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我可要出题了

作品:《走进温柔(高h文小说)

    (一百零六)

    “好了好了,该何娅出题目了。”杜林和启明、雨涵也围了过来,等着看何娅会给秦文出个什么样的节目。

    “出个什么节目呢?我得好好想想,”何娅歪着头坐在床上,一双眼睛转来转去的,最终定格在杜林和启明的身上,脸上渐渐露出一丝坏笑,“有了,秦文是第一个被捉到的,就出个简单点的节目吧。”

    “姑奶奶,你可别故意捉弄我呀!”秦文知道何娅不会轻饶自己,肯定要出个不好对付的题目,于是先向她服软。

    “不难不难,呵呵,我可要出题了,”何娅从床上起来站到了地上,把杜林和启明拉过来推到坐在床沿的秦文面前,“这两个人就是道具,两分钟以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让他们雄起!”

    “天哪,这还不难呀?两分钟?两个人?”秦文不理竖在面前的两个大男人,倒在床上耍赖,开始和何娅讨价还价,“要么一个人,要么时间不限,怎么样?”

    被何娅拉到床边来的启明和一旁的雨涵早已是目瞠口呆,刚听到何娅出的题目时就吃了一惊,觉得有点过份,原以为秦文肯定会生气,哪知道听了秦文满不在乎的回答后,两个人面面相觑,更是惊诧不已。启明看了一眼秦文奇#書*網收集整理,不相信眼前这个女人是曾经和自己同陷温柔乡的秦文。

    启明觉得有点尴尬,心里埋怨何娅出了这样的一个馊主意。再看看并排站着的杜林,却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心甘情愿地站在床边等着当道具。

    启明还从来没有在雨涵面前和别的女人有过身体接触,就是刚才,也是分别在两个空间里各自快乐。其实,说心里话,启明并不能完全接受现在这样的欢聚形式,答应杜林,更多的还是一种好奇。都是那些xx小说勾起了他对欢乐聚会的向往,再加上其中还有秦文。

    在他的心目中,性是生活中非常重要的快乐元素,一方面是人的本能和需求,另一方面,也是男女之间情感宣泄的终级方式,但如果是为了性而性,没有任何其他方面的交流,这样的性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他承认,当杜林和他提起这个游戏的时候,他的确是动了心,并且马上想着怎么样能说服雨涵也参加,就是刚才和秦文、何娅的身体交织在一起时,那种刺激和香艳的场面已经让他的内心和身体都达到了快乐的极至。

    可现在,当五个活生生的男女xx裸地呆在一起时,他却感觉到了不自在。他看了一眼雨涵,发现她双手抱在胸前,一双腿紧紧地并在一起,眼睛基本上不看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身体,“真是一床不睡两样人啊!”启明一看她的样子,就知道此时此刻她和自己的心思是一样的,如果再当着她的面被秦文抚弄,不知道她会……

    “还是杜林一个人当道具吧,”启明为了自己能脱身,笑呵呵地做起了好人,“何娅也是太苛刻了,刚刚结束战斗,就给人家出难题,成心想让游戏玩不下去呀?”

    “就是就是,还是启明好,来,亲一个!”秦文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勾住启明的脖子就是一记香吻,让启明躲也不是,迎也不是。

    “哼,有人帮了不起呀?”何娅撇了撇嘴,“好吧,放你一马,就杜林一个人吧,但必须是在两分钟以内!”

    (一百零七)

    一旁的雨涵表面上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从启明开口说话时就凝神关注着,现在听何娅松口了,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见启明正愉愉地看着自己,便对他翻了个白眼,不理他。

    启明挪到雨涵身边,用胳膊碰了她一下,被她一肘顶开了。启明干脆涏着脸从背后抱住了她,雨涵挣扎了两下,见那边已经好戏开场,便任由启明抱着自己了。

    秦文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直奔主题,而是首先从床上站了起来,手搭在杜林的肩上,一对漂亮、挺拔的xx正对着他的眼睛,让杜林的一双眼睛里满是春色,杜林忍不住迎上脸想亲吻她的xx,却被她轻轻地一掌将他的头推开。

    然后,她下了床,走到杜林的身后,杜林想转过身来面对着她,却被她拦着不准动,于是杜林干脆全身放松,面带微笑地乖乖站在那儿,任由她摆弄。

    她面对着杜林的后背,将自己的一双手背在身后,然后,前移了半步,踮起脚,全身仅仅只用一对xx接触到他的后背,并利用身体的晃动来回摩挲着……

    在秦文的xx接触到自己身体的那一瞬间,杜林立即便有了感觉,随着大脑皮层的一阵酥麻,一股热流开始在身体里缓缓涌起……

    这么快就有了感觉,似乎让杜林自己都有点不相信。其实刚才何娅说出题目时,他就知道她是成心捉弄秦文,因为她知道,自己的老公在一次xx之后,间歇时间很长才可能再度雄起,以何娅的技巧都做不到的事,相信在两分钟时间里,秦文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三个人六双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眼前的这两个人,除了惊叹秦文的动作,也没有忘记看杜林的身体反应。随着秦文动作的继续,眼看着杜林的身体发生着变化,虽然很慢,但却越来越明显……

    雨涵微张着嘴,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地盯着看,身子的重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后移,几乎完全是软软地靠在启明身上了。

    这个被当做道具的男人虽然不是启明,却也是刚刚和自己温柔过的杜林,雨涵原以为看着他被别的女人抚弄,心里多少会有点不舒服的,可现在却恰恰相反,不光是心里没有一点点吃醋的感觉,反而看着这个男人的身体发生变化,自己的身体也有了一种需求……

    启明似乎感觉到了雨涵身体上的变化,原本环抱在她细腰上的双手,也在不经意间抚上了她的胸部,雨涵动了一下,没有反抗,反而又将身子往后靠了靠,和启明贴得更紧……

    其实,雨涵的内心是矛盾的,一方面,她渴望着极至的快乐,可又不习惯这么多男女xx着身子聚在一起的方式;另一方面,她始终放不下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亲热的情景,特别是当着她的面。她甚至有点怨恨自己的这种小女人心理,怨恨归怨恨,可又怎么也不能释怀……

    几个人中,也许唯有雨涵是时不时地注意观察何娅的人了。她想知道,当老公在自己眼前被别的女人抚弄时,何娅会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和状态。

    何娅的表现却是让雨涵大跌眼镜。

    (一百零八)

    自从秦文开始动作以来,何娅就倚着床背半躺在床上,一直都是用欣赏的眼光看着他们俩,就在杜林的身体开始发生变化时,何娅竟然开始用手抚摸起自己的身体,虽说仍是看着他们俩,但眼睛却变得迷离起来……

    雨涵示意启明看何娅,哪知道他的眼睛一移过去就离不开了。男人和女人相互间抚爱没什么特别的,可启明还从未看过一个女人情动时自己抚摸自己的场面,这样的场景让他觉得更加具有诱惑和刺激。

    雨涵感觉到启明抚摸自己的动作越来越大,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甚至已经感觉到他的身体正在膨胀……

    很自然地,雨涵的手也在启明身上抚弄起来……

    秦文已经改变了动作,不再只是用身体的两点抚弄杜林,而是双手环抱住杜林的身体,一对挺拔、饱满的xx紧紧挤压在他的背部,抱着他的双手还在他的胸膛和小腹部轻柔地抚摸着……

    杜林原本就被秦文的xx撩挠着身心全都是麻酥酥的,这一下实实在在的挤压和抚摸,让他身体内的热流全都汇集于一点,让他的身体立即膨胀起来,让他难以忍受……

    两分钟的时限已经没有了意义。在场的人,尤其是何娅,不得不佩服秦文的聪明和技巧,最敏感、最关键的部位她一下子都没有接触,竟然就已经让杜林的身体雄起到极点,而且,还让其他几个人再次兴起。

    杜林在继续享受着秦文的挑逗,他强忍着想立即就把秦文摁倒在床上的欲念,坚持着……可眼前又正对着床上已经娇体横呈的何娅,而且,她的双手还在一上一下地抚弄着自己……而且,这个时候,他又听到了秦文一边抚摸着他,一边发出了轻微的喘息声,难道,她在抚摸自己的时候,也激起了自身的xx?

    杜林再也忍受不住xx的煎熬,转身一把抱起秦文,双双一起倒在了床上,何娅也就势从床的那一边滚了过来,三个人马上粘在了一起……

    雨涵已经没精力去看这些了,她双眼微闭,头靠在启明的肩上,整个身子都是软软的,似乎离开了启明的依靠已经无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www.83kxs.com外表的温柔和无力并不能掩盖内心里的狂动,突然,她睁开双眼,xx辣地盯着启明,嘴唇动了动,却又什么也没说。

    启明立即明白了她的意思,毫不犹豫地弯下身子,拦腰将她抱起,来到了客厅的沙发上,轻轻地将她放下,还没容他直起腰,就被她一把拉倒在她的身上……

    (一百零九)

    “十一”长假一晃眼就过去了,生活又恢复到正常。

    启明和雨涵还是每天一起上班下班,孩子不在身边的时候,俩人也和往常一样,偶尔逛逛街、看场电影,周末接回孩子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少不了还得带着孩子去看看老人们。

    自从上次聚会以后,两个人似乎都在有意地回避着这个话题,晚上就是呆在家里,启明也很少上网,即使上网,也只是看看新闻,或是玩玩“连连看”这样的小游戏,大多时间还是陪着雨涵一起看电视,就连以前从来都不屑一顾的韩剧,居然也看得津津有味的。

    俩人还是和往常一样的频率亲热,不多也不少。只不过,有些变化的是雨涵,和聚会以前相比,她似乎更为主动些,床上不再是以启明为主了,在自己获得快乐的同时,也更顾及启明的快乐了。

    启明心里明白,这都是狂欢后引起的后遗症。对他和雨涵来说,都接受不了这种完全以追求生理刺激为快感的狂欢,启明还好点,没有这样的经历总会在心里臆想,见识了一次也就足够了,以后再也不会参加这样的聚会,只是,不知道雨涵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会不会因此她往后就拒绝交友了呢?

    启明几次想开口和雨涵说说自己对这次聚会的态度,可又生怕会重新勾起她的反感,也许,她的沉默就是一种态度?

    虽然相安无事,日子仍然在继续,可启明不喜欢现在的状态,以前夫妻间无话不说的,可现在……

    今天雨涵却有点特别,下班回来后话一直都少,连饭也不想做,还是在附近一家餐馆叫的外卖,启明问她,她只是摇头,说累了,不想说话。

    吃完饭后,她又主动提出一起到江滩去转转,启明知道她心里一定有事,也许,是因为上次的聚会?沉默后的爆发?

    深秋的晚上,江滩没有了夏日的喧哗,江风迎面吹来,已经能感觉到寒意了。虽然穿了件薄薄的开胸羊毛衫,双手抱在胸前,雨涵还是不自觉地往启明身上靠。

    “要是冷,我们回去吧?”启明抱着雨涵的肩膀,建议道。

    “不,”雨涵摇了摇头,虽然鼻子里吸进的冷气,都是凉飕飕的,却有一种清澈的感觉,“我想多走走。”

    启明不再说什么,只是把她抱着更紧。他知道她的性格,如果她不想说,你再怎么问她也不会说,反而会更烦恼。真正等她打开了心结,你不让她说还不行。

    两个人就这样继续默默地往前走,江面上经过的船只不多,显得特别安静,偶尔有几个人经过,也多是恋爱中的情人,再就是经常在这儿锻炼的老人,看到启明和雨涵依偎着的样子,有几个人还注意地看了两眼。

    “这些人肯定认为我们不是夫妻,而是一对偷情的,”启明不想老是这么沉默着,打趣地对雨涵说道。

    “像吗?”雨涵笑了一下,“难道像我们这样的夫妻就没有一起在外面走走的了?”

    “呵呵,有肯定是有,只不过,像我们这样亲热的不多。”启明说完后,趁机在雨涵的脸上吻了一下。雨涵不仅没有躲闪,反而往他身上靠得更紧了。

    “今天尹清打来了个电话。”雨涵突然没头没脑地冒出了这一句,说完,又不做声了。

    “怎么了,你就是因为这个电话不高兴?”启明觉得奇怪,平时他们俩又是QQ又是短信的,按说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发生呀。

    “也不全是。”雨涵一脸的郁闷,“他明天就要出国了。”

    “出差?”

    “不是,是被调到国外总公司去了。”雨涵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又看了一眼启明,“听到这个消息,心里不知道怎么回事,总觉得空落落的,你能理解吗?”

    (一百一十)

    “心里有一种失落感,是吗?”启明不自觉地又想到了自己和秦文,他有一种直觉,那天狂欢之后,和秦文再也不可能发生什么故事了。

    “我也说不清楚,其实,我和他之间算得上什么呀?”雨涵双手紧紧地抱着启明的胳膊,似乎只有启明才是她唯一的依靠。

    “嗯,这是个问题,你和他之间算是什么呢?我得想想,”启明装出一副认真思索的样子来,脸上仍然藏不住笑意。

    “严肃点,”雨涵掐了他一下,假装生气地说道。

    “呵呵,够严肃的了,”启明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怎么说呢?说是情人吧,不对,因为我们曾经的三人行已经不可能再让你们发展成情人关系了。说是性伙伴吧,也不对,因为你们除了性之外,多少互相都有一丝牵挂。说是好朋友吧,更不对了,因为朋友之间有了暧昧的感觉,就不仅仅是朋友了……”

    “说了这么多,还是没说清,”雨涵听启明罗嗦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便奚落他道。“其实,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有尹清,有雨涵,也有杜林夫妇,当然,还有夫妻交友。”

    “都想到了些什么?说来听听,”启明巴不得雨涵能把心里的结打开,最担心的就是她闷着不说。

    “最近也接触了论坛里不少的文章,上次不是说要和你的那些朋友聊聊天吗?说实话,我基本上认可了夫妻交友这样的生活方式,也承认确实是可以调节夫妻间已经缺失了的激情,但我还是不能接受上次聚会时的情景,虽然也觉得刺激,但内心里还是拒绝的。”

    “我也是,真的,”启明知道最终他们还是会聊起那次聚会,说总比都闷在心里好,“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说说了,那样的聚会不是我想要的,相信更不是你想要的,不过,总算也是经历过了。真是的,如果没有这一次,我想,心里总会有一种企盼,经历过了,才知道这样并不是自己能够接受的方式。”

    “嗯,如果没有想法,我们也不会答应参加,对身体来说,的确是一次强烈的刺激,”雨涵并不否认那样的场面也对自己有吸引力,“不过,回头想想,当时自己也是脑袋里进水了,以前就说过,如果看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一定会受不了的,怎么就答应你参加这样的狂欢了。”

    “呵呵,有过一次经历后就没有遗憾了,以后再不参加就是了。”启明知道雨涵只是不接受这样的狂欢,并不排斥夫妻交友这样的生活方式后,很为妻子和自己思想上的同步欣喜,“唉,只是可惜尹清又要出国了。”

    “嗯,心里真是有点失落,以后,少了一个关心我的人了。”雨涵看了看空荡荡的江面,想着这条长江的尽头便是尹清的所在地,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他了,“说实话,我能接受夫妻交友的观念,除了你的引诱和说服,他应该是一个突破口。我也问过自己,既然从来都没有爱上过他,为什么会对他上心?其实,是因为他对我的倾慕和痴心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让我觉得结婚这些年后自己仍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他的温柔、缠绵也让我享受到了除你之外的刺激和快乐。我不知道别的女人是不是这样,对我来说,男人的外表可以忽略,只要不是太看不过去,但他一定要对我用心,宠着我,记挂着我,能够用温柔、关爱的话语让我的心变得软软的,让我的心愿意为他打开一扇窗。”

    (一百一十一)

    “是啊,我和你一样,都很排斥纯粹的性,”启明对雨涵的感叹深有同感,并且再一次地想到了秦文,“我们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想找个理由让自己狂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428/" title="酒神(阴阳冕)无弹窗">酒神(阴阳冕)无弹窗</a>

    乱,也不是所有的方式我们都能够接受。我们喜欢xx,但也绝不会为了性而性,除了身体外,还是应该对对方有所感觉才行。只是,很多时候这个度并不好掌握。”

    “你是说稍不留神就会感情出轨?影响到夫妻感情?我倒不这样认为,”雨涵似乎深有感触,“我们曾经讨论过爱和喜欢的区别,爱是唯一的,只是对自己的爱人,交友中的对象只应该是喜欢。我也相信,如果夫妻不是很恩爱感情很好,也不可能接受这样的生活观念和方式。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连这个度都掌握不好,还是别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了。”

    “你说得倒容易,只是忘了自己是州官了吧?”想到自己和秦文第一次约会之后雨涵失落的样子,启明不禁打趣道。

    “那你是承认对秦文上心了?就知道你经不起诱惑,”说起那一段,再想想自己刚刚才说的话,雨涵的确有点脸红,但嘴上却不愿服输,还甩开启明的胳膊,站在那儿不走了,“我就是州官,就是小女人心思,怎么了,不喜欢呀?不喜欢你找秦文去呀?哼,这个州官我是当定了的!”

    “好好好,你是州官,我甘心当老百姓这该行了吧。”启明自嘲地笑着,重新搂住雨涵,雨涵装作生气的样子挣扎了两下后,横了他一眼,这才和他一起继续往前走。

    “你是不是就是希望我像何娅一样,毫无芥蒂地看着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亲热,而且自己还能忘情地投入?”雨涵双眼直视着启明问道,“告诉你,我永远都做不到何娅那样,你就别妄想了!”

    “他们夫妻俩应该是另一种境界了,可能和他们的经历有关。对他们来说,也许性真的只是一种身体上的释放和享受,”启明并不羡慕杜林和何娅,说实话,别说雨涵看不下去,就是自己真当着她的面,也不可能放得开,“其实,进入这个圈子的人,每个人的需求不一样,想法自然也不一样了。”

    “嗯,不过……我说了你可别不高兴,”雨涵看了启明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总觉得秦文那天很不正常,我们认识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我还是觉得她不应该是那样的,虽然看上去很投入很大胆,但总让我有一种是故意装出来的样子。”

    “我也有这种感觉,”秦文一段时间的反常一直是启明的一个心病,没想到细心的雨涵也感觉到了,“国庆会展期间我和她不是见过一次吗?她好象有话要说,又欲言又止的,还说过段时间会告诉我的,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女人的心思说不清楚的,还是等她自己愿意说的时候再说吧,”雨涵看看天色已经晚,寒气也越来越重,便拉着启明停下来,“回家吧……”

    (一百一十二)

    尹清走了,雨涵似乎一下子失去了寄托,手机很少有来短信时的鸣叫了,上网时也难得看到有图标闪动,启明看她失落的样子,便把她也拉进了夫妻吧论坛的QQ群。

    群里难得有女性露面,再加上杜林几个论坛前辈一起哄,不到一个星期,雨涵竟然成了群里的热门人物,只要她上线,群里立即就会热闹起来,搭话的、倾幕的接踵而至……

    哪个女人又不喜欢热情的恭维,平时总不知道在QQ上说什么好的雨涵,在群里却一下子上了道,也许正因为她不像有些女人心高气傲,而是坦诚地说出心里话,因而时间不长就在好友名单里增加了不少新朋友。

    启明老是鼓励她把曾经的经历在论坛里写出来,特别是从一个女性的角度来写写自己的心理历程,雨涵表面上不置可否,心里却开始了构思……

    杜林在高级会员中开了一个ET房间,开始雨涵不愿意坐到启明这边的摄像头旁,在群里聊了一段时间后,听启明说房间里也都是那几位经常和她聊的朋友,出于好奇,她终于也在房间里露了脸。这下子可好,雨涵的知性、清秀形象一下子吸引了众多的眼球,私下里和启明约定找机会见面的朋友就有好几个,因为大多都是外地的朋友,启明也就答应有机会一定带老婆一起去转转,边旅游,边会朋友,并特意申明,决定权在老婆手里。

    雨涵并不排斥和这些论坛里的朋友聊天,有一两个还互给了手机号,时不时地发发短信,虽然给她的印象还不错,可总觉得没有一个能让自己有与尹清之间那样的感觉。

    启明明白她的想法,所以从不主动提出和哪对夫妻见面的事,想着让她慢慢聊,其他的事顺其自然就好了。

    好长时间没有了秦文的消息,启明心里不仅仅是失落,而且还多了一份担心。电话不通,短信不回,去报社找她,又显得太唐突,启明有点无计可施了。

    侧面也问过杜林,杜林也是觉得奇怪,还说论坛上有些事想找她商量也是不见人,说她好长时间都没管论坛了。

    启明是真急了,无奈之下还是拨了报社的电话,问了一两个熟人都说不清楚,还说有好多天没见她上班了,最后启明只好以建委的名义给总编室打电话,这才知道秦文是休假外出旅游了。

    一个人不声不响地跑出去旅游,并且已经有十来天时间了,会是去了哪里呢?听到这个消息后,启明更是不放心,也再一次证实了他的担心:秦文肯定有什么事!

    又过了三天,大概是下午上班不久,启明刚午休起来,在办公室里泡好茶准备看看报纸,竟意外地接到了秦文的电话。

    (一百一十三)

    电话里秦文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化的东西,只是说到西藏去转了一圈,昨天刚回,问启明有没有时间出来喝杯咖啡。

    约好了地点,启明立即赶了过去,秦文已经先到了,因为是白天,咖啡馆里没有几个顾客,秦文穿着一身休闲装,正边喝咖啡边看一本时尚杂志。

    “你怎么招呼也不打就一个人跑出去旅游?”启明刚一落座就急切地责问道,“十几天不见人,电话不通,短信也不回,把人都急死了!”

    “嘻嘻,是真急还是假急呀?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秦文一副嘻笑顽皮的样子,先帮启明点了咖啡,接着又歪着头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只是一个人呀?”

    “你不是一个人去的?”启明这回是真糊涂了,纳闷地望着秦文,等着她回答。

    “嗯,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去的,”秦文喝了一口咖啡,盯着启明的眼睛说道:“一个你不认识的朋友。”

    “那还好点,有个朋友可以互相照应一下,”启明感觉秦文说话的样子怪怪的,也没有很在意,“可就是这样也该说一声呀,我问杜林,他们夫妻俩也说你好多天都是杳无音信的,怎么让人不担心呀?”

    “你才不会担心我哩,”秦文幽怨地看了启明一眼,“你又是工作又是老婆的,哪里还会记挂着我呀?”

    “这你可是冤枉我了,不信你问雨涵,要不问杜林、何娅也行,这几天哪天不是念叨着你?”启明辩白道。

    “好了好了,把你约出来你老是说他们干嘛?”秦文不让启明再说了,“我信你还不行呀?”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有告诉我们呀?总觉得这段时间你有什么心思似的,”启明真切而又关心的望着秦文,“会展中心那次你似乎有话要说,可欲说又止,现在能说了吗?”

    “今天约你出来就是想和你说这个事,”秦文给启明杯里添了咖啡,很平静地望着他,“我希望你是第一个知道的,我准备结婚了!”

    “啊?你……要结婚?”太突然了,太惊奇了,启明手上端着正准备喝的咖啡,目瞪口呆地望着秦文,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你不是开玩笑吧?”

    “谁会拿婚姻和自己开玩笑?其实,我已经考虑很久了,只是最近才下了决心,”秦文看着启明吃惊的样子,微微地笑了笑,仍是很平静地说道:“很突然吧?你别是老张着嘴行不行?”

    “说实话,不仅仅是觉得突然,简直是难以置信,”启明顿了顿神,又喝了一口咖啡,“你不是不认可婚姻制度的吗?怎么又突然改变了立场?”

    “听你的意思我就该一辈子独身了?”秦文抢白道,“你们一个个成双成对,我就该只身孤影的了?你们都有情感上的寄托,我呢?”

    “你别误会了,我绝不是说你不该结婚,只是你说得突然,我当然会感到吃惊了,”启明赶紧解释道,“而且我和雨涵还多次提到过想劝你找个合适的,现在是年轻,一个人洒脱地过不觉得,可岁月不饶人啊,越往后走越是会感到没有伴的痛苦了。”

    秦文没有接启明的话,整个身子靠在椅子上,只是用幽怨的目光望着他,点点泪水在眼框里慢慢地聚集着,随时都会夺框而出……

    启明被她看得心里发毛,也不知道自己是哪句话说错了,赶紧从口袋里拿出纸巾递了过去。

    秦文顿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了启明递过来的纸巾,终于在泪水就要流出来的瞬间将它擦拭掉了。她端起杯子,却又不喝,双眼看着杯子里的咖啡,幽幽地说了一句:“都是你的错!”

    启明哑然无语……

    (一百一十四)

    他又能说什么呢……

    “好了,咱们别说不高兴的事了,你也不问问我是和谁一起去的西藏?”秦文知道自己在启明心中的份量,同时也是他心里隐隐的痛,本意是想今天好好地和他见上一面,大家都能解脱的,于是赶紧换了话题。

    “是那位吗?”启明回过神来,脸上也挂上了笑容,“给我说说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其实,我和他早在国外时就认识了,现在在市政府政策研究室工作,是个学者型的本份人,”秦文介绍起未来的夫婿时,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他一直在追我,而且是迄而不舍的。我早跟他说过自己不适合他,可他就是不肯放弃,三十多岁了,也一直不肯找对象,真是拿他没办法。”

    “他知道夫妻交友这个圈子吗?”启明不无担心地问道。

    “你想不到吧?他知道,但并不接受这样的生活方式和观念,他更相信传统的婚姻和家庭生活,”秦文似乎知道启明会有这一问的,很坦然地说道:“我从没有对他隐瞒过自己的生活方式,也曾拿这些事想让他止步,可他就是认死理,说虽然不能接受这些观念,但他爱的是我这个人,以前怎么样他不在乎,只要能改变观念和他生活在一起就好。”

    “是个好男人!”启明由衷地说道,但他还是不放心,“你能改变自己的观念和生活方式吗?”

    “这个问题我也是考虑了很久了,人毕竟是有情感的,而情感也需要寄托,都说倦鸟归巢,我也厌倦了一个人飘泊的生活。再说,你和雨涵的幸福小日子过得也挺让我羡慕的,改变了一些我对婚姻的看法。真的,我想试试。”

    “我是真心的祝愿你能步入婚礼的殿堂,”启明真诚地对秦文说道,“但你能保证结婚后能适应婚姻生活或是完全脱离现在的圈子吗?”

    “我不能保证,也没有必要保证,”秦文干脆地说道,“面对一辈子的生活,谁又能保证什么?但我会努力的!”

    “对了,什么时候把你的那位介绍给我们都认识一下呀?”启明又开始打趣秦文了。

    “怎么了,要政审啊?”秦文笑着说道,“肯定要带来让你们几个帮我看看的,不过,丑话说在前头,人家是老实人,你可别让雨涵勾引他呀!”

    “哈哈哈哈,那我可不敢保证,说不定哪一天把你们俩一起拉下水的!”启明大笑不已,秦文气得在桌下踢了他几脚。

    (结局)

    雨涵的文章终于写好了,启明想先看看,雨涵不让,要他等自己发到论坛后再去看,启明哀求了半天,说是想知道她把自己写成了什么样,就让他先看一眼,雨涵还是不依。

    后门没开成,先睹为快的目的没有达到,启明只好先去洗澡,说是一洗完就要看,雨涵答应了,说稍微改改就发到论坛上去。

    雨涵是很用心地写这篇文字的,基本上把自己从知道夫妻交友这样的生活方式到慢慢接受这样的观念的心理历程都表达出来了,有疑问、有困惑、有痛苦,也有兴奋、有快乐、有幸福,当然,重点还是写启明和尹清。

    现在,只剩下题目还没有想好了。

    起个什么样的题目呢……

    启明洗完澡,见雨涵还坐在电脑前发呆,便问她发了没有,她只是“嗯”了一声,仍是坐着不动。

    启明觉得奇怪,便走过去抱住了她的肩,她也顺势靠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了?”启明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句话。你爱我吗?”

    “爱,并且是我唯一深爱着的女人!”启明深情地望着雨涵,并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唇……

    “好了,你看我写的东西吧,自己在论坛里找,看你能不能找到我写的!”一番亲吻后,雨涵笑着跳了起来,并把启明推坐在椅子上,“看了后不准笑话我啊,我去洗澡了!”

    启明静下心来,在论坛里查找着,想着雨涵会用什么名字,文章的标题会是什么。

    找着找着,突然,一个醒目的标题吸引了启明的目光,他不用再去猜测雨涵会起个什么名字了,标题说明了一切:

    《喜欢是浅浅的爱,爱是深深的喜欢!》

    结束温柔,走进生活(关于《走进温柔》)

    一直想着结束,却不知道结束在哪一天,当结束真的来到的时候,失落却多于欣喜

    孩子幼小的时候,因为养育孩子的辛苦,大人们总是盼着孩子长大,可以有放手的那一天;当孩子真的可以离开大人的双手,独自学步时,大人们的那双手却迟迟不愿松开,望着孩子缓缓地挪动着小脚离开自己,大人的脸上除了欣喜,更多的却是一种失落和担心

    一晃整整八个月了,多少个白天和黑夜都是孤守在电脑前,用指尖传递着心中的温柔和感悟,思索、描写、喜悦、痛苦始终不离不弃。

    她是我的宝贝,她是我的孩子,她终于长大了

    从一开始,就不停的有朋友问,结局会是什么样的,可不能是悲剧啊!

    每次我都说,我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生活不会按人的意志转移,小说虽是作者制造的故事,可其中人物和情节的演变、发展也不可能全由作者说了算,他们只会按照故事的发展和变化一路前行。

    夫妻交友应该是一种生活方式,虽然与主流社会还不相容,但又确实存在于我们的生活之中。面对整个社会来说,它或许只能算是一个小小的圈子,一群接受了这样的生活观念的人在其中体味着它的幸福、快乐或是痛苦、悲伤。在我的思绪中,它不是洪水猛兽,也不一定就是快乐的伊甸园。客观地说,任何一种生活方式,有它美好的一面,也一定会有丑陋的那一面,因为,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因而,有人走进这个圈子,毕然也会有人离开

    因为水平和能力有限,我不可能全面地描述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或许更多的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一种状态,不同心态的人,读过这篇文字后也应该有不同的想法和态度,好在,一切都已经结束,所有的评论和挖苦都和我无关了。

    我要感谢!

    太多的朋友,伴随着这篇文字和我一起走过这八个月的时间,他们的支持和鼓励是我完成这篇文字的真正动力,因为太多,以至于我无法一一列举他们的名字。我担心,担心会遗漏哪位朋友,这样,我会与心不安的,所以,只能一并感谢了!

    而且,通过和朋友们的聊天,让我更多的了解、理解、思索了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甚至,文字中经常会出现和朋友们聊天过的内容和文字。

    我要感谢博客,因为博客,我结识了触网以来最多的朋友,才有了这篇文字。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妻子!

    没有她的支持、鼓励和理解,这篇文字几乎不可能完成。她永远是第一位读者,也是此文的责任编辑,经过她的修改,文字上的错误已经降到最低。

    温柔不是陷阱,温柔也不是快乐的唯一源泉,虽然我们都需要她,但生活不仅仅是温柔,走出温柔的我,最终还是要走进生活。

    告别了,《走进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