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4章有人眼红了

作品:《异能田园生活

    ps【更新到,今天会正常两更奉上,媚儿继续拜求一切支持,谢谢!!!】

    **************

    “山猪在哪儿呢,在哪儿?”汪二满咋乎乎的声音老远的就传了过来。

    二凤听到他的声音,忙从地里起身走到篱笆门口边,只见春生带着汪大满兄弟俩快速走了过来,他们手里拿着粗麻绳和粗粗的竹杠。

    汪大满兄弟俩人的裤腿高高的挽起,腿上还残留着泥巴,看样子刚刚从田里赶来的。

    二凤和他们互相打了招呼后,见到了小猪仔,汪二满露出了艳羡的眼神,笑着说道:“行啊,仔也抓住了,连窝端了。”

    “嘿嘿,是哩,谁让它们嘴馋偷吃咱家地里的山芋呢。”二凤笑着应道。

    几人绕过篱笆来到野猪躺着的地方,看着地上的健硕的野猪,汪大满兄弟两人同声惊呼道:“乖乖,这山猪可真不小,得有几百斤呢,嗯,能卖个好价钱。”

    两人又仔细的围着野猪转了两圈,野猪背上多处凝着血的伤口有些触目惊心,他们不禁向春生投去了敬佩的眼神。

    汪大满重重的拍着春生的肩膀,大笑着赞道:“春生,你可真行啊,这大家伙你都敢打,要是我一人,可还真不敢下手。”

    春生不好意思的摸摸头笑着说道:“是被气糊涂了,不晓得怕,事后其实挺害怕的,嘿嘿。”

    “得了啊,有胆识就是有胆识,别菲薄了啊。www.luanhen.com”汪二满轻擂了春生一拳笑着说道。

    “行啦,先不说这些,赶紧回去,时辰不早啦。”汪大满笑着道。

    几人用麻绳将野猪紧实的绑好,春生和汪大满两人费力的抬起,汪二满则挑着装小猪仔的篓筐,二凤和毛伢拿着家具,一行人兴高采烈的向家里行去。

    行在田埂上,田地里还未归家的村民们见到抬着的野猪,不禁都直起身子,惊讶和羡慕的眼神交替着,这样好的运气怎么不落在他们的身上。其中有不少人有心想去瞧瞧热闹,但因心底对月形山的忌讳,只得作罢。

    离二凤他们不远处的一块田里,有一个人的眼神不但有惊讶羡慕,同时还有贪婪和愤懑,但很快他的脸上露出了邪倿的笑容,将头凑到了身边的男子耳边,这男子正呆呆看着渐行渐远的二凤一行人背影。

    “什么?”发呆的男子被邪倿男子的话给吓的惊醒过来,忙摇头拒绝道:“不行不行,我可不想被怪物吃掉。”

    那邪倿男子用力打了一下发呆男子的脑袋,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道:“就你这傻样,白送给怪物吃,怪物还嫌你傻呢。要真有怪物,他们还能这样神气,早死啦,那现在我们见到的难道是鬼不成。”

    说到鬼,突然一阵冷风吹过,两人不自觉的都打了个寒颤,忙噤了嘴。

    二凤他们一行人刚到家里屋子的坡下,毛伢就扯开细嫩的嗓子对着坡上面的院墙喊道:“娘,娘,您快出来瞧啊,大山猪啊,大山猪,还有小山猪。”

    小脸不知道是因用力而涨得通红,还是因兴奋而变红,边喊着边迈开小短腿向坡上爬去,小小的身体因弯曲,远远看去像一个小肉球球,十分惹人怜爱。

    汪大满和春生两人将肩上的粗竹竿向上顶了顶,然后非常吃力的向坡上行去。那地离二凤家有段距离,野猪又特别沉,这一路他们三个男人轮流抬着,此时三人的衣裳都已湿透。

    正在屋里编篮子的汪氏听到毛伢的喊声后,忙从屋内走了出来,但脑子里并没有将毛伢的话消化,甚至认为是自己听岔了,是不是毛伢有哪儿不舒坦。

    见到汪氏,毛伢小嘴一张一合的喘着气,小手指向院门:“娘,哥打死了山猪,大满哥抬回来啦!”话间的意思有些不清不楚。

    “山猪?什么山猪?”汪氏摸了摸他的头,狐疑的走向院门。

    边走边在心里嘀咕着,这山猪生性凶残,一般人哪敢惹它的,这生儿什么时候有这能耐,一个人能将山猪打死?

    她脚还未跨出院门,汪大满和春生两人已经抬着野猪到了门口,她本能的向边上让了让。在亲眼见到两人抬着那灰褐色的野猪后,她只觉得脑袋晕了下,一时还没有反应开。

    进了院子,汪大满和春生将野猪放了下来,两人一屁股坐在旁边的杂草上,喘着粗气揉着肩膀呲牙说道:“哎哟,累死了。”

    “娘,看,好大的山猪。它来咱家地里吃山芋和棉花,被哥打死了,哥可真本事。”二凤扶着汪氏,喜滋滋的说道。

    “娘,还有这些呢!”毛伢献宝似的,小手神气的一指两个篓筐里四只土黄色的小家伙们,如一个颐指气使的将军一样。

    汪氏看着院子里那土黄色的小猪崽,又看看躺在地上身上还有血迹的大野猪,她突然觉得一个脑子不够用了,手轻抚上额头,指着它们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从哪儿弄来的这些东西。”她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二凤将事情的经过大致说了下,汪大满兄弟俩也在一旁认真听着,他们也想知道春生是怎样将野猪打死的,这于他们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难得的经验。

    经她一说,春生简直就是勇猛无比,犹若那天神在世一样。

    春生被说红了脸,忙摇着头道:“别听凤儿的,我只是一时怒气冲动,再加上运气比较好。”

    其实二凤是故意这样说的,他们家在这山脚下独门独院,远离村子,万一家里有个什么事,想去喊人都来不及。时间住久了,难免会有些居心叵测之人打她家的主意。她的异能是不可以光明正大的拿出来炫耀或展示的,故她将春生吹捧一番,经汪二满这张嘴一宣扬,那些不开眼的家伙们想打她家主意的时候,总得掂量掂量他们自己的份量有几何。

    一旁的汪氏听完二凤的话,眸子里有怒意闪过,但面上暂时并没有表现出来,还是面带着笑容看着眼前的野猪。

    “春生,等田里的活儿忙完,到时你和我们一起进山去。”汪大满诚恳的说道并邀请着,多了春生这样的猛将,还怕打不到猎物嘛。

    不等春生开口,二凤眸子一转,立马应了下来:“大满哥,可是你说的哦,到时候一定要带上我们哟。”

    “放心吧,决不食言。”汪大满笑着应道。