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13 妖孽老师

作品:《我的老师是禽兽

    “秦大神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今天肯定的死的很难看,为了答谢你我决定请你吃饭,当然你能宰的太狠,我穷你懂得。”韩沁雪坐在他腿上笑眯眯的抱着他的脖子道。

    秦瑾煜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不停的咳嗽主要是她那句‘秦大神’太雷人了,让他有种别扭的感觉,也不能说是别扭吧总而言之就是闷闷的感觉,也许是老师、教授的听习惯了吧,被叫‘大神’反而不习惯了。

    “你以後还是叫我老师,或者跟着你的师兄师姐叫我教授也行,至於那‘大神’就免了。”搭在她腰间的手不断向上游走,然後隔着衣服一把握住她的酥,双眼微眯眼眸不断向右移动使得他的凤眼更加狭长,只听他阳怪气道,“我救你出水深火热之中,难道你就准备用一顿饭来打发我?”

    韩沁雪一直沈浸在那双漆黑的双眸里,媚眼如丝形容这妖孽一点也不为过,刚才他看她的一瞬间她的心都快跳出来,到现在还没恢复。

    “那你想要什麽?”韩沁雪逃避他的眼神看向椅子角小声问道。看着那勾魂的眼神她心下突然萌生一种想要将他吃下肚腹的心思,她果然越来越不纯洁了,满脑子黄色思想。

    修长白皙的手指从额角滑向下巴,然後将她的脸一点一点的扳过来与他对视,薄唇亲亲吐出几个字,“我想要你──”

    说完便吻住了她,思绪在片刻之间全部被炸飞,鼻息之间皆是淡淡的冷莲香那是属於他的味道,好好闻被他吻的好舒服。倾身上前勾住他的脖子回吻,在齿贝开启的瞬间有个滑溜溜的东西窜进来,舔便她嘴里每一个角落,最後缠住她的丁香小舌,接吻分泌出来来不及咽下去的唾顺着两人的嘴角流下。

    嘤咛声不断从喉咙里传出,制服外衣不知何事被脱去露出里面的吊带衫。在背上不断来回游走的大手顺着下巴钻进去了,到过之处皆是一片火热,‘啪嗒’一声暗扣被打开,前的两个小白兔跳出来,隔着衣抵着他的膛。

    呼吸不断的被虐夺,她现在被吻的窒息双唇也被吻的火热,相信此刻一定很红。双手无力的捶打着他的膛,宣告她不能呼吸要窒息而亡。www.luanhen.com

    薄唇转移阵地像颈脖间游移,一道银丝被勾出拉到一定限度的时候断了,顺着她的左嘴角流下,她现在被吻的全身发软如果不是他抱着,她肯定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无力的睁开迷蒙的双眼,有气无力的抱着他,颈脖间的火热无时无刻不再告诉她她被一个俊美无比的男人宠爱着、呵护着。

    衣被上推一双大手握着她的丰盈,然後开始不断的揉捏挤压,一声呻吟破口而出,“啊……”

    “喜欢我这样对待你麽?”闷闷而又沙哑的声音从颈脖间传来,但动作依旧没有停下,火热的双唇仍在颈间移动,酥也挤压的也越来越肿胀,蓓蕾渐渐凸起将吊带衫顶起,一只恶劣的手袭上蓓蕾然後向下拉了拉,她尖叫了声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衬衫,同时一道电流直冲小腹话壶内喷出一股将内裤染湿了。

    “快说你喜欢不喜欢?”他继续恶劣的问道,但手里活依旧没有停下。

    身体上的快感越来越多越来越强,不断从花壶内流淌出来。

    “喜……喜欢……”身体上的快感让她不能思考只得跟着感觉走。

    “嗯,真是个诚实的小丫头,为了奖励你我们换个姿势吧!”他松开她然後扳开她的双腿,就这麽肆无忌惮的从花道里流出,从大腿流到小腿有的被面内裤收去了,手指捻了些大腿上的透明体搓捻了下,对她笑的非常邪恶道,“诶油,瞧你饥渴的,跨坐到我大腿上来吧!”

    她乖乖的跨坐在他大腿上之後,非常善解人意的拉开他裤子上的拉链,从里掏出握在手里来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034/" title="暗夜小红帽小说5200">暗夜小红帽小说5200</a>

    回滑动。

    <% END IF %>

    作家的话:

    二更完毕,明天继续上!~

    不知道你们看出来了没有,秦瑾煜不仅腹黑而且还很邪恶!~

    ☆、chapter16 看得见吃不著

    她伺候的他很舒服,让他忍不住哼了哼,修长的手指托起她的下巴声音里满是魅惑道,“嗯,真乖,告诉我你这招是从哪里学来的?”

    “很想知道麽?”她跨坐在他腿上低着头说道,但手依旧在他上来回抚滑动,被她抚越来越大颜色由浅变深青筋在上面不停的跳动,没多久头的马眼处就流出了透明的体,像水一样的体粘在手掌上使越套越顺乎。她继续玩弄着将食指放到泉眼处,不久之後连指甲缝里都沾满了他的体,细细的捻了下,“有点粘,还有股淡淡的腥味儿。”

    轻拍了下不停流透明体的头,娇嗔道,“真不听话,我又让你流口水麽。”

    “刁蛮的小丫头。”将她的身子往他这里摞了摞,然後将办公桌旁边的窗帘拉上,瞬间就与外界隔绝,斜下来的太阳光只能透过玻璃照在窗帘上,将她吊带衫和衣同时向上推,一对小白兔顿时就现了原形,蓓蕾在空气中越发红艳峭立了,握着她的纤腰一口含住蓓蕾,热气喷在酥上蓓蕾被啃咬着,她的身体不断在软化,犹如一块烂泥摊在他身上。

    “啊……唔……,我发现你越来越坏了,对我使美男计……啊……轻点麽……” 蓓蕾都快被他咬掉了。

    “专心点,否则惩罚就不止这麽点了。”说完便吐口红艳峭立的蓓蕾,一条银丝被牵引出来一头连着顶端一头连着薄唇,牵到一半之时银丝断成两节,大手覆上她的酥道,“本来想等到回家再吃的,可是现在我着实等不及了……”

    松开他的不悦道,“原来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你的心思果然缜密。”

    他也不懊恼顺势将她的身子往上提了提,褪下她的内裤,神秘的私处立刻展现在眼前,透明的不断从小中流出,从大腿流到小腿肚子。两手指并拢探入小,异物的倾入不由让壁紧紧地包裹住,沾满了手指,想抽动一下都难真的好紧。

    就在他幻象将自己的手指换成的时候突然听到倒抽一口气的声音。

    “嘶……”她疼的眉头紧锁。

    “你怎麽了?”他担心的问道。

    她红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你……你的手指碰到了我的伤患处了。”

    一时大意忘记昨天才占有她的身子,“对不起。”手指慢慢退出小带出一滩透明的体。

    她伏在他肩上喘息着,他静静的抱着她不看轻举妄动,身体坚硬无比的顶着她的户,户大开头已经被她的沾湿,只要他一个挺身就可以进去了,可是他不能这样做。这一刻他终於终於体会到什麽教欲火焚身想吃吃不着了。

    他身体温度在直线上升中,她也感觉到了,不用看也不知道他此刻忍得有多难受了,脖子红的连青筋都暴起了。

    女人的欲火只要一会儿工夫就可以平息掉了,但男人不一样,欲望被勾起想平息很难,更何况这里也没有冲凉装备。

    於是小声在他耳边道,“你先将我放下来。”

    他依言照做,接着她跪在他的脚边,随便捡起一件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对他上擦了擦,然後一口含住。

    他本来想问作何的不想出口便是一声呻吟。

    她吐出很奇怪的看着他,“不是说男人的欲望不如女人好平息麽?”

    <% END IF %>

    作家的话:

    标题已经想不出来了,於是随便取了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