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4章、本能魅惑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小小的香舌再次舔上了暗红色的龟头,花千骨忽然有种熟悉的感觉,好似很久以前这种事情已经做过了无数次,她的双眸变的有些迷茫,小小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开始在龟头上灵活的打转,那熟练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青涩的样子。

    舔了片刻,整个龟头已经亮晶晶一片,赵四张着嘴巴,大喘着粗气,身体因为兴奋摆动的越来越厉害,看着那仙子般的容颜跟自己丑陋的鸡巴,那强烈的对比,强烈的视觉感触,让他发出一阵阵野兽般的低吼,却是说不出一句话,尤其是鸡巴上要命的触感,便是隔壁村王寡妇也没有花千骨的这般技巧。

    花千骨越舔越是熟练,也越来越是茫然,在将龟头舔过一遍后,拇指按住龟头,将粗大的鸡巴按在了赵四凸起的小腹上,嫣红的小脸侧起,小嘴张开,诱人的红唇贴在了龟头与阴茎的交接处,轻轻的吮吸了一会儿,沿着阴精底缘粗大的输精管一路向下,来来回回舔过数次后,赵四的身体颤抖的越发的厉害。

    忽然,花千骨脸上现出一抹妖媚的微笑,在她那张清纯茫然的小脸上,显得格外的诡异,一手按着赵四的龟头,一手扶着他满是黑毛的大腿,小脸忽然探向那毛绒绒的胯间,只听啾的一声响,赵四身体猛然剧颤,低头看去,竟是花千骨将他的一个卵蛋噙入了口中。

    「干~~嗷~~爽~~嗷……」

    呼喊声中,感受着那轮番在美人儿的小嘴中被挑逗的卵蛋,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聚集到了胯间,猛的哆嗦了一下,再忍受不住,一股股的精液没有丝毫预兆的从马眼处倾泻而出,浓白的汁液喷洒在了花千骨的头发上,小脸上……

    浓稠的精液喷射到脸上,那刺鼻的味道、火烫的感觉,让她身体一颤从幻境中走出,发现自己握着的狰狞巨物上正在不停的喷射,心中一惊,顿时又是满心喜悦,只道这赵四果真没有骗自己,看那些从里面出来的东西黄黄白白,粘稠腥臭,那不是中毒又是什么。

    她这一想,也顾不上脏了,小手抓着赵四的卵蛋鸡巴又是一阵揉捏撸动,直喷射了二十多下,赵四只觉身体里面再没有其它东西了,但鸡巴却依然硬挺挺的,好像还要继续射下去,这下把赵四吓坏了,再射下去,除了血哪儿还是什么东西好射。www.kmwx.net

    「你的毒,解了吗?」

    花千骨看了一眼龟头前段的马眼之处,见那里已经不再喷射,只是手中鸡巴却更加的火烫犹如烙铁一般,于是眉头皱起,抬起小脸,疑惑的看着赵四问道。

    因为还未长开,花千骨那张虽然不是绝美,却也让人心动不已透着纯稚之气的小脸上,此刻有些不忍猝睹,头发上刘海上沾满了黄白的精液,而且从发梢不停向下流淌,额头香腮更是黄白一片,甚至有一些糊了眼睛,从精致的鼻梁一侧向下蔓延,汇聚到小嘴周围,那淫靡不堪的样子,那有意无意间带出的风情,别说她还是欲神转世之体,就是放在一般女孩身上也不是随便一个男人能忍受的了的。

    这一下可苦了赵四,看着那张诱人的小脸,只觉身体中一股股燥热如火山一般蒸腾,而身体却早已射的空空如也,更让他惊惧的是,明明自己已经想要走开,但身体却颤颤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想说毒已经解了,话到口中又变成了咯咯咕咕的声音,加上那张狰狞的肥脸上青筋凸起,双目血红,花千骨也看出事情有些不对了,再看看周围的三个青年,却是跟赵四如出一辙。

    花千骨又喊了几声,几人还是没有应答,害怕之下,松开了握着赵四鸡巴的小手,迅速的解开了捆缚在脚上的绳子,迅速的站起身,也不顾上身还半赤着,来不及系上衣扣,就要跑路,刚跑没几步,一股风声在身后响起。

    「啊……」

    惊呼一声,花千骨扑到在地,刚刚转过身,就见到那三个青年如同野兽一般向自己扑了过来。

    赵四总算也是花丛老手,射了一次后,花千骨又快速的停了手,还能有一些理智,这三人却是已经完全被迷了心魂,眼中除了花千骨再没有其他,只想将花千骨压在身下做男人最渴望的事情。

    「唔~~啊~~你们~~啊~~放开~~唔……」

    花千骨口齿不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410/" title="小小闯天关帖吧">小小闯天关帖吧</a>

    清的呜咽着,但她一个十五岁的小丫头又岂是三个二十多岁青年的对手,便是用尽了力气,身体还是一动不能动。

    三人一个按住了花千骨的肩膀,大手贪婪的在那一对完美的酥乳上大力的按揉,同时弯下身子,也不顾小脸上的那些精液,直接把大嘴压在了花千骨的红唇上,另一个跪在花千骨的另一侧,一边拉扯着花千骨身上的衣服,一边含住了另一个乳房的乳峰大力的吮吸。

    若说这两个已经让花千骨羞耻到了极点,另一个却直接让她有些崩溃了,最后那人抱着她的双腿架在肩膀上,如同狗一般在她的大腿内侧又咬又嗅,在嘴巴移动到了两腿的尽头时,如同发现了世上最神秘的宝藏,那张狰狞的脸上竟然出现了一丝激动喜悦,隔着裤子嘴巴猛的咬了上去。

    三个男人如同野兽一般在她小小的身体上啃咬着,吸扯着,不过片刻,她那满是补丁的上衣已经碎裂成丝丝缕缕散落周围,除了肩头腰间的一点碎片,整个上身却是再无寸缕,纤细的蛮腰,细柔的手臂,小巧但与她瘦瘦的身材相比却十分丰腴的奶子暴露在了男人们的眼中,那细腻的肌肤在月色下更是如同染了一层澹澹的光辉,圣洁而充满诱惑,这一刻,三个青年身体的火焰彻底被点燃了,连同一边挣扎的赵四都红着眼睛一步步走了过来。

    花千骨想要呼救,但小嘴被男人封堵着,只能发出唔唔的声音,感受着冰凉的空气侵入肌肤,感受着那一双双在身上游走揉捏的大手,少女本能的羞耻感让她想要反抗,但身体的抵挡却越来越弱。

    她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哪里受得了这种玩弄,尤其是身下的男人,大嘴正压在私处又啃又咬,虽然隔着裤子,但那火热的气息却透过麻布侵袭到她的私处,异样的感觉又涌上心间,心中竟然涌上一种难过的愉悦,到底是难过多一些还是快乐多一些,她自己都无法分清,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热,私处更是麻痒难耐,一股热流从秘道中汹涌而出。

    「啊~~唔~~不~~啊……」

    「不要~~哦~~唔~~啊啊……」

    花千骨呜呜叫喊着,似乎这样才能让身体的难耐消减几分,心中更是纷乱不堪,慌乱之中,小手忽然碰到了一个火烫的东西,刚刚已经摸过许久,她自然不陌生,心中顿时一动,「他们应该也是中毒了,如果让他们像赵叔叔那样解了毒,应该,应该……」

    她自己心中也拿捏不定,不过到了这种程度也由不得她了,顿时银牙一咬,左手抓住了亲吻她小嘴的青年的鸡巴,在抓住的时候,心中竟然还比较了一番,却是这个年轻人的鸡巴要比赵四要来的细也小了许多,这一想顿时羞得满面桃红,抓着青年的鸡巴缓缓套动起来。

    「哦~~嗷~~嗷……」

    被抓住鸡巴的青年身体一颤,发出一阵野兽般的低吼,连亲吻揉摸的动作都停下了,生了二十多年,他哪里被女人碰触过,这下不仅被碰触,而且是最敏感的阳具,他哪里受得了,更别说花千骨那是欲神转世,身体的每一寸都透着勾引激发男人欲望的魔力了。

    见到青年这番景况,花千骨心中却高兴起来,心道,果然是这样呢,顿时套动着的更加卖力,而另一只手也摸索到了另一边男人的胯下,抓住了他的活儿,一时间,小小的树林中情欲滚滚。

    下面的那个男人自然看到了花千骨的动作,虽然没有意识,但心中却也产生了一种妒意,啃咬的更加用力,而且双手环过花千骨的腿侧,手忙脚乱的撕扯起了花千骨的腰带,几下没有解开,更是急的头昏脑胀,顾不得许多,扯住花千骨私处那已经被口水淫液弄的濡湿的地方用力一撕。

    只听刺啦一声响,伴着花千骨的娇呼声,她那条灰色的麻布裤子被青年扯出了一个硕大的缝隙,只听到青年喉咙中咕噜一声,木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月光之下,那处再无隐秘的地方整个暴露在了他的眼中,跟那破破烂烂的裤子相比,露出的地方却如同仙境,两条被分开的大腿根部,少女的羞处完全暴露了出来,白白嫩嫩的阴阜微鼓,干干净净没有一丝绒毛,如同打磨过的鹅卵石,阴阜之下两片白嫩的阴唇紧紧闭合,中间嫩红的缝隙处,一朵花儿含着露珠湛然开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