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章、书生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书生眼睛死死盯着花千骨分开的美腿,美腿尽头白腻的鼓胀之间,一道粉色的缝隙微微张开,小小的同样粉红色的小木耳上,一滴水珠慢慢落下,流到了紧凑的菊花上。

    「怎么会………」

    书生眼睛死死盯着花千骨的小穴,眉头越皱越紧,忽然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手掌大小的铜镜,手指在上面轻轻一划,只见铜镜一道流光闪过,整个镜面顿时出现了一副喷血的画面,画面上却是一个女孩光洁的下体,如此清晰,甚至连阴唇上那一点点微微的褶皱,那细微不可见的绒毛都能分清。

    镜面上的阴穴自然是不远处花千骨的,若是让人知道,竟然有人拿十神器中的昆仑镜做这等下流事情,估计会被天下人打死。

    书生看的很仔细,前前后后观察了一遍,想到花千骨身上仅仅十几天发生的巨大变化,他的心越来越沉,牙齿咬的咯吱乱响,「是哪个溷蛋做的,要让我知道,定让你魂飞魄散不得超生!」

    花千骨正在享受着温暖的阳光,熨帖的条石,自是不知道书生的心思,也不知道自己在那人眼中再没有一丝秘密。

    躺着享受了一会儿,哼哼唧唧的翻了个身,变成了趴俯的姿势,刚刚趴下,柳眉便皱了起来,身体微微侧起,向着身下看去,下面的东西进入眼中,花千骨愣了一下,下一刻,本就满是红晕的小脸更加的红了,晕红一直蔓延到了耳根。

    原来那光滑的条石中间竟然有一处尺长的凸起,只是凸起处跟条石都是同样光滑白皙一个颜色,若不仔细看自然分不清楚。

    那凸起朝天呈四十五度角仰立,上粗下细,常年在这里被流水冲刷的如同鹅卵石一般异常光滑,却是跟男人的鸡巴大有相似之处,怪不得花千骨会脸红。

    看了那东西许久,花千骨水汪汪的大眼中异色越来越浓,虽然知道这荒山野岭不可能有人,但还是做贼心虚一般忍不住看了一下四周。

    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东西,花千骨吸了一口气,贝齿咬着红唇,羞涩的伸出小手,慢慢的移到了凸起处,莹润的小手覆在了上面,火热的温度,让人脸红的形状,以及触手的光滑,让花千骨忍不住身体一颤,竟是不由自主的再次想起了以往那些男人的阳物。

    「好像,好像男人的,男人的屌呢……」

    花千骨被自己老爹雪藏了十五年,自然不知道男人的活儿叫什么,记忆最深的自然还是赵四的称呼,自然,她便以为男人的阳物称作屌了。www.luanhen.com

    这句话一出,却让不远处的书生表情瞬息万变,从这样一个清纯可人的小仙女口中说出这样粗俗的字眼,书生忽然觉得,便是这样竟也会让他情欲陡升,不像自己的那些丫鬟,只是操了几次后便有些腻了。

    花千骨不断摩挲着手中的凸起,小脸越来越红,羞意越来越浓,她忽然想起了那欢喜禅中的一式,是观音坐莲还是猴子上树来着,记不清了,但她忽然想要试试。

    「我这是修炼功法呢………」

    为自己找到了理由,便大胆了许多,再次轻轻俯卧在了条石上,只是美腿分的更开,而那处凸起正在腿根处。

    先用大腿内侧蹭了蹭那火热的凸起,花千骨似乎找到了感觉,一边将胸脯贴在光滑的石面上用力压成两个扁球,不断的扭动身子找寻摩擦的快感,另一边却是微微屈膝,挺起屁股,慢慢旋动找寻位置,将早已湿润水滑的蜜穴儿轻轻贴在了火烫凸起的尖端。

    「哦~~啊~~好美~~唔~~好美………」

    花千骨轻轻呻吟着,旋动着柳腰雪臀,让那凸起处在自己的穴口屁眼轻轻滑动,不过片刻,那硕大光滑的凸起处便已经亮晶晶一片,完全被淫液打湿。

    这一边,美女在放荡的自慰,另一处,书生已经变得面红耳赤,双目通红,看着花千骨雪白的屁股,听着那压抑的呻吟,他甚至开始妒忌那块石头,起了自己变成这块顽石的念头。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不过身体的燥热却是一浪高过一浪,他不由自主的慢慢走进,直走到了条石后面补足半米处,陷入情欲中的花千骨却还是没有发现。

    「啊~~哦~~好舒服~~哥哥~~哦~~墨冰哥哥~~小骨想要~~嗯~

    ~想要你的~~你的~~大~~大屌………「

    花千骨的叫声越来越大,屁股的旋动也越来越快,那尺长的形同鸡巴的凸起一点点将小小的嫩穴撑开,没入其中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498/" title="盗香小说5200">盗香小说5200</a>

    ,越陷越深。

    由于那凸起常年被水冲刷,实话实说,却是比真男人的龟头还要来的光滑,而且加上那看似锋利却很是圆润的勾棱,还有被太阳晒得从里到外又热又烫,除了质感差一些,也不必男人的鸡巴差多少。

    鸡巴陷入了一半,花千骨叫的更加妖媚酥麻,那甜甜腻腻的声音不亚于最强烈的春药。

    书生本还担心花千骨的魅惑体质,但看到那石头鸡巴已经插入了那么深,流出的也只是淫水,没有处子之血,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又听到他口中叫着那溷蛋的名字,哪里还忍得住,几下脱掉里裤,跳上了条石。

    花千骨正在幻想中跟墨冰翻云覆雨,小小的穴儿包裹着石头阳具飞快的摇摆进出,忽然感到腰部一沉,身体再不能动,瞬间惊醒过来,扭头一看,顿时花容失色。

    只见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青衣的书生跨骑在她的屁股上方,一手压着自己的腰椎,一手掀起了长袍的下摆,顿时,书生那一双白皙健硕的大腿出现在了花千骨的眼中,尤其是屁股上方,书生胯间那根颤巍巍的粗长巨物更是让她又羞又急。

    「不~~啊~~你~~你做什么………」

    见那书生挺着鸡巴就凑向了自己菊花,花千骨忍不住大呼起来,心中却是疑惑,她现在对身体中桃花瘴气的控制已经很是熟练,怎么还会勾引别人呢?却不知道,只凭她的相貌身体,现在也少有人能抵挡。

    「我做什么?你这小淫妇,在山中与石头苟且,难道不是想男人的鸡巴了?

    让哥哥满足你,好过屈就于一块顽石!「

    书生深吸一口气,一边说着,一边挺着鸡巴在小穴处摸了些淫水,然后便抵在了菊花处轻轻研磨。

    「啊~~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嗯………」

    「不知道我说什么?好吧,也就是说,我要囊你的屁眼,我要插你的小淫穴!」

    书生说完,不等花千骨反应,屁股狠狠一挺,顿时大半根鸡巴没入了屁眼之中。

    「哦~~你~~啊~~不~~不要………」

    花千骨尖叫着伸出手想要推开书生,却被书生再次的狠狠一顶,弄的趴伏在了石头上。

    前后两处同时被进入,花千骨哪里受过这样的刺激,只觉得口干舌燥,眼冒金星,两处同样的充满,同样的火热,让她一时之间脑海中空白一片,还好,她的菊花早已被开发过,现在身体又经过了改造,十五岁的身体看看受住了两面的充满没有昏迷过去。

    书生的鸡巴深深插入了肠道深处,熟悉紧凑的包夹让他舒爽的深吸一口气,同时心中一喜,竟然没有同上次那般迷失。

    看着被自己鸡巴撑的几乎要裂开的雪臀,感受着隔着一层薄薄的肉膜的另一边,那根同样火热的石头阳具,一股极度的兴奋冲上书生的脑海,不等花千骨缓过气,他便开始缓缓挺动起了屁股,往前顶的时候,轻推花千骨的屁股,鸡巴进入的同时也感受着另一根鸡巴的退出,而鸡巴抽出时,则按着花千骨的腰椎向下,这时候,那石质的巨物便会再次冲进………

    反复几十次后,花千骨的意识渐渐回归,那胀满的感觉依然胀满,但却没有了刚开始的痛疼,而且,一种十分舒爽的快感不断的冲刷着她的灵魂,前面进后面出,前面出后面进,这样的刺激别说她一个十五岁的女孩,便是那些个久经百战的女人的承受不住。

    被人在荒郊野外看到那么羞人的场景,又被人插了菊花,花千骨便是再没受过礼教教育,但那本能的羞涩也让她无比羞耻,她本想假装晕倒,等男人舒服过了自行离去,却不想这样的刺激下,她又怎么能控制的了身体的反应,不知不觉间,开始哼哼唧唧呻吟起来。

    「舒服吗?既然醒了,便不要装了,刚刚你那副骚浪的样子呢?」

    书生飞快的挺动着屁股,时不时的在花千骨挺翘的屁股上拍上一巴掌,淫笑着说道。

    「我~~唔~~我哪里有装~~我~~我才没哟~~啊~~你轻一点~~唔

    ………「

    花千骨又羞又气的再次扭过头,从光裸的肩头看向书生,刚才没有看清,现在一看,只见身后之人唇红齿白面如冠玉,若不是他现在挺动屁股的动作,却是好一番浊世佳公子的样子,尤其是他的声音,便是说那么难听的话也是温柔好听的很。

    这一眼,花千骨便觉心中的恼恨少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