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17 猫也犯花痴

作品:《我的老师是禽兽

    这节课对韩沁雪来说绝对是史上最悲剧的一节了,那该死的老太婆眼睛总是有意无意往她这里瞄,害的她都不敢趴在桌子上面睡觉,呵欠一个又一个的从嘴巴里冒出来,眼皮一直往下刮。这不能怪她主要是春困加做那事造成的,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只想睡觉。

    站在讲台上面讲的口水横飞的老婆的见她这种样,又逮着机会来找她麻烦了。

    “韩沁雪,将下面那段念一遍。”

    被她那样一喝瞌睡虫全部给吓跑了,她现在要多神有多神了,但神是一回事不知道念哪一段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谁来告诉她老太婆叫她念得那段是哪一段?

    “第三段就是植物生长的那个然後一直往下念。”

    韩沁雪感激的看了眼坐在她不远处的男生,好银啊!明天一定要好好感激他一下。

    为毛不下课感激呢?拜托下课能感激麽万一老太婆再来找她麻烦怎麽办?她不怕跟她‘同辈’但她怕比她‘高一辈’的啊,尤其是眼前的灭绝师太,她发誓以後要是这老太婆的课她铁定不来了,即使她扣她学积分她也不来了,来上她的课心脏一定好,否则死的快。

    念完之後韩沁雪抬起头直溜溜的盯着老太婆看。

    “好了,你可以坐下了,以後上课不要打瞌睡了。”

    韩沁雪点了点头乖乖的坐下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韩沁雪终於挨到下课,小包一拎课本一包就往外冲,老太婆没喊下课又怎麽样啊?反正往外冲的又不止她一个,更何况拖堂本来就不错,即使她要告到校长室她也不怕。

    从车库里推出电动自行车,课本连同小包一起放到车篓子里了,路过秦瑾煜的办公室的时候看了眼然後继续向前走,一出校门便迫不及待的骑上电动自行车往家里赶。今天要早点吃晚饭,晚上还有一场生日会要去围观呢!

    来的时候骑的比乌还慢,回去的时候骑的比兔子还快,这一路上主要没什麽人,所以她才放心大胆的骑的。

    去的时候二十多分锺回来的时候十分多锺,她这骑车方式也算是打破传统的骑车方式了。

    回到家用钥匙打开门就看见波斯猫慵懒的趴在沙发上,见她回来抬起头看了她眼,然後抬起爪子舔了舔开始洗脸,之後又趴下去继续睡了。

    韩沁雪的眼角抽了抽,将包包丢到一边,将波斯猫抱起然後自己坐在沙发上开始数落她,“你你你……你看我这麽疼你好吃的东西有一半都进你肚了你就这麽报答啊,除了上次出来接我一次以後你就再也没有出来接过我呢?整天窝在这里会得病的好不好,也该起来运动运动了知道不?”

    说是这样说但她也忍不住开始想,上次来接她说不定是因为秦瑾煜那个妖孽,因为他走後她试着为它吃了点东西,但这家夥不知道好歹撩都不撩她一下,他一走它又跑去睡觉了。

    想到这里她诡异的看了眼伏在膝上的波斯猫,“难道你上次来见我是因为想看美男?我勒个去,不是吧猫也犯花痴?!”

    <% END IF %>

    作家的话:

    过两天上,在没回学校之前我争取多更一点,暑假作业差不多全部赶完了。www.kmwx.net

    ☆、chapter24   肚子疼

    韩沁雪由於昨天晚上过的太high於是今早就遭报应了,今早她是被肚子疼醒的,往马桶上一坐才知道大姨妈又来看她了,不是应该还有几天的麽?怎麽现在就来看她了?难道这就是跟大神零距离接触的报应。

    话说昨天晚上绝对是她有史以来最开心的一个晚上,去YY围观大神的生日会没想到在抢板凳活动上踩狗屎了,第一轮板凳就被她抢到了,奖品是张贺卡,对你们来说微不足道对她来说就意义重大了,於是这货乐不思蜀了。一直乐到生日会结束才去休息,那时候已经快十二点半了,她一般生日会听到一半就走了,因为越往後出来都是一些不怎麽出名的小角色,大角色一般都是在八点至十点之中出现。

    乐极生悲这个成语用在她身上还真不错,昨天高兴的要死今天悲催的要死,顶了个**窝头啃了两口面包就骑车上学去了,一上午无打采奄奄地趴在桌子上面,中午实在没办法了只得去找秦瑾煜要热水了,肚子真是太疼了,这该死的该学校连空调都有为嘛就没有饮水机呢?!

    一手捂着肚子一手推开秦瑾煜办公室的大门,就看见在他在桌上奋笔疾书,不过貌似不是在批改作业的样子,感觉倒是像在处理文件。你见过用文件夹夹作业本的麽?

    “你先坐在一边,我这里还有一点就处理好了。”头没有抬一下直接是坑着头说的。

    一会儿过後秦瑾煜抬起头见来人是韩沁雪不由暗自吃了一惊,但随後又勾起一抹邪笑,八成是这小妞想他了。

    “你怎麽来了?莫不是又想我了?”秦瑾煜笑道。

    谁想你了,你这个自恋男,要不是逼上梁山她也不会来他这里找水喝了。斜了眼他语气非常不善道,“想你妹啊!没看见我都成这样了麽还拿我开涮,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她苍白的脸确实将他吓到了,自从认识她以来她全都是活蹦乱跳的,今天怎麽成这样了?随後又想到刚才还拿她开涮暗自理亏亲自为她倒了杯水递到她手里。

    “开水小心烫,喝的时候注意点。”

    韩沁雪接过,对杯口吹了两口气,热气被吹散又聚拢回来。

    “你哪里不舒服,去看过医生没有?”

    韩沁雪撇了撇嘴道,“肚子疼,从今早疼到现在。”疼的她就要哭了。

    什麽从早晨疼到现在?莫不是绞肠痧吧,秦瑾煜二话不说从她手中夺过水杯放到茶几上,然後拽着她就往外面走,“从早晨疼到现在也不知道去请假看医生,万一是绞肠痧你就完了。”

    韩沁雪一把扶下他的手,“什麽绞肠痧撒,我只是普通的肚子疼,肚子疼啊喂!……诶哟,又疼了……”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835/" title="山村风流sodu">山村风流sodu</a>

    “疼了还不知道去看医生,如果真的是绞肠痧那就完了……”

    她这只是生理期造成的肚子疼,这要是去看医生,说出去她自己都觉得丢人。最後被逼无奈只得实话实说,“我生理期……”

    “……”

    一阵诡异的沈默後,秦瑾煜了鼻子,“如此你先在这里坐着,我除一会儿过会儿就回来。”

    “你要去哪里啊?”韩沁雪眨巴着眼睛问。

    “过会儿你就知道了。”生理期应该要喝红糖水,“我这门就不锁了,你要是觉得你好多了呢那边有电脑你你可以去玩,待会儿有个研究生要来交实验报告,你告诉她将实验报告放在对面的办公桌上就好。”

    韩沁雪无语的看着他,“感情你不是为了我啊!把我留在这里不止要给你看门还要帮你招待,你不能奴役我这个病怏怏的人啊?”更何况她自己都成这种德行了,还怎麽去招待他人啊?真不知道他是肿麽想的。

    “也不是叫你招待她,就是叫你帮我捎句话罢了。对了你饭还没吃吧,要我给你带些什麽呢?”

    韩沁雪摇了摇头,苦哈哈的道,“不想吃没胃口,早晨吃了两口面包一杯牛全都给吐掉了。”

    “不吃饭怎麽行呢?这样吧我给你带点皮蛋艘粥吧!行了我走了,你呆在这里不要乱跑。”

    “嗯,知道了,路上小心。”

    <% END IF %>

    ☆、chapter25 送你回家

    秦瑾煜没走多久,就来了一男一女皆是穿着白衣大褂,看见办公室里坐着的韩沁雪不由愣了一下。女的还挺漂亮的,一对桃花眼鼻子也挺小巧的,唇也挺小的可以用樱桃小嘴来形容的。男的就平凡了点,只能用平头正脸四个字来形容。之後男的退出去去看办公室上面的牌子,对的啊,这明明就是教授的办公室,可是该在里面的人怎麽换掉了。

    “那个……你们是来叫实验报告的吧!”指着对面的办公桌继续道,“就搁那里吧,老师过会回来就能看见了。”

    穿着白大褂的一男一女点了点头。随後女的非常自来熟的跟她套近乎,“学妹是读研还是读本科啊?也是秦教授手下的麽?”

    这自来熟来的太突然让韩沁雪微微有点不适用,主要是这女的眼神有点犀利,气场过於强大,让她感觉有点害怕。还有她干嘛问那麽详细?莫非跟秦瑾煜也有一腿?韩沁雪忍不住开始乱想了。同时也开始戒备了眼神里微微泛起敌意。

    “学姐何出此言?”韩沁雪捧着杯子准备跟她来个四两拨千斤对答。这句话的潜台词:我们刚刚才见面啊,说这个是不是有点早呢?

    女的碰了一鼻子的灰,但也没看出有多在意。伸了个懒腰慵懒的对她道,“其实也没啥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不想回答那便算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拜!”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韩沁雪喝了两口热水,不屑的冷哼了一句,什麽态度啊哼!

    那男的愣了一会儿然後对韩沁雪道,“不好意思,她格就是这样,不过她绝对没有什麽坏心,你也不要放在心上。我先走了,拜!”

    刚出门就撞倒刚买东西回来的秦瑾煜。

    “导师。”

    秦瑾煜有些惊讶道,“这麽早就来交实验报告了?午饭吃过了没,如果没有那就留下来一起吃吧!”他的饭也正好买多了。

    平头男憨厚的挠了挠自己的後脑勺,一上午都在实验室里,直到实验的结果出来才得以被解放。

    “还没呢!”

    “那就留下来一起吃吧。”推门进入,然後将吃的东西放在茶几上,对韩沁雪道,“吃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想吃什麽就自己拿,呃,对了你吃饭前最好吃两片止疼药,那药我看过了应该没有什麽副作用。”

    韩沁雪点了点头道了声谢谢。由於肚子疼也没啥胃口喝了两口粥之後就干瞪眼看着两个大男人吃炒饭了,一边吃还一边大谈学术学论。

    坐在沙发上吹着空调,两杯红糖水下肚也见有啥作用,肚子还是疼但比早晨那阵子好多了。打了个呵欠眼皮下刮微微有点睡衣,揉了揉眼睛继续围观讲的唾沫横飞的两人。

    平头男看了看坐在沙发是一手撑着脑袋一边眯着眼睛围观他们的韩沁雪,非常好奇的对秦瑾煜道,“导师,她是不是你妹妹啊?”

    秦瑾煜淡笑了声,“为什麽会这样问呢?她只是我的一个学生而已,今天有些不舒服所以才来我这里休息的。”

    “哦,这样啊!”平头男恍然大悟。

    “还有什麽事麽?”

    “没了。对了导师如果你没有什麽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还有一篇论文没写呢!”平头男顿了顿又道,“今天谢谢导师的款待了。”

    “没什麽,只不过一饭碗而已。”

    秦瑾煜见他离开後将视线从新放到韩沁雪身上,她病怏怏的坐在沙发上左手撑着脑袋,右手捂着肚子苍白的脸上有一丝红润。他起身倒了杯热水让她捧着,之後问道,“还疼?”

    她点了点头,“嗯。不过比早上好多了。”早晨疼得她就要哭了。

    “要是实在疼得厉害就请假回家休息一会儿吧!”

    韩沁雪摇了摇头,“不用了,下午又不是实践课,我应该还能撑的住。”

    秦瑾煜盯了她看会儿,迟疑道,“你昨晚是不是熬夜了?”黑眼圈虽然很浅,但仔细看就能看出来。

    韩沁雪抬起头来奇怪的看着他,心里想这货越来越神了,虽说她昨晚没熬夜但也跟熬夜差不多了,她昨晚就睡了五个小时左右。

    “以後不要通宵熬夜了对身体不好。还有下午放学你不要急着走,我送你回家。”就她这样子他真怕她半路上撞着人出车祸什麽的,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时锺继续道,“你先睡会儿吧,离两点还早呢!”

    “嗯。”韩沁雪应了声,然後闭上眼睛休息了,说真的她确实有点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