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章月形山的传说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感谢亲虚无轮回的pk票,亲南宫若菲的平安符,么么先,嘻嘻!如果亲们喜欢此文,请加入书架收藏一下,谢谢!]

    **************

    二凤没有带锄头,见四周无人,赶紧进了空间,昨晚种下的那些种子果然都发芽了,苋菜看样子,下午的时候就可以拔出来吃了。

    二凤满足的看着一片绿色,去小竹屋里拿了锄头出了空间,将锄头挨着地面小心的除着棉花地里的杂草。

    “凤儿,你还真来这儿了。”春生的声音在身后传了过来。

    “哥,你咋来啦?”她扭过身子看向身后软声问道。

    春生扛着锄头走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带着喜悦,不过,在见到地里的山芋和棉花长势后,浓眉紧紧的皱在一起。他摇了摇身边的一株棉花很郁闷的说道:“我早就琢磨着要过来将这地里的草除除了,你看这地荒成啥样了,今年这棉花和山芋还不知道有没有收成呢。你瞧这棉花花没几朵,桃更没瞧见,哎。”

    “哥,放心吧,现在可能只是草太多,今天将草除了,正好要下雨,说不定过几天就结满桃,然后遍地雪白了,嘿嘿。”二凤笑着安慰道,今天田里的稻子给了她自信,现在看来空间池塘里的水不但口感好,让作物加速生长,而且还能加改善田地的土质。

    春生摸了摸头,将嘴抿了抿说道:“也许吧。”转而又高兴起来:“凤儿,好奇怪哦,你有没有发现中间那块田里的稻子一夜之间好像长得好些了,没那么龌龊了。”

    “是呢,我也发现了,这也啥好奇怪的,季节到了嘛,现在不长还等到啥时候。有时候你瞧那稻子今天看着还是青的,明天说不定就黄了。”

    “这倒也是啊。”春生摸摸头笑着应道。

    “哈,这回咱们不担心没米吃啦。”二凤黑黑的小脸上绽开甜甜的笑容,然后又低头去锄草。

    春生看着二凤那黑黑的脸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一家人的皮肤都偏白,虽然也长期在田里劳作,但和村里其他的人相比,明显要白好多。只有这凤儿是例外,皮肤的颜色如同晒久了太阳一样,黑得……黑得可爱,他想了半天,才想到这样一个好词。

    二凤弯腰在锄着草,没有注意到春生脸上的表情,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要不然会郁闷至死的。哪个女孩子不愿意自己肤如凝脂,白皙透亮啊,只是穿到这副身体里来,是没得选择的事情。

    两人约莫忙了近一个时辰,直到毛伢来喊他们回家吃早饭,这草才除完。

    草除完了,也同时发现这靠近山边的山芋藤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啃了一大片,露出了一个个土坑和黄色的干巴巴土,一些枯黑色的山芋叶子零落着。

    这棉花和山芋藤本就长得稀拉,特别是山芋,那藤上的叶子大都开始发黄了,现在竟然还让其他的野东西给破坏了,二凤真是火从心起,却也无奈。

    她走过去,在紧靠着被破坏的地边随意用手拔起来一棵,只见根部只挂了两根如同小指般粗细的山芋

    “md,真可恶,要是我让发现是哪个野东西啃的,看我不打死它。”看着被啃得乱七八糟的山芋藤,一向性格憨厚的春生也忍不住爆粗口骂道。

    “是很可气,哥,咱们先回去吃饭,然后咱们赶紧将这片地给围起篱笆,这野东西可能还会来的。”二凤忍着气说道,看着被破坏的地,也实在是非常心疼。

    毛伢则将山芋藤上挂着的两根小山芋给扯了下来,在衣服上擦了擦,就放进嘴里脆脆的吃了起来,二凤看着他这样,又好气又好笑,轻敲了他一爆栗,毛娃则露出雪白的牙齿乐呵呵的笑着。

    “走吧。”春生牵起毛娃走在前面。

    “哥,你和毛伢先回去,我将这锄子还给舅家去。”二凤在后面磨磳着说道。

    “行,那你快点儿啊。”春生回头看着她应了声,然后跨大步走了。

    二凤见他和毛伢走得远了些,忙快速返回了地里,弯下身子选择性的掐了些新鲜长势旺些的山芋藤,然后连同锄头一起放进了空间里。出了空间后,用空间的水将棉花地和山芋地通通浇了一遍。看着潮湿的土地,她抿着嘴拍拍手,回家了。

    她刚走没多远,一个灰棕色的大家伙带着一群小家伙大摇大摆的走进山芋地里,大胆的在里面拱了起来。

    回家后,二凤见到院子里多了几颗新砍加来的竹子,看来是应汪氏的要求,春生起早去砍的。汪氏正在院子里的菜地前面乐滋滋的瞧着,见到二凤他们回来了,忙向他们招招手:“凤儿,你们几人快过来瞧瞧,昨天撒的种子今天就发芽了,真是快。这样下去,过不了几天,咱们就有新鲜的菜吃啦,呵呵。”

    二凤在心里开心的笑着,面上装作新奇的样子和春生他们一起唏嘘着,都赞这块地肥。春生又告诉了汪氏田里的稻子长势见好,汪氏又是一阵激动,在心里暗谢菩萨的保佑。

    吃过早饭,二凤和春生两人在屋子周围看了看,这一片的荒地很多,这些地十年前其实就是正儿八经的熟地,只是有了怪物传说之后,这些地就被荒废了。他们俩然后决定,先将屋子左边那块长着杂草和一些小灌木的荒地给恳出来,其实的地以后再作打算。

    龙井村地处山间,四面都是山,只有一条道连接着月山镇。但最高的山有两座,一座狮子山,远远看去像一头卧在地上的雄狮。另一座就是这月形山,它比狮子山的海拔还要高些,两座山互相遥望,中间是一条不宽的小道和村里的田地屋子。

    这月形山在接近山顶的地方有一个蝙蝠洞,这洞到底有多深,没人知道。只传说曾经有只猫跑进了洞里,在洞里走了七天七夜才出来。至于这是真是假,无法考证,因为没有人敢深入洞里。

    在那蝙蝠洞的洞口边还有一口直径约一米的深井,井的名字就叫龙井,终年不枯,这村名就取自这井。祖祖辈辈们都认为这井里住着一条龙,一直在保护着村人的平安和风调雨顺。为此,每天过年的时候,村民们都会结伴一起上山祭拜龙神,并向井里丢些铜板进去,表达他们的心意,以此求得来年的丰收和身体健康。

    至于这龙井的井深,更有一夸张的传说,就是村民们年初投进去的铜板要到年尾最后一天才能着底。

    可是大概十年前,几个结伴进山砍柴的村民突然一去不回,家里派人去找,结果派去的人也不见踪迹。过了一段时间后,失踪村民的骸骨出现在了村口,并且住在月形山脚下的村民,在半夜经常能听到怪异的吼叫声。

    至此后,就有了月形山有怪物的传说,弄得人心惶惶,再也没有敢进这座山了。原本住在月形山山脚下的村民更是全搬去了狮子山那边,甚至就连这边的田地都不敢种,以至于全给荒了。

    这些年过去了,虽然村民们心里的惶恐没有当初那样深了,但还是没有人敢冒险进山去,因为此前那血的教训深深印在了脑子里和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