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07玄女经a

作品:《名器女人

    .

    新专栏新文,绝对的大口看不懂的自动离开。

    我这里的规矩是投票再看,嘿嘿。

    有什麽比你睡到饱,懒洋洋的睁开眼睛後发现自己的绣床上盘膝坐著一位大叔更让人惊悸的又什麽比你发现自己赤身裸体,坦露只在腿缝间夹著丝被睡在一陌生大叔面前更可怕的

    一瞬间她甚至以为舅舅被整形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初秋的深夜果然还是需要一个男人抱著呀,文楚楚动动有些冻僵的肢体,悄悄地展开被揉成麻花的丝被把自己盖住。

    刚刚裹好被子,床上盘膝闭目的大叔就睁开了眼睛,一双毫无光彩也毫无生气的眼睛,被它看著,仿佛你也是死人一般,文楚楚打了个寒颤,把被子拉到下颚,遮住半张脸。

    “你是谁”

    “央。”

    “舅舅呢”

    “”

    “你怎麽在这里”

    “”

    “你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

    文楚楚的好些疑问,央只回答了一个,还像没听见似地闭上了眼睛,於是楚楚怒了,小嘴一嘟,怒瞪。

    “看来你清醒了,那麽我们开始吧。”央睁开眼睛说道。

    文楚楚还在疑问开始什麽,身上的丝被就被掀了开,甩到了床下,自己赤裸裸的躺在了央的面前。

    “啊”惊呼,掩,收腿。www.6zzw.com

    央轻松地就将文楚楚拎到了眼前,岔开她的双腿压到她的肩膀,刚刚被开苞,充血红肿豔丽的花儿似地小就暴露在了白天明亮的光线下。

    “啊,你你你是谁,好大的胆子,快放开我”这回是真的被吓到了,这个央的动作迅捷,手指像烧红的铁箍似地灼热有力,无法撼动分毫,想不到这个看著冷冰冰的大叔身体却这麽火热。

    央一向是不善言谈的,从两岁被严墨选为暗卫,三十七年来生命中只有练功二字,可他练的化魔功质却太过炽烈,打破了身体的阳调和,导致最高的第九层境界一直无法突破,这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九绝脉的寒体质,当然不能放过。

    央的心里只有武功和主子严墨,至於其他人,哪怕是严冽严峻他也从来不放在眼里,何况这个不受宠也无後台的文楚楚。

    文楚楚在他手掌下的挣扎仿佛小猫儿似地,没有丝毫作用,他一只手就能捉住让她动不得。

    另一手毫不客气的进红肿的小,刚刚进入就被紧紧地吸住,央的体温很高,手指也很热,让他惊奇的是,这看似火热的小却没有想象中火热,越伸到内部越是有些凉,果真是极品,柔软紧致让男人销魂欲泄,可花心的凉意却又让男人保留三分理智,延长快感,哪怕是再无用的男人也能在这小中弄个百来下。

    央火热的食指整个的深入抽出,很快带出晶莹的蜜汁,他也不客气的将食指中指并著入,继续扩充著。

    而文楚楚在他入手指的时候就放软了身段,她立马体会到这大叔灼热的体温,在她因为蹬被子冻了半晚上的清晨来这麽一个火热的男人简直是极致的享受,至於他是谁,怎麽在自己床上,昨晚的奸夫舅舅大人哪儿去了等等疑问都抛到了脑後。

    央发现了她的动情,铁箍似地手指也松了开,改压著她的大腿让小张的更开专心开发起来。

    文楚楚的小手也不客气的上央的大腿膛,哇,果然很火热呢。

    “大叔,你好热呀,让楚楚给你降降温吧,楚楚好冷,啊,大叔,你的我好舒服,你手指又热有长都到我心口了啊嗯大叔”文楚楚的小手一边朝央的衣服下摆钻,一边娇喘著勾引著。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278/" title="仙鸾动无弹窗">仙鸾动无弹窗</a>

    这两人,一个跪坐在床上,表情冷硬,黑色紧身衣勾勒出消瘦挺拔的身姿,一本正经。一个却荡的叉著大腿露出水,小手一边揉弄著自己的小一边试图钻进黑衣人的衣服里。

    文楚楚胡乱拉扯索了好一会儿,小中的手指已经增加到了三个手指,而她也找到了要找的宝贝,一个比手指还要火热的大子。

    “啊,大叔,你好大好热,快进来吧,我不要手指了,要大”文楚楚小手撸著让她心痒的大,难耐的叫道。

    央似乎也觉得开发够了,抽出手指开始掀下摆,脱裤子,文楚楚赶紧坐起来帮忙。

    “全部都要脱掉,全部。”文楚楚不满意央只脱下半身,小手哗啦啦的拉扯他的上衣,终於在央的帮忙下把央脱了个光,一把抱住,享受的闭上眼睛,真暖和呀。

    央可不是来温情的,对他来著女人只是练功的一种方式而已,於是大掌将文楚楚的屁股分开,对著自己的往下一压,噗的一声进了。

    “啊好疼,呜呜呜呜大叔,你好坏,撑死楚楚了,嗯”本来就红肿的小一下子进入不比严墨小的,撑裂感让她眼泪一下子痛了出来,随後在央的大力鞭挞下只能些微呻吟。

    央可不知道何谓怜香惜玉,会稍微扩充一下也是因为以前女人时死过才累积的经验,这女人可是难得的鼎炉,又太过年幼。

    他的一进入水就不客气的抽打起来,毫不技巧,整的出入,每一次都完全出来再更快速更大力的整顶入,只顶著文楚楚四肢松软,浑身燥热,百来下後连香汗都出来了。

    “啊啊啊大叔哥哥让我出来吧,呜呜呜呜,楚楚好难受呜呜呜呜我要死了”

    文楚楚觉得自己在天堂地狱之间徘徊,每当她感觉自己就要美美的进天堂时却总也进不去,那感觉难受的仿佛在地狱中一般,她现在是时时处於高潮边缘却总差那麽一点上不去,天堂地狱间徘徊折磨死她了

    於是在央的抽出的时候她用力收紧小,入的时候放松自己让进入的更畅快也更深,她希望获得更多,希望达到天堂。

    可这一步之遥的天堂却让她怎麽也跨不进去,难受的她抽抽嗒嗒。

    央一向自制力惊人,这也是他练成了江湖上无人能成的化魔功的原因,因为内息血过於灼热,他过的女人无数,可眼下这个的确是极品,小爽滑柔软,心还散发著丝丝凉气,让男人可以不停地弄却不用担心阳泄的太多而伤身体,这小对男人呢来说的确是可遇不可求的,可无限延长高潮的时间。

    可对於这女人来说就是灾难了,男人阳不泄却可以的她直流,恐怕没几年这女人就因为泄而亡了。

    所以严墨才让他教授这女人玄女经,已保不泄,耐一点。

    这玄女经央虽然不会,可却看过功法,凭他对各门各派武学的深入了解,自然知道要怎麽练,可问题是这女人是九绝脉,经脉中本就无法产生内息,再好的功法对於她来说都是无用的。

    既然玄女经就是为了让女子交欢时少泄甚至不泄,那就只有多弄一下这女的,让她的身体习惯欢爱的滋味,弄的多了,自然有抵抗力,泄的也不会那麽快了。

    央抱著这个想法,控制住了文楚楚喷的道,开始了教学和练功两不误的大业。

    这可就哭死了文楚楚,随後的日子中只能臣服於欲海之间,小小的身体被急速的催熟。亲爱滴们最近加班,更新暂缓,偶也很无奈这是我挤呀挤,挤出来了点时间写的呜呜呜,偶也要哭了请大家多多投票多多推荐,我看见了就会心痒难耐,再次挤呀挤,挤出点时间更新的,嘿嘿至於恢复更新的时间,预计是下礼拜吧,如果没有变化的话,阿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