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里番定则:更衣室必有激情(二)(H)

作品:《[综漫]少女被日常

    幸村的请求完全是恰到好处,让人无法拒绝的。www.6zzw.com

    铃宫犹疑了一会,最后还是耐不住过于敏感的身体上逐渐加重的疼痛,红着脸点了点头。

    得到少女的肯定,幸村的嘴角不经意勾了勾。

    铃宫花见,有着不适应他人对自己强硬的性格。

    柳的记录果然没错。

    铃宫白皙的手指捻在衣摆,双臂交叉缓缓提起,带着水手服逐渐离开了身体,盖住其视线。

    她的皮肤随之逐渐露出,像是香草冰淇淋一样,白皙且顺滑;同色系的半杯款bra将将包住少女莹润丰满的乳房,仔细看的话,还能隐约看见边缘蕾丝下的乳晕;白色的水手服挡住了视线……铃宫整体以一种被束缚的既视感暴露在幸村眼前,看得少年喉咙一紧。

    不过,衣服也很快就脱完了。

    少女柔顺的发丝因为刚刚脱衣服的动作而微微凌乱,加上泛红的脸颊和开始发紫的美背,意外让人的抖s心大起。

    她转过去以后背面对幸村,声细如蚊:“麻烦幸村前辈了……”

    少年无声地拧开了药酒的盖子。

    “好凉……”在药酒触碰到自己的身体的一瞬间,铃宫便一缩肩,小声念叨。

    “抱歉,不过请再忍耐一会吧。”幸村温热的大手沾着药酒,在铃宫的背上伤处揉按,一边道歉。

    那只手的掌心带来的热度,很快将药酒的凉意驱散,暖乎乎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在那处画着圈。

    也许幸村的技法真的很好,铃宫被他弄得,没过多久就轻吟了出来。

    “嗯~”

    她马上捂住自己的嘴,像受惊了的小兔子一样观察幸村,发现他没在意之后,才放心地转了回去。

    而幸村,到底有没有听见呢?

    从他逐渐开始游移的手就能看出来。

    他时不时往手上添加药酒,眼睛却径直盯着那白色bra的搭扣。

    如果……

    把它解开了的话……

    “咿呀——!”

    铃宫惊慌失措的呼叫声让少年回过神来。

    幸村一怔,竟是发现自己不知何时随着内心的想法,解开了面前之人的bra。

    少女转回来双手抱着胸,背上的搭扣没能及时被扣上,搭在了一边;她呈一种很是戒备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却不知这衣衫不整的模样勾得人食欲大起。

    幸村不适应地扯了扯领口的衣服,清清嗓子,道:“花见,抱歉……”

    虽然表面上这么说了,少年身下支起的帐篷却很是热情的抖了抖,然后变得更大了。

    这一切当然都被铃宫尽收眼底。她只瞥了小幸村一眼,就面红耳赤地挪开视线,声音也有点软了:“你……你转过去,我要穿衣服了……”

    好大……

    幸村嗯了一声,却还是杵在原地。

    两人静静对视了一阵后,最终还是少年认输。他叹了口气,提出最后的无理要求。

    “花见,可以抱抱我吗?”

    铃宫浑身一抖,被这嘶哑地充满情欲的声音感染,穴口吐出了一汪爱液。

    她发觉幸村好像有点不达目的不罢休,这才轻轻点了点头,看着幸村坐下来把自己轻松抱在腿上拥进怀里,愣住了。

    “等,等下,不是抱抱吗……”

    少女挣扎着,但那些微的力气对幸村来说几乎等于没有,或者反而是给小幸村助兴的。

    “嗯。”幸村的声音此时充满笑意,大手搂住少女娇弱的身体,避开了后背的伤,“坐在我的腿上抱抱,花见不是答应了吗?”

    ……答应才有鬼啦!

    铃宫咬着唇,想动又不敢动,一副被欺负了的神情。

    腿心那被硬物顶着的感觉已经越来越清晰了。

    少年抱着少女,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嘴角的笑意更浓。

    ——上钩了。

    幸村的手开始缓慢地在铃宫身体上游走,嘴里还说着话转移注意力。

    “花见……”

    “嗯……”

    “你知道吗,我很喜欢你哦?”

    “唔……”

    “是知道呢,还是不知道呢?”

    “……知道……”

    “是吗……果然是这样。明明知道我对你的爱意,但还是不做理睬,花见真是个坏女孩呢。”

    “不……我,我没有……”

    铃宫刚要抬头解释什么,就感觉到胸前一阵酥麻,重新软倒在幸村胸膛上。

    她的胸部正被一只手罩住,以很是轻柔的力道揉捏着,敏感的乳头刚刚被重点关照了一下。

    “嗯啊~幸村……前辈……”铃宫在少年的爱抚下,身体已经迅速进入了情欲状态,只剩下两三分清明还在抗拒。

    “等一下,这样……不行……”

    在更衣室做的话,万一被人看见……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7/7781/" title="永恒的静寂全文阅读">永恒的静寂全文阅读</a>

    “不会有其他人的。”

    幸村仿佛知道少女的顾虑,在她耳边说完,吹了口气,然后一手脱掉她只是挂在手臂上的bra,一手探进了少女的裙底。

    “……没穿内裤?”

    指尖直接摸到黏湿的花蒂时,幸村一愣,表情变得奇怪了不少。

    “我……”铃宫刚想说什么,就被幸村的吻堵住了嘴。

    他霸道地侵入少女的口腔,里里外外用舌头清扫一遍后,卷走了她的津液。

    “是切原拿走了吧?”

    幸村终于放开了她的唇,同时扒掉她已经没什么用的裙子,手指在花缝里来回摩挲,语气失落。

    被粗糙带茧的手指插入,铃宫娇声呜咽,甬道紧紧缠着他的手指,几乎说不出话来。

    “原来如此,是切原啊……”

    她的不说话被当做是默认,幸村加进了第二根手指,手法不那么温柔地抽插起来。

    “这个地方,已经被别人插进去过了啊……”

    “嗯~不……不啊~”

    铃宫被幸村极速在穴里开拓的动作弄得浑身酸软,不停分泌着汁液来迎合那快到产生残影的动作。

    “唔……我要……不……”

    她被插得两眼上翻,身体无助地扭动着想要逃离,却因为整个人都被禁锢在怀里而无法离开,连他加进去第三根手指都不知道。

    不到三分钟,铃宫就哭喊了一声,子宫尽头喷出一大股爱液,从幸村的手指缝漏了出来,沾湿了他的裤子。

    “幸村前辈,幸村前辈啊啊啊——!!”

    幸村的动作停住了,铃宫却还因为高潮的余韵而扭着屁股时不时在他的手指上套弄,以求快乐。

    铃宫喘着粗气,浑身赤裸地倒在连衣服都没脱的幸村身上。

    “这么快吗?”

    幸村也顾着铃宫的快感,在那紧致的阴道中慢慢插了一会,指腹在周围摸索着敏感点,想让她的余潮更久一点。

    他把铃宫放在椅子上,已经脱力的少女光溜溜地躺在上面,红着脸,满是爱液的下身还痉挛着的模样让他加快了脱衣服的动作。

    地上的保温壶终于被衣服盖住了。

    考虑到少女背上的伤势,幸村把她掰成跪趴的姿势,自己则跪在她双腿之间。

    望着那似乎在邀请自己进入的迷离眼神,幸村扶住下身,迫不及待对着已经准备好的小穴插入进去。

    “好大……”

    铃宫蹙起了眉,似乎难以忍耐这个粗长的家伙,往前爬着,却被幸村握住腰身一把拽了回来,两人的下身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哈啊——!”

    那一下让幸村的龟头结结实实撞上了她的花心,她瞬间连跪趴的姿势都保持不住,上半身软趴趴地倒在椅子上,只剩下半身被幸村禁锢着抬起。

    幸村也差点守不住精关,在最后关头紧咬着牙忍下来,才开始抽送。

    真是让人窒息的紧!

    想想这样的地方已经被自己的部员占有过,这样的表情,这样柔软的身体,这样温暖的乳房……全都被那个家伙使用过,幸村就控制不住心中的嫉妒之火。

    “没有的,嗯嗯……轻点……”铃宫的花穴被撑开,肉壁带着敏感点不停被摩擦,声音也断断续续道:“切原君……没有做过……”

    幸村突然顿住了。

    铃宫喘了口气,转过头来,面色潮红,眼睛里带着水儿,仿佛只容得下他一人似的。

    “我说,切原君,没有……插,插过我……”

    “真的?”

    “真的……”

    “……”

    长达十秒的沉默后,小小的更衣室突然爆发出了一阵高亢的吟叫。

    “呜呀……幸村前辈……不可以,那么快!……会,会去的!嗯嗯啊……”

    幸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苦尽甘来?哭笑不得?如愿以偿?

    他紧紧地握着铃宫的腰,只知道随着自己的想法,用力地去操。

    “花见……”幸村粗粗喘着气,声音里没有了刚刚那股疯狂劲儿,“花见……花见……”

    是不是把你操烂了,你才会留在我身边?

    他挺动腰身,撞得铃宫的身体在椅子上一晃一晃,皮肤上渗出了点点汗珠。

    墙边的留念板上贴着很多照片,那都是往年全国大赛优胜的部员们的合影,彼此搂着肩膀笑着。里面贴上去崭新的一张照片正是他们,以幸村为首的一群人。

    他们似乎都在注视着这里,这个更衣室里发生的激情。

    [黑化值降低——攻略对象“幸村精市”黑化值-3。]

    [好感度提高——攻略对象“幸村精市”好感度+8。]

    =======

    没有回应,很不开心。

    三千字的大肉章你们要是还不回应我。

    作者立刻玻璃心给你们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