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7章毛伢很毒舌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挥爪求各种票票、收藏、粉红啊,媚儿感激不尽!】

    **************

    汪氏那欲言又止的样子,二凤和春生两人都注意到了,春生忙问道。www.kmwx.net“娘,咋了?”

    汪氏的视线落在那胖头鱼身上,垂着眸,低声道:“你爹最喜欢吃这胖头鱼的头,要不,你们也给他送一条过去吧,正巧今天鱼儿多。”

    “娘!”二凤和春生两人同时叫道,语气都非常不满。龙年发都这样待她了,她竟然还想着他喜欢吃鱼头,鱼鳞都没得给给他吃。

    “无论他做过什么,他也是你们的爹啊。”汪氏讷讷道,她自然清楚孩子们对龙年发的恨。

    春生沉着脸没有说话,心里的喜悦被汪氏这番话给冲淡了。

    二凤吸了口气,声音软了些道:“娘,不是说我们不愿意送鱼给他吃。但是,娘,您有没有想过,咱们送鱼过去,并不是他一个人吃啊,还有那个恶女人。一想到那恶女人,我就是宁愿这鱼臭掉烂掉给猪给狗吃,也不会让她尝这鱼的味道。”后来不自禁将声音拔高。

    一旁的毛伢听到黄氏,忙用小手抱着比他粗壮几倍的水缸喊道:“我不要送鱼给那坏女人吃,不要给她吃,她是坏女人,老打我,还骂我,还骂娘。”

    “毛伢乖,不给。”春生摸摸他的头低声安慰着。

    提到黄氏,汪氏也沉默了,落寞的眸子里多了伤心,二凤更是不忍,蹲在她的身边握着她手柔声道:“娘,如果他真的喜欢吃鱼头,不如……不如我们喊他过来吃吧。如果他愿意来的话,我们保证会好言好语相待,不会让他难堪的。”

    这个提议让汪氏抬起头,二凤发现她眸子里神采奕奕,脸上的皱纹好像也舒展开了。

    “那我现在就去将鱼剖了,你们俩去快去快回。m4xs.com”汪氏软软的声音里有着激动。

    其实也难怪她激动,龙年发已经好几年没有和她一起同桌吃饭啦,只有除夕例外,但是因为有黄氏在一旁的冷嘲热讽,那饭吃得如同嚼,如坐针毡,恨不得早一点离开。

    虽然龙年发这些年待汪氏及其所生子女不上心,但在汪氏的心里,龙年发就是她的天,自己的喜怒哀乐几乎都是建立在龙年发的态度上。

    哎,二凤在心里重叹一口气,虽然对汪氏的这种做法想法不赞同,但她毕竟是自己的娘,自己不能去菲薄她,只希望她能开心就好。

    看着屋外如瓢沷般的大雨,二凤无奈的说道:“娘,现在雨太大,衣服再湿了都没得换啦,等雨小点儿我们就过去,我先洗衣服去了。”

    汪氏不好意思的笑笑:“嗯,那我先去剖鱼。”

    “哥,你去帮帮娘吧。”二凤见春生还在生闷气,走到他身边,对他使了几个眼色轻声劝道。

    春生沉着脸点点头,有些不情愿的带着毛伢跟在汪氏后面进厨房去了。

    二凤将放在院子里接雨水的桶拎了一个进来,将脏洗衣服放进去认真的搓洗了起来。将衣服在空房间晾好后进了厨房,汪氏已经将鱼头洗了干净,正准备下锅用水煮呢。

    “娘,这鱼头不用油煎一下吗?”二凤问道。

    汪氏犹疑着说道:“用油煎?以前我就是直接用水煮的啊,要不,凤儿,你来煮吧。”她想起了味道鲜美的獾子肉,对二凤的厨艺现在是信任的很。

    二凤倒也没有推辞,笑着点点头:“娘,如果我煮得不好吃,可不要骂我啊。”

    “你这丫头。”汪氏嗔道,然后将头伸出厨房向院子里看了看雨势。

    二凤吩咐毛伢烧旺火,用手在接近锅底的上方感受了一下温度,感觉到有些炽手,倒菜籽油入锅,用锅铲将油涂满锅,依次放入鱼头和鱼块。

    锅里‘滋啦啦’响个不停,很快鱼那独特的香气就飘散出来,汪氏在一旁笑眯眯的瞧着,见女儿小脸上那副认真的模样,很是欣慰。女儿如此能干,做娘的自然感到骄傲。

    见鱼肉的颜色变了,二凤将鱼头和鱼块用锅铲小心仔细的翻了个面,让另一面继续煎着。趁此煎鱼的机会,她早将空间里种出来的蒜头、生姜、朝天椒洗干净切碎备用了。

    野生的鱼儿本身就味道鲜美,不必要放太多的佐料,否则会将鱼本身的鲜味掩盖了。

    “娘,今天这雨可大,石门河里的水肯定要漫出来了。”春生走进厨房对着汪氏说道。

    “谁说不是呢,今年雨水足,省了车水这累活儿,也好。”汪氏又伸头看了一下雨势答道,见这雨还没有停的迹象,她心里又不免着急起来,怕雨势太大,二凤他们不去喊龙年发。

    “这倒是,要不然都累死了。”春生点头应着,并吸了下鼻子赞道:“这鱼可真香啊。”

    二凤有些臭p的昂起黑黑的小脸,挑着眉玩笑道:“你也不看看这鱼是谁煮的,可是我凤大师傅哦,能不香吗?”

    汪氏轻点了一下她的额头笑嗔道:“你这丫头,说你胖就喘起来啦,呵呵。”

    春生也笑着道:“娘,您有没有发现,凤儿这性格是越来调皮了,以前可是闷葫芦一个。”

    “是啊,自从那次生病过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汪氏也点头赞同着。

    二凤汗了下,忙笑着道:“那是因为我的脑子被烧开窍啦,嘿嘿。”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毛伢突然接口道:“娘,二姐没有变。”在众人都看着他时,小嘴又一动:“她还是以前那个二姐,你们瞧她还是那样黑,就像这火钳一样黑。”举了举手里拿着烧火用的火钳比划了一下。

    “哈哈。”汪氏和春生两人被毛伢的话和动作给逗得大声笑了起来,

    “龙春雨,闭上你的小乌鸦嘴。”二凤瞪着眼睛挥舞着手里的锅铲怒吼道,看着火钳那黑不溜秋的模样想吐血。

    尼玛,这是姐的软肋啊,不要老戳行不行啊!对了,姐要美白!虽然这是农村,对皮肤白与黑不是特别看重,但也不能太黑啊,姐是女纸啊,伤不起啊!二凤再次干嚎。

    毛伢则立马跑到汪氏的背后,拉着她的衣襟嘟着小嘴委屈道:“娘,您看二姐她欺负我。”

    “好啦,毛伢,下次不要这样说二姐。”汪氏摸了摸毛伢的小脑袋,止住笑对他轻斥道。

    然后又看着二凤安慰道:“凤儿,别听毛伢乱说,你现在比以前白了些,再说了,皮肤白又不能当饭吃。”

    二凤用眼神将毛伢再次杀了一遍,而后瞧向锅里,鱼已经煎得两面变成了金黄色,用水瓢舀了水放进锅里,直到将鱼全部淹没,加入姜蒜辣椒盐醋酱油,盖上锅盖。

    “娘,这样就行啦,将水烧沸后,将火改小一些慢慢炖吧。”二凤拍拍手,伸头看了看院子:“雨好像小了些,哥,我们赶紧去吧。”

    “嗯,走。”春生早将鱼放进篮子里,上面还盖上草遮掩起来了。

    两人穿好蓑衣正准备出门时,汪氏又在身后喊道:“凤儿,等一下。”她从袖笼里掏出十文钱:“顺便在大根叔家打点酒带回来。”

    “嗯,好的。”二凤接过钱,发现汪氏递钱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希望龙年发不要让她太失望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