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7 偷情偷到公车上来了(H)

作品:《我的老师是禽兽

    韩沁雪这麽一睡便苦了给她当抱枕的秦瑾煜了,他并不是柳下惠所以美女睡怀他不可能会不乱,更何况美女的气息还一下又一下的喷在他身上,即使他想不乱他的身体也不会同意的。m4xs.com

    喊了两声见她没应他,便准备动手享用‘大餐’了。反正坏人也做了一次了也不在意再多做一次了,就此破罐子破摔好了。

    抬头看了下前面座位上伶仃的几个人都在打呵欠,昏昏欲睡之中应该没空注意到後面。这时候车子拐了个弯太阳也帮了他一个大忙,阳光从玻璃窗外了进来,他正好找到借口将车上面的窗帘放下来了。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左手从她的腋下绕过紧握她的酥,右手一路向下来到神秘地带,手指轻抚户,指尖更是有一下没一下或轻或重的磨砂着户中的那条细缝,没多久便有湿滑的体从细缝里流淌出来,食指借着这点湿滑的体轻而易举就探身进去,很紧很暖,好像换成。

    右手的食指来回缓慢的抽,左手也不闲着,解开她前的蝴蝶结将她里面的吊带衫推了推,露出粉红色的衣,一对高耸洁白的嫩笼罩在其中,手指轻挑解开衣的带子,一对洁白的大白兔顿时就从衣里跳出来。

    她的嫩很漂亮不大不小,晕是粉红色的,尖也只有小绿豆大小。大手覆上去轻轻的捏起变成了不规则形,尖从中指和无名指指缝中挤出,绿豆般的尖涨的有花生米大小。腿上的人嘤咛了一声,原来睡梦中的人也是有感觉的。

    手上越来越有感觉下面肿胀的也越来越厉害,将西装裤顶成了一个小帐篷正好对着她的唇边,不知道她看见这一幕会不会生气。

    小幅度扭动腰肢让她的唇与隔着裤子的亲密摩擦着,手中的活也没有停歇着,腿上的人也被他弄的欲火攀升越来越感觉终於舍得睁开了双眼。

    双眼迷蒙的打了个呵欠,然後就听他对她说,“终於舍得睁开双眼了,我还以为你会一直睡到家呢!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114/" title="唐朝绝代佳乞歪传无弹窗">唐朝绝代佳乞歪传无弹窗</a>

    ”

    切,睡到家岂不是又要被他给吃干抹净了,好吧她承认她现在也跟吃干抹净差不多了,衣服被他脱了一半下体还被他用手指着。其实吧她一直都没睡只是在养蓄锐而已,她想睡也睡不着啊!之所以没有阻止他,主要是她不讨厌他,跟他做还是挺快乐的。

    撇了他眼道,“男人啊全都不是好东西,全都是衣冠禽兽,全都是下半身思考动物,别笑说的就是你!”说是这样说但还是将头往後面靠了靠,右手将他的西装裤拉链拉开,从里面掏出放在手中里把玩。

    原来这就是男人的,长得好丑,紫红色的身头有点像包皮的蘑菇头,中间还有个小洞,握在手里热乎乎的,冬天当暖炉握着不错,唔……好像还有越来越大的趋势,她一只手就快握不住了。

    “还满意不?”

    她摇了摇头表示不满意。

    “是嫌不够长?”

    她又摇了摇头,“不是,这都快赶上超级香蕉了,主要是嫌着颜色太丑。”这长度最少也有十八公分了。

    一手握着头一手套弄身,越来越大还一抖一抖的都有青筋暴起的趋势,蘑菇头上的小洞还冒出了一滴透明的体,韩沁雪‘咦’了声?这不都是冒白色的麽?什麽时候也开始像女人一样冒透明的体了。

    “嗯……”坐在上面的秦瑾煜呻吟了声。

    “你怎麽了?”

    “没事,你玩你的……”秦瑾煜声音沙哑道。

    这麽好?居然这麽大方的让她玩男人?如此她便不客气了。

    握着他的来回搓动上下套弄,也一抖一抖的跳动着,头的小孔冒得体越来越多,湿哒哒、滑溜溜,握都握不住,而他也没闲着上面捏着下面着,得她花横流,小火热火热的,相信有些体通过她的股瓣已经流到座椅上面了。

    终於他忍受不住了,在她耳边沙哑的耳语道,“来先起来然後将我的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