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4章劝慰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二凤在床沿边坐了下来,将薄被盖在汪氏的病腿处,柔声唤道:“娘,先起来吃饭吧,等会儿再睡,啊!”

    汪氏大概是怕她看见自己含泪的眼,身体没有动,只是摇了摇头,声音有些喑哑的说道:“凤儿,你们去吃吧,娘有些不舒服,吃不下。”

    “娘,女儿知道您心里不舒服,心里委屈,但是如果您要是不吃饭的话,就是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您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您的身子原本就不好,这样饿着,万一再有个啥的,不正好称了别人的心意,但您让我和哥还有毛伢该怎么办?”二凤眼睛泛红动情的劝道。

    这番话让汪氏心里更是酸痛难耐,想想几个孩子这些年受的苦和委屈,她的泪不可抑制的又流了出来,身体动了动,二凤忙扶着她坐了起来。

    汪氏赶紧抹了抹眼泪,看样子正在拼命的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二凤忙说道:“娘,如果您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总比憋着好,也许哭出后心里会舒服些的。”

    “凤儿,你们肯定在心里骂娘无能无用,这些年让你们遭了多少罪,吃了很多苦头。其实娘也是没办法啊,娘的身体不好,无法做重活,你们又小,若是离开那个家,咱们该如何的生活下去。娘若没有你们三个的话,娘早就不想活下去啦。投这样的人胎有啥意思,活着是痛苦,还不如死去安静。现在看到你们都这样懂事,娘非常欣慰,觉得这些年受的一切都值得了。你们放心吧,以后娘不会再这样窝囊下去,若那黄翠霞再想欺负你们,娘绝对不会再忍她了,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你们也都能自己照顾自己了。”汪氏边流着泪边说道,将心里这些年的憋屈如数说了出来。

    二凤的泪也忍不住夺眶而出,一下子扑进汪氏的怀里:“娘,不许您说这样的话,没有您,哪有我们。娘,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不用您去拼命,该轮到我们来保护您了,那黄老女人以后不敢再欺负我们了。”

    春生和毛伢两人也掀开门帘冲了进来,她们的话在他们都听见了,春生半蹲在汪氏的床边哽咽着道:“娘,您不要说傻话,您是天下最好的娘。这些年,为了我们,您受苦了。”

    毛伢用他那柔软的小手拉住汪氏粗糙的大手,抹着泪说道:“娘,您不要伤心,毛伢以后会好好听话,不惹您生气啦。等我长大后,我要去找那恶女人算账,要好好教训教训她。”

    汪氏看着懂事乖顺的三个孩子,含着泪点点头:“嗯嗯,娘有你们三个好孩子,不伤心了,不伤心了,啊!”

    她赶紧将脸上的泪擦干净,并控制住泪水再次流出来,一番话出来后,她觉得心里轻松了很多。

    二凤抹着泪笑了笑:“娘,放心吧,爹是聪明人,谁对他好,他心里是有数的,总有一天会回到您身边来的。您看,那狗獾子、这些大鱼儿,老天爷都在帮我们呢。所以,娘您要赶紧将身体的病治好,我们的日子也会一天一天的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龙年发现在之所以离不开黄氏,还不是因为不想放弃相对富足的生活。一旦自己家里的生活胜过黄氏,龙年发肯定不会愿意继续和黄氏这种泼辣霸道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了,他又不是孬子。男人是需要女人来欣赏的,而不是来指责驾驭的。

    虽然二凤对龙年发有些不耻,认为汪氏爱这种渣男不值,同时也极不赞同汪氏对龙年发的态度。但她没有权利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汪氏的身上,汪氏深爱着龙年发,这是改变不了事实,也不能说她这样做是错的,自己不能剥夺汪氏爱的权利,更不能去劝自己的娘和爹和离。

    不要说这是在古时,就是在思想观念开放的现代,她也无法做到劝父母离婚。那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她希望,让她天天活在希望里,有希望的人生总比没有希望的人生精彩生动。

    汪氏很快也读懂了二凤话里的意思,她的眼睛里明显有了些神采,感觉生活有了昐头。

    “娘,您休息一下,我去将菜热热,等会儿就去吃饭啊。”二凤微笑着说道。

    汪氏终于点点头:“嗯,去吧!”

    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了。

    吃过饭后,二凤寻了个机会带着剪刀进了空间,眼前一片绿色,生机盎然。青菜、苋菜、空心菜已经可以吃了,芹菜和莴笋大概只需半天也成熟了。特意带进来的山芋藤还是新鲜的,一点儿萎缩的迹象也没有,这让她又意外了一下。

    去了小竹屋,惊奇的发现摘下来的辣椒还如新鲜的一般,没有腐烂变质,看来空间里储存东西都可以像冰箱的保鲜功能一样了,以后家里有什么不易保存的东西就可以放进来了。

    开心的得瑟了一会儿,拔了两把青菜和苋菜准备晚上吃,今天正好龙年发带来的菜里面有这两种蔬菜,想尝尝这空间里未施任何肥料种出来的菜和普通菜地里种出来的菜有什么区别。

    只是有些郁闷的就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将这些菜给拿出去让家人分享,得想想该用什么的办法告诉汪氏他们自己有一个神奇的空间,而他们不至于将自己当作异类而平静的接受。

    这个问题有些头疼,暂时不去想它了,反正这事也急在一时半会儿,空间里先还是种些普通的菜吧,相信有一天它肯定会派上大用场的。

    她先将棉花籽放进木桶里用水泡了起来,记得种棉花时,一般要先将种子浸泡些时辰才可下地的。

    拿了一把小竹椅出来,坐在地边,拿起山芋藤,在每个分蘖处斜剪一刀,将长长的山芋藤剪成一截截的,晚上就可以将它插下去,过不了多久,就可以收获山芋了。

    出了空间,外面的雨已经小了些,汪氏在编着竹篮子,毛伢在一旁帮着小忙,春生不在屋里,她正好将空间里的菜和龙年发带来的菜放在了一起。

    本来在空间里也没觉得这菜有多么的特别,因为它们长得都一样,但此时和龙年发的菜一比较,立马觉出了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