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9章龙二宝的亲事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媚儿望天对手指,天上会不会下票票雨呢!呜呜……人家要票票收藏嘛……呜呜……】

    ***********

    二凤远远的指了指黄氏家,然后向二妞拜托道:“妞,麻烦你去将我爹喊出来一下。www.kmwx.net若遇见那女人,你就说维根叔找他有事,我在枫树下面等他。”她指了指身后的一棵大枫树。

    她知道如果自己去喊龙年发,黄氏肯定是不允许龙年发过去的。

    为了圆汪氏一个心愿,为了对汪氏尽一份心,只得借二妞之手了,却不想这样做最后让二妞受了莫大的委屈。

    二妞虽然也讨厌黄氏,甚至有些惧她,但为了二凤,还是点点头:“凤,放心吧,我这就去,你等着啊。”

    黄氏家的院门是开着的,二妞进得院子,正巧黄氏从堂屋里出来,她不得不喊了一声:“翠霞婶,年发叔呢。”

    黄氏因为二妞家和二凤一家走得近些,对她自然好脸色,眼睛斜睥了一眼,从鼻子轻哼一声:“找他有啥事,和我说不行嘛?”

    二妞在心里暗骂了一句黄氏,还好龙年发听见声音从一侧的仓房里走了出来:“哦,是二妞啊,找我有事吗?”

    瞟了眼黄氏,二妞笑着说道:“年发叔,您现在有空吗?我爹找您有点事儿,想让您去一趟呢。”

    龙年发看了眼黄氏,眼睛里有征询的意思,她冷哼一声,瞪了眼二妞,扭着腰摆着臀重新回了屋子。

    他脸色一讪,看着二妞点点头,跟在她后面出了院子。

    “年发叔,是二凤找您。”二妞低声说道,然后用手指了指那棵枫树,然后转身回家去了。

    龙年发听了二妞的话,倒是一愣,怎么也想不到二凤会主动来找自己。想了想,心里又开始恼火,肯定是遇到困难想到自己了,他沉着脸走了过去。

    “爹。”二凤飘飘的喊了一句。

    “说吧,是不是家里缺啥,上次给你菜,你还假硬气不要。”龙年发的声音有些冷。

    二凤窒了一下,真想转身就走,将牙齿狠狠咬了下嘴唇,深吸一口气,将情绪给平复了一下道:“我哥今天抓到胖头鱼了,我娘让你中午过去吃鱼头。”

    龙年发的脸微微有些发烫,为他那想当然的想法。心里一酸,声音柔和了些道:“好不容易有点好吃的,你们就留着自己吃吧。回去告诉你娘,她的心意我明白,让她自己要顾身子。”

    “娘让你去,你就去吧。若你心里还有娘和我们兄妹几人的话,就过去吧,娘在家等着呢,我先去买酒了。”二凤不想让汪氏失望,只得如此说道。

    丢下话后,她提着篮子转身走了,只留下发怔的龙年发。

    二妞回到家,吴氏正在用剪刀剪着苋菜根,见她回来,说道:“这么快就回来啦。”

    “嗯,凤儿只是让我去喊一下年发叔。”二妞蹦跳着过来,在吴氏身旁蹲了下来一起择着菜。

    吴氏嘴唇动了动,好似有什么话想说,又咽了下去,只好起身去了趟大儿媳妇房间,将孙子换了尿布又走了出来。

    “妞啊,前几天大妞托人带话回来了,说你二哥的亲事可能有着落了。”吴氏边择着菜,边和二妞拉着家常。

    二妞听到这话,顿时非常开心的问道:“真的啊,太好了。娘,您为何到现在才告诉我这件事。那姑娘是哪里人,面相怎么样,多大年龄,人品怎么样?”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也难怪二妞会如此激动,她二哥龙二宝今年已经21岁了,这个年龄在农村已经算是大龄了。他长相倒不差,中等的身材,健康的肤色,也非常勤快,人忠厚老实,只是左腿小时候生病落下了后遗症,有些瘸。村子里像二宝同样年龄的年轻小伙子大都成家生娃了,可他却因为这腿的原因,还有家境也不是很富裕,这亲事就给耽搁了下来。

    如今听到有姑娘愿意嫁过来,二妞怎么能不激动呢。

    吴氏笑了笑:“你这丫头问题还真多,我也没见着你大姐,具体情况也不是很清楚。等田里的活儿忙完了,我和你爹会带你二哥去那边上门看家去。”

    二妞咧着嘴笑道:“嘻嘻,我高兴嘛,希望咱二哥能早点儿将二嫂子给娶回家来。”

    “哎,只是人家还有条件的。”吴氏突然叹了口气。

    “什么条件?”二妞忙追问道。

    吴氏看着二妞的眼神有些怪异起来,然后摇摇头:“没啥了,回头再说吧,去打点井水上来将菜洗洗,我煮饭去,等会儿你爹他们得回来吃饭了。”

    吴鐕将话头给收住了,但心里很不好受,如同有块石头给压住了一般。

    “哦。”二妞应了声,心里的开心被吴氏这般的表情给冲淡了点儿,她甚至有种不好的预感,而这不好的预感还是和自己有关的。

    她真的想追问吴氏,那人家提出来的附加条件是什么,但她没有了勇气,怕结果不是自己所能承受的,还是糊涂点儿好吧。

    二妞满腹心事的提着桶去打水了,吴氏看着她弯着腰的背影悄抹了下眼睛,转身走进了厨房。

    二凤提着酒回到家,春生已经回来了,正在和汪氏高兴的说着什么,笑得开心呢。

    “娘,我回来啦,啥事这样开心呢,哥。”二凤将蓑衣脱了下来,用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笑着问道,空气里全部是鱼的鲜美味道。

    春生接过她手里的酒放在桌上:“没事,就是刚刚送鱼给舅家的时候,他们高兴的不得了,二满哥一个劲儿的说我们家搬来这边,运气一下子变好了,语气好生羡慕呢。”

    二凤点点头,二满哥可能不光是羡慕,说不定还有些嫉妒吧,哎,俗话说得好‘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自己能给别人的东西毕竟是有限的,别人可能也不光是只想得到这点儿东西,他们也许想要得是更多,这也是人之常情吧。

    汪氏则看着院子外有些着急的问道:“凤儿,有没有跟你爹说?他来不来?”

    龙年发到底来不到,二凤还真不敢百分之百保证,这得看他的良心到底还存几分,但还是安慰着汪氏道:“娘,放心吧,我和他说过了,他没说不来。”转移了话题:“娘,您看,桂花婶给了些腌豇豆和刀豆,还有干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