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3章洒狗血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不好意思,今天有事儿,更迟了一些,么么个!挥爪继续求一切,谢谢!]

    ********

    二凤脑海里突然想到了无比狗血的一幕,以前在电视中见到这一幕时,总是不以为意的撇撇嘴,然后再骂一声神经病,看来今天这个场合倒适合演一演那狗血的场景。

    她在春生背后捂着嘴偷偷笑了一会儿,然后克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身体突然抽搐起来。

    春生感觉到二凤抓他衣服的手在剧烈地抖动着,匆忙回头,一脸焦色的扶住身体发抖的眼睛紧闭二凤:“凤儿,凤儿,你咋啦!”

    二凤双眸倏地睁开,眸中精光一现,推开春生,向前跨了两步,凛厉的眼神扫向龙年发四人。

    最后将视线定格在黄氏身上,粉唇微启:“黄氏贱妇翠霞,你可知错?”

    春生呆住了,这凤儿的声音为何变成了低沉的男人声音,龙年发几人听得这奇怪的声音,也惊讶的看向二凤,暂时忘记身上的蛇。

    “凤儿,你咋啦!”春生上前拉住二凤的胳膊急切的问道,这丫头不是着了啥道吧。

    二凤用力的抽回自己的手,瞪着春生喝道:“一边去。”

    春生心里一颤,见她的神情的确不似二凤,虽然着急,但又怕自己的莽撞反而会害了她,只得不敢再上前,只是紧紧的盯着她,怕她会出其他的意外。

    黄氏本就被蛇缠得恐慌万状,被汪氏打得憋屈,在愣神过后就是对二凤这般模样感到盛怒:“死丫头,你少在那儿装神弄鬼,看老娘我不抽死你。”声音虽然虚弱,但语气里的蛮横还在。www.luanhen.com

    二凤食指向黄氏一指,气势十足大声怒喝道:“放肆,大胆的贱妇,竟敢对本山神无礼,掌嘴!”

    黄氏正准备再说什么时,只见缠在她身上的大蛇竟然用大大的蛇头狠狠打了下她的嘴唇,并用猩红的信子舔了舔她的双唇。舌嘴里那特有的腥臊气从她的鼻间吸入肚中,顿觉胃海翻腾,还有这蛇头打得力度极大,嘴里好像有了咸腥味。

    “山神爷爷,对不起对不起,小妇人不敢了。”黄氏此时哪敢不信二凤是被山神附体了,不敢再不敬,忍着胃里的恶心,哆嗦着说道。

    龙年发和刘氏声音也虚弱着喊道:“山神爷爷,饶了我们吧。”

    巨蛇突现,然后缠身,再到刚刚亲眼见二凤让人掌嘴,那蛇竟然就真的打了一下黄氏的嘴,他们都信了二凤真是被山神附体了。这个年代的人对鬼神之说可是非常相信的,本身月形山就是有故事的,加上现在这阴沉的天气,还有刚刚的种种,无一不在昭示着此事的真实。

    “黄氏贱妇翠霞,你知错了没?”二凤再次相询。

    “小妇人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啦!”黄氏自然是顺着二凤的话说下去,哪儿还敢有半句不从。

    “黄氏贱妇翠霞,此山乃尔等山神爷爷修行之处,岂容尔等卑劣之辈前来扰了清静。这汪氏红云一家心慈仁善,现既然住在此地,本神自然要庇佑她一家老小平安。若有人胆敢再来扰乱,定不轻饶。”二凤一字一句认真而又威严的说道。

    那些蛇们又配合的用蛇信子舔了舔龙年发等人的脸,他们将呼喊声咽进肚子,怕又惹恼了山神,招来更厉害的处罚。

    黄氏忙点着头赅然说道:“山神爷爷,小妇人保证以后再也不来这里了,不会再来了。”这地方太邪乎了,以后就是用八抬大轿抬她也不来了。

    龙年发他们也忙跟在后面附和着:“山神爷爷,小的们不敢再来打扰您老人家了。”

    “既然如此,念在尔等是初犯,这次就饶了尔等卑微之人。若有人不听本神之言,定让你们受尽极苦。好,你们去吧!”二凤冷声说完后,小手向几条蛇轻轻一挥。

    黄氏他们四人惊讶的发现本来绑得紧紧的身体终于松弛了下来,那几条蛇松开了他们,向二凤的方向瞧了瞧,然后速度钻入路边的草丛里不见了。

    而二凤身体又是一阵抽搐,然后向一旁倒去,春生自然将她扶住,轻声唤着:“凤儿,凤儿。”

    二凤悠悠睁开眸子,眸子里一片纯净清澈,完全没有了刚刚的凛冽,疑惑的问道:“哥,我这是咋啦。”

    “哦,没事了。”春生笑着摇摇头,不敢说出刚刚发生的一切,怕将她给吓着了。

    二凤又装作一副茫然的样子向四周瞧瞧:“哥,那些蛇呢?”声间好小,言语间有着害怕。

    “都走啦,我们也回去吧。”春生轻轻的说道,二凤点点头。

    虽然蛇走了,但黄氏几人却全都虚脱了,喘着粗气,躺在泥泞的地上一动也不动,他们都感觉一条命只剩下了半条命,此时哪儿还有力气走路

    幸好此时雨下得不大,要不然更惨。

    春生见蛇走了,也不去管他们,自是扶着二凤进了院子,他的心情是畅快无比,先前的郁闷之气消失殆尽。

    二凤微低着的脸上是笑意盈盈,悄悄抹抹额上的汗,骗人这事还可真累呢。

    方才是突然想到一些电视当中巫师巫婆们装神弄鬼而众人相信膜拜的一幕,加上以前上大学时在社团里学过演戏,要不然哪里能模仿出男人说话的声音来。当然前提是自己有了控制动物的异能,才能表演得如此副真,否则这一切是空谈。

    两人回了家,只有毛伢一个人在桌边吃着饭,外面的雨好像又下大了起来。

    “娘呢?”二凤眉微皱了下问道。

    毛伢指了指房间:“娘说不舒服,去睡觉啦。”

    二凤走进房间,只见汪氏正背对着门躺在床上,背在轻轻的抖动着,听到二凤的脚步声,她的手在脸上蹭了蹭。

    二凤心里酸酸涩涩的,算起来,今天最难受委屈的不是黄氏,不是龙年发,不是任何其他人,正是娘她自己。虽然今天娘打了黄氏两耳光,虽然也狠狠的责骂了黄氏一通,但这些年她心里的委屈岂是两耳光和几句话就能渲泄完的。

    干最累最脏的话,住最差的房子,吃最差的饭菜,听最难听的话语,忍受着寂寞,默默的承受着一切委屈。就连和自己的相公一起吃顿饭也得要黄氏的允许,自己连做妻子最最基本的权利都失去了,这种锥心之痛岂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可以说汪氏傻,可以说她懦弱无能,可以骂她活该,但那也得需要多么浓厚的爱,多么隐忍的心才能做到。隐忍了这些年,最后的爆发却不是因为自己,而是为了那个自己深爱着但并没有太多心思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而最后的结果却是自己护着的男人跟在黄氏后面走了,关键时刻没能替自己说只言片语。

    这种心疼心碎心窒的感觉只有汪氏本人能体会,其他任何局外之人无法体会这种切肤割肉之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