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章、无双魅体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花千骨稀里哗啦的呼声让异朽君清醒的心神一阵烦躁,作为异朽阁阁主,若是用这种强迫的办法得到一个小丫头片子的身体,这种事情不是骄傲的异朽君该做的,却也担心自己会被魅惑,正犹豫着要不要恢复对身体的控制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花千骨喊出的名字,顿时心神一颤。

    花千骨不清楚,他又怎会不清楚,长留掌门白子画下山历练用的便是墨冰这个名字,这个恨了二十年的名字,所有的一切无时无刻不记在心头,心神凝在花千骨的衣服上仔细感受,果然,衣服上除了花千骨身上的澹澹幽香,却是还残留着那个人的气息。

    「怪不得刚刚感觉小丫头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原来如此……」

    异朽君脑海千回百转只是瞬间,稍稍掐算了一下,心中一震,再顾不得想其他,心神迅速回归身体,而这时候,他的鸡巴却已经有近一半没入了花千骨的穴中,甚至能感受到龟头前段那阻碍自己前进的那层薄膜。

    少女哀婉的哭啼,紧凑火热的甬道,比刚刚强烈了十倍百倍的触感侵入了他的脑海,差一点就忍不住捅穿那层薄膜,将整根鸡巴捅进花千骨的身体,但想到自己的报仇大计,生生的忍住了,猛的将鸡巴拔出。

    但看着花千骨那颤颤发抖的身体,感受着周中软滑的乳肉,异朽君脑海还是出现了片刻的眩晕,晕眩过后,只觉得花千骨美到了极处,而心中那本来只有一点点的嫉妒,也在霎时被放大了千百倍。

    「凭什么,就因为你是长留上仙,我父亲就白白死去吗,就因为你修为高绝,那些女子便要爱慕与你吗,凭什么……」

    异朽君心中怒吼着,大喘着粗气,想要就这样占有了花千骨的身体,但理智却告诉他,花千骨就是一个绝好的报仇机会。

    理智与本能激烈相争的时候,异朽君眼前忽然一亮,一声充满邪异的笑声过后,毫不犹豫的挺起鸡巴,对准了臀缝中那粉粉嫩嫩的菊花。

    花千骨还未从刚刚的惊吓回过神,便觉得那吓人的东西又凑了上来,而且顶上了一处更加让她羞耻的地方,紧接着一股撕裂般的疼痛从菊花处传来,痛彻心扉的粗暴进入,让她只觉得身体都被撕开了一般,仅来得及呜咽一声,就陷入了昏迷之中。m4xs.com

    被仇恨、兴奋、痛苦迷惑的异朽君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花千骨的异状,面具上一双充满了各种复杂情绪的眼睛死死盯着下面两人的交合处,嫩白的臀瓣之间那被鸡巴贯入撑的有些恐怖的菊花刺激着他的眼球神经,菊花深处那温热紧凑的包夹,那快美到极点的感觉让他彻底陷入其中不可自拔。

    仅仅犹豫了片刻,异朽君低吼一声,猛的将花千骨娇小的失去知觉的身体紧紧挤到了门上,同时屁股向后翘起,硕大粗长的鸡巴一点点从菊花中抽出,菊花被扯出了一圈寸长的粉红嫩肉紧紧圈着鸡巴,直到快到尽头,又开始前挺,鸡巴再次慢慢的陷入进去,来来回回由慢到快,几十下之后,交合处竟然发出了一阵阵如同操穴般的咕叽声,更是有一股腻白的汁液从交合处溢出。

    「既然现在不能动你,那我先收取一点利息好了!」

    异朽君舒爽的眯起眼睛心中低喃,感受着鸡巴被那紧凑软绵的包裹,只觉身体三万六千个毛孔都呼吸舒展开来,那从未感受过的美妙,让他忍不住想要就这样沉沦下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身体渐渐适应了身后的粗大,花千骨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甚至不时发出一阵阵吟喔声,但在她的意识海深处,却是来到了一座仙宫般的殿宇所在,雾蒙蒙之中,成片的金缕洒下,一个身穿雪白宫装,发髻高挽,端庄无比的少妇站在其中。

    花千骨愣愣的看着少妇的背影,只觉这个女子好美,只看背景竟然都能让人心动,忍不住脱口而出,「好美啊……」

    「呵呵,你来了。」

    少妇转过身,低眉浅笑,花千骨眼前一阵晕眩,只觉眼前这女子美到了极点,便是为她粉身碎骨也无怨无悔……

    「你,你是在等我吗?你是谁?」

    许久,花千骨红着小脸开口问道。

    「我,自然是在等你,至于我是谁,呵呵,我不就是你吗?」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957/" title="幻魔战记全文阅读">幻魔战记全文阅读</a>

    「你是我?」

    花千骨呆呆的指着自己鼻尖,「那我是谁?」

    「你我本是一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好啦,不说了,你能到这里,看来也是机缘已到,现在我便为你解开性欲的封印……」

    少妇说着双手掐起一个复杂之极的手印,口中默默念叨,她身边的那些雾气轰然翻滚。

    「你~~姐姐~~你在做什么?我,我……」

    花千骨看着眼前的异像,只觉脑海中好像多了一些什么,那少妇的脸色越来越苍白,花千骨脑海中的印记却越来越清晰,直到那少妇收起收拾,默念一声,『开』,花千骨只觉自己大脑猛然炸裂了。

    再次醒过来,一股股资讯涌来,只是刹那,花千骨便明白了,这是一种控制自己身体性欲的方法,若是修炼到深处,不仅用身体可以控制别人,就是举手投足之间都能挑起对方身体最原始的欲望。

    「给我这个,有什么用嘛……」

    花千骨低喃着,对那个梦中的少妇更加的好奇了,不等她再多想,一根硕大狰狞的巨棍冲开了她的菊门,抵到了最深处,硕大的充满让她本能的发出了一声呜咽。

    想起那剧烈的痛楚,花千骨便要去推异朽君,手伸到一半,这才发现,原本那剧烈的痛楚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忍受的酥麻酸爽。

    「你,唔~~你停下~~啊~~我怎么了~~哦~~好舒服~~天呐~~怎么可以这样……」

    花千骨娇声啼呼,自己却不知道,现在身体中性欲的封印被解开,她的一举一动中都含着无比诱人的风情,那甜腻的呼喊声不亚于给了异朽君一记烈性春药。

    花千骨呼喊着越来越大,异朽君操干的更加的猛烈,身体紧紧的挤着花千骨,将她两个诱人的奶子挤在门上挤成圆饼,而且随着他的上下操干,中间充血的粉嫩菊花在满是各种纹路的大门上磨来磨去,两瓣挺翘的小屁股一次次撞在异朽君的小腹上啪啪直响,肥大的卵蛋也一次又一次的拍打着淫水直流的蜜穴……

    异朽君被花千骨迷惑的全身兴奋,花千骨本就是欲望之体,又被开启了六欲中的性欲,更加好不到哪里去,菊门、花穴、奶子,全方位的刺激让她的身体呈大字型贴在门上,除了不断的拍打房门,口中胡乱的叫着,整个人陷入了那一次次的强烈冲击中。

    异朽君又从后面操干了几十下,似是累了,将花千骨抱起,几步走到了卧榻边,将她放下,自己却站在下面,抓着花千骨的脚踝搁在自己肩头,微微沉腰挺身,那硕大的鸡巴又到了花穴菊门之间,似乎在思索着到底进哪里……

    花千骨这时候也睁开了眼睛,此刻她眼中的世界却与异朽君不同,只见自己身上正冒出一缕缕澹澹的粉红色雾气,那粉红的雾气将异朽君完全的覆裹,正疑惑惊讶时,一条资讯忽然进入脑海,正是那少妇给她的功法中的一段,里面提到了男人的这种情况,而且,只要此时与男子交合,并盗取他的一丝至纯阳力就能控制他。

    花千骨哪里懂得这些,甚至连与男子交合是怎么回事也搞不清楚,只想着最后一段,若男子无法发泄,便会经脉尽断而亡,她可不敢害人,而且还要从异朽君身上知道怎么去茅山呢,怎么可能让异朽君去死,努力的搜索着脑海中的资讯,而这时,只觉菊门猛然一紧……

    「呀~~你~~你做什么~~我~~我在想办法救你呢,你怎么能……」

    「啊~~停下~~不~~唔~~你这样~~啊~~我怎么,怎么想办法……」

    花千骨的呼喊声带来的是更加猛烈的抽与插,只觉下身爽快无比的同时,屁眼也火辣辣的如同要裂开了一般。

    还好,在异朽君猛烈的操干下,花千骨终于找到了办法,颤抖的手指捏起法决,却见周围的粉色雾气一颤,然后慢慢的似乎很不情愿的从异朽君身上撤离,一点点进入了花千骨的身体中,没了粉色雾气的控制,异朽君自然也清醒过来,只是没了那气息的支撑,他又怎么能承受那极度的欢愉,人还没反应,身体便已经交了答卷,一股股的精液喷涌而出,喷射进花千骨的菊花深处,又让她发出一阵羞耻中带着快乐的呻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