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里番定则:真空必被发现(三)(H)

作品:《[综漫]少女被日常

    完全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m4xs.com

    切原赤也的意识有些朦朦胧胧的,运作大脑仅存的脑细胞思考着。

    刚刚,都发生了什么来着?

    他的手无意识地收紧了些许,身前的女孩便立刻发出了可爱的声音。

    “轻一点……要对女孩子温柔些哦,切原君?”

    铃宫一手撑在课桌上,一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耐心地教导着。

    如果不看她那被解开的衣服,还有胸前作乱的手和头的话,这场景的确很有深意。

    “唔……”切原被铃宫的声音唤醒,囫囵地应了一下,吸吮的动作顿时轻了不少。

    “嗯……没错,嗯啊~”

    被吸得挺立的红樱桃沾满口水,在切原少年温柔的舔舐之下颤了颤。

    铃宫挺着胸,把自己的乳房凑得更近了些,撑着桌子的手也抬起来握住了切原的手腕:“手指也要碰一碰乳头,一直抓着会很痛的哦。”

    嗯嗯……是个爱学习的乖孩子呢。

    铃宫愉快地眯起眼睛,享受着少年的侍奉。

    切原像是朝圣一般,用唇舌一片片抚慰过白皙的嫩肉。时而抑制不住地整张脸埋在肉里疯狂吮吻,时而充满怜爱地用舌尖轻轻挑逗乳头。

    这杂乱无章却充满热情的技法似乎也传染了铃宫,她渐渐挂不住那副玉女脸,血液涌上脸部,酡红的颜色看起来分外诱人。

    切原的手在铃宫的乳房上揉捏了好一会,脑袋也在两边来回换,把两边都舔弄得湿淋淋的,离开时还牵出了一条银丝。

    “我想舔别的地方……”他声音嘶哑着,罩在柔软胸脯上的手转移了阵地。

    铃宫惊呼了一声,被切原放倒在课桌上,掀起了裙摆。swisen.com

    无毛而饱满的私处很是漂亮,此时正泛着透明的水光。

    “别,别看!”她被那快要燃烧出火焰的视线看得面色一红,双手急忙去护住,却被捉住了手。

    “铃宫……不,花见!”切原压着她,语气难得地强势,“让我舔吧!我无法忍耐了!”

    随即,温热的柔软触感便贴在了铃宫的阴唇上。

    “嗯啊啊啊——!!”

    不,不行了!

    切原君怎么会突然这么强硬……舔那里的话……

    “哈啊……好舒服……”

    铃宫无助地拧着腰身,下体却被切原按得死死的。他的吐息喷在自己的身下,私密部位也被狂热的舌头乱舔,这让铃宫产生了种想要逃离的情绪。

    切原把脸埋在她的腿心里,双手握住两边的大腿根,用舌头在溪谷里来回扫动,舌尖不停在各处试探,似乎想要找到铃宫的穴口。

    但未经人事的少年,所有的经验都只来源于a片。与那里面穴口本身就大张着的女优相比,铃宫的小穴几乎看不见入口。

    切原急促地舔吻别有一番滋味,铃宫娇哼着,在他又一次碰到自己的阴蒂时浑身一抖,穴口溢出了一大股汁水。

    猝不及防的切原被喷了一脸,有些懵逼地抬起头来,“花见,你尿了?”

    “……”铃宫的脸瞬时又红又白,羞愤得几欲踹飞这个天真的家伙。

    不过她还没说话,切原便又低下头去,张开大嘴包裹住穴口周围的肉开始吸吮,含糊不清道:“花见被我舔到尿尿了……所以要帮花见清理掉才行……好喝……”

    “别,别呀啊……突然那么激烈的话,会去的!”

    铃宫惊慌呼叫起来。刚刚高潮过的身体敏感异常,切原却重点关注了花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131/" title="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小说5200">玉麟传奇之母女狩猎者小说5200</a>

    穴口,还用舌尖刺到了甬道里剐蹭。这让少女感到有点难以自持,身体几乎弯成了虾子状。

    她难耐地乱蹬着双腿,脚尖绷成了一个直线,切原无师自通地察觉到自己的敏感点,更加卖力了。

    下体被固定在切原的脸上,逃也逃不开,躲也躲不过,铃宫被舔得眼角都泛出了泪花。

    切原呼吸粗重道:“花见……花见……尿给我!”

    他一边舔着,一边松开了一只手,解开自己的校服裤子和内裤,露出粉红色的肉棒来,握住它上上下下便开始撸动,还时不时挺动自己的腰身,像是幻想着在铃宫穴里抽送的样子。

    铃宫张着嘴,如同一条缺水的鱼一般,双腿箍在切原的脖颈上,手也插进了他的发间,自发地把自己的身体往上凑。

    “没错……就是那里!用力点,别咬……唔~喜欢……切原君好棒……好喜欢呀啊啊~~”

    “又要……要去了!!”

    铃宫闭上眼尖叫一声,身体一颤,便喷出了道透明的液体,直直浇在切原脸上。

    少年仿佛得到赏赐一般,长大了嘴接住这道液体,却因为太多而从嘴角滑落,咕噜咕噜的吞咽声不绝于耳。

    一直喷了小半分钟,铃宫才颓然地放松了身体,双腿无力地搭在切原的肩上,任由他爱怜地用嘴巴为自己清理。

    切原用舌尖勾着阴唇上沾着的液体,时不时感觉到铃宫的颤抖,便会在此多留连一会,身下撸着肉棒的动作也加快了速度。

    “花见……”切原红了脸,肉棒坚挺得没有一丝要射的意思,他只得一边为自己撸着,一边说些荤话刺激自己。

    “花见,花见……”他刚叫了几声铃宫的名字,肉棒便突突跳动了起来,仿佛对这个名字起了反应似的。“我把花见舔到尿尿了……花见会喜欢我吗?唔哈……”

    切原虔诚地在铃宫的穴口啄吻,手上的速度却一点都不慢,“喜欢你,花见……好喜欢你……对我笑的花见,解救我的花见,被我解开衣服的花见,被我舔了胸部会发出可爱的声音的花见,尿尿给我喝的花见……啊……我,我要去了,花见,我爱你啊啊啊!!!”

    少年压抑着低吼,粉红肉柱的顶端随即喷射出浊白的半透明精液,直直喷到了地面上。

    “呼……呼……”他平复着自己的呼吸,最后在铃宫的溪谷里从下到上地用力舔了一下,起了身,抱住铃宫。

    铃宫回应着少年的怀抱,大腿上传来的仍然坚硬的触感让她不适,但切原却什么都没说。

    这让她有点奇怪。

    以往的切原都是大大咧咧的,有什么想要的都会大声说出来,才不会像现在这样……难道是不好意思说?

    她的思考被切原的声音打断了。

    “花见……”切原紧紧地搂着她,像是想把她揉进身体里那般,勒得她有点呼吸不畅。

    “我喜欢你,真的喜欢你……但我也知道你不喜欢我……”他声音闷闷的,“甚至也不喜欢网球部的那些家伙……”

    “既然你不会接受我,我就不会逾越地做出那种恋人之间的事……那是为你的男朋友而留着的吧……可恶,好嫉妒!”

    不希望你去接触其他男人,别看别人,关注我就可以了!

    他明明是想这么说的。

    切原有些咬牙切齿,但没过一会又说道:“那……我们还是朋友对吧?下周就考试了,花见你……这周末能来我家吗?”

    铃宫沉默了一会,然后抬起手拍了拍少年天然卷的墨绿色短发,应了一声。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