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曲水亭h

作品:《肉文攻略

    次日无事,我夜里难以成眠,白日里也没什么精神,徒然睁着眼睛昏昏欲睡。www.luanhen.com

    叶子与我一同闲待在禅房里,着实百无聊赖。

    叶子本还念着昨晚之事,恼我不愿将信与她一同瞧。后来闷得久了,总觉得屋子里这般沉闷实在难受,又想起那本就是他人信件,没道理要将私密的事给人看的。设身处地来想,若是她得了一封信,也未必肯给旁的人看。

    想开了之后,她便有些抱愧,支吾着开口想要缓和气氛,便同我闲聊起来:“也不知大小姐每日这样何时才是个头。”

    叶子向来直爽,头一次做出这般姿态倒叫我十分新鲜好笑,我也不好驳了她的主动示好,是以打起精神来同她道:“安心罢,时候到了大小姐自能回府去。她是王家长房嫡女,岂会随意在这佛寺里轻贱了。”

    叶子原本也是这个想法,如今听到我应和自然开心,笑道:“你说的有理,我确实不该平白忐忑的。”

    我瞧着叶子这幅模样,难得的可爱,一时憋不住便笑出了声。

    叶子恼:“我寻思着你去了少爷那儿一趟,胆子倒大了许多,往常你总低眉敛目含羞抱怯的,如今倒好,竟学会取笑我了。”

    我心道如今确实不大爱装那副羞怯模样,毕竟人若是时时刻刻都在演戏那也实在累的慌。如今正巧,借着去王家少爷那儿走一遭的契机,倒是正好可以恢复本性。

    于是我道:“在少爷那儿,从来不曾拘着我,自在许多,性子也自然更开阔了。”

    叶子笑:“早就该如此,没得一副小家子气。”

    叶子接受了我的转变,那么其他人倒也不会起疑了,毕竟叶子同我最是亲近。

    于是我与叶子这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也算是冰释前嫌。

    用过晚饭,我看着外头天已经黑了,便不在犹豫,寻了个由头要往曲水亭去。叶子正拈了针绣鞋样,对此也没什么说法。

    想必她如今也了悟,我与从前终究是不同了,她不该事事参合,有些事她也不好参合。

    趁着夜色,我绕过佛寺一角,嗅着佛门里处处烟香,强制自己镇定下来。

    曲水亭称亭,实际就是个四面透风的四角建筑,空间不大且地处偏僻,平日里备受冷落,自然也鲜有人烟。

    今夜天凉,有乍起的微风时不时拂袖而过,我搂了搂肩膀,只觉得冻得慌不说,还阴森森的。

    黑灯瞎火的,此地又杂草遍生,我本就不大的胆子更是在渐行渐近的一片荒芜中越来越小。若不是当初为了勾搭长衡下了大功夫研究广恩寺的布图,我是绝对无法找到这样的地方的。

    好在曲水亭里开始渐渐传出人声,有人正在轻声交谈。

    我走近,便看清了人脸,正是长衡与重扬。

    这二人皆是生的好相貌,只是却偏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时间倒有种乱花迷人眼的不真实感,叫我险些看呆。

    只见长衡站着,身姿欣长,一袭僧袍纤尘不染。白皙的面容五官清隽,如同白玉铸就一般,隐隐透出一股出尘之感,又温润皎洁,叫人难以错目。如此慈悲又禁欲的模样,不禁便令我想起我们那日颠鸾倒凤白日宣yin的景象,脸颊微热,下身微微湿了。

    而重扬却坐着,恣意潇洒的狠,身子微斜着倚靠在亭柱上,一只脚横生出来,另一只又规矩的放着,ngdang不羁的模样,倒真是个不拘小节的江湖郎君。他此刻似笑非笑的半睁着眼睛,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一双桃花眼微挑着,实在多情又欠揍。

    我看着长衡同他一本正经的说着,那般认真执着一丝不苟的模样却偏偏只得到对方这般不庄重的对待,一时竟出了些护犊的想法,总想着要上前去狠狠的唾骂重扬一阵。

    长衡这幅模样着实能激出人的母性,好在我还没有失去理智,只是默默的待在原处看着。

    长衡一通说完,正微皱着眉看着重扬,重扬不在意的笑笑,竟是同长衡打趣起来:“主持兄,如此良辰美景,我两个却在此地正襟危坐的商量着如何对敌如何布局,未免太不知情趣了。”

    长衡看了重扬一眼,眼神有些困惑,我猜想他此刻必然觉着重扬如今模样怎么能叫正襟危坐,不料他却开口:“良辰美景,却又与吾等何干呢?”

    长衡语气呆板,不疾不徐,这话问来并没有任何讽刺或是不赞同的意思,只是单纯的发问。

    重扬被他一耿,竟有些说不出话来,好似上了发条的小人突然停下动作卡在原处,说不出的滑稽好笑。我曾深深体会过长衡这般一本正经的提着本该人尽皆知的问题时候,是多么的气死人不偿命。看着重扬的模样,实在是忍不住想要喷笑出声。

    好在我还是忍住了,重扬也很快恢复过来,吊儿郎当道:“主持兄当真可怜,人间乐事你竟丝毫不知,还是前头才刚刚得了趣……”他声音渐低,又笑道“我却是真心想交你这个朋友的,实在不忍你如此蒙昧,今日凑巧,便让你体味体味个中滋味!”

    我在远处听得真切,如今也明白了重扬究竟想干什么,心道这厮还真是个大大的助攻,不是主角却得了我的身子,如今这般也算是偿还了。有他这个情场高手在,今日想必要拿下长衡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罢。

    只不过,我今天怕是难免又要同时应对两个人了,指不定又得houting开花,悲兮惨兮。

    正想着自己该以怎样一种姿态出场,能既叫重扬满意又能让长衡动心,便觉着迎面袭来一阵疾风,身子一轻,眼前景物快到闪略而过难以辨识,再回过神,人已经到了亭子上。

    长衡目瞪口呆,看着我,脸却红了。

    重扬见他如此,勾唇一笑,十分放肆的拍了拍我的臀儿,笑道:“小saohuo,还不过去好好服侍主持兄。”我被他这轻佻的举动弄得羞愤极了,若是放在王家两禽兽面前,我被这样耍弄顶多也就是心里暗暗不爽,可在长衡面前,我却实在不希望自己被当做yinwadangfu。

    也不知是不是我可笑的自尊心在这般清风朗月的人儿面前又被勾了起来,我也许隐隐希望他觉得他的第一次是给了一个好姑娘。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373/" title="恶魔的复仇工具帖吧">恶魔的复仇工具帖吧</a>

    重扬似乎早已察觉到了我的这种情绪,安排今夜的会面说不准就是为了撕碎我这可笑的自尊心,只不过我暗暗寻思我与这丫的没什么仇怨,他为何要这样整治我。

    彼时我与重扬都不明白,这般容不得一个姑娘待别的男人特殊,已经是感兴趣的开始。

    重扬此刻笑得贼贱,我听着他一口一个主持兄,一口一个小saohuo,简直恨的牙痒痒。

    长衡耳边多是木鱼经文此等圣洁之音,如今听得重扬口吐污言秽语,便忍不住板着脸教训道:“重扬施主,贫僧敬你少年英雄,如今我们又共事一主,是以一直以礼相待。只是你如今这般羞辱一位柔弱姑娘,却实在有损你在江湖的赫赫名声。”

    我眼泪汪汪,长衡如此说话实在是深得我心。

    重扬却不以为意,“主持兄有所不知,在下不过实话实说,纵使措辞难听了些,却是忠言逆耳啊。主持兄若是不信,在下这便证实给你看罢。”

    话音刚落,他便一把将我搂过,撕拉一声便撕去了我的外衣。

    这场景与当初长衡撕我衣裳的时候如出一辙,我面颊发烫,长衡更是将两颊的红晕蔓延到了耳际。

    我想,长衡对于男女之事虽然概念模糊,可是终究还是有些直觉在的,那日他做了那样的事,当下或许糊里糊涂,事后怕是已经有了些许觉悟。所以如今这样,倒让我觉着要诱惑到他已可有七成把握。

    佛心已乱。

    重扬自幼混迹江湖,对于人心的揣度更是了得,他见长衡这般,扯唇一笑,继续将我剩下的衣物一并扯去。

    夜寒露重,我微微哆嗦,风穿堂而过,寂静中我似乎能感受到呼吸间重扬灼热的气息。

    小兜也被他扯下,我瞬间没了丝毫遮蔽,他俯身,便将我的naizi叼在了嘴里。我感觉到他的牙齿细细的啃噬着我的奶头,不紧不慢时重时轻,有时使了立往上一扯,我便被他带着弓直了背,白皙的背脊上都出了细密的汗。

    我此刻背对着长衡,唯有那截脖颈如同天鹅一般伸的笔直,顺着脊椎一路向下,沿着我绷紧了的身子,我似乎能感觉长衡炙热的目光在我的身上流连,抑或这都只是我的错觉。

    重扬的tiaoqing手段十分高明我仅仅是这般被他吸了naizi便觉得十分承受不住,双腿都软了站着十分吃力,身子更是如同一摊烂泥一般糊在了他的身上。他见火候差不多,便伸出一只手探到我的下身,直接扯去了碍事的亵裤,往长衡那儿一抛。

    长衡略有些手忙脚乱的动静传来,想必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偷袭之物弄了个措手不及罢。

    我微微xi着,只觉得下头已经泛滥成灾,重扬伸出一只手指,就着湿润直直插了进来。

    “啾——”的一声,这种水泽吸附tian吮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十分突兀,长衡想必如今也知道我的下身有多湿了罢。

    重扬的指头被我吸得十分紧,他只需想想若是他的那物进了我的那处秘地将会是一种怎样的xiaohun蚀骨,呼吸便会十分粗重起来罢。

    果然,他开口,略有些咬牙切齿的xi道:“蕴之兄与幕之兄也不知弄了你多久了,你到好,还这般紧的让人寸步难行,叫你saohuo还真不是埋没了你!”

    我自己也喘的厉害,心里不停腹诽道:你的tiaoqing技巧这般高超,动情也这般容易,若我是saohuo,那你岂不是saohuo中的saohuo,有什么好得意的!

    重扬渐渐增加了手指的根数,我的甬道也被开拓的越来越宽。水泽声在夜里越来越响,也愈加清晰可闻。我一直未曾听到长衡的声音,想必此刻他定是拿着我的亵裤,正不知所措的僵直着身子呆站在原处舍不得离开又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罢。

    我想象着长衡如今正移不开目光的注视着我,想象着我动情时的身子正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他面前,想象着我难耐的晃动身子时他亦难以克制的低声xi,想象着我被手指玩弄到快感连连的时候他亦视奸着我直到下体勃起。

    恍惚间,我又想起了他之前不更事时说的话,“往日里小解的地方肿的厉害……”

    此刻,他想必也肿的厉害吧……

    我微微抽搐着,双腿不断颤抖着到达了高氵朝,一大波黏滑的液体浇湿了重扬的手指,他抽出来,将那手示意给长衡看:“瞧瞧,这便是她saong的证明。我不过拿了手指插了她几下,她便发起骚来流出这么多yinshui来。”

    说罢又笑笑,利落的将我转了个身,正对着长衡,其后当着他的面,将手上的液体全都抹在我的口中。

    我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态,我竟不受控制的伸出一截粉嫩的丁香小舌来,绕着重扬的手指打着转,一丝不落的将上头的液体舔得干干净净。

    这样yin糜的一幕,我仿佛听到了长衡吞咽口水的声音。再细看,他的眼分明已经赤红了。

    重扬嗤笑,重重将我一推,我便跪趴在了地上。他撩起我还挂在身上的裙摆,直接露出我此刻已经光溜溜的下体,我bainen鼓胀的小臀儿就这般暴露在了两人的视线中。

    重扬将两手扣在我的naizi上,微一使力,我正想呼痛,便觉着rouxue里撞进了一个大家伙,须臾间便被堵的满满当当。

    ————————————————

    嗷呜,四千字送给大家我已经要屎了……

    本周还有六千字我明天之内绝逼补完还是没能在本周写完除了愧疚还有觉悟——绝对不能拖,一拖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orz

    这章逐云收费少点就当是弥补我再一次迟到辣!

    大家看文愉快哟~

    还有!今天刚刚发现亲耐的Avrl1993给我送了一株幸运草!真的好感动第一次收到礼物爱你么么哒~

    并且,虽然一直没有逐个的回复留言,可是逐云都有在看的!每次看完都好温暖动力满满的,所以感谢那些给我留言送我珠珠的亲!

    其实大家就算没有珠珠送也没关系,多陪逐云说说话就好辣!

    爱死你们摸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