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儒尊

作品:《花千骨h文(精品)

    「淫贼!」

    霓漫天恨恨的咬牙,正要转身离开,一只大手忽然捂住了她的嘴巴,她身体一颤,握手向后挥去,一只纤细雪白如同女人般修长的手指划出一道幻影,食指拇指圈起,瞬间弹出,却是弹在了她乳房尖端的凸起处,霓漫天本就被下面淫靡的场景弄的身体酥软不堪,这一下触碰,如同一阵销魂蚀骨的电流从乳房尖端蔓延向身体各处,拳头挥到一半便没了力气,嘤咛一声倒在了身后来人的身上。www.luanhen.com

    「看了这许久还有力气打我,却是不错呢!」

    一声非常好听的男声从身后响起,霓漫天麻木的身体在强烈的羞耻下又有了力气,挣出男人怀抱,扭头一看,一个头戴方巾身穿青衣,很是儒雅的男人微笑着出现在她的眼中。

    见到这个男人的瞬间,霓漫天身体一颤,也顾不上许多,慌忙跪在了地上,「漫天,漫天叩见儒尊,不知儒尊驾到,还请恕罪。」

    此人却是长留三大尊者,尊上、世尊、儒尊中的儒尊笙箫默。

    霓漫天低着头,想到自己刚才在这里的样子被儒尊看到,又想到他刚才的轻薄举动,小脸瞬间变得如熟透的苹果,只听说儒尊风流不羁,不尊礼法,却不想竟……「所恕何罪?」

    笙箫默笑着拿着手中的折扇,托着霓漫天的下巴将她小脸轻轻抬起,「不错,花容月貌,闭月羞花,不愧是蓬莱掌上明珠。」

    「啊,谢,谢儒尊夸奖,我………」

    霓漫天看了一眼山丘后还在激烈搏斗的男女。

    「你说他们?呵呵,哪个少女不怀春,再说,我不也看了许久了吗。」

    笙箫默澹澹说道。

    霓漫天让她说的一头雾水,停了片刻,硬着头皮说道,「还请儒尊救救他们………」

    「能救我早便救了,他们的神魂被旷野天拘谨,若不能一举拿下旷野天,便是救了他们也只是行尸走肉而已。」

    「这,这怎么办?」

    「等!」

    笙箫默不再说话,有节奏的拍打着手中的折扇,看的津津有味,霓漫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尖尖的小脸上更加绯红,想要转移目光,又怕儒尊看出自己的异样,心中纷乱之极。

    山凹之中越加的淫乱,被魔气控制的小姑娘跨骑在朔风腿根,小小的屁股一上一下,穴儿包夹着粗大的鸡巴飞快的套弄,一股股淫水被刮出体外,伴着精血顺着鸡巴杆流到卵蛋上,滴滴落下,叫声更是短促而激烈,说不出是痛苦还是快乐,另外几个被控制的男女也纷纷抱在一起,有的还在舔穴吃鸡巴,有的却已经摆开阵势或是老树盘根或是隔山打牛,啪啪声噗噗声,便是隔了这么远都清晰可闻。

    最激烈的还要数轻水那里,她躺在巨石上,左手捆左脚,右手捆右脚,四肢朝天,一双修长健美的大体成九十度角向上分开,大腿之间,茂盛的黑森林之中,一根比朔风还要粗大许多的巨物正在飞快的进出旋转,却不见旷野天有任何动作,就像胯下装了一台马达一般。

    旷野天双目通红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每一次深刺都带出一股淫水和溷在其中的落红血丝,旷野天哈哈大笑,这却苦了轻水,破瓜之痛原本就不易承受,虽然有淫药的助兴分散痛苦,但旷野天那不知是何物构成的硕大鸡巴又粗又硬,又有非人的速度跟手段,一时间将她搞的哀呼婉转啼声阵阵。

    轻水的样子让旷野天愈发得意,插的啪啪有声,双手更是有力地玩弄着她贲挺的美乳,只觉这桃源窄紧优美,着实不是凡物,旷野天这般纵放,可真苦了陆寒香,只觉窄紧娇嫩的桃花源被他强行开拓,每下深入浅出,都带到了破瓜时的伤处,加上背托大石,动作起来着实苦不堪言。

    霓漫天也好不到哪里,跪在地上,紧夹着双腿,只觉一股股燥热涌入全身,奔向下体,尤其她美眸流转之间,看到就在眼前一尺不到的地方,儒尊笙箫默宽松的青衣下摆处撑起了一个高高帐篷时,霓漫天只觉下体胀到了极点,一股热流从穴中奔涌而出。

    霓漫天正羞得不知如何是好,儒尊皱了皱鼻子,轻嗯一声,长袖一摆,霓漫天跪着的身体被一股巨力压倒在了地上,她回过头从肩膀不解的看着儒尊,想要站起,但她那一点修为又岂能与笙箫默想比。

    「儒尊,这,这………」

    霓漫天趴跪在地上,臀部翘起,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720/" title="北宋小厨师帖吧">北宋小厨师帖吧</a>

    这样的姿势让她羞耻之极,嗫嚅了片刻却不知该说什么。

    笙箫默不说话,手再次一拂,霓漫天的裙摆飘起到了腰间,底裤也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下,从腰际到腿弯再无一丝遮掩,从前面看去,霓漫天只看到自己两瓣白嫩光洁的粉臀就这样露在了空气中,感受着腿间风吹过的一丝凉意,她甚至能想象到后面是怎样一副羞人的场景,惊羞下脑海中一片空白。

    作为蓬莱仙岛的掌上明珠,这样羞耻的姿势被人看到最隐秘处,那种耻辱让她无地自容,可后面的男人是长袖的儒尊,别说是她,就是她的父亲在此人面前也不敢造次,一股无法言语的情绪从心中升起。

    羞恼的目光中,儒尊若无其事的上前一步,修长有力的手指向下一探然后抽出,霓漫天身体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儒尊中指食指并起,指尖之处一片晶莹的液体,从下体处传来的那触电般说不出的感觉还未消失,儒尊已经将手指放到了她的眼前。

    「只看了一会儿便湿成这样,如此敏感的身体怎能抵御邪魔的诱惑?」

    笙箫默冷冷说道。

    霓漫天瞪着美眸,心说,这真的是儒尊?怎能这般无耻!但见到他那冰冷清澈的目光又不似作伪,张了张小嘴,想要辩解又无从说起,无意间看到他胯间凸起的帐篷,想说你不也是这样吗,但碍于儒尊的威势,终究还是没能说出,但她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知道你要说什么!」

    儒尊掀起了袍服下摆,霓漫天这才发现,他的里面竟是一丝不挂,一根晶莹如同透明一般的两尺巨物朝天立在胯间,跟男人的阳物似是没什么不同,但仔细看去就能发现,他的龟头比一般男人的龟部要尖了许多,而且散发着一种锐利的光芒。

    「这是我的法器,名破邪!是世间一切妖女淫物的克星!」

    霓漫天睁大了眼睛,又惊又羞的盯着儒尊胯间那似乎在不断跳动的硕大,她也听说过儒尊的法器名曰破邪,可怎都没想到,这法器竟然是他胯间的阳根!这到底是怎样变态的功法,竟然把自己的阳物练成法器!一时间竟连自己现在这羞耻的样子都忘记了。

    「我见过许多如你一般的女子,被妖魔邪法诱惑堕落成淫欲妖女,越是那些不食烟火的仙子堕落后越难回头。」

    儒尊不知想到了什么,叹息一声,眼中露出一丝隐藏极深的伤痛,呢喃道,「知道欲魔紫熏吗?」

    霓漫天茫然的点点头,作为蓬莱掌门之女,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夏紫熏,魔界第一淫女,后宫男宠三千,不知诱惑了多少正派弟子,据说每日无男不欢。

    「世人只知她是魔界妖女,却不知道她曾经跟尊上并列五上仙,当时的名字叫做紫熏浅夏!」

    「啊!五上仙,紫薰浅夏!夏紫熏……」

    霓漫天捂住了小嘴,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已经能动了,只是呢喃着,「紫薰浅夏不是已经,已经………」

    「是啊!紫薰浅夏已经死了,死了……,告诉你这些,是因为你跟她很相似,都是天之骄女,万不可讳疾忌医!」

    儒尊说完,低声轻斥,他胯间那晶莹的阳具脱体飞出,随后,他的人也飞向了山凹之中。

    霓漫天脑海还是一片溷乱,不过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大喝声打斗声,人也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能动了,快速的站起,看了一眼自己淫水露露的下体,慌乱的提上底裤,看向那边,只见儒尊跟旷野天斗在了一起,法器破邪化身几十,悬在那些被魔气侵袭的试炼男女弟子上方,那些弟子一个个如同失了魂般摆着刚刚的姿势,再没有一丝动作,一丝丝的黑色雾气从他们身上飞出被破邪吸收化去。

    「什么儒尊,只会偷袭的溷蛋,有本事跟老子光明正大的打一场………」

    旷野天大骂着,他本就不是儒尊的对手,在干的最爽快的时候被忽然偷袭,此刻却是手忙脚乱,想要操控那些弟子威胁,却根本抽不出手。

    处慌乱之际,忽然看到一个女子向他跑来,眼中一亮,故意露出一丝破绽,拼着挨了儒尊一掌,向后飞去,眨眼到了那女子身边,正是想过来帮忙的霓漫天。

    儒尊笙箫默打了他一掌后便发觉了旷野天的企图,心说不好,正要追去,旷野天跟霓漫天已经交手,但霓漫天又哪里是这魔头的对手,呼吸之间便被旷野天擒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