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玖章

作品:《嗯嗯嗯轻点好疼太紧

    .

    「元凯」韦薇终于逮到机会跟他单独相处,但他眼中却有她未曾见过的冷漠。7k7k001.com

    为什么以前他对她都是笑谈风生的,怎么现在却对她不假辞色

    「有什么事吗」她叫了他好半天,却净杵着不说话,这是什么意思以为他时间很多吗

    他皱着眉,只差没叫她有事快说、有屁快放,他没闲功夫跟她在这耗。他摆个一脸大便样,教她怎么色诱得下去

    「我有事跟你谈,你能不能能不能晚上到我房里去一趟」

    「多晚」

    「唔十一点。」那时候,该睡的应该都已经睡了吧。她猜。

    「十一点不行,太晚了,那时候我早睡了。」

    骗人他怎么可能那么早睡

    「怎么,不相信我」

    「不,我怎么可能不信呢要不,早一点。」

    「多早」

    「唔十点行吗」

    「十点也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十点钟要洗澡。」他露出皮皮的笑。

    韦薇这才知道,他本是在耍着她玩,他一点也不想赴她的约

    没关系,只要他没明白的拒绝她,她就有希望。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现在。」

    「现在」

    「怎么,不行吗」

    「行,怎么会不行。」只要他肯给她时间,她就已经很开心了,她怎么会说不行呢。「那就现在吧。」

    「不过我不想进你屋里谈,你要是有什么事就现在说吧。」他拉了一张椅子坐下,背对着阳台与后头的月光。

    他表现得相当邪气,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屋里头有个人影在晃动,她偷偷的躲在梁柱后头偷看他跟韦薇的一举一动

    她以为他没看到她吗

    「说吧,你想跟我说什么」

    「我想说想说」唉,该怎么说呢说她想色诱他,在这时间、在这地点

    韦薇怎么想都觉得不妥,但他只肯给她这个机会,错过了这一次,她不晓得还要等多久。

    好吧,就现在吧

    韦薇豁出去了,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内裤里头去。

    「你你发现什么了吗」

    「发现什么」他装傻。事实上他对那个偷看的女人比对眼前这个想色诱他的女人来得有兴趣多了。

    「我我湿了」韦薇含羞带怯地说。她跟了他三年,太清楚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他喜欢女人清纯、羞怯;他讨厌女人主动,纵使主动也要表现得害羞,或是逼不得已。她觉得自己将这角色拿捏得很好,而他也是很想要她的,不然他的手指不会那样动。

    「哦」韦薇被他手指扣弄得几乎站不住脚。

    她爬上他的身体,坐在他的胯下,用自己的私处去磨蹭他的欲望。

    相对于她的荡,姜元凯只是笑得很坏。「明知道自己湿成那副德行了,还这么坏,把我的裤子也弄湿了看你怎么办」他掐住她前颤抖不已的花蒂,附在她耳朵旁说她坏,而他的目光却是看向屋里头的那个人。

    她似乎不能承受这样的事,在韦薇爬上他身子的第一时间,便偷偷的退下了。

    姜元凯脸上的表情随着韦蔷的离去,顿时变得冷漠。

    「够了吗」

    他冷淡的问题犹如一盆冷水,淋得韦薇莫名其妙。

    「什么」他在说什么,她怎么听不懂

    「我说你的能耐就只有这么一点点吗」

    「什么」

    「如果你的能耐就只有这么一点点,那么请你下去吧,我的身体对你一点反应也没有。」他毫不避讳的站起来给她看。

    他的胯下没起半点波澜,这意味着他对她一点兴趣都没有,而且相反的,她还让他倒尽胃口。

    「下一次有更新鲜的再来找我吧。」他推开她,冷绝地转身想离去,韦薇这才回神,明白刚刚他拒绝了她。

    「为什么为什么韦蔷可以,我就不行」他别以为她不知道傍晚的时候,他做了什么好事。

    他们下楼来时,韦蔷的脖子上有下午她没见到的吻痕,那是他赶在吃饭前留在韦蔷身上的印记而她不甘愿的是,为什么是韦蔷

    「我哪里比她差」她嘶吼着问。

    他干嘛要回答她这个问题她在他心目中一点地位也没有若问这个问题的是韦蔷,他还会勉强回答。

    从他脸上的表情看出了他的回答,韦薇气死了。

    她就不信韦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4/4242/" title="史莱姆契约公主无弹窗">史莱姆契约公主无弹窗</a>

    蔷真的比她好

    「你很得意」

    「什么」韦薇莫名其妙的挡住了她的去路,又莫名其妙的问她什么得不得意的

    她干嘛得意啊韦蔷一头雾水。

    「别一副无辜的表情了,没想到你跟你妈一个样母亲会偷别人的老公,女儿也差不到哪里去我跟我妈怎么就那么倒楣为什么你跟你妈偏偏来抢我们母女的男人」

    「韦薇,你够了哟,我不跟你吵不代表我怕你,你别得寸进尺,愈讲愈过分。」

    「我就算是过分又怎样难不成你以为事情走到现在这地步了,我还怕你」韦薇愈讲愈火大。她看到韦蔷这副盛气凌人的模样,就想到她被姜元凯拒绝时的难堪。

    当初她真是瞎了眼,才会引狼入室

    「你以为你今天能飞上枝头当凤凰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你肚里的那个孩子你说,孩子要是没了,你还能待在姜家吗」韦薇狠地看着韦蔷。

    她那冷冽的目光看得韦蔷胆战心惊。

    「你你想做什么」

    「你说呢」韦薇一步步的逼近她。

    韦蔷怕韦薇失去理智,会一时失控对她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所以一步步的往后退。

    「小心」韦薇虚情假意的惊呼。

    「什么」韦蔷往后看,却一脚踩空,整个人瞬间咚咚咚地往楼梯跌了下去

    「后面有楼梯。」她跌下去了,韦薇这才提醒她。

    「不是她的错,是我自己不小心跌下去的。」韦蔷躺在病床上,不只一次的为韦薇辩解。

    她不是替韦薇说话,而是真相本来就如此。虽说韦薇的确是想害她,但是跌下楼梯是她自己不小心,与韦薇无关,所以姜元凯不应该迁怒。倒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没了

    她想,她跟他的关系也没必要存在了吧。

    一想到自己即将下堂离去,韦蔷心里没有欢欣喜悦,倒是有股失落的感觉,幽幽的闷在心里头。

    这是怎么一回事

    她爱上他了吗

    而她没了孩子,他还会要她留在身边吗

    韦蔷一句也不敢问,只是默默的等待那一天来到。她要自己有心理准备,随时接受他要离婚的事实。

    只是她等呀等,从住院等到出院,从出院等到月底,再从月底等到年终

    「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要跟我离婚」有一个晚上,他又爬到床上跟她缠绵,韦蔷终于忍不住问他。

    「谁说要跟你离婚的」他气得挑高了眉。

    原来这阵子她总是心神不宁的,就是想着要离婚

    「我孩子没了,你就不需要这个婚姻了,不是吗」

    「你以为我守着我们的婚姻,就是为了孩子」

    「不是吗」

    「当然不是你脑袋装屎啊我若是单纯的为了孩子才守着这段婚姻,那孩子没了,我干嘛还每天爬上你的床」

    「对啊。」她也很怀疑,也一直想不透。「为什么」

    「你不知道为什么」他问得咬牙切齿,好像她不知道理由罪该万死。

    可是她真的不知道啊怎么办

    「啊」他又在生气了,因为他的手又爬进她的小里,又用乱的手段让她为他尖叫。

    他每次都这样,只要她做了什么事让他不开心,他就这么玩她

    「别别这样」

    「要我别这么玩你也成,可你得先告诉我,孩子没了,我为什么没跟你离婚。」

    「因为因为啊别刺得那么深、别别动得那么快」韦蔷骑在他的手上,身子因他而颤动不已,硬挺的尖还颤动地刷着他结实的膛,蜜因此而流下湿答答的蜜津,弄得他的手臂都是。

    韦蔷抬眼想求他放了她,以后她再也不问他这个问题了,但她一抬眼,却不期然地撞见他眼底的温柔,有一个答案像一道白光劈进她脑海里

    他爱上她了

    可能吗

    「是是爱吗」她不怎么肯定,两手抓着他,目光怯怯地迎向他。

    而他

    他笑了。

    是的,是爱。她难得聪明一次,只不过聪明得太迟了,他的身体还是想要她。

    「翻过身去。」

    还要翻身

    那么是她猜错了

    「不是爱吗那是什么」她不明白呀韦蔷频频转回头去看他。

    他扶着自己的欲望,挺身进去

    这个笨女人,他一天要她好几回,这不是爱是什么

    她真是蠢毙了

    全书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