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4破处a

作品:《名器女人

    .

    新专栏新文,绝对的大口看不懂的自动离开。

    我这里的规矩是投票再看,嘿嘿。

    文楚楚只觉腰肢一下子松软下来,一股强烈的欲望冲刷著她,让她几乎不能自制,如果这是早房间,哪怕晚上,她都不会介意来段露水姻缘,可这是光天化日之下,花园的山石之上呀,由这里看看去,半个花园都可尽收眼底,虽然一时没有发现经过的丫鬟小厮,可这花园是内院各个方向来去的捷径,难不保此时那个暗角落就有丫鬟小厮整看著热闹呢,她可没脸皮当众表演。

    “二爷,您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文楚楚赶紧收起膝盖,跪在岩石上哀哀的哭著,泪珠子顺溜溜的滴落下来,沾湿了一块岩石,她一系列的动作终於挣开了严峻正想往她缝钻的手指。

    严峻愣了一下,似乎没见过这麽会哭的女人,看她含羞带泪,眼睫翻眨间泪珠子顺流下来,洗的她眼睛水水润润,整个人娇娇柔柔,弱不胜衣,当下表情也柔和下来。

    “小丫头哭的我心都酥了,本公子还真没玩过你这样的,虽然长得单薄了一点,可也别有一番趣味。”说著挑起她小巧的下颚,大嘴一张,撕咬住文楚楚颤抖的樱桃小嘴。

    的确是撕咬著,力道十足的厚舌蛮横的冲开她的唇齿,吸住她有些凉意的小舌,随後好似尝到什麽美味一般连吸带咬,似乎想要把美味吞噬下去。

    这可苦了文楚楚,措不及防就被擒住,失去了自主权。

    完了,完了正在她心中哀嚎,今儿遇见了一个野兽派,估计野战是逃不掉了时,身上这已经开始上下其手的野兽男却停了下来,只见他眉头微皱,随後放下半抱在怀里的文楚楚,捏捏她露出迷蒙表情的小脸,浪荡的笑道:“小骚货在这儿等我一下,少爷我去去就回。”说完飞速离开,方向是内院之北。

    他一走,文楚楚就赶紧整理自个儿的衣服,轻薄的纱裙早已被整个儿掀开,腿间花心微露,红豔豔的在阳光下不满足的吐出些许晶莹的露珠,口的裹也歪到了一边,小儿半露,随著呼吸一起一伏。

    文楚楚嘟著嘴整理好衣裙,爬下假山,朝自己的小楼跑去,哼哼哼,鬼才在这里等他,反正住在一个院子,还是晚上再来个巧遇吧

    回到小楼,文楚楚欲火未消,躺倒床上死命的搓揉自己,几次都想将中指深入,可还是放弃了,并不是在乎这层处女膜,而是自己去捅破它好像惨了点

    因为得不到满足,又感觉越来越冷,晚上小桃端来膳食,她也没什麽食欲,逼著自己吃了一碗清淡的燕窝粥,随後照例打发了小桃,熄灭蜡烛,在小楼木质的地板上开始今日的瑜伽柔韧练习,她学习教授瑜伽多年,自己练起来也是有一定针对的,丰细腰提臀收,让这具身体更加美丽诱人是她的目标,而效果也是显著地,至少这三个月的练习下来,她的房更鼓,腰线也越发的纤细明显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310/" title="田野花香全文阅读">田野花香全文阅读</a>

    ,下腰时仿佛会断掉似地,而身体目前嘴多的屁股也紧绷有致,圆圆翘翘的,可说是目前这具身体最诱人的地方。

    半个时辰的练习下来,出了一身薄汗,婴儿式爬跪到地上放松休息。

    闭上眼睛正舒服的时候,一双火热的大掌上她的翘屁股,吓的她猛地想要起来,却被按住了脊背,上半身动弹不得,屁股反而翘了起来。

    背後传来低沈的笑声,文楚楚心中一动,马上想到了可能的人选,盼来盼去终於将你盼来了,於是假作挣扎,反而高高的翘起自己的屁股,让大腿小腿几乎成九十度,嘴里还柔柔嫩嫩的抽吸叫唤。

    “谁呜呜呜快放开我。”一边低泣一边摇摆著浑圆的屁股,诱惑著对方。

    严墨果然没有叫她失望,大手捏住丰盈的瓣扯开,粝的手指来回在唇和屁眼之上柔弄。

    “正是个荡的小东西,这这是在干吗赤身裸体的趴伏在地上一副欠的母狗样,呵呵,听说你今个儿出门连底裤都没穿的诱惑老二,差点在园子里就干上了”男子声音低沈,极具威严,文楚楚心中一颤,本能的似乎对这个男人有很强烈的恐惧感,这是属於这具身体的记忆,而灵魂似乎闻到了挑战的味道,更加兴奋了。

    兴奋起来,小的水也泛滥起来,一丝丝的益处,晶莹的挂在唇上。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似乎在害怕,背上的手劲松了一些,文楚楚勉强侧头,可怜兮兮的望向男子,随即倒吸口气。

    这真是个伟岸强壮的男子,高鼻深目,目光如电,正是文楚楚喜欢的类型。

    “呜呜呜,舅舅呜呜呜”她眨巴著含泪的大眼睛,嘟著红唇,委委屈屈,娇娇滴滴的呻吟。

    “小骚货,看你水流的,这麽想男人”严墨嗤嗤一笑,按住她後背的手掌使力让她肩胛更加的用力靠在地板上,随後沾满水的手掌啪啪两声打向翘臀,喝到:“还不快把你的洞翘起来,让舅舅帮你解解馋。”

    文楚楚当然迫不及待的翘起屁股,尽量露出自己粉白柔嫩的小,嘴里却娇柔的低泣:“呜呜呜,舅舅,绕了楚楚吧,呜呜呜,楚楚不敢了啊。”这时严墨的大嘴已经吸住她春水横流的小,干渴的喝了起来。

    一股热气伴随著强烈的吸力让文楚楚惊叫出来,太舒服了,她轻轻晃动屁股,想要得到更多,却又被啪啪的打了两下,痛的她一颤,嫩里盈满的春水一下子汹涌而出,让严墨吸得喜滋滋,甚至大力吞咽,发出靡的声音。

    “妈的,真是个骚女人,瞧你水流的,吃都吃不急。”严墨视乎喝够了,一边舔著嘴唇,一边用手指继续磨砺著大小唇,并准确的捏住蒂,大力的揉搓著,眼睛则眨也不眨的看著纤细的人儿,“来吧,小骚货,让舅舅看看你能有多骚,让我满意才有奖励哦”今天写晚了,所以h没h完哈哈,下篇破处,是你们期待已久的舅舅出场,且看他会怎麽玩吧,哢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