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试炼迷雾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果真没用!」

    一身五彩锦衣的霓漫天剑眉微皱,看着手指间流出的银色液体低声呢喃。swisen.com

    正在她发呆之际,一道黑色雾气向着她奔来,霓漫天作为蓬莱掌上明珠,却不是花千骨这种草根可比,口中轻叱一声,迎面而上,跟这雾气逗了几个回合便发现这雾气不是之前的黑衣人可比,其中浓郁的妖邪之气更是浓烈之极。

    霓漫天想不明白,为何长留这样的仙山福地会有这种妖邪之物,手下却也不慢,费劲辛苦终于将雾气打散,却发现又有两道雾气奔袭而来,这下霓漫天再不抱幻想了,确定这里出现了意外,脚下用力,向着另一方奔去。

    刚刚摆脱了黑雾,还未等喘息一下,一阵惊呼在不远处响起,霓漫天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忍住,隐藏行迹,潜入了声音传来之地。

    这是一处小小的山凹,中间原本应该有一片密林,此刻那些树木无不东倒西歪或是被直接拦腰斩断,露出了中间一片空地,空地之中,有十七八个男女直愣愣如同木偶一般站在那里,虽然光线暗澹,但霓漫天还是一眼便认出了那些人,正是一起上山求仙的弟子。

    另一边却是一个披头散发长相凶恶的男人,脸上一道长长的伤疤,硕大的嘴巴咧着,露出黑黄的牙齿跟凶残的笑容,男人前方十几米处,两个身上冒着黑雾的木偶正在跟一男一女缠斗,那两人霓漫天不但认识,甚至能记起他们的名字,一个是张着一张死人脸的男人,叫朔风,另一个好像叫轻水。

    「小娃娃,不要挣扎了,乖乖随老夫回去,嘿嘿,成仙有什么好的,年纪轻轻便要断了七情六欲,你们能忍受的了吗?成魔才是你们归宿,七情六欲,难道你们不想好好体会一下?」

    男人一边操纵木偶一边哈哈大笑。

    「休想!你这妖物,别忘了这里是长留,只许一时三刻,尊上就会找到这里!」

    轻水怒斥道,却不想,这一份心便被那木人抓住破绽打掉了手中铁木剑。

    「蠢货!」

    霓漫天心中暗骂,犹豫着是不是要出手。

    「长留?哈哈,若是长留,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大摇大摆,白子画没告诉你们吗?这里是小次元界,就是白子画想重新打开结界也要三天三夜。www.83kxs.com

    男人得意的笑着。

    「那又怎么样!正邪不两立,你这丑八怪,早晚要被尊上大卸八块………」

    原本还一脸得意的男人听到丑八怪三个字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不过变成了狞笑,手一伸,本就虚弱无力的轻水如同被一股巨力吸扯着到了他的手中,他的手竟也是木头制成。

    男人抓着轻水的一只乳房,将她提在半空,不顾她的挣扎,狞笑道,「大卸八块吗?老子早就被大卸八块了,就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义门派………」

    一只乳房支撑着整个身体的力量,轻水疼的汗如雨下,一双修长健美的大腿足不触地,在空中摇摆,眼中却露出一丝凝重惊恐,「你,你是旷野天!」

    「啧,想不到你这小女娃还有些见识,给你一个机会,若你答应做我的女奴,我便饶你一命,如何?」

    旷野天张开大嘴,一尺长的舌头舔了舔厚厚的嘴唇。

    「呸!你休想。」

    轻水一口吐沫吐在旷野天的脸上,转头向着还在跟木人缠斗的朔风大喊道,「你不要管我们了,告诉尊上,是七杀………」

    轻水话没说完,便再吐不出一个字,却是旷野天的脖子勐的伸长三尺,血盆大嘴压在了她的红唇上,一边啃咬,另一只手探出,捏着轻水衣襟一把撕下,在呜咽惊叫声中,她的衣裙已被撕裂,连蔽体的小兜都从中撕开了一长条,一双贲挺高耸、颇有份量的美乳登时跃出。

    轻水此时的羞耻可想而知,她本是俗世的公主,性格虽然大大咧咧,但身体却是冰清玉洁,十九年来,别说被亲吻,便是手也未曾被父皇以外的男子碰触过,而此刻,清白的身子竟在这么难堪的情况下被人恣意赏玩抚弄,男人却是一个丑陋凶恶的妖魔。

    正在轻水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感到嘴巴一松,然后便看到那个恐怖的男人对着身后大声道,「你若敢走,这些人便都是因你而死,束手就擒,他们还有一线生机!」

    轻水被提在半空,低头看去,身上的衣服寸寸缕缕,乳房大腿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049/" title="养我一辈子原名KAO,被包了!)txt下载">养我一辈子原名KAO,被包了!)txt下载</a>

    再无遮掩,便是耻部都露出了丝丝绒毛,不过现在她也顾不上这些羞耻,转头向着犹豫的朔风大声喊道,「别听他的,你若留下,呃,咳咳………」

    「你给我吃了什么,咳咳………」

    轻水惊恐的看向旷野天。

    「一点小小的药物而已,嘿嘿,有没有感到身体很热啊,小骚货,等下看你还多嘴!」

    旷野天淫笑道,手一伸,轻水顿时手脚张开,呈大字型,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固定在半空之中,同时,身上那本就不多的衣物更是化作虚无,在这阴森昏暗的魍魉森林,那丰挺的少女巨乳,那平坦的小腹丰腴的美臀,还有那雪白滑腻的肌肤散发着诱人的荧光,不啻于一个小小的太阳。

    若说轻水刚刚还是羞耻,那现在简直恨不得就此死去,这样赤裸裸的悬在半空,全身上下哪里还有一丝隐秘,而且那些被捆缚的弟子们,不管男女,此刻全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又惊又羞的轻水几欲晕去,却惊恐的发觉,在几十双眼睛的瞩目下,身体如同烧起了火般,灼的她难堪却又无法抗拒。

    只听旷野天嘻嘻淫笑,一边伸出如同挂了弹簧一般的手臂伸到她的身前,揉搓着那饱满的奶子,一边调整她的位置,让她面向众人,摆明了要让众人看到她是如何受辱,摧残她的心智。

    轻水心中自然羞耻恨怒已极,但不知为何,随着芳心愈发激荡动乱,身体里的火却愈发高燃,灼的她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稍稍一想便想到了,应该是刚刚旷野天给吃的那颗药丸的原因,但越是这样她越是咬牙忍着不发一声。

    旷野天大手在清水的乳房上来回把玩,扭头得意的看向朔风,心说,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还真是好哄骗,咂巴了一下血盆大口,开口道,「小子,扔掉武器,乖乖束手就擒。」

    「放了他们,我做你的人质!」

    朔风冷声道。

    「放了他们?呵呵,你以为你是谁?」

    旷野天那魔手在玩过了轻水高耸的美乳之后,顺着她的胸腹曲线而下,贴上了那呈倒三角形的茂盛森林,两跟手指灵巧的拨开毛发,露出了那鲜嫩诱人的桃园蜜洞,害得轻水惊叫连连娇躯直扭,却是摆脱不了他的控制。

    「我再说一次,放开他们!」

    朔风冷冷的看着旷野天。

    「那我也再说一次,束手就擒!」

    旷野天狞笑道。

    朔风没有说话,看了这些未来的师兄妹一眼,拔腿便走。

    「你敢走!」

    旷野天大吼一声,伴着轻水的尖叫。

    朔风回头一看,那旷野天右手之中竟然有一撮乌黑的毛发,而轻水的胯下却少了很多,随着他右手摆动,那些毛发变成了一道道尖利的黑气,凝聚到了那些无法移动的弟子额前,朔风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只从哪里感受到的冷森的气息却也能猜想出,绝对是要人命的东西,或许比要命更加的恐怖。

    朔风正苦恼的时候,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山坡上露出的一点惊艳的面容,心中叹一口气,罢了,反正已经有人知道了这一切。

    「这才对嘛,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

    旷野天一边指挥木人将朔风擒住,哈哈大笑起来,「总是这么天真!」

    「你………」

    朔风刚要开口,旷野天大手勐的向下一压,那悬在上空的黑气顿时钻入了那些弟子的身体中。

    「现在就让你知道,入魔的好处。」

    旷野天说着身体一抖,一道道黑芒从他身体中散出,笼罩了方圆百米之内,那些痛苦的在地上扭动的弟子身体抽搐了几下,慢慢站了起来,一双双眼眸变得完全漆黑,眸中毫无神采。

    十个男弟子,七个女弟子,在看到悬在半空浑身赤裸的轻水跟还在挣扎的朔风后,毫无神采的眸子忽然变得狂热起来,男弟子冲向了轻水,女弟子则围住了朔风。

    轻水被放了下来,十几双手顿时覆在了她赤裸的身体上,她的胸腹大腿,甚至私处,完全被一双双火热的大手占据,朔风那边比她还要疯狂,只是片刻,朔风身上的衣服被撕成了碎片,同时乳波臀浪在他的周围缠动,一个个本该成为仙子的女孩此刻眼中闪烁着黑色妖异的光芒,七八双手你争我抢的争夺着他胯下那一团的所有权,几个呼吸,那软绵绵的阳物便一柱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