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大伯生气了

作品:《露滴牡丹开

    【头部广告】    漆黑的夜,紧挨着的营帐像蠢蠢欲动的野兽,偶尔有风挂过,扑打在帐子上,发出闷闷的响声。【随机广告4】守夜的士兵站得笔直,身旁火把噼里啪啦燃烧,昏黄焰光洒在脸上,照得人昏昏欲睡。

    他掏出腰间酒壶闷了一口,发出畅快的叹声,递给对面的士兵:“嗳,来一口?”

    对面的人接过,咕咚咕咚吞了几口,复又递还给他,抱怨道:“将军这速度也太慢了点吧,这一路上扎了多少次营了,要按以往速度,爬也该爬到了。”

    对面的人正想骂他两句,抬头看到远远走来两个人影,“唰”地拔出刀,高喊:“谁?!”

    “是我。”其中一人快步走上来,火光照亮了他的脸庞。

    “戈一?”看清他的脸后,大家都把刀收回,这位可是将军身边红人,得罪不起。

    戈一走到他们面前,回头看了眼用帽兜罩住脸的周宝莺,对士兵吩咐道:“快去禀报将军。”

    “将军刚才去外面跑马了。”有人回道。

    话音落,身后传来马蹄声,一声比一声近。周宝莺回头看,熟悉的身影坐在高马上,策马奔来,她突然心跳加快。

    萧瓒跑马靠近,在她面前“吁”了一声,黑马前掌高扬停了下来。

    周宝莺心高高吊起,正想着要不要上前,可萧瓒却像没看见他一样,翻身下马,手里握着马鞭,从她身边擦过大步向里走。【随机广告2】

    她的心突然拧了一下,讷讷地跟了几步,前面的人又止住了脚步。

    萧瓒穿着一身玄色长袍,背影颀长英武。见他停下,士兵们连呼吸也放轻了,生怕惹恼了他。萧瓒和戈一视线对上,戈一正要开口,萧瓒喝道:“带人擅闯军营,拉下去军法处置。”

    周宝莺吓了一跳,连忙上前,可萧瓒看也不看她,迈步往里走。

    “将军。”她被士兵拦下,急忙唤道。

    萧瓒身形顿住,回头看了她一眼。熟悉的面庞,陌生的神情。他的眼神带着连年征战的锐利,浑身凝着戾气和威压,明明就站在她面前,她却觉得遥不可及,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征战归来,她隔着人山人海眺望着的高高在上的威远将军。

    萧瓒只是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了。

    周宝莺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眼前逐渐模糊,觉得自己此番鼓起勇气前来寻他就是个笑话。

    她越想越难受,一眨眼,眼泪落下。

    没出息。

    她抬手擦掉泪,蹭得脸颊生疼。一放下手,却发现眼前多了一双暗纹云靴。

    她惊诧抬头,发现萧瓒冷着脸站在她面前,神色漠然:“跟我进来。【随机广告4】”

    周宝莺傻傻地点了点头,跟在萧瓒后头。

    戈一远远望着两人背影,笑得一脸荡漾,他这回可立功了。

    萧瓒掀帘进了营帐,周宝莺却滞住了步伐,她实在不知道怎么面对萧瓒,当初死也不从的是她,现在厚着脸皮来找人是也是他。话说的那么决然,萧瓒能原谅她吗?

    她站在帐子外头,手心紧张地出了汗,犹犹豫豫终是掀开帘子进了里面。

    帐中陈设简单,只有一张简陋的床,萧瓒此刻正半躺在床上,一只腿长伸,一只腿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792/" title="爱在有情天笔趣阁">爱在有情天笔趣阁</a>

    曲起,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周宝莺走到他面前,咬了咬唇:“将军。”

    萧瓒没有应,待周宝莺抬头看他,才开口:“周宝莺,在你心中我就是那种想要就要,想弃就弃的人吗?”

    周宝莺慌了神,连忙矮下身子扯住她的袖子:“没有……没有。”又是泫然欲泣的样子。

    萧瓒叹了口气,一把把她捞在怀里。

    算了,跟她置气,最后心疼的还是自己。

    周宝莺跌入熟悉的温暖怀抱,他躺卧的姿势刚好容下她,她的脑袋靠在他硬邦邦的胸膛,可以清楚听到他的心跳。他开口,从胸腔传来的声音显得闷闷的:“坏丫头。”

    周宝莺抬头:“你不生气了吗?”

    萧瓒生气个屁,他一开始就没打算放她走好吗?现在计谋成功,心里乐得直想出去翻是个跟斗。他道:“生气,你得哄我。”

    周宝莺被萧瓒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她问:“怎、怎么哄啊?”

    萧瓒不说话,木着脸。

    周宝莺从他怀里坐起,“吧”地一下亲到他脸上。

    刹那间,萧瓒感觉有人放烟花,噼里啪啦,绽开绚烂花火。

    周宝莺看他依旧木着脸的样子,又亲了亲他的嘴,软软的,很温暖,她轻轻触碰了一下又离开。

    萧瓒还没从亲脸的动作缓过神来,现在又来一刺激,差点没按住周宝莺把她就地正法。

    周宝莺看他眼里光华四溢,可依旧抿着嘴的样子,知道他现在肯定不生气了。她心里软成一片,甜甜地笑了。心里顿时有种拨开云雾见明月的豁然开朗感,真好,大伯对她真好。

    周宝莺跪坐在他的双腿间,眼睛弯成月牙状,乖巧极了。

    萧瓒冷着的脸差点没绷住,她怎么可以笑得这么好看呢?

    周宝莺盘算着说点什么好听的哄萧瓒开心,脑子里却突然闪过当时在萧璋房里看的**,上面好像有画怎么取悦男人……她垂下眼睫,从耳根处开始泛起红晕,逐渐染红了整个脸颊。

    萧瓒看她莫名脸红,正奇怪着,周宝莺却突然伸手探向他的腿间!

    周宝莺摸到他腿间鼓囊囊的一团,感觉手心发烫,心里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她忍住羞涩,轻轻揉了两下,萧瓒立马绷起身子,手臂的肌肉都鼓起了。

    她感觉手里的灼热不断胀大变硬,缓缓立起,抵着她的手掌心。

    萧瓒看着眼前明明做着坏事却懵懵懂懂的丫头,低声道:“你就是打算这样哄我吗?”

    周宝莺一咬牙,干脆伸出另一只手去拽他裤子。腰带还没解,硬生生地拽,萧瓒差点没废掉,他连忙自觉解掉腰带,抬起腰肢。在他的配合下,周宝莺顺利的拽下他的裤子,硕大的粗紫里面跳了出来,在空气中打了个颤。

    周宝莺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正对**,圆润的**中间竖着一道冠状沟,比起下方的茎干,**显得粉嫩多了。青筋盘桓着**,显得格外狰狞。**下方坠着两颗鼓胀的玉袋,上面覆着一层薄薄的绒毛。

    周宝莺一时忘了害羞,只定着越来越大的性器看,觉得和画上不太像。

    萧瓒倒被她看得不自在起来,恨不得立马自己动手,偏自己又装生气,现在破功岂不是打脸?【尾部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