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20 看电影

作品:《我的老师是禽兽

    经过几天喝流食苦逼的奋斗,大姨妈在依依不舍之下最终还是挥著小手绢以作告别。当即韩沁雪就好像姓了春哥一样原地复活了,二话不说就开始牵著秦瑾煜到处‘宰杀’。哼,竟然敢在‘病弱’期间让她天天喝稀饭,那麽他就应该觉悟会被报复的一天。

    “诶,我说,你吃这麽多油腻的东西就不怕长痘?”

    韩沁雪从食物里抬起了头,斜眼了他一眼,心想这货莫不是受不得钱吧,当然了这只能在心里想想千万不能讲出来滴,讲出来晚上免不了又要被他‘修理’一顿了。於是她很聪明的换了一种方式,但换汤不换药,意思还是那个意思,只是没说明罢了。

    “请勿诅咒我好麽?再说姐姐我天生丽质这怎麽可能长痘呢,更何况……姐在游戏里还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大神。”说完非常傻得‘哈哈’笑了两声。

    秦瑾煜意味不明的揪了眼眼前吃的满嘴是油的某人,哟,变聪明了还知道拐弯抹角说话,但他在社会混迹了这麽多年,怎麽会连她的潜台词都听不出来呢?!

    左手托著腮,右手手指敲著桌面,一道寒光从镜片上闪过,不动身色道,“吃完了咱们去看电影如何?”

    “行,没问题。”韩沁雪依旧抱著手里的烤**在啃,如果她此刻抬起头一定会看见某个腹黑攻进化成鬼畜攻,并且不会这麽爽快的答应他去看电影,起码也要拖上几天等他气消了再说。可是千金难买早知道啊!同样的这也告诉我们一个道理,跟谁作对也不要跟腹黑男作对,说不定下一秒就在‘背後放你黑刀子’。

    某电影院门口。

    “待会儿我们要看什麽电影啊?”

    秦瑾煜盯著大门前的惊悚电影《鬼魂》的海报看了一会儿,之後才悠悠回答,“不知道,仅时间近的看吧,你待会儿进去先去买吃的。”

    韩沁雪点了点头。

    进了电影院之後就各自分道扬镳了,韩沁雪因为刚才吃多了於是她就买了一桶爆米花,两杯可乐,四颗糖。秦瑾煜却是去询问关於恐怖电影《鬼魂》几点锺放了。

    “你好,请问电影《鬼魂》离现在最近是几点的?”

    “额,离现在最近是四点半的。”

    现在四点也就是说还有半个小时,而在这期间某人应该能解决一半食物,这绝对利於自己出手。魅惑一笑,“那好两张《鬼魂》的电影票。”

    “请您选一下座位。”

    “嗯──”

    待秦瑾煜回来之後就看见某个吃货抱著爆米花一颗一颗在啃,当然了也注意到了她身旁的两杯可乐和几个糖。

    糖那可是好东西啊,呵呵。

    “你回来啦,待会儿我们看什麽电影,几点的啊?”

    “四点半的,至於看什麽电影麽,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嘴角向上勾起微微一笑,笑是笑的很好看,但怎麽感觉有那麽一丝丝诡异呢?!

    韩沁雪眯起眼睛问他,“说真的你不会想恶整我吧?”

    “想什麽呢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020/" title="夜恋诱情帖吧">夜恋诱情帖吧</a>

    ,我是那种人麽?!”

    作家的话:

    太坑爹了,都不知道怎麽发文了!

    ☆、chapter30   作死的恐怖片

    你是那种银麽?事实证明Y就是那种银,说是没恶整她其实比恶整她还无耻,带她来看鬼片不说还对她上下其下手,特麽地要不是前三排坐了四个女生她就要出手揍人了有木有!

    不过即使她现在真的出手揍人那前面的几位女生也不会发现的,她还没见过这种来看电影的,带著耳机听著歌吃著爆米花以一种非常淡定的目光注视著从湖里浮上来披头散发的鬼,卧槽,说真的她现在真想问一句Y是来看电影还是来打酱油的。

    又是一声恐怖的尖叫从屏幕里传出来,画面一转刚刚从浮上来的水鬼闯进某个房子转瞬就将里面的一个小夥子掐死,在加上那恐怖的音效,硬生生的让韩沁雪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多心了,总是觉得後面有人对她脖子吹风。

    现在她哭得心思都有了,突然觉得前三排的那四位女生真是太有先见之明了,‘武装齐全’来看恐怖电影还是对的。

    秦瑾煜托著腮靠在椅子上,看韩沁雪被吓得差不多的时候,手一捞将她捞进怀里。

    韩沁雪注意力全都被电影吸走,这一拉一拽就导致她整个就瘫在秦瑾煜的身上了,大腿更是紧密的贴合在一起,整个姿势看起来既暧昧又荡。

    “喂,你──”

    “你确定能独自一人将这场电影看完?”

    好吧,如果要在看恐怖片和被他骚扰之中做个选择的话,她宁愿选被骚扰,一个人看恐怖片太木有勇气了啊!

    将头埋在他口处,声音闷闷的传出,“你赢了,不过记得低调点。”她可不想被人发现在电影院里偷情,然後第二天等报纸说‘某大一学生跟同系教授在电影院里偷情,这还真是人心不古世风日下。’

    厚颜无耻的‘嗯’了声後,露出个谋得逞的笑容来。

    今天韩沁雪穿的是纯白蕾丝连衣裙,就是那种後面一条长拉链,只要一拉连脱都不用脱了就自动散了的,至於她为什麽会选这件,其实那是因为这件好穿,随便往头上一套拉链一拉也就OK了。当然了还有一种原因就是她懒,懒得翻衣服穿。

    於是这也方便秦瑾煜更快得手了。

    韩沁雪靠在秦瑾煜的怀中,秦瑾煜的手在她背上四处游走一番之後最终拉开直达腰际的拉链,里面的丝滑肌肤渐渐地显露出来,在屏幕反昏暗的幽光之下,肌肤更显一种朦胧幽暗的美。

    解开衣上的暗扣,然後将身上的人翻过来背靠在他怀中,双手从腋下穿过,将衣扯下丢在一边,接著将双手放於双峰之後慢慢的揉捏起来,暗光之下的蓓蕾开始变得凸起变得僵硬,一阵阵电流从口延至下腹,下体开始湿滑,韩沁雪双腿拢缩在一起嘤咛了一声。

    “小东西这才刚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嗯?”秦瑾煜沙哑道。

    作家的话:

    卡H,太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