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章、糖宝出世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顾不上其它,花千骨想要解开衣裙,但剧烈的痛楚让她的手指都在不断打颤,花费许多力气,却也没能解开,正在她痛的几欲昏厥的时候,一道流光从她的上方飞过,转了一圈又飞回,向着她的小船飞来。

    来人落到了小舟上,发黑如墨,眼湛如丹,修长的身材衬托出不失高雅的青衫,唯一的缺点就是肤色有些微黑,他疑惑的看着床上的女孩,在看到花千骨容貌的一刻,心神微震,心道,怎么会有此绝色女子,独自一人出现在茫茫东海。

    会不会是杀阡陌?那妖魔最喜欢变幻成美貌女子或男子勾引正派弟子,现在又是在长留仙山招收弟子的重要时候,虽然禁卫森严,那魔头想要进来也不是难事……,男子眉头紧皱,转瞬间思绪万千。

    而花千骨也才发现船上多了一个男子,剧烈的痛楚让她顾不上羞耻,指着自己肚子,抬头哀求道,「求,求你,求………」

    男子沉吟不语,术法一探,发现这女孩只是一个凡人,更让他疑惑的是,女孩的小腹隆起,里面竟有生命在孕育,他作为长留大弟子,自然知道这是孕妇待产之状。

    「求~~求你~~救救我………」

    花千骨痛的面色苍白,汗如雨下,那清美怜人的样子只看的男子心越来越软,心说,也罢,便是被邪魔蒙蔽我也认了!想到这里,不再犹豫,走上前,几下解开了花千骨的束腰,束腰解开,花千骨的肚子再次膨胀起来,足有茶壶大小,花千骨痛的死去活来,指着自己的裙摆哀求的看着男子,男子的脸忽然红了。

    作为长留大弟子,他虽然不显年纪,却也有百岁有余,只是这百十年从来都在山上,长留门规又要断情绝念,便是有女弟子也从未近距离接触过,此刻见到这样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看着她凌乱的裙摆间白生生的肌肤,不知为何,只觉一股从未有过的绮念在心中萌生,让他口感舌燥目眩神迷,不知不觉伸出了手,去解花千骨的裙袍亵裤,连仙术都忘记了。

    花千骨的尖叫声中,满头大汗的男子终究将她身上的束缚解开,白色的纱裙铺在床上,上身半掩,下身完全赤裸的花千骨努力的分着双腿,纤腰雪臀,以及无毛耻丘完全展现在了男子眼中,只看的他呼吸急促双目赤红,似是有走火入魔的景况。

    就在男子目光闪烁不定,似要发狂的时候,花千骨一声尖叫,她的小腹一阵蠕动,鼓起缓缓落下,而少女那粉嫩似乎一根手指都无法容下的玉孔却慢慢张开,一个五光十色的东西从里面慢慢滑出。

    花千骨的尖叫将男子惊醒过来,一边骂着自己无耻,一边强自压着乱糟糟的心神,用术法温阳花千骨的耻部,在他目瞪口呆中,一个如同鹅蛋大小的肉球落在了花千骨狼藉的胯下,久久无法闭合的穴口,花唇微微颤抖,惊心动魄。

    除污术,清洗术打出,花千骨的下面顿时清洁一新,又扔下一个愈合术,男子便慌乱的转过身子,坐在船上打坐起来,口中念念有词,一幅惊魂未定的样子。

    不知过了多久,昏迷中的花千骨悠悠醒来,因为精气亏损,面目苍白,努力的抬头,看了男子一眼,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红晕。

    「谢,谢谢………」

    花千骨收拾了一下轻声道。

    「哦,姑娘醒了!」

    男子尴尬说道,其实他早就知道花千骨醒来,只是不好开口。

    「你转过头来吧,谢谢你,要不是你,我………」

    「不客气,助人为善乃我份内之事,只是姑娘,你明明是人,怎的能生出这样的妖物?」

    顺着男子目光看去,花千骨这才发现,一个五彩斑斓的肉球正在床上,想到这是自己生出,花千骨吓的花容失色,但那血脉相连的感觉又让她忍不住想要亲近。

    「坏蛋!你才是妖怪!人家明明是灵虫!」

    那肉球忽然滚了几下,对着男子大吼道。

    眼前肉球开口说话,花千骨更是吓得不知所以,目瞪口呆的看着,倒是那男子见多识广,微微一笑,「灵虫是精怪,怎自然也是妖怪之列。」

    「你胡说,人家才不是,不是………」

    那肉球颤抖着,一道裂缝慢慢出现,随着裂缝越变越大,一条拇指粗细全身透明的小虫子从里面费力的爬了出来,小虫靠在蛋壳上,一边休息一边喘气,肉肉的身体软绵绵的,通体晶莹透亮,十分好看,让人有种捏一把的冲动。

    这小虫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505/" title="妙哉兄妹情sodu">妙哉兄妹情sodu</a>

    一出来,花千骨的眼睛便亮了,尤其是那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想也不想就捏着它拿起,放在了掌心处。

    小虫满足的靠在花千骨的手指上,睁开了两个小眼睛咕噜噜一转,对着花千骨说道,「妈妈………」

    「啊!我,我………」

    花千骨手足无措,她想说不是,可事实上,灵虫确实是她所孕育,想起那个可恶的男人,花千骨只能无可奈何的叹口气。

    「看来姑娘也是有一番奇遇。」

    男子轻声道,似乎看出了花千骨的担忧,微微一笑,「不要担心,我方才仔细查看了一番,这灵虫确实是你心血所化,真要说是妖怪,却也有些勉强,不过它不会对你有什么伤害,相反,它会是你的帮手,乃是可遇不可求的造化,以后强大了,甚至可以做你的分身,甚至第二生命………」

    男子解释了一番,眼热的看了灵虫一眼,抱拳道,「门派中还有琐事,落某先行告辞!」

    门派?花千骨一听这两字顿时反应过来,男子御起飞剑更是让花千骨喜出望外,心道,这定是仙人了,能在此地出现的仙人岂非就是长留上仙?慌忙将男子喊住,花千骨跪倒在地,将自己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你是来长留应征的,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长留摩严世尊大弟子落十一。」

    男子笑道,目光却一直往花千骨掌中的灵虫上瞟。

    「十一仙长,请问,你,你能带我去长留吗?我,我………」

    花千骨看了一眼小船羞红着脸说道。

    花千骨还未说完,掌中灵虫忽然抬起了头,稚嫩的声音对着花千骨撒娇道,「妈妈,我肚子饿了……」

    灵虫一边说一边顺着手臂爬上了花千骨的肩头,在四只眼睛的注视下,灵虫旁若无人的爬进了花千骨的胸口,不等花千骨惊呼声出口,灵虫身上忽然探出了两只小手般的触角,抱住她的奶头,虫嘴一张,便将那樱红的乳头噙入口中,一股若有若无的奶香顿时弥漫四周………

    花千骨又羞又气的转过身子,落十一也尴尬的收回目光,只是喉头不由自主的蠕动了几下,回声道,「当然可以,你收拾一下,我,嗯,我过一会儿便来接你。」

    落十一说完头也不回的飞走,花千骨见他走了,慌忙拉开衣襟,红红的小脸上一双美眸看着右乳乳头上吊着的那只可恶的小虫子,它正眯着眼睛美美的一口一口的吃着乳汁。

    看着虫嘴周围溢出的乳汁,花千骨也不知道该哭还是哭,一个还未出嫁的十五岁小丫头竟然有了宝宝,有了乳汁,她如何能够接受,即便那宝宝是条灵虫。

    想着想着,长长的睫毛眨巴几下,大颗的泪珠便滚落下来,灵虫见花千骨伤心了,也顾不得吃乳汁了,慢慢爬到花千骨的脸上,舔着她的泪水,「娘亲,不要哭了,宝宝不吃奶了好不好,娘亲不哭………」

    「人家才十五岁,怎么能生宝宝,你以后不要叫我娘亲!」

    花千骨瘪着嘴气道。

    「可我就是娘亲生的,为什么不能将娘亲,娘亲你不要我了吗?呜呜………」

    小小的灵虫小脸一拉,却也是说哭边哭,圆滚滚的身子在花千骨的腿上滚来滚去,几只小腿又拍又垂,眼泪比花千骨还要多,那滑稽的样子看的花千骨一阵好笑,她本就是大大咧咧的性子,叹口气也不愿再去想了,捻起灵虫,放到掌心,噘着小嘴哼道,「不要装了,一点水平都没有,你以后就叫糖宝了,知道吗!

    有人的时候你便藏起来,不许当着别人面叫我娘亲………「

    说了不知多少规矩,间糖宝点头答应,花千骨心中的郁闷更少了,倒是有些心疼起来,毕竟是跟她血脉相连,叹口气,将它放进了胸衣中。

    糖宝在快乐的吃奶,花千骨则左看右看,害怕落十一忽然回来,随着时间慢慢过去,警惕心越来越松驰,而糖宝吮吸的地方又酸酸麻麻的,让她有些难受,不经意间侧身,看到了一个精美的礼盒,正是东方送她的礼物。

    花千骨一脚踢开,过一会儿又不舍的捡了回来,打开一看,里面的东西顿时将她羞得小脸绯红一片,不是别的,竟是那巨石上的那点凸起,石质阳具似乎被修饰过,更加的滑润,也更加的狰狞,似乎比真正男人的东西也差不了多少,或许犹有过之。

    花千骨看了一眼便慌忙合上了盖子,呼吸有些急促,尤其这时候糖宝还在她的奶头上又吮又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