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良缘非天赐(一)

作品:《狐仙显灵(1v1限)短篇合集

    【头部广告】    夏夜有蝉叫蛙鸣,野间偶尔有微风拂过,心旷神怡。【随机广告3】肩上背着包袱的少女埋头赶路,在这广阔的天地间,行单只影的处境看起来有些落寞。

    少女心事重重的停驻在路旁,仰望星空。今晚天色实在太亮了,老天好像知道她要离家出走似的,特意为她照明前路。

    此次出走因为与师叔置气,一时之气下计划不够周全,出来两天骑行的马儿便弄丢了。本想再置一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走了两天两夜方圆几里也不见有人烟的地方,不知是地图错误还是她绕道了。

    静下来细细想,其实自己也有错,不知师叔能不能寻到她,她有一些些的后悔,真的……想回去了。

    星星闪啊闪,闪到她都快眼花了,恍惚间,一道炫目至极的白芒从正东方斜斜的坠落,长如白蛇,头大尾弱。

    江奕祈目不转睛的追随着那道亮光,不过一个瞬间,流光即逝,仿如幻觉。她愣了下,立马往前方的树林小步奔去。

    江奕祈拨开眼前的草丛,一轮清透的翡翠之湖映入眼帘,星盘像是倒扣到平静的镜面上,波光粼粼的跃动。一座高甍飞篷、着色鲜艳的庙宇坐落在湖中,密集到没有一丝缝隙的木板排列成一条平整的小桥,像是条安静匍匐着的黑龙。

    庙宇里的灯火透了出来,是谁在供奉?这种荒山野岭连个人影都没有,怎么会有一座如此崭新的小庙,事出反常必有妖。

    江奕祈终是个入世不深的少女,这满目的流光美得像是人间的仙境,心里有些紧张,但并没有造成压迫感。【随机广告5】她决定要入庙中探知一番,天黑路长,能借宿一晚未尚不可。

    湖边有一波浅滩,地上琳琅遍地的七彩石头,她惊喜的捡了一些塞入包袱里,这才踏上小桥,往湖中走去。小桥稳如磐石,踏上去连脚步声都隐没了。

    十几丈的距离走得很快,江奕祈已然立在庙门前的空地,灰白色的昆石铺砌的地面只有长约两丈,门庭并没有拜访一个供奉的香炉,门联并不符合庙宇的神圣,右书:天若有情天亦老,左书:人间自是有情痴,牌匾是:狐仙灵庙。m4xs.com墙角有一方白玉伫立,上有金字雕刻,提记狐仙长灵的生平。

    上面的内容大概是这名叫长灵的狐仙,历经了千艰百难成仙,成仙后亦然喜欢下凡游历,有缘便会帮助一些有困难的凡人。

    江奕祈认真仔细的看完后,怀着一颗虔诚的心推开庙门,随即惊讶极了。和外面的精细不同,里面只是片空空如也的土地,除了四边墙角各摆放了一盏油灯,连神像都没有,那么她该拜谁呢?

    虽然诡异之极,可她却觉得踏进来之后,精神气息俱佳,灵感清晰,就是吸入了仙气一般。这必然不是妖物作怪,可能是她与狐仙没有缘分罢了。

    江奕祈放下包袱,跪了下来,双掌合十尊敬的往天地两个方向拜了拜。“大仙有怪莫怪,小女身上并未带有香火,却私自闯了进来。今想借宿一宿,改日定必再回报恩。【随机广告2】若是仙神责怪请明示,小女绝不敢打扰神灵清明。”

    语毕五体投地,静静的等了一刻钟,耳边不断传来蛙叫蝉鸣之声,已无其他动静。她心内欣喜,这狐仙并不介意红尘中的生灵喧闹。

    江奕祈贴着一面墙坐下,可能有神仙庇佑比较安心,也有之前历经了周波劳顿疲累至极,抱着包袱的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姑娘姑娘……”

    有人在她耳旁说话,江奕祈睁开眼睛见着是一片缥缈的烟雾,那个声音继续说道:“这里是你的梦境,我是长灵狐仙,姑娘似乎有烦恼?”

    江奕祈想起之前看过的庙文,便明白这狐仙寻上自己了,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553/" title="星尘深处(耽美)sodu">星尘深处(耽美)sodu</a>

    居然能碰到,可惜看不到真身。她连忙回道:“大仙显灵,小女是阳朔城人士江奕祈,前两日与师叔起了争执,年少愚钝而跑了出来,结果迷失了方向。不但找不到回去的路,亦然无法去往其他地方生活,恳请大仙指点迷津。”

    “江奕祈把你的生辰八字告知我。”

    江奕祈并不知道,因为这一问蓦然间惊觉自己平日的生活起居全由师叔打点,而她却因为莫名其妙的情绪而顶撞师叔,实属不孝之极。“大仙,我的生辰八字只有师叔有,也许我这种不孝之人,注定不配得到神仙相助。”

    “如此……我观你并非坏人,只是一时想不开。”长灵顿了下似乎在思索,“无妨,没有时辰八字我只是需得在名册上花些时间寻找,你且静待一刻。”

    没想到狐仙是这么通情达理的,江奕祈心中升起了希望,紧张的等待着狐仙的宣布,安静中隐约能听到翻动纸张的声响。

    “阳朔城名唤江奕祈的,只有明月楼的江奕祈,芳龄十五。”

    “正是小女。”

    “这……”长灵欲言又止,并没有说明,反而问道:“你现在的意愿是想回去明月楼,还是另找一块地方落脚?”

    江奕祈脑中如同搅了浆糊般,惶然而凌乱。若是真的这么走了,便再也见不到师叔了,可她对师叔生出了别样的心思,实在不该再回去了。“我无脸再见师叔,想去别的地方,求大仙指点。”

    “呵……”长灵轻笑了一声,“江奕祈你醒来后看一下包袱,有我赠送的礼物,若是他日有缘我们会再见的,但愿那时你不会再迷茫。”

    “大仙……大仙……”江奕祈努力的往白茫茫的虚空抓了一把,却什么都抓不住。神识一黑,昏睡了过去。

    醒来时天已大亮,江奕祈记起昨夜真实的梦境,急忙翻开包袱,果真见里面放了一个新的地图,有一条黑线连绕的方向显然是狐仙所给出的路线。地图下面还有一枚晶莹的羊脂白玉,用一条红绳穿过,长度看起来是佩戴在脖子的。

    玉剔透无一丝杂质,温润冰凉,单是放在手心已然感觉到通体舒畅的凉意,似乎有夏凉的功效,举在阳光下映照却另有珍奇,隐约见到里面有朵小小的别致的红花,栩栩如生如同鲜活的一般。

    就算师叔对她有求必应,她也从未见过如此上等的玉坠,遂满脸喜色的往脖子上套,收敛在衣襟里。玉贴上肌肤的那一刻,江奕祈的笑容有过一刻的定住,只有睫毛茫然的眨了一下。

    这个失神只有一须臾,快到她毫无察觉出异样。

    晨曦伴着年少最美好的年华,勇往直前为未来奔赴。通体雪白的小狐狸站在屋瓦上,眺望着少女逐渐消失在林间的身影。

    ——我给你指的路,其实是你回家的路。

    江奕祈出走的根本原因不是单纯只因为冲突,而是发现自己对师叔离韶产生了男女之情。凡间的世俗约束着每一个人,在这种条条框框下长大的江奕祈接受不了不伦的念头,更加不敢去问离韶的心思。

    新上任的月老简直不像话之极,江奕祈和离韶的因缘本来可以好好的牵在一起,偏因为这次离家出走,让她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如果江奕祈这次真的离家出走成功的话,那么她将会遇到一个毁她半生的男人。依然不得不满身伤痕的继续颠簸流离,最后会在一座城市里重逢等了她十八年的离韶。两人此时都已到饱经沧桑的中年,对当年之事不再困扰和逃避,便相依过完了下半生。

    前半生大好的时光就在蹉跎间过完了,长灵觉得不值。长灵经历过那种痛苦,便只愿见朝夕,不愿见分离。

    尽量加快上肉的进度,但是不会把属于剧情的精华萎缩了,依然是主剧情辅肉。【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