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7章、解毒?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想到这里,异朽君也不犹豫,一下撩开了袍子,袍子下面竟是一丝不挂,两条白皙的大腿以及胯下那毛绒绒的一团都暴露在了花千骨眼中。swisen.com

    「先给我舔舔鸡巴。」异朽君命令道。

    花千骨小脸顿时染上一抹羞红,看了看异朽君腿间的东西,抬起头,羞涩又有些疑惑的说道,「你,你也中毒了吗?」

    「中毒?」异朽君疑声道。

    「是啊,可是,他们中毒不是这个样子呢……」

    花千骨倒是把异朽君搞的有些摸不清南北了,但他对自己的身体怎会不清楚,又哪里有半点中毒的迹象,沉声道,「不管有没有中毒,你倒是答不答应?」

    因为不明白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也就没有顾忌廉耻之心,花千骨看着那一坨东西,只是本能的有些羞涩而已,想到爹爹的遗言,这些天的疲累苦楚,只是犹豫了一下,心中便做出了决定,只道是眼前这位仙人也中毒了。

    花千骨红着小脸跪在了异朽君胯下,左手托住了他肥大的卵蛋,轻轻揉动了一下,异朽君身体一颤,感受着那滑滑的小手的碰触,只觉一种火热的感觉从小腹升起,却是真的如信息库中所言,端的是美妙无比。

    花千骨揉了几下卵蛋,又伸出了右手,轻轻拨弄着杂乱的黑色阴毛中那白白的小小的肉虫,软乎乎的身子晃来晃去,竟是十分可爱的样子,随着她手指的拨弄,在她惊讶的目光中,那本来只比自己拇指大不了多少的肉虫竟然越来越大,片刻之间便胀大成了一根又烫又硬的棒子,足足有自己手腕粗细……

    花千骨惊呼一声,抬头看向异朽君,有些同情的说道,「你果真是中毒了呢……」

    「这,什么?中毒?……」

    异朽君透过面具看着花千骨那尖尖的表情凝重的小脸,再看看胯下挺胀的活儿,只是稍微一想,便明白了花千骨所谓的中毒是什么事情,不知道该骂她愚蠢还是笑她单纯。

    「是啊,我们村子里的赵叔叔就中过毒,还是我给他解毒的呢。」

    花千骨肯定的说道,因为白子画瞒着她,她却是不知道有两人因他脱阳而死的事情。www.kmwx.net

    异朽君真是无语了,但此刻身体火焰熊熊,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是不是中毒,冷声道,「就,嗯~~就当是中毒好了,现在,你若还想去茅山,就快点给我吃鸡巴,哦,是解毒……」

    花千骨瞪了异朽君一眼,心说,哪有求人解毒态度还这么恶劣的,不过为了去茅山,也不再想太多,不等异朽君吩咐,已经熟练的握住了他的鸡巴,拇指食指捏住鸡巴前端,轻轻向下一撸,包皮翻开,一颗硕大的红色龟头便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异朽君呼吸急促的看着胯下灵活的揉握着自己卵蛋,轻轻撸动鸡巴的女孩,那熟练却认真的样子,竟还真有几分治病救人的感觉,配上那清纯之极的脸蛋,强烈的对比让异朽君身体的火焰彻底燃烧起来,大喘着粗气低吼道,「快,快点,快点……」

    花千骨白了他一眼,很不乐意的嘟着小嘴慢慢移向他的胯间,浓烈的雄性气息进入鼻间,却是让她的心中一阵荡漾,加上异朽君的鸡巴虽然同样粗大,但白皙的棒身,鲜红色的龟头比赵四那几人的鸡巴要好看了太多,而且没有一丝异味,花千骨心中舒服了许多,虽然羞耻,但更多的却是好奇跟一种莫名的冲动。

    不由自主的张开红润的小嘴,灵活的香舌探出,在马眼处轻轻一拨,异朽君顿时身体一颤,随着花千骨的小舌舔遍龟头,又将整根鸡巴舔的油光发亮,异朽君心中简直舒爽到了极点,在花千骨将他的卵蛋吸入口中的时候,只觉身体变的如同火山一般,不止情欲勃发,一种朦胧的力量更是侵入了他的心神,没有其它的作用,却是让他身体的敏感度提高了何止十倍,下体处的感觉顿时也被放大了十倍不止,小嘴的每一次吮吸,舌头的每一分舔弄都一丝不拉的传入脑海,再次看到花千骨的露着的半边小脸,只觉这是世上最美的女人……

    赵四那些凡人无法抵挡花千骨的诱惑,但异朽君却不是一般人,那魅惑的力量顿时让他产生了警觉,仔细感受了一番,发现并没有副作用之后,却是好奇起来,心道,这世上竟然还有他不知道的力量。

    权衡了一番,将自己的大部分神念分出与身体隔绝,只剩一小部分留在身体体会着那种力量,同时享受着无与伦比的快感,留下的那一小部分神念不过几分钟便被那放大了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266/" title="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txt下载">肥田诱人:婶子的沃土txt下载</a>

    无数倍的快感左右了,更是让他无比惊奇。

    「还是不行吗?」

    花千骨吐出卵蛋,看着那依然挺胀火烫的鸡巴皱起了柳眉,记忆中好像赵四在自己舔了他的卵蛋后,毒好像很快便解了。

    疑惑了一会儿,才想从头开始,刚刚张开小嘴,只见异朽君扶住她的后脑,屁股猛的向前一挺,唔的一声,那硕大的龟头强行塞进了她的口中。

    「你~~唔~~不~~唔……」

    花千骨摇摆着小脸,呜咽叫喊着,但那龟头将她的嘴巴塞的满满的,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想要推开异朽君,但又怎么可能!只是给他带来更大的快感而已。

    「爽~~好爽……」

    异朽君低吼着,鸡巴不但没有退出,反而更加凶猛的向前一顶,那儿臂粗细的活儿,顿时又有大半进入了花千骨口中,小小的嘴巴撑成大大的O型,龟头更是顶到了喉咙深处不断的研磨。

    「唔~~呜呜……」

    花千骨哪里受过这种罪,便是在被赵四他们淫亵的时候也没如此凶狠过,此刻那龟头不停的在她的喉咙里研磨,让她连呼吸都没了办法,直到她憋的眼泪滚滚,美眸翻白,异朽君这才不舍的将鸡巴抽出。

    「咳咳~~你~~呜呜~~你~~坏蛋~~我~~我给你治病,你却要~~要憋死我吗……」

    花千骨泪流满面,伴着咳喘声,又气又恼的看向异朽君。

    异朽君剩下的那部分心神早已被情欲控制,哪里会理她说什么,红着眼睛,伸手一提,顿时将花千骨提了起来,抓着她的胸口部位轻轻一扯,刺啦一声响,衣服瞬间碎裂,露出了大片的肌肤跟一件粉红色的肚兜,不等花千骨呼喊出声,一只白皙修长而有力的手掌从肚兜上面探了进去,将里面那又滑又嫩的奶子握在了手中。

    「你~~啊~~坏蛋~~你凭什么~~凭什么弄坏我的衣服~~你赔我~~赔我……」

    花千骨哭喊着,小手打着异朽君的胸膛,就如同自己宝贝被弄坏了一般。

    异朽君没有被迷惑的那份心神也有些愕然,不知道这小丫头为何为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伤心成这样,连自己抓摸她奶子的动作都熟视无睹,却是不知道,这件衣服是白子画的衣服改成,平日都极少穿,上面寄托着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另一个男人朦胧的眷恋。

    见花千骨那哭哭啼啼我见犹怜的样子,异朽君那清醒的心神竟也差点陷了进去,连忙念动法决清醒过来,却是对花千骨更加的好奇了,被迷惑的那一部分控制着身体,一双手抓着乳鸽般的奶球来回的捏弄,一点点白花花的奶肉从手指间挤出,至于肚兜,系带早已被扯断,软软的耷拉在胸口。

    「你放开我,呜呜~~我不要跟你问消息了~~你赔我衣服……」

    花千骨的哭喊挣扎却只能让异朽君的欲望越来越强烈,甚至他还清醒的心神都有些怀疑,若是回归身体,会不会被这小丫头魅惑。

    他思索的时间,身体已经本能的将花千骨反转身体,将她压在了大门上,一手按着她的身子,另一只手伸向了她的腰间,又是几声帛裂声响起,花千骨衣袍后面的下摆也被撕裂,里面衬裤也变得不成样子,那惑人心智的白白嫩嫩又挺又翘的小屁股顿时出现在了异朽君眼中,没有半分犹豫,异朽君的大手覆在了有些冰凉的臀瓣上。

    伴着花千骨无力的哭喊声,异朽君在屁股上摸了片刻,毅然伸出了中指食指沿着股沟向下探去,少女温润柔滑的穴儿早已湿淋淋一片。

    「啊~~你~~不要~~不要摸那里~~不~~啊~~停下~~唔~~好难过~~啊……」

    在异朽君手指灵活的拨弄下,花千骨也比他好不到哪里,一股燥热不断的在身体中游走,连叫喊声也越来越弱,而这时候,一个火烫的东西忽然顶贴上了最敏感的小穴,花千骨身体一颤,只觉花穴深处一股热流汹涌而出,却也想到了那是什么,想到了几个月前的那个夜晚,花穴被那人顶开时候的剧痛。

    更何况,异朽君的活儿却比那人要大了不知多少,感受着那东西分开了穴儿,一点点侵入身体,从小就怕疼的花千骨顿时怕到了极点,用尽全身力气反抗起来,

    「求求你~~不要~~啊~~我~~我用嘴帮你解毒好吗~~不~~啊~~疼~~好疼~~呜呜~~爹爹~~救我~~呜呜~~墨冰哥哥~~你在哪里~~呜呜~~墨冰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