的啊目睹的木让他印象深刻-“对对。有印象。穿上衣服还真认不出来了。”总督说。“刚才你那个屁放的好!把医生的眼睛都给糊住了。哈哈哈,,,”总督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

    “哈哈哈,,,”其他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好像他们也都看见了一样。其实现场并没有转播,只有极少几个人看到了那个场景。

    “嘿嘿,,”跳跳小鹿自嘲似的跟着笑了两声。他那么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自己刚才的净身已经被人偷窥了。但是却无法发作。只能跟着讪笑。心里却在疑惑着他们还看到了什么?

    “唱得不错。”总督说。“这首歌不但冲击力强,而且传播也广,都传到火星去了。火星上现在也天天的,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目睹~的木。啊,啊,啊,啊,啊目睹的木,,”

    正说着呢,第一个节目已经表演完了。因为看到总督对啊目睹的木感兴趣,便把雅筝也叫来陪着。

    第二个节目是表演相声。这是个地球的传统节目,当时分成了清水派和大众派两种流派。清水派由政府养着,格调高雅,他们看不起大众派。

    他们的问题在于创作非常吃力,无法满足大众广泛的需求,由于他们有一段时间主导着这个传统艺术的发展,所以几乎断送了这门艺术;大众派便不一样了,他们拯救了相声这个行业,否则清水派创作太少,又不肯接受民间力量,不愿意分羹给别人,几乎葬送了这个行当。

    大众派也有他们的问题,首先是媚俗;虽然产量大,但是质量低下,语言及其下流,庸俗不堪,完全是靠一些低级的语言取悦于那些低档次的观众。

    他们的致命弱点还不是这个,他们还有自己的基本观众。他们的致命弱点是是演员良莠不齐。就连这么低质的表演,真正能演好的也没有几个,挣钱的那几个人全靠个人魅力维持着,没有了顶尖的这几个,其他人还是撑不起这个门面。关键还是水平和素养。

    于是就出现了第三个流派国际创新派。今天表演的便是创新拍的节目,但是还不成气候。“南边有快青草地,蹦出了蝈蝈与蛐蛐。”表演者说道,“蝈蝈说,我昨天吃了三只斑斓打猛虎;蛐蛐说,我昨天吞了七只草包大叫驴,,”

    “来来来”总督看到雅筝了十分高兴,十分礼貌的示意跳跳小鹿站起来,然后拍拍椅子面,意思是请雅筝坐下。跳跳小鹿只好站在了雅筝的后面。

    “哥俩正在吹牛逼。忽然间,扑啦啦,飞出一只五彩锦毛大公鸡。蝈蝈呗儿的一声喂了鸡。”

    雅筝不客气的坐在了跳跳小鹿原来座位的上面。

    “蛐蛐一看生了气。呔的一声叫住了鸡。你昨天舔了我亲娘舅,今天又啃了我二姨。你拿三两棉花纺(访)一纺(访),我姓蛐蛐没有好惹地。”

    跳跳小鹿只能跟班的一样站在一旁。

    服务的机器人好机灵,看到这个情形立即蹲了下去,自动成为了跳跳小鹿的座椅。虽然从机能上讲,机器人完成这个动作并不困难,能够想到这点才是关键。还有一点,机器人可以承受这个工作;可是即使能做,人类也不会这样做的。这里面牵扯到了一个个人尊严,或是说羞臊观的问题。

    要不要给机器人设置羞辱感曾经是地球机器人制造业的一个重要的争论问题。同意的人认为有了羞辱感,机器人可以更好的与人类沟通;不同意的则认为不能让机器人什么都有,否则后患无穷。

    这场大争论的结果是,地球上通过政府行政命令的方式禁止为机器人设计、安装羞辱感的软件;而火星上没有这条规定。

    最为诡异的是,两地的机器人最终竟然异途同归的全都获得了自己的羞辱观。

    不同的是,火星的是初始时安装的;地球的是自己在使用中机器人通过实践自己产生的。

    跳跳小鹿坐到了机器人上,虽然不用站着了,但是因为位置在贵宾和雅筝的后面,倒像是两个人的翻译,虽然翻译这个职业早已不是人的工作,交由微型机器人去做了。

    “你唱的不错,”总督没有听出来。毕竟两球的文化有所不同。他现在对雅筝大加赞赏,“谁说下里巴人不好来着?”

    “谢谢。”雅筝有礼貌的回答说。雅筝这天来例假,不愿意说话。不然她的话可多了。

    “好!”总督再次叫好,“你是人类还是机器人?”说着用手捏了捏雅筝的脸蛋。

    “你才是机器人呢!你们全家都是机器人。”雅筝杏目竖了起来。这种话是一种骂人的话,地球人认为可难听了。

    “好好!脾气也好!”总督更高兴了。

    “哗哗哗”观众们鼓起掌来,一段相声说完了,下面的人一句也没听。注意力都在火星人这里。

    “下面一段相声是歪谈诗词。”报幕员说。

    20世纪60/70年代,中国大陆把向观众报告节目的人叫做报幕员,台湾叫做主持。后来报幕员的功能增加,大陆也叫主持了。随着主持人的功能的降低,一些活动又改回到了报幕-“今天的相声,我们谈一谈过去的诗词,,”一个说相声的人说。

    “哦?”捧哏的答应着“你说这过去的诗人谁最爱干净?”

    “这我可不知道。你要是说谁最脏我知道。那是王安石。从来不洗澡。身上随手一抓就能抓出一把虱子。那时候没有咱们火星的空气浴啊。如果有空气浴,用洁净风一吹,身上所有的污垢,包括毛孔里的全都被吹掉,身上立马干净了。

    王安石他没有,,是不是?”

    “哗————————————”底下观众鼓起掌来。这是在夸火星呢。

    “我问你最爱干净的呢!”

    “那咱不知道。你要是知道,咱们大伙给你鼓掌。对不对?”

    “哗——————————”大家又鼓起掌来。

    “这个最爱干净的他是——————————杜甫!”

    “怎么是杜甫呢?我看应该是李白。你看他里里外外都白白净净儿的,,”

    “我这可是有根据的。”

    “你有什么根据?”

    “杜甫有首诗叫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对吧?”

    “对啊。可是里面没有说杜甫爱干净啊?那首诗是这样的:”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衣裳。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它表达了杜甫的爱国主义情操,不是爱干净主义!““你看,里面说了:”慢卷诗书洗浴狂。““这是表示诗人喜悦的心情,跟干净有关系吗?”

    “有啊!慢卷诗书洗浴狂。他是个洗浴狂……爱洗澡爱的发狂,最爱干净。”

    “好嘛,马鞍山出来的,,”

    “哈哈哈,,,”地下的人笑了起来。因为大家都明白马鞍山这个包裹。马鞍山曾经希望成为中国的洗浴之都。

    “跳跳小鹿的头发今天真好看。”公社主席转移了话题。

    “就是嘛!还有那么多彩发。这是你自己长出来的吗?”老板也开口了你们家人才长彩发呢!跳跳小鹿心里想。

    “头发好看算什么,她的逼毛如果也是这个颜色那才是真的,真牛逼。”总督说。

    “呵呵,,”大家相对一笑。这笔刚才的相声还逗。谁都知道,地球女人的阴埠上不可能有这种彩色阴毛,谁也不会做化装那个地方的蠢事。大家把总督的话这当做一个段子或一个最佳回帖了。

    “你……下面的毛发里也长彩发了吗?”老板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故意问道。

    他并不知道他们走了以后跳跳小鹿真的被植入了彩色阴毛,从而想造成一个轰动的效果;他不过是想制造一个让总督观看女人裤裆里面的机会。如果总督隋天水不愿意,他只需要拒绝便可以了。并不伤面子。

    这是拍马屁的一个较高的境界。同时,拍马的目的是让对方对自己有个好印象,最终得到相应的利益,例如得到一个分会场的机会。所以表面上是拍马,实际上是想骑马。

    同时被拍的人也很舒服,他有资源,如果不考虑其他的(如需要、公正什么的)方面,那给了会拍马的,投桃报李,自己也能得到好处。给谁不是给?牺牲品不过是个歌手。

    这就又说到唱歌的歌手了。老板养她们是为了挣钱,同时也是为了便于玩弄女性。自己用不了这么多,拿出几个艺人做人情完全没有问题。虽然也会有戴绿帽子得到感觉,毕竟是他自己的人。她们就是用来干这个的。他自己安慰自己说。这就是说:老板这时的作用和妓院的老鸨差不多。

    “,,”跳跳小鹿什么也没说,脸上一缕绯红。她还算能够摆正自己的位置。

    “对呀!来来来,我们看看有没有长。”不明真相的公社主席上套了。

    “,,”跳跳小鹿怒目而对。

    哪有光天化日之下逼妇女脱裤子的?!

    “哈哈。可能跳跳小鹿不愿意。没关系。拉开裤子让总督先生证实一下。不用脱,,”老板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太容易了便达不到拍马屁的效果了。

    “就是嘛,拉开看一眼还能掉块肉吗!”有人帮腔说。

    管的人的多了,还都是大头目,跳跳小鹿左右无亲,反对的有点不像刚才那么坚决了。

    “她的丈夫知道了不会不愿意吧?”总督还是比较慎重的,想到了相关的不安全因素。

    “她已经和原来的丈夫离婚了。现在的丈夫是我。”老板连忙接话说。

    “胡说,,”跳跳小鹿听到这个非常不满,瞪了老板一眼。意思是说我什么时候嫁你了!老板故意不看跳跳小鹿,脸上连针尖大的地方都没红。

    “,,”火星人什么都没说,他以为这是地球人的打情骂俏。

    “去,让客人拉开看一眼。”看到这一幕,老成持重的公社主席说,接着在女人瘦俏的后背上推了一把,一直把她推到了客人面前。

    坐在椅子上的总督头的位置在女人的腰上面一点,高矮正合适。还真的顺势拉开了年轻女子的裤裆,向里面看了一眼。“看不清楚啊。”他皱着眉头说有人找来手机,帮着向里面照去。

    只见裤裆里面跳跳小鹿下面的的毛毛荧光闪烁,仔细一看,还真的有同样的彩色逼毛。而且即便是黑毛,也都黑得十分精彩,每一根都是那么神采奕奕,栩栩如生。

    “你跟公鸡交配过啊?这么几根逼毛,怎么还长得花里胡哨的?”火星人说得有些糙了。

    “哈哈哈,,”这话一出,旁边的人都坐不住了。都想看看跳跳小鹿裤裆里到底是什么货色。长得什么样呢?所有人都在想。

    “拿手机的那个,照张照片传上来。”有人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我的没有!”雅筝也连忙凑了过去,哪都少不了她。这回的东西她没有,但是这并不妨碍展现她的表现欲。只见雅筝掀起自己腰上的那圈树叶,拉开贴身的肉色裤子给外星球人看,唯恐人家不知道今天她来例假。

    “你看人家的,跟草原的草甸子似的,多厚实!”总督听捧场,还真的把手伸进雅筝自己拉开的裤裆,捻了一把雅筝地毯一样的浓密厚实的阴毛说。他刚参观完地球的呼伦贝尔大草原。现在政府每年都为草原进行两次大规模的人工降雨,大草原上水草丰茂。给总督的印象也特别深刻。“她要是男的肯定跟我似的,长的是连蛋胡子!”

    大家又都想看看连蛋胡子是什么样的。但是外星球人没有演示,也没人敢说:“拿手机那个,照张照片传上来。”

    跳跳小鹿心里想,牛什么你?老子还不想伺候呢!一翻白眼,收紧自己的裤子又坐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