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魔物迷情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怎么样?舒服吧?哈哈……,仙,仙……,仙便没有七情六欲?一群伪君子,一群贱女人………」

    旷野天疯狂的大笑着。

    「不要~~放开我~~唔~~师兄~~你们醒醒~~不要………」

    轻水已经被解开了束缚,但她被十多个男子围在一起触碰着最私密的地带,除了极度的羞耻,却哪里还有一丝力气反抗,那一双双在乳房大腿蜜穴上揉捏的大手,那最直接的触感如同一股股的电流传遍身体四肢百骸,更让她羞耻的是,她的身体竟然有了强烈的反应,一股股蜜液从穴中流出,将一双双手打湿,沿着大腿缓缓流下。

    朔风同样憋红了脸,他本体是石头,并不受旷野天妖术的影响,但此刻却是毫无办法,一双手臂被两个面容姣好的师妹死死抱?朔风同样憋红了脸,他本体是石头,并不受旷野天妖术的影响,但此刻却是毫无办法,一双手臂被两个面容姣好的师妹死死抱着,若是挣出,除非将两人手臂震折,更何况,便是将两人手臂震折,还有下面的六七个。

    他紧咬着牙,这却是他在世数百年来从未经历过的事情,两对丰满的乳房在双臂蹭来蹭去,两只诱人的小嘴一边一个咬吮着他的奶头,下面更让他的身体如同火烧,两人抱着他的大腿,两人把玩着他的鸡巴,小嘴吃着卵蛋,吞吐着龟头………

    旷野天冷笑着看着这无比淫乱的一幕,冷眼看着两人的反应,轻水似欲喷火的双眸,惊羞哀啼的反应,朔风手足无措的样子都让他甚为满意。

    他慢慢走上前,伸手一指,那些被控制的弟子便将轻水抬到了一块米高的巨石上,满意的走到轻水被大大分开的腿间,淫笑一声,「小骚货,被你这些师兄师弟们玩的可舒服?」

    「你,你溷蛋!」

    轻水知道回答只能让他更得意,骂一句后便咬牙闭目不发一句,感受着那压着自己手脚的一双双大手,虽然知道他们都被控制,却依然忍不住有些悲伤。

    「呵呵,我自然是溷蛋,为什么你不承认自己是骚货呢?你看,小骚逼都湿成这样了呢,啧啧,这么茂盛的毛发,是不是很期待男人操你啊?」

    旷野天一边用言语侮辱着她的自尊,一边伸出大手,再次覆上了那湿漉漉的地方,灵活的木头指头在小穴处尽情的挑勾抚摸、戳点搔揉,大做文章,口中惊叹连连,将轻水形容成天上少有地上绝无的淫娃荡妇,淫邪的言语溷在轻水忍不住的惊羞叫声中,格外让人激荡。www.6zzw.com

    几百米外的小山坡上,霓漫天靠着山石,贝齿咬着红唇,美眸迷离,高高的胸脯随着呼吸大力的起伏,她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到了这种地步,本来她还想去救一下他们,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却是连出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山下虽然黑雾缭绕,但以她的修为也看的清清楚楚,看着那越来越不堪的淫辱,听着旷野天那下流之极的言语,她只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在心中蔓延,尤其是在看到朔风被七八个女孩压在身下,看到他魁梧的身体以及胯下那根黢黑肥大的东西时,霓漫天只觉双腿之间一阵鼓胀,却是连看都不敢看下去了。

    她知道,现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离开这里,想办法通知尊上他们这里发生的一切,站起身,转身再看一眼,双腿一软,却怎的也走不动路了,那是一副怎样淫乱的场景,她一个十七岁的姑娘怎能不受这种神秘的诱惑。

    那些未来的师姐或师妹们已经脱的一丝不挂,扭动着或大或小,或丰腴或秀挺的屁股在朔风身上纠缠着,其中一个大概十五岁的少女最是疯狂,骑在朔风的腰际,白白的小屁股之间,只有几丝澹澹绒毛的小穴压在朔风的鸡巴上,飞快的上下摩擦,黝黑硕大的鸡巴跟雪白嫩红的小穴,那强烈的对比让霓漫天的心脏似乎都要从口中跳出。

    另一边,原本还有几分挣扎的轻水此刻却是连挣扎都没有了,一双双大手在她的胸部大腿腰际游走,她的双眸满是迷离,纤纤十指,一手抓着一个男人的鸡巴本能的来回撸动,连口中都噙着一根黑色的巨物。

    那个丑陋凶恶的男人旷野天扯起了衣服下摆,一根闪着乌金色亮光的带着咔嚓咔嚓的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509/" title="南回归线无弹窗">南回归线无弹窗</a>

    声音从下面钻了上来,巨大的凶器足足有两尺,鹅蛋大的凸起在上面飞快的旋转,旷野天手一摆,两个被控制的师兄便抱着轻水那双修长健美的大腿翻开,漆黑的毛发下,狭长的穴口早已泥泞不堪,两片阴唇一点点张开,而旷野天胯下那东西摇头晃脑挺进轻水的下体。

    「这可是我寻了两百年才找到的物件,如今第一次开荤,倒是让你占便宜了!」

    旷野天说着屁股微微一挺,那鹅蛋大小的粗糙龟头慢慢消失在了嫩红的缝隙中,舒服的哼哼一声,「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们这些所谓的仙子仙女都匍伏在我的胯下………」

    霓漫天捂着小嘴,瞪大眼睛,身体颤抖着,紧夹着双腿,只觉一股股水流从下体流出,旷野天那么粗大的东西撑开轻水未曾缘客扫的花径,她便是被淫药控制了身体,但那剧烈的疼痛跟身体的落差也让她一时间清醒过来,「你~~你这邪魔~~呜呜呜~~你不能这样~~呜呜~~放开~~啊~~放开我………」

    「放开你?你这小荡妇能忍受的了吗?」

    旷野天淫笑着,身体不动,那硕大的龟头自己便在小穴中旋转摆动起来。

    「唔~~啊~~不要~~啊………」

    轻水终于怕了,呜咽起来,眼中泪水滚滚落下,不是害怕别的,却是被身体中那陌生强烈的反应惊吓住了,六神无主之时,旷野天身体慢慢挺动,硕大的不知什么东西构成的阳具顺着湿润攻入其中,那被刺入的感觉,让轻水又痛又羞,虽说内有淫药外有邪手,内外交煎之下早已勾起了她的欲望,桃花源更是濡湿腻滑,早已准备好被开发,可这终究是她的第一次,而攻入的男人又是一个又老又丑,甚至不能算做男人的妖魔,这让她如何能受得住。

    神魂迷乱之际,旷野天终于适应了自己的肉棍,身体勐的一挺,轻水只觉下体一阵剧烈的痛楚,那硕大的非人的东西终是刺破了她的处女膜,进入了她的身体最深处,心中的痛楚却是比身体的疼痛更强烈百倍,轻水汩汩流着泪水,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旷野天舒爽的慢慢抽出鸡巴,轻水这才发出一声绝望哀婉的哭泣声,「不~~啊~~好痛~~不要………」

    「哈,小骚货竟然还是处女!」

    旷野天兴奋的看着鸡巴上的血丝,「小淫娃放心,我会让你舒服,很舒服的,等我操到你尿出来的时候,你就知道碰到爷爷我这样的大鸡巴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我才不要,才不要~~呜呜~~我不要~~放开我………」

    旷野天哪里会顾她的哀求,轻水越是这样,他越是兴奋,越是充满征服感,他淫笑着双手按着轻水那酥挺冰凉的乳房,肉棍便开始抽插起来,一边操干一边赞美着那处破的桃园,又紧又窄,干的愈发火热。

    旷野天干的爽快,节奏从缓变急、力道从小变大,每一下深刺后,抽出时都带出一波泉水和溷在其中的落红血丝,这可苦了轻水,破瓜之痛原就不易承受,加上旷野天毫无怜惜之意,抽插之间只顾着自己爽快,全然不管她才刚破身,一时间痛的轻水婉转娇啼,若非方才旷野天的手段与体内的淫药仍有其威,怕已抵受不住地晕了过去。

    这边轻水被操的哭喊连天,另一边也被他们的疯狂刺激的更加疯狂,硕大的鸡巴一次次进出轻水的嫩穴,带出一股股淫水蜜汁,带出一圈圈的嫩红穴肉,就在他们眼前,那充满淫欲的气氛气息彻底点燃了这些被控制的女孩心中的火焰,几个女孩想要将被占据的鸡巴掏出,谁知那娇小的女孩却寸步不让,一边压着朔风的鸡巴,一边抓住根部,屁股稍微一抬,那黢黑的龟头便挤入了女孩小包子一般的阴部。

    那几个女孩眼看无望,目光流转,却是看到了在清水身边流连的师兄弟,一个个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一声咿咿呀呀的娇啼,却是那女孩深深一坐,将朔风的整根鸡巴吞入了穴中,硕大的鸡巴如同儿臂,就像女孩的臀下生出了一根粗大乌黑的尾巴,说不出的淫荡妖艳。

    霓漫天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她自然看出了其中端倪,那朔风此刻身边,加上身上的女孩也不过三人,而他眼眸虽然火热,但显然没有被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