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10

作品:《妖孽一家亲(辣文)

    8、爸爸的决定h

    “奋,你是不是该离开了”秦狩淡淡的说了一句,逐客令很明显的说了出来。www.83kxs.com秦奋撇了撇唇,将秦悦就这麽放在梳妆台上,站起身:“若不是协议在先,你认为,你还有机会吗”

    秦狩打开房门,丝毫不理会秦奋的挑衅:“出去。”秦奋哼了声,整理好衣服,走了出去:“你倒是不错,竟然藏在小东西的浴室里,”说著,话音一转,“不过,这两场活春,看得还算满意吧”

    秦狩直接关上房门,看著仍坐在梳妆台上的小人儿,这两场活春,挑起一丝玩味的笑容,却隐隐带著几分怒气:“悦儿,你和你舅舅还有叔叔,玩的挺开心的嘛”

    说著,就在梳妆台前落座,将秦悦往後压靠在镜子上,大大的拨开小人儿的双腿,握著小人儿的脚踝,就在梳妆台前落座,曲起双腿:“这麽湿了都看来,那两个家夥把你调教的不错啊”

    说著,一只大手就覆在小小粉嫩的小水上,一手指在口不断或轻或重的来回扫动,覆在女人私密处蜜糖色的大手,掺杂著男人邪恶的话语,分外的暧昧,手指有意无意的在股缝中摩挲,甚至过分的擦过紧闭的粉嫩小菊花;另一只手,却恶劣的抓住秦悦自己的手指,盖在挺立的上。“这麽软,这麽骚真想把你给干坏”低低的耳语,男人的唇时不时的擦过小人儿房上早已硬的像石子儿的尖儿,引诱小人儿自己捏住房上的红梅不断玩弄。

    “啊爸爸不,不要”秦悦气息不稳的娇吟著,“爸,爸爸嗯哼啊好,好麻啊好痒”粉嫩柔弱的身子,不断下滑,却被男人再次推起来。

    “麻了怎麽会麻了呢嗯悦儿,告诉爸爸,”秦悦气息不稳的娇吟著,“哪儿麻了”男人继续揉捏的小人儿上下两处敏感。

    “啊不,不要爸爸啊哈”秦悦羞涩的满脸通红,想要躲开男人作乱的手指,却又舍不得那连接不断的快感。小小的身子不断颤抖著。

    “嗯悦儿,乖说,说出来想要爸爸怎麽对待你,嗯”男人猛的掐住小小的花核,用指甲轻轻的摩挲著。

    “啊啊是,是爸爸啊”小人儿颤抖著,用指甲轻轻的摩挲著。语不成句,“是,是爸爸嗯哈爸爸给,给悦儿的哦”不断娇吟著,“爸爸,爸爸揉的嗯”

    “悦儿喜不喜欢,嗯”男人继续邪恶的逼问著,“还想要爸爸怎麽做嗯”

    “啊哈喜欢,悦,悦儿喜欢嗯想,想要爸爸进来”小人儿呢喃著,沈醉在欲望里。

    “进哪儿悦儿要爸爸用什麽进哪儿”男人沙哑著声音,看著小人儿潮红美丽的脸儿。

    “要,要爸爸的大啊啊啊啊要大进啊进悦儿的小”小人儿完全被欲望俘获,不断吐出平时本不可能说的字眼。

    “爸爸哦饶,饶了悦儿啊好麻悦儿,悦儿要麻死了啊啊爸爸”小人儿从未被三个男人连续不断的挑逗,看著小人儿潮红美丽的脸儿。一波接一波的高潮,让小人儿不知所措。

    “麻死了悦儿,爸爸怎麽会让你麻死了呢”男人忽然站起身,脱下所有衣服,“今晚,就让爸爸帮你变大人吧”

    9、爸爸的榨汁机高h

    盯著秦悦迷蒙的双眼,秦狩抬高青青的腰身,将自己火热硬烫的,抵在那湿热的小外面,轻轻的来回撞动。“悦儿,想要吗”

    “要悦儿要”秦悦扭动著,“啊啊啊哈啊啊”忽然,小人儿尖叫起来,原来,男人忽然抵住小小的花核儿,用力磨蹭扭动。“啊啊啊好,好舒服啊”小人儿在极度的快感中,呜咽著娇吟,淅淅沥沥的蜜汁,一波又一波的喷出来,被男人接了个正著。

    “啧啧啧,这麽贴心呢,”男人笑著,将盛满水的手送到嘴边,魅惑的舔著,轻轻的来回撞动。“悦儿,“真甜啊”说著,一手忽然将食指与中指并起,猛然入娇嫩的小,摩擦勾弄,另一手接连狠命弹弄小人儿充血挺立的花核儿。“啊啊爸爸爸爸爸爸”秦悦深陷连续不断的快感中,只能胡乱的呼唤著玩弄自己的男人。

    忽然,男人收回手,停下了一切动作。“爸爸”秦悦在朦胧中,不解的喊著男人。“悦儿,爸爸渴了,你说,该怎麽办呢”男人邪肆的笑著。

    “爸爸”小人儿不依的扭动著:坏爸爸,又要想什麽法子折腾自己了。不过,不解的喊著男人。想起之前秦狩对自己的调教,秦悦又觉得,小腹中又升腾起一片瘙痒难耐。

    “小娃,怎麽又流水了”男人横出一指,挡在小儿外面,蜜汁很快就顺著手指,流泻到梳妆台上。

    “悦儿,今天爸爸想喝葡萄蜜汁呢”男人邪笑著,从房内的小冰箱里,端出一盘冰镇葡萄,笑嘻嘻的放在一旁。

    “爸爸”不知道秦狩想要干什麽,秦悦有些儿慌乱。

    “乖先让爸爸检查检查。”说著,男人伸手,探入小人儿的小中。刚刚碰过葡萄的手指,还带著丝丝凉意,温暖的小,在遇上手指後,不由自主的裹紧手指,慢慢蠕动。“嗯爸爸哦”秦悦娇吟著,小儿再度分泌出大量水,“啊真好啊啊好舒服”呻吟一声比一声媚,传到男人耳朵里。

    “真是个放荡的小娃。”男人笑著,当手指遇上那层薄薄的处女膜时,满意的转了一圈,退出来。

    “嗯爸爸”小人儿不依的扭动著,轻轻的来回撞动,小屁股紧紧跟著男人的手指挪动。“呵呵”男人轻轻笑著,“这麽嘴馋呐真拿你没办法”

    说著,男人拿起几颗颗葡萄,剥皮去籽,全部放进嘴里,紧接著,低下头,一手拨开小人儿蜜处的两片贝,紧盯著不断缩放的小小花儿,男人忽然含住,将口中的葡萄顶入小儿。

    “啊爸爸不要”秦悦慌乱的扭动著,“别动”男人抬起头,看著小人儿:“来让爸爸看看悦儿今天给爸爸最後榨葡萄汁喝”说著,男人强行按住小人儿,“来使劲儿缩紧小花花”“不爸爸不要”冰凉的葡萄,惹得小人儿不断翕合著小,原本被塞进去的葡萄,慢慢的,被挤压出汁,混著不断流泻的蜜水,流淌下来。“悦儿真贴心继续使劲唔”男人低头,长舌再次舔过浸满花的口,舔食著混著蜜汁的葡萄汁,发出粘腻的啧啧声。“嗯哼小娃哦真甜对就是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148/" title="借种吧">借种吧</a>

    这样太了”男人不断发出秽的低语。

    “呀嗯哼爸爸别,别哦好,好爽”从开始的半推半就,到之後的主动迎合,小人儿疯狂的收缩蠕动著小小的儿,放荡的浪叫出声。

    “呵呵,尝到味道了”男人抬起头,“那,咱们该干正事儿了”说完,挺直腰身,巨大的,高高翘起,顶端小眼儿上渗出的汁,和著紫亮的,暗示著片刻後的欢愉。

    10、爸爸的疯狂高h

    秦狩眯著眼,看著秦悦,魅惑的伸出手,握住自己的男,可以缓缓的上下套弄。“悦儿,想要吗”男人诱惑的贴在秦悦耳边低声呢喃。小人儿如同被催眠一般,小手抬起,主动抚上前端的硕大蘑菇头,上下移动套弄。

    男人舒爽的微眯双眼,手指似是有自己的意识一般,探入小人儿的腿间,划过上方的密林,直接将中指入花。“啊恩”小人儿一声娇啼,手上一紧,却也让男人瞬间失了方寸。麽指按住顶端的小核,快速抖动揉转起来。

    “啊爸爸好舒服嗯重点”随著秦狩愈加狂野的动作,秦悦一直处於高潮抽搐状态下的小快速张合,潺潺春水顺著指的抽,从指缝中流了出来,让男人的大手盛满香滑水。“啊好舒服嗯啊重点啊慢点爸爸,爸爸啊啊好舒服舒服啊哈”小人儿完全陷入了情欲中,小不断痉挛,蜜水汩汩流出。而玉白小手也下意识的疯狂握紧套弄,小不断痉挛,让男人也喘连连:“嗯唔小娃啊真会玩哦”

    “啊啊啊好舒服爸爸,爸爸受不了了”连续不断的刺激让秦悦乱娇媚的呻吟著,一边喊著受不了,一边却不停地随著男人手指上的动作不断扭动。“真是个热情的小家夥。”男人低笑著著,忽然重弹向顶端的花核,并将手指重重的入。“啊啊啊啊”小人儿蓦地绷紧娇躯又放松,花中涌出大量春水,急促的娇喘著。

    “舒服了该爸爸了”说著,秦狩紧盯著秦悦迷蒙的眸子,下身热烫的男也抵住湿滑粘腻的小,来回旋转摩挲。“看著我”男人的声音忽然转冷,当秦悦看著男人的眸子,男人猛的用力,挺动腰身,大壮硕的欲望挤开湿滑的口,直直入窄小紧窒的花径。

    “啊爸爸痛”秦悦忍不住痛叫,一口咬在秦狩的肩头。

    “痛哼,你和萧亚隐、秦奋玩的时候,怎麽不知道我会痛嗯”秦狩不管不顾,直直的来回撞击。“啊痛爸爸”秦悦捶打著身上的男人,哭泣著。

    “嗯哼好紧哦”男人却丝毫不作理会,只顾著发泄自己的欲望。慢慢的,直直的来回撞击。“嗯啊哈”秦悦感觉原本痛的厉害的小里,缓缓的升腾起一阵阵的瘙痒,而男人不断来回抽的,却将这瘙痒化成了欲望。

    “爸爸嗯哼”星眸半掩,樱唇中飘出撩人的呻吟。“舒服吗悦儿”秦狩细细品味著小人儿温热紧致的内壁上层层媚的挽留,浅浅抽著。

    “嗯啊爸爸好热啊”小人儿娇吟,“好舒服嗯哼爸爸”“呵呵,小家夥尝到味道了”秦狩说著,慢慢加大挺腰的幅度,“小东西,看你下面的小嘴,还舍不得爸爸出去呢。”

    “啊爸爸啊啊”小人儿娇羞的乱喊,“不,不要说啊好厉害啊啊爸爸好”被激烈的抽顶的不断起伏,小手乱的挥舞,无意间碰上男人前的暗红茱萸,便揪住不放,无意识的来回搓动扣刮。

    “嗯哼”男人被不断蠕动吸吮的小和前作乱的小手惹得鼻息一紧,酥麻快感从尾椎处开始节节上升,引得男人半阖著眼,酥麻快感从尾椎处开始节节上升,嘴角浮起一抹魅惑轻笑。“真是个天生的小娃。下面的小嘴嗯吸著爸爸不放喔吸紧点嗯啊”

    男人双手抓握住小人儿充满弹的,蛮横的搓揉,并不时捏住早已肿大绽放的尖来回扯动。“啊爸爸好撑啊啊悦儿要撑裂了”小人儿水汪汪的媚眼儿早已迷蒙,一声娇媚过一声的呻吟也撩人魅惑的扬高,“恩啊快点爸爸”

    “悦儿小娃你听”男人下身奋力捣动。紫红色的欲望沾满小里荡的花蜜,抽间还带出丝丝处女的鲜血。混著早已成汪洋一片的水,啪啪作响,“下面的小嘴,还会唧唧叫”

    湿润粘腻的声音造成了一片靡的气氛,男人也忍不住发出阵阵喘息,抽间还带出丝丝处水,怒张的男用力的进去,一直顶到柔软的子口,略微旋转,惹得身下人儿发出近乎哭泣的娇吟,再在水内媚的丝丝挽留下猛然激烈的抽出,直到口,略微旋转,又以更加狂猛的速度重捣进去。

    “嗯嗯好大啊爸,爸爸好舒服嗯啊好”小人儿早已在失了矜持,只能高声叫,放浪的扭动妖娆娇躯,双腿紧紧缠在男人腰间,“好,好刺激嗯哼舒,舒服爸爸,放浪的扭动妖娆娇躯,好哦啊到了到了”

    “忍著恩哼下面的小嘴好紧好会吸啊”男人吐出靡不堪的话语,“嗯悦儿”秦狩一只大手伸向前方,包住娇嫩房不住揉捏。硬如石子的囊袋拍打在小人儿的屁股上,发出引人遐思的靡声响。

    “啊啊嗯哈爸爸,到了啊悦儿不行了啊啊”秦悦被这蛮横的戳刺顶的啼叫不止,快感连连,蜜更是一阵紧似一阵,“悦儿,悦儿要,要泄了啊”。

    “哦宝贝儿夹紧嗯哼”秦狩大幅抽,“说说你想被”

    “哦啊悦,悦儿嗯哼想,想要爸爸啊爸爸的啊啊爸爸”娇娃儿尖叫著,娇娇的小身子在梳妆台上疯狂扭动。“要干什麽”秦狩狠狠戳进去,并同时掐住蜜处的花核,重重一弹。

    “啊啊啊爸爸要爸爸啊啊啊啊,我小”小人儿猛的甩头,“啊啊爸爸给,给悦儿悦儿不,不行了”美丽的脸庞伴著点点香汗,划过美丽的弧度,蜜不断收缩,无可抑制的抽搐著,喷泄的水,浇灌在男人的上,感受著剧烈来回抽。“小娃哦喊得真浪啊”男人也忍不住低吼出声。

    “爸爸啊悦儿,要,悦儿,要被嗯要被坏了”小人儿狂乱的扭动著,浪叫著。男人丝毫不去理会,大力的进出抽,猛捣几百下後,猛的入小人儿体内最深处,将浓浓的男一波又一波的到小人儿不断抽搐的子内,烫的小东西再次抽搐连连。

    稍稍缓息,男人依旧硬挺的仍留在小人儿体内,抱起小人儿,男人看著梳妆台上点点血色落红,嘴角挑起一抹得意的微笑,心中,有了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