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章破败的屋子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新书上传冲榜中,恳求收藏、推荐、点击、留言等支持,媚儿拜谢啦!】

    ************

    牛车穿过田间的一条不宽的小道,上了相对开阔些的大道后,春生伸手指着不远处掩映在树木间的房子说道:“娘,快到了。www.kmwx.net

    汪氏三人顺着春生手指的方向看过去,一栋颜色灰旧的房子在树影之间若隐若现。

    二凤一瞧之下不禁大喜,四周的风景可真是漂亮,房子的坡下面是一个大大的池塘,房子后面是一座大山,也就是月形山,远远看去还真像是一轮弯弯的月亮倒扣在大地之上。

    虽然还未到秋天,但山上的颜色却是红黄绿相间,如那画中风景一样。背山面水,可真是一处好地方。

    “这地方可真美。”二凤由衷的赞道,想想每天能在鸟鸣声中醒来,是该有多么的惬意啊。

    其他三人都向她投来怪异的眼神,春生说道:“凤,这还美呢?房子是要有人撑的,这样久没人住了,肯定破败得不成样子了,还有想想怪物,心里都颤得慌。”

    二凤窒了一下,如果这房子换成白墙黛瓦、飞檐翘壁的小别墅,那就美呆了。至于怪物嘛,生长在红旗下的她认为这个——可以没有。

    牛车终于在房子的小院前停了下来,这房子左右都没有邻居,离他们最近的一户人家是路对面的孙来宝家,也有两百多米的距离,而且也不是在这山脚下面。

    房子是土墙瓦顶,土夯的一人高围墙已经倒了一半,院门倒在了地上,院子里面杂草从生,黄绿相间。杂草后面是正屋,屋顶的瓦有些地方明显缺了,但从前面看过去,大部分还是好的。破败在他们的想象当中,但总算比众人预期的要好一些。

    “娘,你和毛伢先坐会儿,我将牛车赶紧送去给表舅,凤,你去除草,我马上就回来。”春生将车上的东西卸了下来,将一把生满了铁锈的锄头递给二凤吩咐道。

    二凤点点头,不用春生说话,她也准备动手了,要不是这天气太干燥,直接放火将这些草烧了最好。

    毛伢从汪氏怀里滋溜一下滑了下来,眨着亮亮的眼睛说道:“二姐,我也帮你。”

    二凤摸摸毛伢小小的脑袋笑了,带着毛伢进了院子。进去后,她发现有些杂草比自己的个子还要高,抡起锄头贴着地面锄了起来。这锄头因为生了锈,好久没有用过,很是吃力,但因为有了奔头,她则不觉得累。

    汪氏也跛着脚走过来,不顾二凤的劝阻蹲在地上用镰刀割草,二凤只好随了她。

    毛伢则用稚嫩的小手‘哼哧’的拔着矮小些的草,三人干得不亦乐乎。

    “娘,您看谁来了。”春生的声音远远的传过来。

    汪氏在二凤的帮助下吃力的站了起来,只见表兄汪贵财带着两个儿子扛着锄头,拿着镰刀和耙子快步走了过来。

    “二姑。”汪大满和汪二满喊了汪氏。

    “嗳,孩子他舅,你们怎么来了,田里的活在忙着呢!”汪氏说道。

    汪贵财摆摆粗壮的大手:“孩子他姑,田里的活不急这一会儿功夫,这院子不收拾出来,你们咋住呢。”

    “二姑,这是我娘让我带来的。”汪大满将几根煮熟的玉米棒递给了汪氏。

    “嗯。”汪氏接过后,心一酸,自己和孩子们从昨晚到现在都还没吃呢,忙唤了二凤三人过来,一人拿起一根先吃了。

    汪贵财带着两儿子先去除草了,二凤和春生飞快的啃完玉米后,也加入了进去,而毛伢和汪氏则被他们吩咐看着行李就行了。

    离二凤家不远的孙来宝手里提着一把锄头小跑着过来了,不说二话,加入了除草的队伍。

    “来宝,你咋来啦?你家里昨天不是割稻子了嘛,谷子都脱下来啦?”春生见到突然到来的他,奇怪的问道。

    孙来宝微黑的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我刚刚在家门口看见你们来这里了,想着肯定需要帮忙,就过来了。”

    “谢谢啊!”春生感激的拍拍他的肩膀。

    二凤也向孙来宝笑了笑以示谢意,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忙低下头认真的锄草去了。

    人多力量大,多了汪贵财一家人和孙来宝,约一个时辰,这院子里的杂草就被铲除干净,堆在院子一角,晒干了可以当柴火来烧的。

    杂草除干净后,视野开阔起来,院子倒是挺大的。同时发现院子里还有一口水井,只是里面落满了枯草落叶,不细看,根本不知道是口井。

    这正屋的大门缺了一个,众人一进入屋内,顿时树叶和杂物腐朽的霉臭味扑鼻而来,大家都不自觉的屏了下呼吸。幸好这屋子的门一直是半开的,要不然这味道更难闻。

    “啊!”二凤突然惊呼了一声,一个棕褐色的动物从屋内突然窜出来,擦着她的脚急奔而去。然后屋内是一阵窸窸嗦嗦和老鼠的吱吱声,带着慌乱,看来房子长期没人住,倒成了动物们的乐园。

    “哪里跑。”汪大满反应倒挺快,提着锄头就向那褐色影子追去,汪二满也紧跟其后。

    “好像是个狗獾子,早知道有这东西在屋里,刚刚就应该堵住这门的,大满不一定能抓到。”汪贵财有些兴奋的说道,但声音里有些惋惜。

    狗獾子,二凤两年前端午节时和爸爸一起回乡下二叔家过节时,在二叔家吃过的,但没见过它长什么样。獾肉肉质鲜嫩,汤汁鲜美,那味道一直久久让她回味,但可惜后来就没有吃过了。听二叔说,这獾子的数量越来越少,很难抓到了。

    而且它不但肉味鲜美,营养丰富,而且皮可以做衣服,毛可以作笔,獾油可以治疗烫伤和烧伤,可以说全身是宝,没想到今天竟然见到了。

    一小会儿功夫,汪大满兄弟俩沮丧的回来了,摊摊手,果然没抓着。

    “被它跑了,真可惜。”汪二满说道。

    “算了吧,干活,等田里的活儿忙完了,到时候去山里碰碰运气。“汪贵财挥挥手说道。

    汪大满兄弟俩人和村里几个小伙子喜在农闲时上山打打猎,贴补一下家用。如果运气好的话,打只野猪或狐狸什么的,那打一次猎的收入抵在田里忙活一年了。但这样的机会是少之又少,所以只能在农闲无事时来做。

    大家将心思收了回来,二凤则凝神想着,如果这狗獾子能再跑回来被自己抓住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