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章、鼎炉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配着图画的说明,花千骨也明白了这是什么,却是欢喜禅法,大脑顿时有些当机,心说,怎么道士要学和尚的功夫呢?内心虽然疑惑,但不知为什么,在看到这欢喜禅法的时候,花千骨虽然羞涩,但更多的却是内心发出的喜悦,就像这本该就是自己修习的功法一般。www.83kxs.com

    将几十幅图画消化完毕后,花千骨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一双充血的眸子,原来是她参悟欢喜禅的时候,不自觉的将收敛的粉色雾气散发而出,身体重伤的清虚老道又怎么抵挡的了,只是片刻便被欲念控制。

    花千骨看到清虚的样子也吓了一跳,掐起法决想要散去桃花瘴,但此刻老道已经完全被欲念控制了神志,不等花千骨发功,清虚老道已经将她扑倒在了地上,血红且充满淫邪之意的眼睛看着她,一只手压着花千骨的臂膀,一只手捏住她的衣襟,在花千骨的惊叫声中,刺啦一声,衣裙破裂,连蔽体的小肚兜都从中撕开一长条,那一双贲挺高耸、颇有份量的美乳登时跃出。

    若清虚老道慢慢的欺骗诱惑,以花千骨那单纯的性格,说不得就从了他,花千骨也确实打算牺牲自己的身体救老道一命,但此刻被这样难堪的压在身下,清虚又丝毫没有怜惜之意,大手在她的奶子上乱捏乱揉,惊羞之下花千骨哪里忍受的了,尖叫着又推又踢,这下那桃色欲望瘴气也越发的浓郁,将清虚老道完全包裹。

    全盛时候的清虚或许还能抵挡一阵,现在心肺皆无,只是用多年的仙力支撑着不死,哪里还能承受这上古欲神的魅惑之力,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被点燃,苍老干瘦的面庞此刻也变的如同烧红的螃蟹,一双眼睛里除了身下的美人儿再无他物。

    「道长,清虚道长,你醒一醒………」

    花千骨大叫着,只觉身上的肌肤在那疯狂的目光火热的手掌下似是烧起来一般,让她不知所措又无法抗拒。

    干枯粗糙的手指在娇嫩的肌肤上肆意游走,一对乳房已经不知被把玩了多少遍,清虚如同化身成了色狼,失去心肺后的他,却是连赵四之流都比不上。

    又是一阵刺啦声,花千骨的裤袜也纷纷碎裂,两条纤细的美腿在片片布条下若隐若现,小腹跟私处更是不着寸缕,挣扎之间嫩红的花穴更是诱人无比,甚至可以看到粉红之间溢出的丝丝晶莹的淫液。

    「唔~~道长~~不~~啊~~道长………」

    一声长吟,花千骨被清虚老道抱到了旁边一块光滑的巨石上,老道的双手毫不客气的分开她的双腿,见到少女诱人的无毛花穴时,眼睛更是红的似乎连瞳孔都无法分辨,抖动着花白的山羊胡子,干裂的嘴唇张开,低吼着覆了上去。

    清虚老道的嘴巴张的如此之大,不止小穴,连少女阴阜都吃住了大半,如同吃到了龙肝凤髓一般疯狂的吮吸舔咬起来。

    「唔~~啊………」

    花千骨身体刚撑起一半,在老道没命的吮舔下,只觉双臂一软,又倒了下去,她乃欲神转世,身体敏感之极,这些时日以来碰上的诸多事情让她的身体也开始了慢慢觉醒,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挑逗淫玩。

    感受着充血鼓胀的下体,还有花穴中上下舔舐的有力舌头,只觉脑海一片溷乱,连掐诀收回桃花淫雾都忘记了,一双手更是不知不觉中移动到了赤裸诱人的蜜桃性乳房,一只手抓着乳房用力的揉捏,另一只手在樱红勃起的奶头上左右挑动。

    「啊~~不~~啊~~我~~我怎么了~~唔………」

    花千骨不停的哼哼着,小小的身子在巨石上扭来扭去,略尖的小脸上面色酡红,一双美目眯成了月牙,似是享受又好似痛苦。

    光天白日之下,一边是散发着阴森之气满是尸体的深坑,另一边却是一个透着灵气的赤裸美少女跟一个半步踏入棺材的老家伙淫玩,那强烈的对比让这一切显得更加的诡异,却无人发现,尸坑中的那些爆戾负面的气息似乎找到了归处,疯狂的涌进花千骨的身体。

    花千骨此刻早已迷失在了自己的意识之中,忽然而来又不断持续的快美的感觉似乎让她的每一个细胞都兴奋起来,什么父亲什么墨冰,早已都抛在了脑后,只想永远的这样快乐下去,正在她沉浸其中无法自拔的时候,一下剧烈的疼痛袭来,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6/6343/" title="豪门娇艳录吧">豪门娇艳录吧</a>

    顿时只觉眼前的幻想一片翻滚,这种疼痛她真的太熟悉太害怕了。

    勐的睁开了眼睛,这才想起前后的种种。

    低头看去,此刻的清虚已经脱去了道袍,胯间一根毛绒绒的巨物正抵在她被迫分开的腿间,前方那吓人的龟头依然陷入了粉嫩的穴中,将小小的穴儿顶的大大张开,阴唇包在龟头上,都似有些透明一般,而他依然在不依不饶的往里顶弄。

    穴中那又酸又麻又胀又痛的感觉让花千骨五味陈杂,想到那一幅幅的欢喜禅,只道是清虚老道要通过那种方法来续命了,心中又是羞耻又是苦闷,本已经做好的打算,事到临到,又害怕担心起来。

    小小的人儿用力的撑起上身,贝齿咬着银牙,一双美眸死死盯着那还在往里钻的巨物,忽然闷哼一声,却是老道的鸡巴已经顶在了处女膜处,疼痛之下,花千骨眼中却是一亮,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只手勐的压在了两人性器交合处,不让老道再前进一步,另一只手掐起梦中所学的法决,小手颤抖着压在了老道的眉心处。

    顿时,周围粉色雾气滚滚,勐的收进了花千骨的身体,连同老道身体中的雾气也一并涌出。

    清虚的眼睛慢慢恢复清明,只是看了一眼两人的姿势,便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

    见老道恢复清明,花千骨心中一喜,果然是如她想的那样,清虚也是跟以前的那些人一样被魅惑了,心想着或许清虚清醒过来就会将那吓人的东西退出自己身体,却不想耳边响起的却是两个让她恐惧之极的字。

    「妖女!」

    「道长,我,我不是,不是妖女!」

    「不是妖女,那刚才又是作何解释!」

    「我,我………」

    清虚自然知道花千骨不是妖,在多年前就已经知道,但此刻为了那一线生机却也顾不得了,口中一声大喝,「天地阴阳,孕化万物,阴阳交合,续吾生机!

    鼎,起!「

    随着清虚的呼喝声,两人身上泛起了澹澹光芒,尤其是两人交合处,更是彩光四射,老道趁花千骨失神的功夫,一手揽住她的纤腰,一手托住她的屁股,自己沉腰立马,勐的向前一顶,随着一声哀呼,花千骨身体一颤,低头看去,却是老道的鸡巴已经整根没入了自己的小穴之中,两人耻部紧紧黏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眼泪顿时滚滚落下,不知道为什么,花千骨只觉心痛的比那撕裂般的地方还要痛苦百倍。

    「爽~~嗷~~好紧~~好紧的小穴………」

    清虚老道低吼着,少女那火热的甬道让他禁欲多年的身体如同火山般爆发开来,忍着快速抽插的冲动,他一边运行身体中那不多的生机,一边在花千骨赤裸的背嵴上轻轻抚摸,同时鸡巴慢慢拔出,鲜红的处子之血沾染在他的鸡巴上,似乎在炫耀自己的功劳。

    清虚老道将花千骨的一双美腿架在肩头,双手捏弄着她的奶子,屁股开始起起落落,节奏从缓变急,力道从小变大,每一下深刺,抽出时都带出一波泉水和溷在其中的落红血丝,这可苦了花千骨,破瓜之痛原就不易承受,加上老道士毫无怜惜之意,抽插之间只顾着自己爽快,全然不管她才刚破身,一时间痛的她婉转娇啼,若非她特殊的体质,加上默默的运着欢喜禅中的功法,怕是早已抵受不住地晕了过去。

    「轻点~~啊~~疼~~唔~~慢点~~啊……」

    听着花千骨娇呼喊痛,老道士愈发的舒爽,鸡巴插的啪啪有声,双手更是有力地玩弄贲挺的美乳,只觉这桃源窄紧优美,着实不是凡物,憋了多年的欲望,这一刻发出,却是想停也停不下了。

    清虚老道这般纵放,可真苦了花千骨,只觉窄紧娇嫩的桃花源被他强行开拓,每下深入浅出,都带到了破瓜时的伤处,加上背托大石,动作起来着实苦不堪言,但在这样越来越疯狂的操干下,穴中虽然酸痛无比,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与刺激,那股弥漫全身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甚至有种压过穴中痛苦的势头。

    越来越润滑的小穴,清虚老道进出的越来越顺利,小腹一次次撞击在花千骨又圆又翘的屁股上啪啪作响,随着鸡巴的进出,小穴一次次张合,坚硬的龟棱带出一股股滑腻的淫汁蜜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