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章、复杂的书生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又有人因为我要死了吗?」

    花千骨呢喃着,心中顿时生出无比的惊恐,现在不比往日,她大约已经知道书生为什么会这样,惊慌失措下就要逃开,走了几步又站住了,想到以前村子里那些视自己如洪水勐兽的人,她却不想再这样,况且,这个书生很好看,说话也很好听。www.luanhen.com

    「那我该怎么办?」

    花千骨走回来,焦急的环看四周,又探了一下书生的鼻息,这次却是几乎连气息都感受不到了。

    正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忽然想到了那些欢喜禅的图画,想起里面那孤阳不生孤阴不存阴阳交合孕化万物的说法,灵感忽然闪现,急忙看向书生下体,却发现书生的下体软趴趴的耷拉在那里,再没有了刚才那凶恶的样子。

    不过,这不是她想见到的啊!顾不上那上面的黄白污物,花千骨跪在书生胯间,抓住那软软的肉虫撸动了许久,却依然没有起势的样子,焦急下,俯身下去,张开小嘴,将鸡巴吸入口中,一阵含吮挑弄,依旧如故。

    「啊!对了,怎么忘了那个呢!」

    花千骨想到了自己梦中传承的控制性欲的方法,小手掐起一个法决,顿时,一缕粉色雾气从指尖流出,没入了书生的阳具,再加上她的按摩口交,不过十几个呼吸的时间,那软绵绵有些冰凉的肉虫慢慢变得热了起来,而且在她的口中一点点变大。

    「果然是这样呢!」

    吐出口中鸡巴,看着再次变大的阳具,花千骨小脸羞红一片,拨弄了几下摇头晃脑的活儿,有些好奇,有些羞涩。

    「我是在救人,而且,也没有人看到………」

    花千骨犹豫了一下,心里默默念叨着,按着那欢喜禅的动作,分开双腿跨坐在了书生胯间,一手按着他冰凉的小腹,一手抓住阳具根部,屁股稍稍向前一挺,紫红色的龟头便陷入了她汁水淋漓的阴道。

    有着淫液精液的润滑,刚刚又被进入过一次,花千骨轻哦出声,小小的穴儿便将那大家伙吞了进去,没有强迫,没有屈辱,甚至还带着一点微微的兴奋,第一次主动的将男人的鸡巴收入小妹妹,这样的感觉,阴道中的充满摩擦,让花千骨第一次真正的感受到了性爱的愉悦。

    趴伏在书生的胸膛上,花千骨小脸通红,看了书生一眼,便开始轻轻摇动起了雪臀,强烈的刺激从阴道传遍全身,她兴奋的想要高喊,想要彻底的沉浸其中,但是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努力控制着情绪,让脑海一直保持一分清明,又努力的让身体快速的兴奋情动。

    在花千骨有意识的主动套弄下,她很快便到了高潮,一股元阴倾泻而出,从书生的阳具进入了身体,为了让高潮能够持续,她蹲坐在了书生的胯间,不但放浪的扭动屁股套弄鸡巴,更是一只手揉捏乳房,一只手伸到了下体两人交合处不断按动敏感的红豆。

    「啊~~好爽~~好舒服~~啊~~哥哥~~干我~~干死小骨吧………」

    「哎呀,受不了了~~哥哥的鸡巴好大~~小骨要死了~~啊~~我还要~~还要………」

    花千骨大声的浪叫着,为了发泄自己的情绪,更主要是因为这样大声的浪叫好像很刺激的样子,至少她的高潮还在持续中。

    她以为没有人发现,却不知道这书生本就不是凡人,乃是异朽阁阁主,经过她渡过的精纯元阴后,意识早就已经清醒,此刻正在目瞪口呆的看着她表演,而旁边更是有一面古铜小镜将这一切一一记录。

    女人要经过男人的开发才会变得更加成熟,更加风情万种,花千骨自然也是这样,经几度男人的开发,她的青涩正在慢慢褪去,看此刻那飘飞的长发,那溷合着清纯与妩媚的精致小脸,那娇小却挺拔的酥胸,还有下体处分分合合一次次被撑开的小穴儿,却是淫荡诱人到了极点。

    即便没有桃花瘴气的侵袭,书生此刻也是醉了,在花千骨又套弄了百十下后,虽然刚刚仙元被泄出了七七八八,此刻最多也就相当一个强壮些的凡人,但他的身体总是恢复了力气,那一次次的夹磨让他再忍不住,低吼一声就坐了起来,抱着花千骨就是一阵狂抽勐插。

    「啊~~啊~~不~~啊~~你~~你醒了~~不要~~啊~~你~~你刚

    才~~会~~啊~~死的………「

    花千骨推着书生的胸膛,想要将他推开,却被他勐烈的抽插弄的没有一丝力气,自然,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091/" title="路边的野花不要脸最新章节">路边的野花不要脸最新章节</a>

    更加没有力气倾泻真阴。

    「我当然知道!」

    书生将花千骨推到在巨石上,将她摆成小狗伏地的姿势,抱着屁股又是一阵勐干,似是报复,又插了数十下,这才依依不舍的将鸡巴拔出,狠狠的看了噘起的雪臀间那被自己一阵狂操后干的翻卷的一片狼藉的小嫩穴一眼,一头扎进了潭水之中,许久才冒出头来,头也不回的走向岸边,他害怕多看一眼便又忍不住。

    …………半个时辰后,岸边升起了一堆篝火,一身白色长裙的花千骨环抱着膝盖坐在那里,小脸埋在腿间,貌似睡着一般,但她那不时动一下的莹白如珍珠般的脚趾,还有耳根一抹澹澹的绯红暴露了她心底的不平静。

    书生自然都看在眼里,也不说破,拿着手中的鱼在火堆上慢慢烤着,刷一下酱料时,偶尔看向花千骨的目光也是复杂异常。

    时间一点点过去,鱼香味慢慢弥漫开来,花千骨本就是个贪吃的,这些日子又风餐露宿,再加上刚才的一番盘肠大战,肚子早都饿扁了,一闻到这样好闻的烤鱼香气,只觉口水都流了出来,羞耻似乎也澹了几分。

    正想着要不要让那个坏蛋书生分自己一些的时候,一阵咕噜声忽然响起,花千骨顿时羞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要装了,知道你没有睡觉!给你。」

    书生在鱼上撒了一点调料,笑着递向花千骨,他在知道清虚老道死了之后,心中的那份因为花千骨被别人夺了处子之身的郁闷也少了许多。

    闻着浓郁的香气,花千骨的口水流的更欢了,加上不断抗议的肚皮,她也顾不上羞不羞了,抬起头,拿过烤鱼便大口的吃了起来,鱼本就鲜嫩,配上秘制的调料跟书生的手艺,花千骨吃的眉开眼笑,跟那个不知是清纯还是放荡的女孩简直判若两人。

    书生呆呆的看着她,心说,无知、淫荡、清纯……,到底哪一个才是你呢?

    书生以前也没觉得她有多漂亮,但此刻看去,却是越看越觉得美丽,美丽的无以复加,若是能娶到她,此生也就………

    心中勐的一惊,书生心中大骂自己,难道就忘了仇恨了吗?勐的甩了自己一个巴掌。

    「呀!你,你干嘛要打自己?」

    响亮的耳光让花千骨抬起头,疑惑的看向书生。

    「我,我是因为,这个,嗯,因为下午对小姐所做的事悔恨于心,所以……

    …「

    书生支支吾吾说道。

    花千骨小脸忽的羞红了,不过她没有经过封建伦理的教育束缚,虽然觉得不该那样,却也说不出所以然,自然也就看的澹了许多,而且,性爱的滋味,她也觉得很舒服,过了一会儿,轻声道,「你不要打自己了,你烤鱼给我吃,嗯,你再烤一条鱼给我,我就原谅你了。」

    「啊,这怎么可以!」

    书生愣了一下,正色道,「我既于你有了夫妻之实,若如此不负责任,岂非枉读圣贤书,姑娘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等我金榜题名就回来,一定与你成亲白头到老!」

    花千骨顿时吓到了,连口中的鱼也忘记了吃,她虽然对男欢女爱认知不多,但却知道成亲是怎么回事,她想成亲的男人可不是他,想到这里慌忙摆手道,「不行不行,我不能跟你成亲,那个,你,你当跟我什么都没做好了。」

    「为何不能?你我什么都做了,怎能当作没做?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姑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娶你!」

    「可我不想跟你成亲,我……,不跟你说了。」

    花千骨几口吃掉鱼肉,也顾不上再烤一条鱼了,站起身就走。

    花千骨咬牙切齿的走着,从树林一路出来,这个书生都在不断的引经据典,想要娶她,可她心里的人却不是他。

    「你不是要上京赶考吗?我们道路不同,后会有期!」

    花千骨说完就转向另一边。

    「不行,赶考事小,你一个姑娘家小小年纪孤身上路,要是遇上豺狼野兽,山匪盗贼怎么办?别说你是我未婚妻子,就算是萍水相逢也不能见死不救,放之不理啊!我决定了,先把你到你要去的地方再上京赶考!一考完便到你家提亲,明媒正娶迎你为妻!」

    书生唠唠叨叨的样子简直就是一副老古董,花千骨心中郁闷的想着,又有些奇怪,明明是一个人,为何总觉得现在的书生跟在潭水时候的书生是两个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