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章黄氏的仁慈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新书上传,恳求各种支持,谢谢!!】

    二凤想到了那块有些古怪的玉佩,自己就是因为它才来到这个时空的。www.83kxs.com

    忙将颈上的凤凰玉佩从衣服里掏了出来,这才发现,本来是透明玉色的凤凰玉佩,此时却变成了彩色,颜色和池塘上方的彩蛋颜色十分相像,色泽变得更加温润。

    见到玉佩突然变色,二凤终于肯定了这是一个随身空间,瞬间兴奋起来,开始时的恐惧和疑惑全部消失殆尽。

    开心的咧嘴笑了起来,这是老天送给自己的穿越大礼包啊,自己一定得好好利用。

    可能是笑得太过火了,脖子上传来了疼痛感,二凤用手摸到了那个结痂的伤口,脑袋里灵光一闪。她想到大概是因为伤口流出的血恰好让玉佩吸收了,触发了里面的空间,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来这里这样久,现在才发现空间的原因吧。

    本来特别恨龙年发,现在反而感谢他了,要不是他那一推,这个空间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触发呢。

    但她还是想出去确定一下这不是自己的臆测,很快她又着急起来,刚刚是无意中进来的,现在该如何出去呢?用手下意识的摸着凤凰玉佩,眼前花了花,然后周围陷入了黑暗,鼻间甜丝的空气香味没有了,耳边传来了春生那熟悉的鼾声。

    呼,终于出来了!二凤轻呼一口气,在黑暗中转着黑亮的眸子,仔细听去,汪氏和毛伢好像也都睡着了。

    不行,还要再试试!现在已经肯定了空间和玉佩的关系,她手里握着玉佩,心里想着进入空间。然后身体动了动,眼前一亮,果然又进入了刚刚的空间里,一切都还是自己离去时的模样。

    轻吹了一下口哨,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在原地转了几个圈。

    哈哈,我的地盘我作主!她兴奋的手舞足蹈,脸上洋溢着开心明快得意的笑容,只差在地上打滚儿啦!既然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地方,得要先熟悉它啊,二凤在这个陌生的空间里逛了起来。

    肚子‘咕噜’叫了一声,晚上没吃饭,可怜的胃又在抗议了。这里也没有吃的,只有那塘水看着很清澈,不如先喝点水再说吧。

    她在塘边蹲身下来,只见那塘水清澈透明,却无法见底,可能因为水太深吧。

    走近了才发现,这水塘中间的水面上竟然然盛开着一朵颜色碧绿的奇异花朵,足有两张荷叶大小。这花她从未见过,似菊非菊,似莲非莲,似兰非兰。空气中那甜丝丝的味道更浓了些,甜中还带着如水果般的香味,让她心神俱舒。

    闻着这好闻的味道,她忍不住用手掬了一把塘里的水,入手感觉绵软,但还是不敢直接进嘴,不能确定这水到底能不能喝。

    放在鼻间闻了闻,没有任何怪异的味道,反而带着甜香味。受不了这香味的诱*惑,她用舌头轻轻舔了舔,顿时有甘甜带着果香的味通过舌尖传递向味蕾,觉得满嘴生香,犹如那琼浆玉液般,大着胆子咽了一小口下去。

    水入胃,感觉特别舒坦,味道比自己在现代喝过的那些果汁、饮料、矿泉水神马的都要好太多。

    哇,捡到宝啦,二凤毫不犹豫的将这捧水全部喝了下去。

    又连喝了好几口,直到打了个饱嗝,这才用手抹抹嘴边的水迹,有些意犹未尽,一点儿饿的感觉也没有了。

    她又盯着那彩蛋看了会儿,在想着这是什么蛋,是真蛋还是假蛋,为什么会悬在半空中?

    看了会儿,没有想出什么名堂,轻轻摇摇头,然后起身站起来走向那竹屋。

    轻轻推开那扇小竹门,里面空间不大,只有十个平米的样子,里面放着一张竹凉床,一张小小的竹桌和一把小竹椅子,竹桌上面还放着竹制的杯子和碗,还有几件农具和两个木桶。空间虽然不大,但这些东西摆放得很整齐,倒不显空间狭窄,反而感觉好温馨。

    二凤揣着激动的心情,一会儿摸摸凉床,一会儿坐坐小竹椅,一会拿起竹碗细细的看着,发现和自己小时候吃过的碗好像。一会儿又在凉床上躺着:“嗯,可真舒服,小时候,家里也有这样的一张凉床。夏天的时候,爸妈就会将它搬到院子里的那颗老梧桐树下,任由自己在上面玩耍。”

    她自言自语着,神游了一会儿,起身坐了起来,看着放在墙角的锄头,想起了那片光秃的土地。

    那地看着还不错,如果不种点东西,是不是太可惜了。正好现在无事,将土松好,明天可以拿点种子进来种植试试看行不行,正好这里面家具和水都有,也不用太费事。

    想到就做,她立马拿起锄头出了竹屋,走到地边,向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微搓了下手,抡起锄头,开始松地了。

    这土土质松软,水份充足,一看就知道非常肥沃,相信应该能种出庄稼来的吧,二凤自信满满的想着。

    她不停的挥舞着手中的锄头,奇怪的是也不知道累,她想着自己进来这里有段时间了,万一汪氏他们发现自己不在床上,那就麻烦了,忙将锄头洗了洗,重新放进小竹屋。

    看着被自己松过的地,她有种成就感,一定要让这里生机盎然起来。

    然后满意的出了空间,甜甜的睡去了,今夜一定会睡得很香滴。

    第二天黄氏非常难得的起了个大早,当二凤一家提着东西出现在院子里时,她已经将一些破旧的东西收拾好堆在了地上。

    四件生锈缺损的农具,四个豁了口子和明显裂纹的碗和四双脏兮兮的筷子,还有一个半新的铁锅,就这锅看着还顺眼些。

    看着这些烂东西,汪氏和春生心里凉了半截,二凤则无所谓,现在有了空间,她的底气更足了。

    黄氏冷眼扫了扫汪氏,拍拍手斜着眼睛说道:“哎,我这人就是心软,要是遇到心狠的,一件东西都不会给你们的。”

    “是啊,像你这样大方的人,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哦。可真难为你了,费了那样多的心思,挑了这些破的坏的给我们,你这心啊……可太仁慈了。”二凤冷笑着毫不惧怕的讽刺道,实在忍受不了黄氏这让人反胃恶心的话语。

    “你们不要不识好歹,给你还挑三拣四的……总有一天要撕烂你的嘴。”黄氏脸色变了变,用手指着二凤正准备开骂,可实在是找不出骂的理由,只好愤愤的甩着手进了屋子,后面一句话是在心里狠狠的骂着。

    “凤儿,少说两句吧。”汪氏低声道。

    “娘,我知道啦。”二凤顺从的应道,但心情却无比的畅快,突然又想到了一件事,冲着屋内喊道:“房子的房契和地契呢?”

    黄氏一脸怒气的站在门口将两张淡黄色的纸揉了揉扔向院子的地上,转背又回屋去了。

    二凤忍着火将纸捡了起来,将纸理了理,仔细看了看,果然是月形山脚下房子的房契和地契,忙交给了汪氏,家里人可不知道自己会识字的。

    “娘,您看看。”

    “嗳。”汪氏接了过来,她字识得不多,只是见纸上盖着印,想应该没错,就小心的收了起来。

    春生从表舅汪贵财家借来了牛车,将所有东西全部放了上去,正准备离去的时候,龙年发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走了出来。

    牛车上简单的行李和破旧物件,让他的脸上终于有了丝愧疚之色,看着汪氏,将手里的袋子放上车子吩咐道:“将孩子们看好,在稻子没收回来之前,这点米先吃着。如果不够的话……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吧。”

    汪氏点点头,看着龙年发的眼神有些不舍。

    龙年发又看向将脸撇去了一边的二凤和春生,声音硬了些:“你们俩要照顾好你娘,以后性子不要那样硬,要学会尊重长辈。”

    “谢谢您老的关心,这些米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吃得上呢,说不定啊,今晚我们就让怪物给吃了,倒让您老省心。您老没事了吧?没事的话,我们先走了。”二凤脸上带着嘲讽地笑容刻薄的说道,然后向春生使了个眼色。

    “凤儿,别和你爹这样说话。”汪氏拽着二凤的胳膊阻止道。

    二凤撇了撇嘴,春生看着龙年发的表情也有些冷。

    龙年发咬咬牙,瞪了二凤一眼,甩甩手进了院子,院子里传来了黄氏的骂声:“你这死鬼,拿米给他们做什么,心疼他们饿死啊!”

    二凤脸上的表情很冷,黄氏,你就等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