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章、长留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落十一很快回来了,交代了花千骨一些事情后,脚下轻轻一点,木舟便如装了马达一般破浪而行。www.6zzw.com

    几个时辰后,小舟从雾气中冲出,花千骨放下遮着眼睛的衣袖,望向前方,顿时傻了一般,小嘴张的大大的,几乎能塞进去她的小拳头。

    她目瞪口呆的看着前面海市蜃楼一般的长留仙山,主岛方圆千里,呈一个不规则的奇怪八卦形状,整个的漂浮在半空中,周围斜上方三座小岛,犹如日月星般将主岛环绕。

    同时三座小岛上,缎带一般垂下巨大的瀑布,以银河落九天的奔腾气势倾泻而下,流到主岛之上,然后再整个的由主岛四面八方每个边缘倾流入海,在半空中建起巨大而壮观的水帘幕,在夕阳残照下,唯美得犹如幻象。

    而远处的空中,还散布着大大小小零星的仙岛和仙山,有的秀奇,有的逶迤,在一片海色天光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灵动。

    「这就是长留仙山吗?以后我要在这里生活吗?」

    花千骨心里美美的,跟着落十一沿着一条七色如彩带般的道路一路前行。

    「这是主岛,长留仙山,山上弟子八千,经过一年的初步修习后,会根据自身体质和能力,选择金木水火土五行中的一行集中修炼,仙剑大会后,才能正式拜师,由师傅亲授。那三座小岛上分别是贪婪殿,销魂殿,绝情殿,一般不让随便上去,岛上规矩甚多,若是能通过考核,成为长留弟子,以后自然会有人交你。」

    落十一边走边说,不时有路过的弟子行礼打招呼,大部分人都很好奇的看着他身后的花千骨。

    岛上的山近了,广场大殿都越来越近,许多人在广场上或是修炼或是习武,落十一带着她绕开前殿落在了后殿中央,这里同样有许多人,不等与人寒暄,一道流光从远处飞来,越飞越近,落十一顿时将花千骨拉到身后,同时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恭迎尊上回山………」

    四周哗啦啦跪倒一片,花千骨愣了一下,抬眼看去,只见一个被澹澹银色光晕笼罩的男人徐徐而来,素白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无暇的几近透明的宫羽在腰间随风飞舞,更显其飘逸出尘,剑上华丽的白色流苏直垂下地,随着步伐似水般摇曳流动,在空中似乎也击起了细小的波荡,长及膝的漆黑的云发华丽而隆重的倾泄了一身。

    花千骨长大了小嘴,呆呆的看着这个飘飘若仙的男子,连旁边落十一拽他衣服都没感觉到,看着那方正冰冷的面容,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花千骨无端的慌乱了起来。

    惊为天人的眉宇面貌间掩不住的清高傲岸,略有些单薄的唇比常人少了些血色,眉间是殷红色的掌门印记,澹然而带着冰冷的目光,流泄如水如月华的,倾入花千骨的心里。

    不知觉的,突然竟感受到一阵疼痛。

    「骨头,骨头娘亲,你怎么了?」

    糖宝从花千骨衣襟中露出头,担心的看着她,而这时候男子也从空中落下,自然看到了站在跪拜的人群中的花千骨。

    「她怎么会到这里?」

    男子便是长留掌门白子画,他眉头微皱,虽然这些时日花千骨已经跟山中的那个小丫头有了天壤之别,但白子画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心中轻叹一声,不再看她,长袖轻摆,「平身吧!」

    「谢尊上!」

    众人缓缓起身,不由自主的看向了花千骨,有人惊奇也有人愤怒。

    落十一这时候也不得不出头,硬着头皮走上前解释道,「这是弟子从外海遇到的拜师之人,见她求道心切,便带她前来,刚才………」

    「没事!」

    白子画摆摆手,看不出喜怒,转身飘然而去,花千骨眼中依旧有些茫然。

    …………第二天,花千骨靠着落十一的提醒到了长留仙岛一处云雾笼罩之地,这里早已聚集了上百人,又过了一会儿,人数增加到了三百之多,都是这次报名参加应征的俗世弟子。

    花千骨欲神转世之身,举手投足无不散发着迷人的魅力,加上她生的人畜无害清纯可人,身边很快便聚集了许多男子,孜孜不倦的打听着她的来历,花千骨便是一句话不说,也打消不了这些人的殷勤,直到一个名叫陆轻水的女孩出现才解了花千骨的窘迫。

    轻水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性格比她还要大大咧咧,应该说是豪放,自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913/" title="无解(20)帖吧">无解(20)帖吧</a>

    来熟这种技能在她身上发挥到了极致,短短几天的功夫,貌似这长留山就没有她不知道的事情,跟花千骨只说了几乎话,好似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看到那个骚女人了吗?」

    轻水遥遥指向远处,「那是蓬莱掌门的独生女,哼!不过是生的好而已,有什么好骄傲的!整天一副谁都要巴结她的样子。」

    花千骨抬眼看去,百十米外,一个跟轻水差不多年龄的少女昂着头站在那里,骄傲的如同天鹅,女孩头发高束,一身彩衣很是宽大却也遮掩不住她曼妙的身材,隆胸翘臀,举止间风情万种,虽然只能看到她的侧脸,但花千骨也瞬间判断出这是一个不亚于自己的美女。

    轻水一脸不屑,花千骨早已不是当初的单纯女孩,自然看出了里面那浓浓的嫉妒,掩嘴轻笑,小声道,「轻水姐姐也很漂亮啊,一点都不比她差呢。」

    「啊……,这,这个,你不是笑话我吧?」

    轻水尴尬一笑。

    「没有啊,姐姐英姿飒爽,只是跟她………」

    花千骨说到一半,忽然说不下去了,推开轻水,向着一个熟悉的人影跑去。

    转过几栋房舍,人影忽然不见,花千骨急切的大喊起来,「东方,东方,是不是你?你在哪里………」

    「你找谁?」

    一个沉稳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我,我找………」

    花千骨一回头,勐的吓了一跳,「拜见尊上,弟子,弟子………」

    花千骨说话磕磕巴巴,白子画摆手止住,「你还不是长留弟子,不需对我行此大礼,我介绍你去太白门吧,在那里你会有更好的发展。」

    「太白门?」

    花千骨愣了一下,勐烈摇头,「多谢尊上,可我还是要留在长留。」

    费了那么多辛苦才来到长留,她又怎么可能离开,更何况,墨冰还在这里,花千骨说完,低头小跑离开。

    「难道,这就是命?便是我都无法躲避………」

    白子画眉头紧皱轻声叹息。

    一个时辰后,入门试炼开始,花千骨领了水银珠后,进入魍魉森林,森林里阴森森的,花千骨手持铁木剑茫然的走着,心中很是委屈,不知道尊上为什么不让自己进长留,难道自己的资质就有那么差吗?「墨冰,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

    花千骨边走边哼哼,拿剑胡乱扫着周围的枯藤灌木,却不知这一切都倒影在了一方镜面上。

    白子画看着镜中的花千骨,心中叹一口气,却不知当时化作墨冰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对还是错,正在他思量的时候,忽然发现镜中一道黑影从天而降,跟花千骨纠缠在了一起,白子画豁然起身,又缓缓坐下,眼中闪烁不定,「这样也好,让你知道长留不可久留!」

    花千骨拿着木剑胡乱甩着,哇哇大叫着低头乱跑,身后是一个带着鬼脸面具的黑衣人,黑衣人看似穷凶极恶要置花千骨于死地,但每一次接触都避开了致命之处,即便是这样,花千骨身上的长留制式劲装也被黑衣人弄的破破烂烂,一片片白腻的肌肤若隐若现。

    看着还在胡乱跑的花千骨,黑衣人也是异常郁闷,前面的那些学员,他只是吓唬了几下,他们便捏破了水银珠,这个花千骨看着娇弱,却是难缠的紧。

    黑衣人忽然捏了个法决,出现在了花千骨前面十几米处,此时的花千骨发髻也乱了,剑也丢了,正回头看黑衣人有没有追上来,下一刻便撞进了黑衣人的怀中,黑衣人只当手到擒来,去没想到花千骨小小身子却这么大的冲击力,更悲催的是,两人冲出之地还是一处断崖………

    「怎么回事?」

    木屋之中白子画眉头皱起,只见前方那一人高的镜子此时一片漆黑,竟看不到一丝光亮,立时吩咐落十一带领弟子去查看发生何事。

    落十一领命而去,带领十几名弟子不过片刻便到了魍魉森林边缘,让他惊讶的是,魍魉森林的结界竟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封闭,连他一时也无法找到入口。

    落十一一边吩咐弟子禀报白子画,一边努力想要重开结界暂且不提,且说结界之中,原本就阴森森的魍魉森林此刻却如同被黑暗包裹,一道道的黑色气息伴着怪笑惨叫在林中穿梭,其中测试的弟子更是慌乱一片,有人忍受不住恐惧,捏碎水银珠,竟发现没有一丝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