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天!爸爸替媳妇止痒

作品:《媳妇与公公

    这是南部一个依山傍水纯朴的乡村,翠绿的青山下,一湾流水横过山前。就在溪边的平地,有一个老社区,社区街道是条林荫大道,两旁尽是高耸的树木,而在林荫道的尽头,是一栋豪门巨院,那是一个古色古香的豪华建筑,一看便知主人必定是个地方巨富。

    仲夏的夜晚没有一丝凉风,炎热的天气真教人闷热得睡不着觉,寂静的黑夜传来几声狗吠……

    “爸爸……不行啊!”

    这时候从一间房子里面传出了女人的xi声,仔细一听,那是从豪宅右边的书房里面传出来的,而在书房隔壁大厅门边,则有一对男女,正透过小小的门缝往里面瞧。只见书房中一男一女,男的约有五十几岁,长着一副绅士模样。女的看上去似乎年轻许多,大约三十多岁,不但面貌姣好,还拥有一副魔鬼般的好身材,身上那袭浅蓝色半透明睡衣,更使她显得x感万分。这两人坐在**上,男的从后方抱着女的,不断上下的抚m女的躯体,同时亲吻其粉颈,而女的娇羞满面,媚眼如丝,小嘴吹气如兰。“啊!爸爸……人家现在是要和您讨论……后天您的寿宴事宜……啊……爸爸,您这样……弄得人家好痒……”

    男的一听,立刻将双手动作一变,一手搂住女的细腰,一手伸入露x的衣领内,握住肥大的r房m揉起来,嘴里说道:“宝贝!是要爸爸来替我的乖媳妇止痒了吧?”女的被吻得全身酥软万分,双r抖动,于是附在男的耳g上娇声细语的道:“啊!爸爸……别m了!痒死了,人家受不了了……”

    男的硬是充耳不闻,一手继续搓弄她的r房,另一只手毫不客气地翻开了裙摆,伸入三角裤内,m着了饱满的y户,浓密的草原,细细柔柔的,顺手再往下m,y户口已shishilinlin的,再捏揉y核一阵,y水顺流而出。

    女的被挑逗得媚眼如丝,艳唇抖动,周身火热酥痒,jiao道:“亲爸爸!别再挑逗我了,媳妇的骚xue痒死了……我要亲爸爸……的大……大**巴干我……”

    毫无疑问,屋内这对男女的行为,显然是翁媳lun+luan!

    没错,这对男女的身份正是公公和儿媳妇,男的,就是这栋豪宅的主人李德春;女的,是他的儿媳妇庄淑真。而在门外tou+kui的那对男女,是李德春的老婆江秋兰和她们的儿子仁昌。

    秋兰颇具姿色,气质又好,虽已年过五十,但身体丰满匀称,由于长期锻炼瑜珈,平时又养颜有术,有着美艳动人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肤、丰满成熟的dòngti,以及徐娘半老的风韵,真是妩媚迷人、风情万种!尤其那肥大浑圆的yutun,以及那x前高耸丰满的r房,更随时都要将上衣撑破似的,任何男人看了都不禁产生冲动,渴望捏它一把!

    她今晚穿着一件薄软的白色t恤,透过薄薄的t恤,丰满的双r更显凸出。www.83kxs.com

    下身是一件能够紧紧贴在她臀上的窄裙,可以清楚的将她的丰臀显现出来。

    为了能清楚的看到老公和媳妇的y戏,秋兰弯着腰,挺起高高的tunbu对着儿子。

    老天!他竟然没穿neiku,屁股是又白、又圆、又肥大,而生满一片浓密chu长y毛、肥突的y阜上面,已经是湿漉漉、粘糊糊的。那y靡的景像看得仁昌血脉贲张,呆在当前。

    仁昌从母亲身后搂着她,双手贪婪的握着母亲的双r猛力地搓揉,下面的yanju直挺挺的顶在母亲的臀沟上,然后一手继续rounie着母亲肥美的r房,另一只手则伸入窄裙,roucuo她的feiB,而下面则用g头不断的摩擦她的tunbu,在她的耳边说:“妈!你的骚xue好多y水,是不是看到爸爸在干我老婆!让你太兴奋?”

    秋兰被儿子搓m得全身颤抖,由儿子硬挺、chu大的yanju上面传来那年轻刚阳的热,由儿子rounier房,尤其是那敏感的n头传来的快感,以及由roucuoy户传来的电流,都汇在她全身,真使她麻透了、痒透了、也酥透了。

    秋兰现在真是心神俱荡,欲火上升,是又饥渴、又满足、又空虚、又舒畅,娇声浪语的道:“阿昌!别再逗妈了……乖……妈现在难受死了,快!……快用你的大**巴……狠狠的c干妈妈的yxue吧!……”

    于是仁昌迫不及待地一手搂着母亲的纤腰,一手握住chu硬的大**巴,顶住那shishilinlin的rxue口用力一挺,整跟chu大的rb“吱”的一声,尽g刺入母亲的y蜜的xue腔内。

    “喔……好美……乖儿子……你的大**巴太b了……啊……小xue好涨……好充实……喔……啊……”

    “小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460/" title="总裁的小护士全文阅读">总裁的小护士全文阅读</a>

    声点,当心被她们听到!”仁昌轻声的说,屁股则狠劲的前挺。力道过猛,使得大g头一下子重重的顶撞在huaxin上,顶得母亲闷哼出声音!**巴c入feiB中,屁股开始左右摇动前挺后挑,恣意的狂c狠抽着!

    “啊……啊……亲儿子……啊……喔……妈妈美死了……唔……你的**巴好chu……喔……小xue被干得……又麻……又痒……好舒服……喔……”

    秋兰被干得粉颊绯红,神情放浪,浪声连连,y户里阵阵的爽快,股股的yy汹涌的流出,顺着大**巴,浸湿了儿子的y毛。

    只觉得母亲y道里润滑的很,仁昌的屁股挺动得更猛烈,y唇也一开一合,发出“吱!吱!”的声音。

    这时书房内的翁媳两人,早就干得热烈非常,而他们也已听到门外母子lun+luancxue的y声。

    “喔……爸爸!媳妇被你cao死了……好爽喔……喔……好爽喔……亲爸爸,再用力一点!……啊……爸……喔……好b喔……啊……好舒服喔……喔……爸爸……的大rb……c干得媳妇shuangsi了喔……啊……”

    淑真故意像个dangfu般的大声langjiao着,摇摆着纤腰,好让公公c在自己骚xue里的坚硬rb能够更深入蜜xue深处。

    “啊……大**巴爸爸……啊……媳妇shuangsi了……嗯……泄了啊……媳妇……要泄给我的爸爸了……啊……来了……啊……啊啊……泄……泄了……”

    在公公的狂抽猛c之下,淑真蜜x里的嫩r激烈地蠕动收缩着,紧紧地将公公的rb箝住,一股蜜汁从晓雯蜜x里的子g深处喷出来,不停地浇在公公的g头上,让李德春的g头也传来阵阵酥麻的快感。他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巴上,拼命地抽c,口里大叫道:“小宝贝……快用力……挺动屁股……爸爸…… 我要……要sj了……”

    淑真于是挺起feitun,拼命地往上扭挺着,并用力收夹小x里的y壁及huaxin,紧紧地一夹一吸公公的大**巴和g头。

    “啊!亲妹妹……夹得我好舒服……哇……我……我s了……”

    二人都已达到了热情的极高境界,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着,连连的喘着大气,两人同时达到高氵朝了。

    “喔……好……嗯……就是这样……干我这个y荡的妈妈……喔……亲儿子好会干喔……啊……噢……天……宝贝!噢……噢……要死了……妈妈快要美死了!宝贝,亲儿子,你的大rb太厉害了,妈妈要死了!噢噢……噢……狠狠地c干妈妈的骚xue……干……再干……用力干……干死妈妈……呀……我好……好爽……哦……**巴顶得好深喔……嗯……哎唷……顶到huaxin了……我……没…… 没力气了……喔……唔……”

    秋兰也不甘示弱地尖声langjiao着,屁股疯狂地摆动,仁昌不得不紧紧捉住她的屁股,以免rb从r洞中滑出。

    “哎……亲爱的……我没有力气了……哎呀……又顶到huaxin了……唔……坏儿子……哦……干死妈妈了……”

    秋兰被干得双脚酥软,膝盖前弯,yuti下沉,huaxin被顶得浑身酥麻,不禁全身颤抖,秀眉紧促,小嘴大张,langjiao不已!

    仁昌见母亲那一副吃不消的姿态,似乎有些不忍,于是他将妈妈抱起,把她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他便趴在妈妈的裸身上面,秋兰的两条粉腿紧勾着儿子的后腰,仁昌一面狂烈地xishun着她高耸的r峰,一面挺动屁股,将他的大**巴塞进母亲的feiB中。

    “啊……啊……好舒服啊!好儿子,再c深一点!**巴顶得好深……嗯……嗯……好硬的大**巴……顶得好深……c到底……不行了……妈妈……要……丢了……”

    秋兰的叫声越来越大,不停的langjiao声,刺激得仁昌更用力的抽送着,一次快似一次的抽送着。

    “喔……喔……浪妈妈,大**巴儿子要天天i……c死你,我干死你!干……喔……喔……喔……我干……我c……喔……儿子要泄了……啊……”

    仁昌抽c的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每一次都可以深入母亲的子g。

    “啊……我的大**巴……亲儿子……小……浪xue……妈妈……也要泄……泄……了……啊……啊唷……我忍不住了……要泄……泄……了……好美呀……啊……s死妈了……喔……烫死妈了……”

    终于,母子两人同时达到高氵朝,仁昌全身不停地颠抖着,一股股浓浓的lun+luan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